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舒芜盛赞后40回(摘编)  

2006-12-12 06:05:51|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舒芜盛赞后40回(摘编)

“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
——关于《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一夕谈
   
 

:上次你刚刚谈到后四十回的问题,我马上就说:“我从来谈的是《红楼梦》,不是《石头记》。”似乎有点急急忙忙,剪断了你的话。
 
:哪里的话?我倒觉得你说的是个警句,一下子就表明了你对后四十回的评价。
 
:“评价”,谈何容易!那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只有等待“红学”专家去解决。我们这些普通的读者,哪有这个能力。

:普通读者也可以谈谈普通读者的感受。

:这倒是的。我正是从一个极普通的读者的角度出发,想到自从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出现以来,一百七八十年了。一代又一代的广大读者,只知道这个一百二十回的本子。作为一部完整的长篇小说,感动了无数读者,滋养了无数作者,也只是这个一百二十回的本子。
胡适的考证发表之前,也许除了三四个人之外,谁也不知道这一百二十回里还有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之分。这就是说,这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已经成了一个完整的“社会存在”。

即使胡适的考证发表之后(应该承认他的考证是有贡献,有积极意义的),学术界固然大都知道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不是出自一手了,而广大废者要读《红楼梦》,还是读一百二十回本,他们或者根本不知道胡适的考证,或者明知后四十回与前八十回有区别,而仍然要把一百二十回连在一起来读,不愿读一个故事没有完的残缺的八十回本。

:这就更是一个考验,考验出:这一百二十回,在广大读者心目中,已经不是任何考证所能拆得断、分得开的了,哪怕这考证的结果完全合乎事实。

:胡适的考证,是不是完全合乎事实,后四十回是不是完全出于高鹗一人的手笔,我倒有些怀疑。

胡适的最主要的根据,无非俞樾所引的《船山诗草》那一条自注:“《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其实,这—个“补”字,意义就有些含混。
 
俞樾是把它解释为本无一字,以意补续的“补”;但又何尝不可以象程伟元序言中所说,是积年陆续搜得一些“漫漶不可收拾”的残稿,据此残稿“细加厘剔,截长补短”的“补”呢?

我倒觉得张船山说“补”而不说“续”,倒是可以玩味的。晴雯“补裘”,难道是补织出下半截来吗?

:这倒有些象法庭上的诉讼。对于程伟元的话,既没有什么有力的反证足以驳倒它,(《船由诗草》那条自注不但不足以成为驳倒它的有力的反证,而且可以解释作有力的佐证。)就不应该轻易否定它。
 
不过,俞樾所举的“乡会试增五言八韵诗,始乾隆朝,而书中叙科场事已有诗”这一条,算不其一个比较有力的反证呢?

甲:这没有什么,最多也不过证明了后四十回里,有高鹗的手笔。而程伟元序言中并没有隐讳这一点,他明明说:“乃同友人细加厘剔,截长补短,”当然就是说,在残稿的基础上,大大地有改、有删、有增。过去,“疑古”派往往从古籍中抓住一些后人窜乱的文句,便断言这部书整个儿是伪书,这不是科学的方法。何况我们只是说后四十回确有原作者的残稿作根据,这同高鹗对此残稿大有增删,更是毫无矛盾。

:……一百七八十年来,哪一个普通的读者,读后印象最深最深的,不是“焚稿断痴情”和“魂归离恨天”这几段?人们不知道什么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之分以前,谁会相信这个结局不是出自原作者之手?

就是现在,我仍坚决认为,如果抽掉了这个结局,一部《红楼梦》的感人力量,至少损失了一半,其实还不止一半。

:这个悲剧还有特殊的意义。中国古典文学里面,《孔雀东南飞》、《钗头凤》、《梁祝》的悲剧,是由于父母之命。《上山采蘼芜》、《会真记》、《杜十娘》的悲剧,是由于男子负心。《红楼梦》则本是父母之命一类型的悲剧,而在被迫害的女儿的心里,却把同受迫害的那一个,永远误会为负心人。
 
黛玉临死前最后一句话是:“宝玉,宝玉,你好……”这是对负心人的沉痛的谴责与质问。然而她永远得不到回答了。

后来,宝玉去哭潇湘馆,叫着黛玉道:“你别怨我,只是父母作主,并不是我负心。”恰好是对黛玉临终的质问的回答,然而他永远解释不了这个大误会了。
 
两个人同受迫害,然而一个是至死不知道还有一个同心共命的人,一个是一辈子永远知道得不到同心共命之人的谅解,都是一身而受两种悲剧的痛苦。不管后四十回有多少缺点,有了这一个悲剧的结局,便可以不朽了。

:你注意另一种“以乐景写哀”没有?自从“泄机关颦儿迷本性”,直到“苦绛珠魂归离恨天”,这三回之中,有三种笑:

黛玉自从听了傻大姐的话,直至于死,没有一次哭,一直是笑,笑,笑。这是泪已还尽,痛恨宝玉,痛恨贾母、王夫人,痛恨人间的笑。

宝玉自黛玉前来永诀,直至揭开宝钗的盖头,也一直是笑,笑,笑。这是受愚弄,作牺牲,不自知其可悲,甚至还自以为幸福,因而更使读者觉其可悲的笑。

至于贾母、凤姐和袭人,也老是在笑。这是刽子手的狰狞得意的哭。

这场惨痛无比的悲剧,就是在这一片笑声中演出的。

:那么,也可以说,这三种笑声之后,又来了三种哭声:

宝玉、紫鹃、李纨三人哭黛玉,尽管性质和程度各不相同,但都是真哭。

贾母、王夫人的哭,是虚伪、残忍的哭。

而宝钗哭黛玉,则与以上两种都不同,另是一种复杂心情的哭。

甲:三种笑,三种哭,把一个悲剧结局写到这样丰富深刻的程度,特别是以笑声为主来写,愈是一片笑声,愈见其惨痛,真可谓“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了。后四十回有这一个结局真是有大功于读者,谁还要否定它,实在不太好理解。
 
 
 
博主按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否定后40回,不是认知能力低下,就是道德品质低下,二者必居其一,甚或兼而有之。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