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红楼梦年表(换算公元纪年)第二部分 年表正文(7)  

2006-09-18 23:35:48|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部分 年表正文(7)
 
第74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1722年(壬寅年)
9月22日(星期二,八月十二乙丑日)

承上回。邢夫人问贾琏“迁挪二百两银子,做八月十五日节间使用”。
 
王夫人拿“十锦春意香袋”来问凤姐之罪,“邢夫人的耳目”王善保家的趁机陷害晴雯,又挑唆于当晚抄检大观园。探春说:“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这王家的一心只要拿人的错儿,不想反拿住了他外孙女儿(司棋),又气又臊。”
 
9月23日(星期三,八月十三丙寅日,秋分)
凤姐病倒,请太医诊脉抓药。
 
尤氏来到惜春房中,见这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决意要撵丫头入画。两人发生口角。
 
第75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1722年(壬寅年)
9月23日(星期三,八月十三丙寅日,秋分)

承上回。尤氏正欲往王夫人处去,听说“甄家犯了罪,现今抄没家私,调取进京治罪”。当晚,尤氏窥视贾珍等人赌博饮酒作乐。
 
9月24日(星期四,八月十四丁卯日)
尤氏分派西瓜月饼送人。当晚,贾珍夜宴,“忽听那边墙下有人长叹之声”,“众人都觉得毛发倒竖”。
 
9月25日(星期五,八月十五戊辰日)
荣国府中秋夜宴。宝玉和贾环作诗,贾政说“哥哥是公然以温飞卿自居,如今兄弟又自为曹唐再世了”。贾兰作诗,“贾政看了喜不自胜”。
 
按温庭筠《过陈琳墓》或可见宝玉深心:“曾于青史见遗文,今日飘蓬过此坟。词客有灵应识我,霸才无主始怜君。石麟埋没藏春草,铜雀荒凉对暮云。莫怪临风倍惆怅,欲将书剑学从军。”
 
第76回    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1722年(壬寅年)
9月25日(星期五,八月十五戊辰日,中秋节)

承上回。贾母赏月,对尤氏说“可怜你公公已是二年多了”。见第63回贾敬死于1720年阴历四月二十九日。则此时应为1722年中秋节。

中秋夜,黛玉、湘云凹晶馆联诗。黛玉又叹道:“我这睡不着也并非今日,大约一年之中,通共也只好睡十夜满足的。”黛玉这年15岁。
 
第77回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1722年(壬寅年)
9月26日(星期六,八月十六己巳日)

承上回,司棋被撵,王夫人又撵晴雯,“因节间有事,故忍了两日,今日特来亲自阅人”。
 
“他这一下去,就如同一盆才抽出嫩箭来的兰花送到猪窝里去一般”。王夫人又命将“唱戏的女孩子们”都赶走,“令其各人干娘带出,自行聘嫁”。
 
王夫人对芳官说:“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见第59回1720年(庚子年)4月23日左右贾母王夫人等去为老太妃送灵。
 
宝玉说:“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帐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
 
当晚,宝玉探视晴雯。夜间又梦见晴雯来告别。
 
“这晴雯当日系赖大家用银子买的,那时晴雯才得十岁,尚未留头。”“这晴雯进来时,也不记得家乡父母。只知有个姑舅哥哥,专能庖宰,也沦落在外,故又求了赖家的收买进来吃工食。”“若问他夫妻姓甚名谁,便是上回贾琏所接见的多浑虫灯姑娘儿的便是了。”
 
(又第64回,此回程甲本独有写鲍二在媳妇“含羞吊死”之后娶了多姑娘,多浑虫已死,与脂本第七十七回有多浑虫出现不合。前八十回已有多处矛盾混乱。故可证明程伟元高鄂在序中所说并不是说假话。)
 
9月27日(星期日,八月十七庚午日)
贾政带宝玉等赏桂花,“在那里吃茶,十分喜悦”,又夸奖宝玉题联和诗的聪明,“王夫人等自来不曾听见这等考语,真是意外之喜”。第78回“近日贾政年迈,名利大灰,然起初天性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人,因在子侄辈中,少不得规以正路。近见宝玉虽不读书,竟颇能解此,细评起来,也还不算十分玷辱了祖宗。就思及祖宗们,各各亦皆如此,虽有深精举业的,也不曾发迹过一个,看来此亦贾门之数。况母亲溺爱,遂也不强以举业逼他了。所以近日是这等待他。”又第71回写贾政于七月“回京之后,诸事完毕,赐假一月在家歇息。因年景渐老,事重身衰,又近因在外几年,骨肉离异,今得晏然复聚于庭室,自觉喜幸不尽,一应大小事务一概益发付于度外,只是看书,闷了便与清客们下棋吃酒,或日间在里面母子夫妻共叙天伦庭闱之乐”。
 
当天,王夫人将芳官等三人放出去作了尼姑。“芳官跟了水月庵的智通,蕊官藕官二人跟了地藏庵的圆心,各自出家去了。”智通和圆心被作者借王夫人之口称为“拐子”。
 
第78回    老学士闲征姽婳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1722年(壬寅年)
9月27日(星期日,八月十七庚午日)

承上回。王夫人见贾母,说“三年前”就留心观察晴雯。贾母提出择媳标准:“虽说贤妻美妾,然也要性情和顺举止沉重的更好些。”王夫人说已将袭人悄悄地当作宝玉的妾来对待。见第36回。又见第51回1719年十月十八日袭人母亲病故,王夫人赏了不少贵重衣物给袭人回家探视,凤姐等人也送了不少贵重衣物。
 
贾母又说:“我深知宝玉将来也是个不听妻妾劝的。我也解不过来,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别的淘气都是应该的,只他这种和丫头们好却是难懂。我为此也耽心,每每的冷眼查看他。只和丫头们闹,必是人大心大,知道男女的事了,所以爱亲近他们。既细细查试,究竟不是为此。岂不奇怪。”此段很妙,是借贾母之口探究宝玉的内心世界。
 
当天,宝钗坚决搬出大观园。
 
贾兰作《姽婳词》,众人大赞“小哥儿十三岁的人就如此”。见第4回1714年(甲午年)贾兰“今方五岁”,至本回当然是13岁。又赞“三爷(贾环)才大不多两岁”,可知贾环不到15岁。而宝玉已满16岁。
 
宝玉作《姽婳词》一节文字极妙,即说了诗歌的作法和宝玉的敏捷才思,又透露了宝玉的心态:闺阁中历历有人,不让须眉。“何事文武立朝纲,不及闺中林四娘。”
 
当晚,宝玉私自祭奠晴雯,杜撰芙蓉诔:“窃思女儿自临浊世,迄今凡十有六载……相与共处者,仅五年八月有畸。”“十有六载”当为“十有八载”,推测作者故意添两笔,以搅混时序。晴雯与袭人、宝钗同庚,袭人比宝玉“大两岁”,宝玉本回已十六岁。晴雯10岁时被赖大买进贾府,后送给贾母,贾母后来又将她送给宝玉。晴雯进贾府不止五年八月,这是与宝玉共处的时间。
 
第79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1722年(壬寅年)
9月27日(星期日,八月十七庚午日)

承上回。宝玉黛玉同改芙蓉诔。
 
9月28日(星期一,八月十八辛未日)
贾赦已将迎春许与孙绍祖了。

香菱告知宝玉薛蟠娶夏金桂一事。夏金桂“今年方17岁”,薛蟠20岁。
 
次日,宝玉病倒,贾母命好生保养,过百日方可出门行走。“这百日内,只不曾拆毁了怡红院,和这些丫头们无法无天,凡世上所无之事,都顽耍出来。”按八月十八日后百日内,即十一月十八日之前,宝玉在家养病嬉闹,这段文字时序似乎有误,所谓“百日”的说法不能成立。
 
“一月之后”,薛蟠已娶亲入门;再过些时日,迎春出了阁。
 
“金桂见丈夫旗纛渐倒,婆婆良善,也就渐渐的持戈试马起来。先时不过挟制薛蟠,后来倚娇作媚,将及薛姨妈,又将至薛宝钗。”
 
第80回    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王道士胡诌妒妇方
1722年(壬寅年)

九月左右,夏金桂设计陷害香菱,香菱被薛蟠毒打,后跟随了宝钗。“薛蟠亦无别法,惟日夜悔恨不该娶这搅家星罢了。”
 
“此时宝玉已过了百日”这句话非常可疑,从下文来看,应该仍是九月中旬左右的事。迎春奶娘来请安,诉迎春事。迎春次日回娘家大诉苦,住了5天。当天宝玉去“天齐庙还愿”,见王一贴这个老骗子。
 
第81回    占旺相四美钓游鱼  奉严词两番入家塾
1722年(壬寅年)

承上回,宝玉为迎春的遭遇“放声大哭”。

当天中午,探春李纨等钓鱼。“侍书”是探春丫鬟的名字,前八十回作“待书”,后四十回程本承甲辰本作“侍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不一致处甚多,无法一一校改以求一致。
午后,宝玉闻听马道婆被“拿住送入刑部监,要问死罪的了”。贾母说“你前年那一次大病”,见第25回1719年(己亥年)5月中旬,马道婆做法弄疯了宝玉和凤姐。
 
次日,贾政命宝玉明日去上学。
 
次日,贾政亲自送宝玉上学。
 
第82回    老学究讲义警顽心  病潇湘痴魂惊恶梦
1722年(壬寅年)

承上回,宝玉放学回来,探视黛玉,两人论八股文。
 
次日宝玉上学迟到。宝玉讲书时,贾代儒意识到“老大无成”句,“笑了一笑”。写得真妙。贾代儒又说:“我如今限你一个月,把念过的旧书全要理清,再念一个月文章。以后我要出题目叫你作文章了。”
 
宝玉上学后,袭人来探黛玉的口气。作者写黛玉当晚之梦深可玩味。黛玉在梦中说:“老太太,你向来最是慈悲的,又最疼我的,到了紧急的时候怎么全不管!不要说我是你的外孙女儿,是隔了一层了,我的娘是你的亲生女儿,看我娘分上,也该护庇些。”这分明是宝玉(作者)在责怪贾母。黛玉醒后,开始咳血。
 
次日,探春湘云来探视黛玉。
 
第83回    省宫闱贾元妃染恙  闹闺阃薛宝钗吞声
1722年(壬寅年)
承上回,袭人也来探视黛玉,说宝玉“昨日晚上睡觉还是好好儿的,谁知半夜里一叠连声的嚷起心疼来,嘴里胡说白道,只说好象刀子割了去的似的。直闹到打亮梆子以后才好些了。你说唬人不唬人。今日不能上学,还要请大夫来吃药呢。”这和上回黛玉的梦境是一样的。作者写两人同梦,深可玩味。
 
次日,王大夫给黛玉看病,写得很妙。

周瑞家的向凤姐重提金麒麟一事。见第31回。

当天,风闻元妃染病。
 
次日,贾母等四人入宫探视元妃。

金桂气得薛姨妈“肝气上逆,左肋作痛”。
 
第84回    试文字宝玉始提亲  探惊风贾环重结怨
1722年(壬寅年)
阴历九月中旬(10月25日左右)

承上回,元春疾愈。

贾母贾政论宝玉婚事。贾母说贾政“想他那年轻的时侯,那一种古怪脾气,比宝玉还加一倍呢。直等娶了媳妇,才略略的懂了些人事儿”。这段文字与第78回写贾政“起初天性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人”相呼应。作者之意如何?
 
当天,贾政问宝玉:“那一日你说你师父叫你讲一个月的书就要给你开笔,如今算来将两个月了,你到底开了笔了没有?”这个时序不对,宝玉上学才几天。见第83回袭人对黛玉说宝玉“昨日晚上睡觉还是好好儿的,谁知半夜里一叠连声的嚷起心疼来,嘴里胡说白道,只说好象刀子割了去的似的。直闹到打亮梆子以后才好些了。你说唬人不唬人。今日不能上学,还要请大夫来吃药呢。”又第85回宝玉对黛玉说:“我那日夜里忽然心里疼起来,这几天刚好些就上学去了,也没能过去看妹妹。”可见两回之事没有相差几天。
 
父子论文。“贾政试了宝玉一番,心里却也喜欢”。此后,“最善大棋的”王尔调向贾政提亲,贾政说:“宝玉说亲却也是年纪了,并且老太太常说起。”宝玉至今已满16岁。
 
当晚,贾母在宴席上褒贬钗黛。
 
次日,凤姐直说要撮合宝玉宝钗。
 
第85回    贾存周报升郎中任  薛文起复惹放流刑
1722年(壬寅年)

承上回。贾环弄洒了巧姐的药罐,“因此两边结怨比从前更加一层了”。
 
九月中下旬,“今日是北静郡王生日”,宝玉父子等前去祝寿,“只按向年旧例办了”。第14回1718年年初,“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即还不满20岁。推测如今水溶并不是弱冠之礼,故没有隆重操办。
 
当天,宝玉说:“前儿晚上我睡的时候把玉摘下来挂在帐子里,他竟放起光来了,满帐子都是红的。”凤姐说:“这是喜信发动了。”袭人“明知是给宝玉提亲的事”。
 
次日,袭人探视黛玉,想“看他有什么动静”。
 
贾芸来拜见宝玉,帖子封皮上写着“叔父大人安禀”。宝玉说:“前年他送我白海棠时称我作‘父亲大人’。”
 
次日,贾政升了工部郎中,贾芸又来向宝玉道喜。
 
宝玉对黛玉说:“我那日夜里忽然心里疼起来,这几天刚好些就上学去了,也没能过去看妹妹。”
 
贾政升官当天,凤姐说后天“不但日子好,还是好日子”,瞅着黛玉笑;贾母则说“你舅舅家就给你做生日”。过了两日,“已是庆贺之期”,贾母对薛姨妈说:“是他(黛玉)的生日。”见第62回,黛玉是二月十二日的生日,现在是九月中下旬,并不是生日。黛玉此时将近16岁,贾母为她举行“成人仪式”。
 
“庆贺之期”,薛蟠被抓。
 
“过了两日”,薛蝌来信要薛姨妈“再取银五百两”打点薛蟠翻供一事。
 
 
推荐阅读:
 
 
关于彻底修改我国大、中、小学教材中
对小说《红楼梦》的文学史描述及评价的章节文字等事宜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文化部的公开信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