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关于曹頫是《红楼梦》作者及其生年答陕西电视台红学研究者张杰先生(中)  

2006-12-19 16:40:42|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终盘点(四)
关于曹頫是《红楼梦》作者及其生年
答陕西电视台红学研究者张杰先生(中)
 
二、关于曹頫的生年,各位还是在猜
 
张杰先生在最近的文章的中列举了朱淡文女士、孔祥贤先生、赵国栋先生以及张先生自己对于曹頫生年的猜测。张先生用的“猜测”这个词非常准确,因为以上几位都不是在论证,而是在直接提出一个主观的判断。张先生称陈林也在猜测,这个我不能同意,因为陈林不是在猜,而是有具体的论证。这一点,稍后再谈。
 
张先生提出,我们可以把以上几位猜测的曹頫生年去“代入”几处有关曹頫的史料,看看哪一个生年更合适。好,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可是,张先生在列举史料的时候,漏了一条足以推翻他所认为的合理结论的史料。
 
我先把几位的所猜的曹頫生年简单列举一下:

朱淡文认为曹頫康熙三十五年至三十七年之间(1696~1698)生于北京。
孔祥贤认为生于康熙卅七年戊寅(1698)年。
赵国栋认为约生于康熙三十七年(公元1698年)。
张杰认为“可定为”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
 
我认为,张先生的结论看起来还像是在论证,孔老先生竟然连猜的过程都没有,朱、赵二位的论证我暂时未见其详,无法评说。
 
以上四种意见,其实大致就是两种,一是主张曹老三生于1698年前后,一是主张生于1693年。好吧,我们拿这两个年龄去“代入”史料。这个工作,张杰先生已经做了,我不重复,各位可以去参看。我现在要做的,是首先分析一下以上几位猜测的一个基本前提。这个前提是什么?就是认定一个娃娃绝不可能当织造。我知道,红米现在也是这个态度,或者,这个前提是红米退却的最后底线,哈哈。
 
曹老三在1715年当了织造,当年他写了封奏折给康熙皇帝,折中自称“黄口无知”;过了三年,康熙给曹老三的另一封奏折“回贴”,说曹老三是个“无知小孩”。
 
各位,在鄙人所见的红学资料中,只有周汝昌老先生一个人坚持认为曹老三在1715年时一定是个小娃娃,因为“黄口无知”、“无知小孩”这样的称谓在正式的公文中绝不是可以随便用的。各位,哪怕你们举出再多的证据来,都无法否认“黄口无知”、“无知小孩”可以指称小娃娃这样一个最简单的事实。
 
既然如此,“黄口无知”、“无知小孩”用在公文里,指称的事实就存在两种现实的可能性:

1、1715年时曹老三就是一个娃娃;
2、1715年时曹老三不是一个娃娃。
 
上面我已经说了,坚持第二种可能性的人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认定一个娃娃绝不可能当织造。可是这些人没有意识到一个危险性,这就是我们往往会以自己主观认为的合理去扭曲对一个基本事实的判断。
 
1715年,曹老三上任后给康熙上了两个折子,在代母陈情折中说:“蒙万岁旷典奇恩,亘古未有”。这是在说,皇帝老子让曹老三继承父兄衔职是一个空前的恩典,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过了三年,康熙朱批著曹老三奏闻地方大小事件,说:“尔虽无知小孩,但所关非细,念尔父出力多年,故特恩至此。”这是什么意思?康熙是在说,虽然你是个娃娃,但是看在你爹的份上,才给予你特别的恩典,让你个毛孩子来担当重任。从曹老三所称颂的“亘古未有”的“旷典奇恩”,到康熙皇帝自我表白的“特恩”,两条史料正是在说明让一个娃娃担任织造的这个事实。
 
我在论文中已经详细说明,让一个娃娃担任织造,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织造又不是政府官职,而是皇家的买办;协助织造事物的,不仅有曹老三的家臣老丁,还有担任苏州织造的李煦。康熙让曹老三当织造,最多是在大臣面前有个面子问题罢了,可是谁敢对皇帝的决定说个不字。大家都知道这个做法不合适,不合惯例,但是大家不说罢了。康熙对曹家偏心,袒护曹寅的巨额亏空,当时的大臣也都清楚,可谁去哪壶不开提哪壶。
 
张杰先生的论证跟上面几位有所不同,他不但认为小娃娃不可能当织造,而且还从元春、曹佳以及曹寅次女的年龄来考察曹老三的生年。我说了,前一种想法纯粹是一种主观猜测,完全不能拿来当作论证的前提。但是,张先生的后一种考察方法在思路上却基本上是对的,不过,他的具体论证并不慎密。
 
张先生认为,第九十五回写到:“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岁。”他查当时的甲寅年为雍正十二年(1734年),以四十三岁上推,巧极了,元妃生年正是康熙三十一年壬申(1692年)。
 
张先生以为巧极了,可我认为很不幸,雍正十二年(1734年)是甲寅年,可是这个甲寅年并非“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张先生怎么可以简单地将小说的年份跟历史的年份对等呢?如果这样也行的话,那么小说第86回明确写到了元春生于“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嘿嘿,巧极了,“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恰恰是1704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既然宝玉是“次年”又“得”的——请注意!是得,而不是生!——那么宝玉(曹老三)就应该是1705年以后才出生的。看看,这个推论一下就把张先生的结论推翻了。
 
对于张杰先生的论点更为不幸的是,小说对元春的存年数写错了。生于甲申,死于乙卯,存年不是43岁,而是31岁。因此张先生按存年数和历史年代逆推的办法就更不能成立了。
 
好吧,我们且不管到底如何来推,拿以上各位猜测的年龄直接来代入吧。我当然知道,以1715年的史料和各位所认为的合理来看,认为曹老三生于1698年看起来更合理,生于1693年不合理。如果生于1698年,到1715年不过17岁,勉强可以说得通。如果生于1693年,到1715年已经22了,到1718年已经25了,还要称“黄口”和“小孩”,那是无论如何都说不通的。
 
我要最后指出的是,张先生,以及各位,在代入时都忽视了一条史料。雍正五年正月十八日(1727年2月8日),两淮巡盐噶尔泰奏:
 
访得曹頫年少无才(行间朱批:原不成器),遇事畏缩,织造事务交与管家丁汉臣料理。
 
各位,如果曹頫生于1698年,到1727年都快30而立了;如果生于1693年,到1727年已经34了,噶尔泰再不讲伦常,再没有水平,也不至于称一个30岁的大老爷们“年少”啊。各位猜到最后,代入到最后,就会发现这种极其荒唐的情况。这叫归谬法,一举击溃猜猜猜。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