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旧文新贴:也与范曾话“流火”  

2006-08-25 23:0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与范曾话“流火”
www.thebeijingnews.com ·2005年7月22日9:30·来源: 新京报 

据媒体报道,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先生最近在欢迎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先生来访致欢迎辞用错了典故,将《诗经·豳风·七月》中的“七月流火”一句解释成了“充满热情的天气”,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七月流火”中的“火”,不是指高温烈焰的“火”,而是指东方苍龙七宿中的“心宿二”(又名大火),也就是西方星座中天蝎座的α星。

天蝎座相当于我国二十八宿的房、心、尾三宿。如果这几天夜空晴朗无云,晚上21时左右我们就可以看到南中天上巨大的天蝎座,心宿是在中间的三颗星,其中心宿二特别明亮,很好辨认。


《吕氏春秋》记载,季夏之月,“昏心中,旦奎中”,意思是说:农历六月,初昏(太阳落山二刻半)时,心宿升到了南中天的位置;平旦(太阳升上地平线前二刻半)时,奎宿(双鱼座)升到了南中天的位置。“七月流火”的意思就是,七月初昏时,心宿已经过了南中天的位置,往西偏斜了,因此叫作“流火”,流者,下也。可见,“七月流火”时,孟秋之月已经到来,“充满热情的天气”已经过去了。

纪校长如果不懂得“七月流火”的确切含义,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错误,毕竟我们老祖宗在文字上玩的花样太多了,即使术业有专攻的大学者也不见得对某些具体的语句作出准确的阐释。例如余冠英先生在注释“七月流火”一句时也弄错了,他说:“每年夏历五月,黄昏时候,这星(按指心宿二)正当南方,也就是正中和最高的位置。过了六月就偏西向下了,这就叫做流。”王力老先生告诉我们,这个传统的阐释是不妥当的,清代朴学大儒戴震依照岁差来解释:《诗经》时代心宿六月初昏时才到南中天,到七月才向西流。

学者承认自己的错误并加以改正,这不是学者的羞耻,而是学者的光荣。“实事求是”,“闻过则喜”,这是我们老祖宗为学为人的优良传统,然而事竟有大谬不然者。据《国际在线》报道,即将就任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的著名画家范曾近日出面为纪校长打圆场,称孔颖达《十三经注疏》有确解:“七月流火”者极言溽夏炎蒸也;火者,状其炽燃也。我手头恰好有《十三经注疏》中的《毛诗正义》,孔颖达正义,国学大师黄侃经文句读,仔细查了一查,根本没有范曾所说的这个“确解”———唉,其实我根本不用查,孔颖达当然不会像范曾一样大话“流火”。黄侃老先生在国学大师章太炎老先生的头上撒尿,输了理尚且破口大骂,作经文句读碰到这样的“大话”哪会咽下一口恶气。

范曾为了强调“诗无达诂,人各有会”,又说:“‘豳风’出自奴隶之口唱,必使奴隶而述天象,不亦谬乎?”很遗憾,范曾又错了,明末大学者顾炎武告诉我们:“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三星在天’,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戍卒之作也;‘龙尾伏辰’,儿童之谣也。后世文人学士,有问之而茫然不知者矣。“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范老的强辩,后生小子期期知其不可也。

我从以上这些类似娱乐新闻的学术新闻中得到一个启发,国学的振兴看来势在必行,我们的国学院迫切需要真正的国学大师,而不是国学的反面教员。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