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我如何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一)  

2006-12-27 02:51:31|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如何破译红楼“时间密码”
之一
“一芹一脂大快遂心于九泉”
 
博主按:本文曾以《一芹一脂大快遂心于九泉》为题发表于2005年4月20日的《中华读书报》上,发表时编辑略有删节,并对小标题和全文结构作了重新调整。《新华文摘》2005年第17期对见报文字作了转载。本论著初稿原题《破译红楼时间之谜》,正式出版物已改为《破译红楼时间密码》。
 
本文提出,2005年6月6日,曹雪芹诞辰280周年;2006年6月8日,现存120回《红楼梦》的原作者曹頫诞辰300周年。届时,让我们隆重纪念这两位在孤独与困顿之中用血泪凝铸旷世杰作、百科全书式的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和诗人。

值此岁末之际,特刊旧文,以告慰寂寞了200多年的曹頫。中国当代知识界对曹頫的漠然,是无法令后人停止对他们的羞辱的。
 

不出所料,在《新京报》于2005年3月30日刊发对拙文《破译红楼时间之谜》的报道后,拙文的基本论证方法和主要论点迅速被各大网络媒体纷纷转载,同时在网络论坛上招致了一片激烈的冷嘲热讽和贬斥唾骂,而有理有据的辩驳如凤毛麟角。震惊、愤怒、沮丧、强作不闻——种种情绪化的反应既不利于身心健康,也无益于学术问题的深入讨论。

对我个人而言,读者过激的言论无非是先前几个红学论坛中小范围内反对声音的放大,既无损于拙文的论据、论证和论点,亦不影响本人的清白动机和心安理得。从2003年9月开始,拙文在“悼红轩”论坛上边写边贴,几乎每一个关键的论据和可疑的细节都经历了残酷的考验。现实的情况是,在多位红友真诚而细致的辩难之下,拙文的论述愈形清晰,论据更加充分,论点无可摇撼。

有记者问我,在报纸上公开说“主流红学观点错了”,这样的表述“需要极大的勇气”,我对此是怎么考虑的?我的回答是:安徒生童话里的小男孩指出皇帝没有穿衣服,需要的不是勇气,而是对于常识的坚持。拙文所谈的,都是常识和最简单的逻辑推理,没有任何玄妙高深的理论。

“悼红轩”论坛的一个小调查表明:至少85%的《红楼梦》读者对小说现存的后40回抱着完全不信任的贬斥态度。我怀疑,在这样的读者中,恐怕亦有85%的人从来没有认认真真将后40回完整地读过一遍。普通读者也好,专家学者也罢,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明确意识到:后40回中白纸黑字的一系列常识性错误若用“续作说”来解释,根本无法自圆其说;只要各位正视小说的描写、脂批的内容以及史料的记载,不扭曲证据,不强行解释,各位一定能得出正确的结论——现存120回小说的真正作者是脂砚斋,而他就是曹雪芹之父曹頫。
 
拙文对这些问题有细致深入的辨析,在此不赘。我现在要说的是,在我看来,广大读者阅读文学作品的方式方法,以及红学界主流的研究结论已经严重扭曲了对120回《红楼梦》这部伟大作品的理解和评价;在突如其来的震惊错愕之中,大多数读者还来不及梳理此次红学事件对于红学研究,乃至文学鉴赏和批评的严肃意义。无论如何,令我感到无比欣慰的是,一位被埋没了200多年的天才式人物在其300年诞辰来临之际终于重见天日,一芹一脂——曹雪芹和他的父亲曹頫——终于可以“大快遂心于九泉矣”。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2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