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纪念曹頫、曹雪芹父子(二)  

2006-12-29 09:2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曹頫、曹雪芹父子
“天下无能第一 古今不肖无双”
 

曹頫在隐秘的状态下发愤著述,“述往事,思来者”,他的儿子曹雪芹(1725年6月6日—1763年2月12日)则是其惟一的助手、“合伙人”与知己——不但参与小说中的诗词创作,还负责编辑、整理和传播书稿。这种父子合作关系在世界文学史上也许是绝无仅有的。

不幸的是,曹雪芹在贫病交加中英年早逝,他留给父亲的远远不只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子之痛。在随后孤独困顿的11年中,曹頫以深哀巨痛为笔,以盈面血泪为墨,不断对小说初稿进行披阅增删,修订回目,使作品最终臻于“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少”的完美境界。

小说在叙事时间的安排上极为精妙。曹頫按照从自己出生的1706年6月8日(农历四月二十八乙卯日,“药王圣诞”日)到雍正二年(1724年甲辰)年底这样一个真实的年代序列逐年展开叙述,这个时间序列隐藏在120回小说情节之中,同时又被曹頫用历法天象、元旦朝贺、皇家殡葬、黄河在河南境内大决口以及八字命理等情节暗示出来。曹頫在时间叙述上的精妙安排,是彻底澄清二百多年来关于《红楼梦》的几个基本疑问的“时间密码”,同时又是射向造假者的穿心利箭。

《红楼梦》不仅是一部爱情悲剧,而且还包涵了更为深广的内容。作品以曹頫从出生到18岁的真实年代序列为叙事的时间主线,以其亲身经历为小说情节和人物原型,对其所处的家庭和社会作了全景式的生动描写,真实而充分地展示了曹頫的心路历程。其中既有对爱情刻骨铭心的体验,也有对家庭和婚姻的冷峻透视;然而更多和更主要的方面,是曹頫对其所处的以男权为中心的传统社会进行了全面的批判和彻底的否定。我们在《红楼梦》的“满纸荒唐言”里可以看到曹頫对他所处的那个社会和时代所发出的血泪控诉:荒唐!

从政治意义的角度来看,曹頫用一部小说粉碎了康雍乾所谓“盛世”的谎言;从文化思想的角度来看,曹頫通过描写贾宝玉的离家出走,对自己身处其中的那个封闭的文化圈作了全盘否定。由于小说不明写地舆邦国和朝代年纪,“只取其事体情理”,120回情节甚至可以“假借汉唐等年纪添缀”,这一新奇别致的手法正好表现出曹頫对中国历史的洞见和对传统社会彻底的绝望。

曹頫是绝望的,但绝望不是他的全部,他还有清醒和傲岸的一面。曹頫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历史长河中的地位,充分了解自己独有的高贵价值,因此他可以对皇权的淫威、科举仕进的规范道路,以及富贵贫贱的无常采取无比藐视的态度。小说第3回批宝玉的《西江月》两首词,似贬实褒,寓褒于贬,实际上是曹頫对自己的绝妙赞辞。国贼禄蠹们满嘴仕途经济的混帐话,曹頫偏偏要夸耀自己“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这种价值取向,绝非出于血勇匹夫的卤莽,而是源自“不失赤子之心”的圣贤君子对庸常价值体系的决绝立场。曹頫在小说中所提出的“不失赤子之心”,显然承继了晚明大思想家李贽的“童心说”;而他对于现实的彻底否定,显然又与后世龚自珍的“四海皆秋气,一室难为春”心意相通。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