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搞诈骗的不是刘心武,难道是记者和书商?  

2006-12-12 02:13:51|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拍案惊奇
搞诈骗的不是刘心武,
搞诈骗的难道是记者和书商?

博主按: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我左看右看前看后看越看越不明白!报上言之凿凿地报道说刘心武要“续写”《红楼梦》,报上又言之凿凿地报道说“有可能三两年内不会动笔”;报上言之凿凿地报道说,刘心武认定后40回就是续作,报上又言之凿凿地报道说,刘心武现在讲“续作说”只是他的一家之言。刘心武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和要做什么?是这个报纸报道对,还是那个报纸报道的情况确实?或者全都是在瞎掰乱扯愚弄读者?
 
I do notknow!我知道的是,我的老师辜鸿铭说过:余以为当日秦始皇所焚之书,即今日之烂报纸;始皇所坑之儒,即今日之出烂报纸之主笔也。势有不得不焚,不得不坑者!
 
 
 
 
 
http://cul.book.sina.com.cn2006/12/10 01:46  北京娱乐信报
 
续书《红楼梦》的消息曝出后,各种相关的假消息也让刘心武头疼不已,为此他甚至拒绝了众多记者的采访。12月7日晚,他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对之前的各种虚假报道一一澄清,并表示:虽然有续书的想法,但因为准备工作并没做好,“有可能三两年内不会动笔”。
  
继《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之后,红学家周汝昌汇校本《红楼梦》将于今年年末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本80回《红楼梦》是周汝昌历经56年,搜寻了现存的11种古本《红楼梦》,一字一句精校而成的。周汝昌认为,这一版本匡正了自清乾隆至今120回“曹雪芹、高鹗合著”通行本中的谬误,是接近曹雪芹原笔原貌的真本、善本。

关于新书——揭秘《红楼梦》系列到此为止

记:现在很多人有个误解,以为你这个月推出的书就是《红楼梦》的续书。

刘:新完成的《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不是续书,我在书中也没宣布我要续书。是有人向媒体报料,才形成了新闻热点,搞得网上一片混乱。很多记者没有跟我核实,稿子里就写什么‘昨日从刘心武获悉’,还言之凿凿刘心武说如何如何。甚至连出版社都错了,本来是人民出版社,都搞成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真是大笑话。

记:《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跟你的续书到底有没有关系?

刘:这本书分三部分。一部分是我阅读古本《红楼梦》,也就是曹雪芹著的《红楼梦》的心得,用说故事的方式,是给一般爱好者看的。第二部分是对将要出版的周汝昌汇校本《红楼梦》的一些点评。第三部分是自己对后28回的研究。
 
我认为高鹗的续本不是曹雪芹的意思,其实曹雪芹自己是写完了的,一共108回,但后28回因为某些原因佚失了。我就把这个内容探佚了出来,写出了这28回的回目与梗概,把曹雪芹的意思告诉大家,但根本不是续书。

记:我注意到,你这本书是跟周汝昌汇校本《红楼梦》一起推出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说句良心话,我是为了周老,他现在已经90多岁了。他们两代三人用56年完成的这个版本,几乎没人知道,我希望大家来关注这个版本。周先生认为这个版本最接近曹雪芹的原意,我也这么认为。我跟周先生在观点上也有一些分歧,但总体是一致的,你也可以说我就是“周派”。

记:著名作家王蒙前段时间认为,揭秘《红楼梦》应该适可而止,不能没完没了。你这已经是揭秘系列的第三本了,真有那么多秘密要“揭”?

刘:我没听到王蒙的这个说法。但这本就是揭秘系列的最后一本了,把我想揭秘的全貌都勾勒出来了。比如连后28回的回目与梗概我都说出来了,以后就没有新的提法了,到此为止。

关于续书——只想让大家分享我的快乐

记:你对是否要续书,之前好像不太愿意承认?

刘:我承认,我确实有这个想法。十几年前,我就写了探佚小说《秦可卿之死》,后来又有揭秘系列等图书,其实也可以看作是续书的准备。我有这个心思很久了,准备了十几年,你也可以说我蓄谋已久。现在还没有出手,晚年确实想试一试。

记:为什么要否定高鹗的版本?哪点让你最不满意?

刘:我对高鹗的版本是持否定态度的,当然这也是一家之言。至于我为什么否定他,你要看我的这本书,这需要用一本书来说明。当然,你看完也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也可能恍然大悟。但在红学研究上多一种声音,社会上应该是允许的吧?

记: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写出的版本肯定将超越高鹗,成为正宗的《红楼梦》续本?

刘:不能这么说。不是说我的版本就是曹雪芹的《红楼梦》,今后就以我的为准,我没有这个意思。或者说我要超过高鹗,我也没有这个意思。我的版本出来,无非就是增加一个版本,供大家选择。在续书问题上,我没有目标,没有想超越谁。我自己做这个事情很快乐,也希望跟大家来分享这个快乐。除此之外,没有之外的目标。

记:有人觉得,无论是谁续《红楼梦》都是吃力不讨好,续本也注定是“狗尾续貂”。你觉得自己的续书会是狗尾吗?

刘:世界上很多名著都有续书,这种创作被认为价值比原著要低。我没想这个,我就是一个退休的红学爱好者,很轻松地做这个事情。有人担心做这个事情意思大不大?会不会续砸了?但我一个退休的人,总得找个事情做才好吧。保持脑力,老闲着会老年痴呆的,我没有想要做得如何惊天动地。

关于写作——红学只是我创作的一棵树

记:目前续书的准备工作如何?

刘:我现在还没有进入续书状态。我不会轻易做这个事情,因为难度太大。我自己也很清楚,之前的揭秘系列是研究,但续书是个人创作。

记:那为什么一定要做续书?你揭秘《红楼梦》系列书非常畅销,写续书是不是也有一些利润的驱使?

刘:续书其实就是个人爱好,就是迷上了,谁劝我也是没用的。为了利润?你说的书的稿费吧?这个想法真的没有。我不是出书困难的人,我正常出书版费就够我用了。而且我不是没出过名的人,也不是借着这个茬炒作自己。虽然现在关于我续书的消息满天飞,但我好几年都不一定推出。如果时机不成熟,出版社即使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去出版。

记:你之前以《班主任》、《钟鼓楼》等小说成名,现在搞红学,是不是意味着后半生主要放在红学上了?
 
刘:红学研究把我现在做的很多工作遮蔽了,其实我创作了很多作品。我近来马上就有一本游记集要出版了。我每年都有新的小说,不过没有那么轰动而已。我还有很多随笔在报纸上,建筑评论也坚持写。
 
但现在很多媒体都说,刘心武不写小说了,光搞红学了。其实是他们不知道,也不问我,就想当然地以为没有。小说、随笔、建筑评论、红学研究,这是我创作的四个方面,是我的四棵树。红学研究,只是其中的一棵树而已。

关于红学会——不希望他们以机构压人

记:除了你的续书,还有媒体报道说你公开指控红学会有“三宗罪”,即在普及《红楼梦》方面严重失职、党同伐异压制民间研究与以“红”谋私。这好像有点太咄咄逼人?

刘:这个事情我一定要澄清下。媒体上曝出我指控红学会“三宗罪”,弄得我一副张牙舞爪的形象。这不对!我没有这个意思。这个事情是所谓的报料人说的,没有任何记者这么采访过我,或者跟我核实。我也从来没这么说,我哪能这么咄咄逼人呢?我对他们不满,就是不希望他们以职务、机构压人。

记:你的每一次在媒体上出现,好像都要掀起一轮红学论战,给人的印象似乎非常“好斗”。你跟红学会就那么水火不容吗?

刘:我知道,现在媒体追求轰动效应,比如标题,如果记者写得不吓人,编辑就肯定改个吓人的标题。这就有点把我妖魔化了。
 
我也不愿跟红学会PK什么的。但因为他们总带着“红学会会长”之类的头衔,说我的观点如何误导啊,我就有意见,我就不愉快。如果他们个人身份表达意见,无所谓,我也尊重他们的独立看法,不会生气。我们可以是平行线,他们的研究成果,我的研究成果,都可以向社会公布,大家和而不同嘛!但你不能禁止我说话。

记:红学会内部对研究也是合而不同吧?既然如此,你作为草根红学家,有没有加入红学会的打算?

刘:加入红学会?你觉得他们会批准我吗?呵呵。我自己也没这个打算,还是别给他们出难题了。

信报记者 张守刚
 
 
刘心武其人——
1942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1950年后定居北京,被称为“文坛老字号,快乐边缘人”。曾当过中学教师、出版社编辑、《人民文学》杂志主编,现已退休。1977年11月发表引起轰动的短篇小说《班主任》,被认为是“伤痕文学”的发轫之作。著有长篇小说《钟鼓楼》获第二届茅盾文学奖。
 
1993年开始发表研究《红楼梦》的论文,十多年来坚持从秦可卿这一人物入手解读《红楼梦》,开创出“红学”的“秦学”分支。2005年4月2日走进央视十套的《百家讲坛》,其政治索隐的路线也引发了轰动一时的红学论战。后根据讲稿推出《刘心武揭秘〈红楼梦〉》一书,本月将推出新书《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
 
 
热辣评论——刘心武“红学斗士”?

从去年4月开始,每每“刘心武”这个名字见诸报端,几乎都伴随着红学论战的血雨腥风,“刘心武俨然成了“红学斗士”的代名词。
 
刘心武对此大喊冤枉。他承认自己确实被媒体“妖魔化”了,媒体塑造的形象并不是他的真实形象。“我只是争得说话的权利,我干吗那么咄咄逼人?”面对所谓的报料人与轻信的媒体,面对铺天盖地的假新闻,他更多的是一种无奈。
 
但是,让他愤怒的所谓报料人,没有书商的策划,又从哪里来?以揭秘系列走红后,年过六旬的刘心武成为了书商的“香饽饽”。为了扩大宣传效果,各种有道理的、没道理的红学论战一再上演,刘心武纵然睿智,也难免被书商打扮成“红学斗士”吸引眼球。
 
因此,只对报料人表示愤怒是不够的,只对不负责任的媒体表示无奈是不够的。如果刘心武不对书商的如此“包装”说“不”,那么无疑,他也是这一场场炒作的合谋者。

张小摩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