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悼念俞平伯先生  

2006-10-15 21:42:41|  分类: 腰斩巨著俞平伯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念俞平伯先生

写下这个题目,我心里就已经很不安了。对这位声名赫赫的大红学家,我非常不了解。读到这篇悼念文章的读者,也许对俞平伯先生有更多和更深的了解,所以恐怕要笑话我,扁我。但是我先要申明一点,今天是俞平伯先生的忌日,我的悼念不是鳄鱼的眼泪,不是没话硬挤,如果我对俞老先生的描述和概括不准确,麻烦您不吝斧正,我先谢了。
 
今天是俞平伯先生的忌日!说老实话,我是今天才知道的,而且觉得非常奇巧。恰恰是从昨天开始,我对俞平伯先生的生平和研究成果有了很大的兴趣。为什么突然有了很大的兴趣?因为我发现俞老头深切而真诚地忏悔了,彻底否定了自己以往的所谓红学重大研究成果;而且我还发现,好多所谓的专家学者对俞老头那么白纸黑字明白无误的临终遗言竟然肆意乱解,那种残忍、专断和厚颜无耻可谓登峰造极。
 
我的兴趣竟然在俞平伯先生的忌日到来之前突然猛增!一想到这个问题,我觉得十分奇巧。是不是俞平伯先生的在天之灵突然拨了一下我的哪根筋,一定要我说点什么?老实讲,在我完全不了解俞平伯先生的为人之前,我对他老人家是颇有些腹诽心谤的。诽谤什么?说出来写出来不太好吧?
 
好多人谈起俞平伯先生来,高帽子一个又一个,我怕罗列不全,就不一一列举了,举其大者,在红学方面当然少不了是“大红学家”和“红楼泰斗”之类。我当然承认他老人家是“大红学家”和“红楼泰斗”,毕竟、至少他的研究及其影响摆在那里,是一种客观存在,绕不过去。但是,我有两点意见:第一,就研究成果的正面学术价值来说,俞平伯先生半点都没有;第二,“大家”、“泰斗”这样的名号现在已经用滥了,简直像是贬义词;换句话说,“大家”、“泰斗”这样的名号是遮丑的脂粉,是神化的油彩,是让人跪下来膜拜的号令。所以,我们是不是不要再用这样虚伪的名号去称呼人了
 
俞平伯先生的红学成果是什么呢?一是对红学的考证,一是对作品的校注。他考证了什么?考证了《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现存后40回是续作。这两个考证的成果影响太大了,至今还是主流的声音,未来还不知道要流传多少年。可是,各位,这两个“成果”都是建立在“猜笨谜”的基础之上,不严谨,不实事求是,是谬种流传,流毒甚广。
 
我在《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一书中简略地谈到了俞平伯先生乱扯一气的一个例证,就是关于考证“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当然,历来乱扯的不止他老人家一个,多着呢。我在书中未能展开和深入探讨的一个问题,就是俞平伯先生是否参与甚至主导了一些重要的学术造假活动。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没有足够证据之前,我不能指认他人家就是罪犯。但是,我的怀疑也并非空穴来风。
 
首先,“庚辰本”里的那个作批语的“畸笏叟”,毫无疑问是一个无耻又无知的骗子,《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一书论述备矣,在这里我不多说。可是,“庚辰本”是从哪里来的?据我看过乱七八糟一堆资料后的印象,“庚辰本”是从俞平伯先生的亲戚手里传出来的。那么,他老人家的亲戚又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有严重造假行为的本子的呢?我们现在只能听到看到一家之言,就是只能看到孤证,事实的真相难以落实。“畸笏叟”及其批语,可以确定是造假者为了迎合胡适的“曹雪芹是作者、后40回为续作”的“胡说”而炮制出笼的,“庚辰本”的被发现据说也就是在1932年那个时候;买到和保存这个本子的人,都是俞平伯先生的亲戚!这种奇巧难免让我生疑。
 
第二,所谓“靖藏本”及其批语的出笼,如果不是俞平伯先生的折腾,其恶劣影响也许不会那么大。各位,你们知道吗,“靖藏本”及其批语完全可以确定是无知无耻到顶点的造假,而且它们现在已经消失无踪了!来无踪,去无迹!骇人听闻到了什么地步!俞平伯先生或许真是个老实人厚道人,被骗住了,然后客观上为这个无知又无耻的造假推波助澜。至今还有些所谓的红学家拿“靖藏本”及其批语来当“证据”,如果他们不是无知,那就是道德品质学术品格相当低劣。
 
因为有上面几个客观因素的存在,我对俞平伯先生有着相当的警惕,我才不会被那些高帽子吓着呢。红学家们听仔细了:如果有机会,我会毫不客气毫不犹豫地把你们所谓“大家”“泰斗”的画皮一把掀了下来
 
这两天不知怎么搞的,我突然对俞平伯先生来了大兴趣了,翻出来有关他的资料匆匆看了一看,感觉很震撼。我看到什么了?俞平伯先生临终前用颤抖的手写道:
 
“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
 
“千秋功罪,难于辞达。”
 
这话的意思还不明白吗?还要为“后40回续作说”强辩吗?我觉得,强辩不但表明辩者的认知能力有问题,而且表明他们的道德品质学术品格相当有问题!
 
俞平伯先生在临终前真诚忏悔了!他表现出一位真正的学者应有的实事求是的态度!我为此深感震撼!我想到,即使俞平伯先生有任何造假的行为或嫌疑,我都会原谅他的。忏悔的罪人应该进天堂!
 
俞平伯先生的实事求是还不止于此,在《乐知儿语说〈红楼〉》中,他写道:
 
“《红楼梦》好象断纹琴,却有两种黑漆:一索隐,二考证。自传说是也,我深中其毒,又屡发为文章,推波助澜,迷误后人。这是我生平的悲愧之一。”
 
“一切红学都是反《红楼梦》的。……笔者躬逢(红学)其盛,参与此役,谬种流传,贻误后生,十分悲愧,必须忏悔。”
 
“(考证派红学)下笔愈多,去题愈远。……我仅是读过《红楼梦》而已,且当年提起红学,只是一种笑谈,哪想后来竟认真起来!”
 
这里有一个问题先要辨析清楚,就是俞平伯先生对“自传说”产生了怀疑和动摇。《红楼梦》是不是自传体的作品?当然是,小说第一回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俞平伯先生当然也看得到。可是他为什么要动摇呢?原因有二:第一,他看到脂批的混乱,糊涂了,动摇了,他觉得脂砚斋好象也可以是作者,而这个脂砚斋肯定不是曹雪芹;第二,他始终认为曹雪芹为作者是个铁证支持的论断,不肯放弃,所以糊涂到底了。
 
现在有些热衷搞索隐猜笨谜的人,似乎喜欢逮着俞平伯先生“自传说”的动摇来说事,把红楼梦的作者问题扯到跟曹家八竿子打不着的别家别朝去,可是他们并没有仔细考虑俞平伯为什么会动摇,以及俞平伯至死的坚持是什么。我简单地再说一遍:俞平伯相信曹雪芹是作者,但是他又不去探究脂批的真伪,结果他被脂批带来的印象彻底搞糊涂了。
 
迷信后40回为续作,迷信曹雪芹是作者,同时又迷信脂批,考证派的红学在迷信的道路上一路飞奔,俞平伯先生看清楚了:“一切红学都是反《红楼梦》的。……笔者躬逢其盛,参与此役,谬种流传,贻误后生,十分悲愧,必须忏悔。”
 
我很感动。俞平伯先生死的很清醒,他知道腰斩巨著是个难以辞达的罪恶;他也死的很糊涂,至死都没明白曹雪芹真的不是作者,而脂批必须辩伪存真之后才能采信。我接受他的忏悔,原谅他的糊涂,希望他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我要悼念俞平伯先生,特别的原因是他在临终之际展现了学者之为学者的珍贵品质:实事求是。我想,这种品质是俞平伯先生将得到后人长久纪念的根本原因。接受异见真理,承认自己谬误,不是学者的耻辱,而是学者的光荣!学者获得尊敬的惟一途径就是实事求是!
 
在悼念俞平伯先生的同时,我要严正警告红学界:《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带来了振聋发聩的真理,这是你们的福气,要死也死个明白;你们的“大家”“泰斗”现在忏悔还不迟,不要等到快死的时候给后人递纸条,谁理睬你们呢?果真到了那一步,对不起,一个都不宽恕,这就是我的立场。
 
 
 
推荐阅读:
 
 
关于彻底修改我国大、中、小学教材中
对小说《红楼梦》的文学史描述及评价的章节文字等事宜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文化部的公开信
 
 
 
 
 
 
 
 
  评论这张
 
阅读(5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