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破译红楼空间密码(论省亲别墅即荣禧堂)之二  

2006-08-02 14:00:56|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破译红楼空间密码(论省亲别墅即荣禧堂)之二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图片说明:荣国府和大观园正确的结构布局图。这张图是北京《新京报》的美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画出来的,差点耽误大编辑牛文怡做版,抱歉抱歉,是我画的太复杂了。另该图比例不对,不是位置不对,知者鉴之。汗。。。)
 
五、由荣禧堂、荣国府原型推论小说作者
只有当荣禧堂就是省亲别墅,省亲别墅就是荣禧堂时,后40回作者对结构布局安排的用心才能彻底得到合理的解释。
 
正因为贾宝玉的新房在荣禧堂(省亲别墅)的后身大观园北界墙之外,所以薛宝钗出阁回九才一定要进入大观园。正因为后40回的作者明确知道读者根据他的结构设计一定能发现荣禧堂、省亲别墅两位一体的惊天大秘密,所以他一定要混淆沁芳闸桥和沁芳桥,大施法术,把潇湘馆摆到薛宝钗北上出阁的必经之路上,把读者的眼光牵着向西走,让读者仍然以为荣禧堂和省亲别墅是两个不同的建筑物,荣禧堂在大观园的西南。第104回写到,曾任江西粮道的贾政被参回家,进府后,“王夫人等已到了荣禧堂迎接”——这神出鬼没的笔法不禁令人拍案惊奇!
 
简而言之,只要坚持前80回作者对荣国府、大观园结构布局的大体安排,特别是对潇湘馆正确位置的设置,我们就一定能发现:恰恰是后40回作者明显的结构布局错误,特别是对贾宝玉新房位置的安排,使荣禧堂、省亲别墅鬼使神差般地合为一体!
 
这一巧夺天工的大手笔及其背后精妙苦绝的用心,这一白纸黑字的小说文本内在的证据,确凿无疑地证明了后40回作者就是前80回作者本人,现存120回小说是一个丝毫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
 
据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的大作《红楼梦新证》第七章引清人冯景《解春集文钞》卷四《御书萱瑞堂记》,康熙皇帝于1699年第三次南巡驻跸江宁织造府,曾为织造曹寅的母亲孙氏题字:“康熙己卯夏四月,皇帝南巡回驭,止跸于江宁织造臣曹寅之府;寅绍父官,实维亲臣、世臣,故奉其寿母孙氏朝谒。上见之,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赏赉甚厚。会庭中萱花开,遂御书‘萱瑞堂’三大字以赐。尝观史册,大臣母年高召见者,第给扶称老福而已,亲赐宸翰,无有也。”
 
去年因所谓“秦学”被著名红学家胡文彬先生猛烈抨击为“胡说八道”的著名作家刘心武先生曾有过一个并不“胡说八道”的论断,他说,康熙皇帝题写的“萱瑞”两字恰好与“荣禧”两字构成对仗关系,这说明《红楼梦》的作者在暗示元妃省亲的情节取材于康熙南巡的史实,“萱瑞堂”即“荣禧堂”的文学原型。我认为刘先生的这一论断完全正确,这一论断可以被“荣禧堂即省亲别墅”的这一文本证据进一步证实。可是,刘心武先生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由“萱瑞堂”即“荣禧堂”这个论断进一步推理,他苦心经营的“秦学”大厦就如所谓的“主流红学”大厦一样,不可避免地会轰然全盘倒塌。
 
据史料记载,曹寅有二女,皆为王妃,长女曹佳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嫁镶红旗平郡王纳尔苏;次女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嫁时任康熙侍卫的某王子。这两门亲事皆由康熙指婚。由“荣禧堂”暗示其原型是“萱瑞堂”,以及“省亲别墅”即“荣禧堂”的小说文本证据,我们可以推断:元春省亲,既是取材于康熙南巡驻跸曹寅织造府的史实,也完全可能以平郡王纳尔苏王妃曹佳省亲为原型。不论是以上哪一种情况,我们都可以断定:小说人物元春一定是以曹寅长女曹佳为原型。
 
小说第1回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小说作者就是“石兄”,“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从小说文本来看,“石兄”所经历的离合悲欢炎凉世态,就是贾宝玉的生平经历。因此,贾宝玉的文学原型就是小说的真正作者。既然贾宝玉是元春的弟弟,那么他的原型、小说作者就是曹佳的弟弟——这同样是一个自然而合理的推论。由于曹佳惟一长大成人的弟弟是过继的曹頫,因此曹頫才是现存120回《红楼梦》真正的作者!
 
从小说文本的提示以及人物的身份、阅历来看,曹雪芹根本不可能是贾宝玉的文学原型。如果要坚持“曹雪芹是作者”这个得不到任何实证支持的论断,那么就必然要荒唐地否认小说具有自传性质这一显见的事实。由于小说是一部自传性的作品,因此曹雪芹就不可能是作者。
 
六、脂砚斋对编制“空间密码”的准确描述
 
后40回的作者设置“空间密码”,以明显的错误暗示“荣禧堂”和“省亲别墅”实为一体,而前80回的作者也以几处令人生疑的结构布局描写在隐隐约约地加强这种暗示。确证这一点,可以进一步证明后40回的作者就是前80回作者本人,现存120回《红楼梦》是一个有机整体。
 
第23回写到,林黛玉在大观园东北角上沁芳闸大桥旁边的花冢葬花之后,准备回潇湘馆,她走的路线竟然是过桥经梨香院绕行。从第17回贾政游园路线图以及后文的描写来看,林黛玉这样走肯定是绕了远路,从花冢回潇湘馆最近的路线应该是直接南下,到怡红院后门山脚下转西,沿沁芳溪走翠嶂北面,最后经沁芳桥回到住所。笔者认为,林黛玉经梨香院回家的写法,是作者在隐约误导读者,使不够细心的读者错认为潇湘馆在梨香院附近。
 
此外,第17回明确写到了沁芳闸大桥是“引泉而入者”,“见水如晶帘一般奔入”,可是作者却偏偏不明确写出沁芳闸大桥还是惟一的出水口,作者用贾珍之口只是“这里那里”地语焉不详;第23回却又写到浮在水面的落花从沁芳闸流出大观园。这样的写法同样会强化不细心读者的错觉,即误认为第96回关于葬花处的描写是正确的结构布局。
 
由于“荣禧堂”和“省亲别墅”实为一体,王夫人的院落就不可能是包围在荣禧堂的东北角上,而是包围在荣禧堂的西北角上。第8回的一处描写似乎也在暗示这种布局。第8回写到,宝玉准备从所住的贾母院出发,到荣国府东北角上的梨香院去看望薛宝钗,作者这样写道:“若从上房后角门过去,又恐遇见别事缠绕,再或可巧遇见他父亲,更为不妥,宁可绕远路罢了”,所以宝玉最后走正门出来,过穿堂,再向东北绕厅后而去。
 
宝玉从贾母上房后角门过去怎么会遇见贾政呢?第3回明白告诉我们,贾政的住的地方是在荣禧堂“东廊三间小正房内”,因此宝玉从贾母上房后角门过去上东北角的梨香院,恰恰不容易遇见贾政。当王夫人的院落包围在荣禧堂的西北角上,贾政的正房也因此在“西廊”的三间小正房内时,宝玉出贾母上房正门,再向东北绕厅后而去,这才容易碰到贾政。果然,第8回写到,宝玉带着众嬷嬷丫鬟出门转东北,“偏顶头遇见了门下清客相公詹光单聘仁二人走来”,“老嬷嬷叫住,因问:‘二位爷是从老爷跟前来的不是?’二人点头道:‘老爷在梦坡斋小书房里歇中觉呢,不妨事的。’一面说,一面走了。说的宝玉也笑了。”不错,说的笔者也笑了——贾政的正房就是在“西廊三间小正房内”嘛!
 
第52回写到,宝玉披着“哦啰斯国拿孔雀毛拈了线织的”“雀金呢”,从贾母房中出发,去为王子腾拜寿。到了厅上,宝玉慢慢的上了马,李贵和王荣笼着嚼环,钱启周瑞二人在前引导,张若锦、赵亦华在两边紧贴宝玉后身。宝玉在马上笑道:“周哥,钱哥,咱们打这角门走罢,省得到了老爷的书房门口又下来。”周瑞侧身笑道:“老爷不在家,书房天天锁着的,爷可以不用下来罢了。”宝玉笑道:“虽锁着,也要下来的。”钱启李贵等都笑道:“爷说的是。便托懒不下来,倘或遇见赖大爷林二爷,虽不好说爷,也劝两句。有的不是,都派在我们身上,又说我们不教爷礼了。”周瑞钱启便一直出角门来。

请注意,如果贾政的书房是在荣禧堂“东廊三间小正房内”,宝玉一行人从贾母院出来走大门,根本不会路过“老爷的书房门口”,只有当贾政的书房是在荣禧堂“西廊三间小正房内”时,宝玉一行人才恰好会经过“老爷的书房门口”。
 
以上两处描写充分表明前80回和后40回的作者有着完全一致的安排:荣禧堂就是省亲别墅。这充分表明前80回和后40回的作者就是同一人。
 
《红楼梦》早期抄本甲戌本第1回上有一条该本独有的脂砚斋眉批:
 
“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
 
笔者在《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一书中指出,这一段批语是以比喻的方式形象总结了小说作者根据现实生活进行艺术改造的手法,同时也是对小说作者隐瞒真实朝代年纪所用手法的比喻式评论,这些准确的总结和评论,恰好表明脂砚斋就是小说作者曹頫本人。现在,笔者可以再一次下定论,这段批语同样也是对作者编制红楼“空间密码”手法的准确而精彩的评论与总结,同样也泄露了脂砚斋真实的身份。
 
七、荣国府的正确布局和大观园寻踪
 
揭示了“荣禧堂”就是“省亲别墅”,二者实为一体的大秘密,又知道了小说作者编制红楼“空间密码”所用的“秘法”,我们有理由期待像黄云浩先生那样精于古典园林设计,又熟练掌握电脑制图的专家为我们带来准确、精致和壮观的大观园结构布局图。
 
然而,一个更有趣、更大胆的设想由《新京报》副总编、历史学硕士孙献韬先生在与笔者的闲聊中提了出来:既然已知荣国府就是当年曹家把持的江宁织造府,荣禧堂的原型是萱瑞堂——大观园在南京——我们何不找到织造府的旧址刨刨土翻翻地,或许竟能找到准确标明大观园整体及细节结构布局的地基?
 
这可真是一个绝妙的想法!原本存在于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城,不正是这样被熟读《伊利亚特》的德国考古学家什里曼首先发掘出来的吗?虚无缥缈的文学形象猛然变成了宏伟壮观的现实建筑——江苏省、南京市的文化考古部门这一次何不捷足先登呢?

(全文完)
 
附录:北京《新京报》对《破译红楼空间密码》的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