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纪念曹頫、曹雪芹父子(一)  

2006-12-29 09:17:20|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曹頫、曹雪芹父子
“无材可去补苍天”

博主按:二百多年来,传世120回小说《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曹頫(1706年6月8日~1774年2月17日)鲜为人知,他的生年死月则莫知其详。不但如此,一百多年来,惊天地泣鬼神的现存后40回还惨遭诬枉,被贬如粪土。

所幸的是,曹頫以百科全书式的智慧和学识,用天才般的奇思妙想和传神文笔将个人身份信息及其生卒时间隐藏在作品和批语之中,使其终不至于被永久埋没,而文采及风骨俱表于后世。

2006年6月8日,曹頫诞辰300周年;2006年6月6日,曹雪芹诞辰281周年。面对陈林以一人之力完成的重大学术成果,主流红学界唯有装聋作哑,流氓无赖则群起谩骂诋毁,文化界则置若罔闻,思想界则麻木不仁。曹頫描绘和抨击了一个荒唐的世界,而我们当代这个世界,又在哪一点上不那么荒唐呢?

陈林在2006年岁末一人纪念曹頫、曹雪芹父子,对当代中国人而言,这是一记响彻云霄的耳光。
 
 
曹頫,字昂友,号竹居,江宁织造曹寅之弟曹宣第四子,幼时即由精通理学和文艺的伯父曹寅带在江南抚养。

据康熙六十年(1721年)刊《上元县志?曹玺传》记载,曹頫“好古嗜学,绍闻衣德,识者以为曹氏世有其人云”。

康熙五十年(1711年)三月,曹寅的次子珍儿夭折,曹寅甚为伤心,作诗三首,其中一首写到,弟弟曹宣多子,三、四有望成材,希望他们努力学习四书五经和程朱理学,将来能够继承先人的基业,给衰老的自己一个安慰。诗中的“四”,就是指曹宣的第四子曹頫。从这一首诗可以看出,曹頫小小年纪就对儒家经典和程朱理学颇有钻研,能得到伯父的赞赏。

如果曹頫能沿着科举取仕的道路一直走下去,凭借曹家与康熙皇帝“亲密接触”的关系,博得一第绝非难事。不用说官运亨通,封妻荫子,至少可以保全所谓“诗礼簪缨之族”的富贵体面。然而历史毕竟不可以假设。

曹寅曾为康熙皇帝少年伴读,加之文武双全,博学多能和风姿英绝,极受康熙的宠信,是其“股肱耳目”之重臣。从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四月出任苏州织造,到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七月死于江宁织造任上,曹寅不但轮番担任着织造和巡盐这样的肥差,而且负有为康熙密报江南政治动态和笼络汉族士绅的重任。但是,康熙六次南巡,最后四次都是由曹寅负责接驾,他为讨主子的欢心,极尽奢华靡费之能事,挪用了巨额织造署经费和两淮盐课银两大操大办,使自己身陷茫茫债海,以至于临终前槌胸抱恨,死不瞑目。

曹寅死后,康熙一反织造必须从内务府司员中简派的惯例,特命年当弱冠、仅有监生资格的曹寅长子曹顒继任江宁织造。这不仅是出于眷顾曹寅出力多年的所谓“浩荡皇恩”,而且还有让曹顒替父还债以保全其名节身家的现实考虑。不料康熙寄予厚望的“文武全才之人”曹顒竟享年不永,于康熙五十三年冬一病而死。

曹顒死后,曹寅只遗老母孤孀,家业无以为继。五十四年(1715年)二月,在康熙皇帝的直接主持下,曹頫过继为曹寅遗孀李氏嗣子,并补放江宁织造。此时的曹頫仅仅是一个未满9岁、“黄口无知”的娃娃。康熙皇帝降此“亘古未有”之“旷典奇恩”,正是出于父债子还以保全曹寅家口性命的良苦用心。

曹頫承袭父兄衔职,管理江宁织造,颇像《红楼梦》中的纨绔子弟薛蟠,“虽是皇商,一应经济世事,全然不知,不过赖祖父之旧情分,户部挂虚名,支领钱粮”,其余事体,自有伙计老家人丁汉臣等措办。在这个丁管家之外,曹頫还有一个“监护人”——曹寅之妻兄、苏州织造李煦。

曹頫虽然有读书的天分,却没有管理织造事务的才能,以至在任期间累年亏空。雍正皇帝一上台即严加催逼欠款,曹頫痛苦不堪,在奏折中自陈“家口妻孥”已到了“饥寒迫切”的悲惨境地。《红楼梦》第一回中的偈语“无材可去补苍天”,绝不是曹頫悲叹自己没有治国安邦矫正时弊的政治才能,而更像是“无财可去补国库”的哀鸣。

曹頫拖欠公款已经让雍正十分不满,他四处托情跑门路以求减轻罪责的做法更加深了雍正的猜疑和憎恶。在雍正看来,曹頫这个“原不成器”的小青年有“结党附托”、“坏朕声名”的重大嫌疑。雍正五年年底,曹頫终于大难临头,他被参劾骚扰驿站,多索夫马银两,雍正立即下旨交部严审,随后又将其革职。几天后,雍正得到密报,曹頫在离职受审期间竟然秘密转移家财,因此龙颜大怒,即令江南总督范时绎查封曹頫家产。

曹頫被抄家之后,他在京城和江南的家产人口全部由雍正赏给了继任江宁织造的隋赫德,曹頫本人则因亏空未补完而被枷号追赔。他脖子上那副60斤重的木枷大约戴了两年,直到雍正七年底才获宽释。此后,曹頫大概托姐夫老平郡王纳尔苏向隋赫德索回了部分家产。再后来,曹頫的踪迹似乎从历史的舞台上,从文献的记载中彻底消失了。
 
 
(待续)
 
 
纪念曹頫、曹雪芹父子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