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红楼梦年表(换算公元纪年)第二部分 年表正文(6)  

2006-09-14 13:53:25|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部分 年表正文(6)
 
第64回     幽淑女悲题五美吟  浪荡子情遗九龙佩
1720年(庚子年)
6月9日(星期日,五月初四庚午日)

“择于初四日卯时请灵柩进城”,宁府为贾敬供奠举哀,“丧仪焜耀,宾客如云”。

6月11日左右(星期二,五月初六壬申日前后)
林黛玉“在私室自己祭奠”,作《五美吟》,此时贾珍仍在守灵。宝玉:“或者是姑爹姑妈的忌辰,但我记得每年到此日期老太太都吩咐另外整理肴馔送去与林妹妹私祭,此时已过。大约必是七月因为瓜果之节,家家都上秋祭的坟,林妹妹有感于心,所以在私室自己奠祭,取《礼记》:‘春秋荐其时食’之意,也未可定。”林如海应该是在1718年年初去世的,见第12、14回。
 
又第58、59回写贾母王夫人等清明后为太妃送灵,要“一月光景”才回来,而本回写黛玉私祭后“次日”贾母王夫人等人回来,故应是五月上中旬之事。推测作者是在故意弄混时间,用这种手法透露黛玉母亲去世的真实月份。
 
6月16日(星期日,五月十一丁丑日)
“又过了数日,乃贾敬送殡之期。”此时当为五月十一丁丑日左右,取祭奠举哀七日。贾敬停灵铁槛寺,贾珍尤氏贾蓉等在寺中守灵,“等过百日后,方扶柩回籍”。

6月底
贾琏求贾蓉急速和贾珍说要娶尤二姐做二房。“目今凤姐身子有病,已是不能好了”,但见第55回“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儿便小月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谁知一直服药调养到八九月见,才渐渐的起复过来,下红也渐渐止了。”
 
“不过几日,早将诸事办妥”,贾琏“遂择了初三黄道吉日,以便迎娶二姐过门”。此时应是六月初三日。又见第68回酸凤姐大闹宁国府,说“亲大爷的孝才五七,侄儿娶亲”。
 
(此回程甲本独有写鲍二在媳妇“含羞吊死”之后娶了多姑娘,多浑虫已死,与脂本第七十七回有多浑虫出现不合。前八十回已有多处矛盾混乱。故可证明程伟元高鄂在序中所说并不是说假话。)

第65回     贾二舍偷娶尤二姨  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1720年(庚子年)
7月7日(星期日,小暑,六月初三戊戌日)

六月初三戊戌日,贾琏迎娶尤二姐。

9月初(八月初)
“眼见已是两个月光景”,贾珍作完佛事前去探望姨妹。
 
“二马同槽,不能相容”,岂不是骂贾珍贾琏畜生不如。“咱们弟兄从前是如何样来!”
尤二姐:“我如今和你作了两个月夫妻。”
 
尤三姐誓嫁柳湘莲,此时柳不过17岁(见第47回)。

第66回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
1720年(庚子年)
9月8日左右

承上回。八月初,兴儿向尤二姐论贾府事。当天,“老爷有事,是件机密大事,要遣二爷往平安州去,不过三五日就起身,来回也得半月工夫。”

9月9日左右(星期三,八月初八壬申日前后)
次日,贾琏又说:“出了月就起身,得半月工夫才来。”何谓“出月”?若指贾敬停灵满百日,则出月日大约为八月十一左右,故此时为八月初八日左右。

9月16日左右(星期一,八月十五己酉日前后)
贾琏走了三日,大约八月十五左右路遇薛蟠和柳湘莲,柳“去年打的薛呆子”。柳以鸳鸯剑下定。

9月底
贾琏完事后大约阴历八月底回来,柳随后也到了,听了宝玉一番话后,向贾琏索回定礼“鸳鸯剑”,“痴情待君五年”的三姐自刎身亡。

第67回    见土仪颦卿思故里  闻秘事凤姐讯家童
1720年(庚子年)
10月初

“哥哥(薛蟠)打江南回来了一二十日”,故现在是阴历九月初。
“那时正是夏末秋初”,贾琏又往平安州去了,闻秘事凤姐讯家童。

第68回    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
1720年(庚子年)
10月16日(星期三,九月十五己卯日)

贾琏“回程已是将两个月的限了”,即阴历十一月初方回。
 
九月十五日,凤姐接尤二姐入大观园,尤二姐“竟把凤姐认为知己”。
 
张华“现在才十九岁”,被凤姐唆使状告贾琏。凤姐说“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说“亲大爷的孝才五七,侄儿娶亲”。
 
贾蓉说“如今我父亲正要商量接太爷出殡”,这时间真怪,贾敬停灵太久了。

第69回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1720年(庚子年)
10月16日(星期三,九月十五己卯日)

承上回。凤姐带尤二姐见贾母。

张华“和父亲商议已定,约共也得了有百金,父子次日起个五更,回原籍去了。”
 
见第104回1723年倪二说:“前年我在赌场里碰见了小张,说他女人被贾家占了,他还和我商量。我倒劝他才了事的。但不知这小张如今那里去了,这两年没见。”

12月初(阴历十一月初)
“贾琏一日事毕回来”,贾赦“将房中一个十七岁的丫鬟名唤秋桐者,赏他为妾”。凤姐“且吞声忍气,将好颜面换出来遮掩”。
————————————————————————————————

1721年
1月9日(星期四,十二月十二甲辰日)

“腊月十二日”,贾珍扶柩回籍。

尤二姐得了一病,渐次黄瘦下去,对贾琏说“我来了半年,腹中也有了身孕”。贾琏说“已是三月庚信不行”。胡太医用虎狼药打下一个成形的男胎。

尤二姐吞生金自逝。贾琏说:“我忽略了,终久对出来,我替你报仇。”又要“做大道场”,“明年往南去下葬”。见第72回八月十一日,凤姐说“我因为我想着后日是尤二姐的周年”。时序混乱,疑二姐生日是八月十三日。

第70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1721年
1月底(1月28日为正月初一癸亥日 )

“年近岁逼”,尤二姐不许送往家庙中,停灵七日后“破土埋葬”。

1721年(辛丑年,2月4日星期二、正月初八庚午日立春)
3月28日(星期五,三月初一壬戌日)

康熙六十年。“如今仲春天气”,宝玉近15岁,黛玉已14岁。又宝钗黛玉要重起诗社,说“如今正是初春时节”。下文又有“明日乃三月初二日”,已是暮春三月了,时序混乱。
三月初一是王夫人生日,作者并未写庆典。

3月29日(星期六,三月初二癸亥日)
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林黛玉就为社主。

3月30日(星期日,三月初三甲子日)
探春生日。

“王子腾之女许与保宁侯之子为妻,择日于五月初十日过门。”
 
贾政来信称“六七月回京”。见第37回贾政1719年八月二十日赴任,至本回不过两年半多,袭人对宝玉说“这三四年的工夫,难道只有这几张字不成”。
 
3月31日(星期一,三月初四乙丑日)
宝玉临帖,众姊妹帮忙。
 
近海一带海啸,贾政顺路赈济,至冬底方回。宝玉于是“照旧游荡”。其实贾政直到1722年农历六七月才回。作者写“冬底方回”是在故意障人耳目。
—————————————————————————————

第71回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1722年(壬寅年)
7、8月间(阴历六七月间)
贾政回京,“诸事完毕,赐假一月在家歇息。因年景渐老,事重身衰,又近因在外几年,骨肉离异,今得晏然复聚于庭室,自觉喜幸不尽,一应大小事务一概益发付于度外,只是看书,闷了便与清客们下棋吃酒,或日间在里面母子夫妻共叙天伦庭闱之乐”。
 
这一段叙述同第77回叙述的情景是符合的,第77回写贾政传宝玉等赏桂花,“在那里吃茶,十分喜悦”,又夸奖宝玉题联和诗的聪明,“王夫人等自来不曾听见这等考语,真是意外之喜”。又第72回贾琏说“只是老爷才回家来……太太还说老爷才回家,每日欢天喜地的说骨肉完聚”。由此可见,贾政回京应是七月间。
 
第76回八月十五日夜,贾母赏月,对尤氏说“可怜你公公已是二年多了”。见第63回贾敬死于1720年6月4日(星期二,四月二十九乙丑日),今岁则应为1722年。小说作者故意把时序弄混乱,以隐藏真实的年份。

“今岁八月初三日乃贾母八旬之庆”,“七月二十八日起至八月初五日止荣宁两处齐开筵宴”。又第96回贾母说:“我今年八十一岁的人了。”第70回写贾政辛丑冬底才能回家,是作者的障眼法。
 
贾母今年是八十岁吗?第39回1719年(己亥年)八月二十四甲子日,刘姥姥对贾母说:“我今年七十五了。”贾母回答:“比我大好几岁呢。”到本回才过两年,按理贾母最多75岁,而现在竟然庆祝80岁寿辰,实在矛盾。所以应该是贾母比刘姥姥大好几岁。刘姥姥比贾母小好几岁。
 
如果80岁这个年龄是真实的,那么贾母生于1642年8月27日星期三,明思宗崇祯十五年、清太宗崇德七年壬午年八月初三庚子日。
 
见第47回1719年九月初,贾母说:“我进了这门子作重孙子媳妇起,到如今我也有了重孙子媳妇了,连头带尾五十四年,凭着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也经了些,从没经过这些事。”那么到本回,贾母进贾府连头带尾应该已是57年了。如此推算,贾母是在23岁时进贾府的。联系第35回“傅秋芳年已二十三岁,尚未许人”,似乎也说得通。
 
如果真实的年龄是满70岁,那么贾母生于1652年9月5日星期四,明永明王永历六年、清世祖顺治九年壬辰年八月初三壬寅日,于14岁时进贾府。

9月8日(星期二,七月二十八辛亥日,白露)
南安王太妃、北静王妃等来荣府祝寿。
 
9月13日(星期日,八月初三丙辰日)
“今日老祖宗千秋”。嫌隙人有心生嫌隙,“这是太太(邢夫人)素日没好气,不敢发作,所以今儿拿着这个作法子,明是当着众人给凤儿没脸罢了”。“凤姐由不得越想越气越愧,不觉的灰心转悲,滚下泪来”。
 
当夜,鸳鸯撞见司棋与“姑舅兄弟”潘又安约会,“因思园中尚有这样奇事,何况别处”。

第72回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1722年(壬寅年)
9月13日(星期日,八月初三丙辰日)

承上回,“司棋一夜不曾睡着,又后悔不来。至次日见了鸳鸯,自是脸上一红一白,百般过不去。心内怀着鬼胎,茶饭无心,起坐恍惚。挨了两日,竟不听见有动静,方略放下了心。这日晚间,忽有个婆子来悄告诉他道:‘你兄弟竟逃走了,三四天没归家。如今打发人四处找他呢。’司棋听了,气个倒仰,因思道:‘纵是闹了出来,也该死在一处。他自为是男人,先就走了,可见是个没情意的。’因此又添了一层气。次日便觉心内不快,百般支持不住,一头睡倒,恹恹的成了大病。”这段写得妙,暗示了秦可卿之病。
 
9月21日(星期一,八月十一甲子日)
凤姐患病“血山崩”,鸳鸯探视。“孙大人家来和咱们求亲”。旺儿为17岁的儿子求配赵姨娘丫头彩霞。
 
凤姐对贾琏说“我因为我想着后日是尤二姐的周年”,尤二姐在第69回1720年年底自杀,这个周年应是指尤二姐的冥寿。作者又故意施障眼法。
 
贾琏:“这两日因老太太的千秋,所有的几千两银子都使了。几处房租地税通在九月才得,这会子竟接不上。明儿又要送南安府里的礼,又要预备娘娘的重阳节礼,还有几家红白大礼,至少还得三二千两银子用,一时难去支借。”当天,夏太监打发小太监来要钱,“昨儿周太监来,张口一千两”。凤姐命旺儿媳妇拿二百两银子“去办八月中秋的节”。
 
贾雨村被贬官。(见第53回1719年“当下已是腊月,离年日近”,贾雨村补授了大司马,协理军机参赞朝政。)
 
当晚,赵姨娘对贾政说“宝玉已有了二年了”。见第36回王夫人对凤姐说:“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也有袭人的,只是袭人的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凤姐说:“既这么样,就开了脸,明放他(宝玉)在屋里岂不好?”王夫人说:“如今且浑着,等再过二三年再说。”凤姐随后叫袭人来向王夫人叩头。至夜间人静,袭人将此事告诉宝玉,“宝玉喜不自禁”。
 
又第78回八月十七王夫人说:“袭人模样虽比晴雯略次一等,然放在房里,也算得一二等的了。况且行事大方,心地老实,这几年来,从未逢迎着宝玉淘气。凡宝玉十分胡闹的事,他只有死劝的。因此品择了二年,一点不错了,我就悄悄的把他丫头的月分钱止住,我的月分银子里批出二两银子来给他。不过使他自己知道越发小心学好之意。且不明说者,一则宝玉年纪尚小,老爷知道了又恐说耽误了书,二则宝玉再自为已是跟前的人不敢劝他说他,反倒纵性起来。所以直到今日才回明老太太。”
 
第73回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1722年(壬寅年)
9月21日(星期一,八月十一甲子日)

承上回。当晚,宝玉连夜温习功课,装病。宝玉此时已16岁。
 
9月22日(星期二,八月十二乙丑日)
贾母下令查抄赌徒。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被邢夫人撞见。
 
“那住儿媳妇和他婆婆仗着是妈妈,又瞅着二姐姐(迎春)好性儿,如此这般私自拿了首饰去赌钱,而且还捏造假帐妙算,威逼着还要去讨情,和这两个丫头在卧房里大嚷大叫,二姐姐竟不能辖治。”
 
 
推荐阅读:
 
 
关于彻底修改我国大、中、小学教材中
对小说《红楼梦》的文学史描述及评价的章节文字等事宜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文化部的公开信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