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旧文新贴:《红楼梦》作者是曹雪芹父亲?  

2006-10-20 03:34:57|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作者是曹雪芹父亲?  
 
2005年12月04日  来源: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南方都市报(请点击进入)
 
博主按:意外发现《红楼梦学刊》今年第五辑上有复旦大学陈维昭教授严厉批判鄙人的长文,OK,“主流红学刊物”绝不出现“陈林”名字的可笑“神话”已经破灭了。
 
不过,陈维昭教授严厉批判的长文并不是专门针对我而发,我只是被严厉批判的第二号“不讲学术规范”和“平庸”的人物——不用说,第一号自然是刘心武同志,哈哈。陈教授的长文有很多给他们自己一伙人脸上贴金贴到肉麻令人发指的可笑言论(稍后我会把全文整上来,大家看个明白),由于该文提到了一些对我的报道,而且针对这些报道对我进行无中生有的污蔑,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些报道贴上来,用事实说话,给陈教授一记响亮的耳光。下面贴的这个报道来自要“办中国最好的报纸”的《南方都市报》,我不完全同意记者的一些描述和评价,但是,这白纸黑字本身已经足够让陈维昭教授可笑的言论彻底破产了。
 
我觉得,主流红学界对我的态度保持装聋做哑可能会让他们自己安全很多;如果像陈教授一样胡说八道,那只会遭到毫不留情的迎头痛击。
 

“通过天文历法的研究可证明,《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頫。”
 
今年3月30日的《新京报》上,对广州某报社编辑陈林的十四万字论文《破译红楼时间之谜》进行了报道,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被各大网络媒体转载。 
 
其后,陈林又在《中华读书报》上发表了《一芹一脂大快遂心于九泉》的文章,《新华文摘》作了转载。
 
和刘心武处处谦让,表示“我从来不认为自己的研究心得都是对的,只是很乐于公布自己的心得”相比,陈林显然张牙舞爪得多。他很自信地认为:“我有文本基础、史料基础,毫无疑问,大众接受我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小标题)通过天文历法研究《红楼梦》
 
陈林的几个惊世骇俗的基本论点是:小说作者是曹雪芹的父亲曹頫,就是脂砚斋,就是贾宝玉的原型,也就是石头;前80回和后40回的作者是同一人。陈林的研究方式引人注目之处还在于,他是通过天文历法的方法来分析和细读文本的,揭示出120回小说的情节之中隐藏着的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推论中,还包括首次论证了曹頫确切的生死日期,首次论证了曹雪芹确切的出生日期;肯定了曹雪芹是曹頫之子的旧说;肯定了曹雪芹对于《红楼梦》的巨大贡献,肯定了程伟元和高鹗所作的搜集与整理工作。
 
作出这些结论以后,陈林认为:主流红学研究全面破产了。
 
陈林告诉记者:《破译红楼时间之谜》一书明年上半年将出版。
 
陈林最早是在红学论坛上现身的。他在读大学时上过《红楼梦研究》的课程,那时就勾起了他的兴趣。20世纪90年代初,周文康在《红楼梦学刊》上连续发表了两篇论文,从元春生辰八字命理入手,先推出元春的生日,又运用历法推算来考证贾宝玉的生日。陈林认为他用了错误的方法推出了错误的生辰八字和历法数据,但研究思路给了他极大的启发。10年之后,陈林得到了照录清代历日数据的《近世中西史日对照表》及《三命通会》。“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凭借自然科学(历法和天象研究)来论证,真的可以确证元春真实的生死日期,那么接踵而来的推论及其结果将非常可观——将历史上真实的天象数据、皇家殡葬以及严重的自然灾害与小说中所写的情节做一一对比,考察‘还原’后的真实年代是否与史实相符合。”通过这样,还可进一步推断出小说的作者,并考察前80回与后40回的关系。
 
2003年9月,陈林开始在红学论坛“悼红轩”上,开始了《破译红楼时间之谜》的写作,写一节便粘贴一节,网友们纷纷讨论或批评,“几乎每一个关键的论据和可疑的细节都经历了残酷的考验。”
 
除了结论惊人之外,陈林研究的工具论也别具一格。与别人的索引或考据有别,他是通过天文历法去研究《红楼梦》的。陈林是先以八字命理和历法节气,通过从书中某一年推出真实的一年,然后以这个时间为坐标,推出了小说所写的是1706-1724年之间的事,再逐年逐年地比较,发现小说中的历法与历史和天文学上是契合的,一一对应的。这就说明小说的确是按真实历法来叙事的。一系列推论就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陈林认为自己的推论具备可重复性:“我使用的研究工具是非常简单的,例如郑鹤声的《近世中西史日对照表》、刘安国的《日梭万年历》等,人人都可重新验证。”
 
在今年年初,陈林基本框架已完成,经过反复的辨难和修改,陈林觉得立论已经站得住脚了。选择这个时候站出来,据陈林说,是因为今年的6月6日是曹雪芹的280周年生日,而明年的6月8日是曹頫诞辰300年的纪念日。时间已经很迫切。“我在公布前,曾把打印稿寄给一些红学专家看,希望引起红学界的重视,希望他们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小标题)重视“文本细读”
 
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中总结了乾嘉“正统派之学风”的十大特色,其中有两条就是:“孤证不为定说。”“隐匿证据或曲解证据,皆认为不德。”陈林对此学风很推崇。不过陈林的论证过程中,对一些文字,如“撰”字,与传统的理解有歧义之处,能否经得起推敲,需留待时间考验。而其论证每一个环节弦弦相扣,用上一个结论来推导出下一个新结论,最终是否能支撑整个论证过程,对主流红学的颠覆是否准确,是否代表红学的正确研究方向,这都留待进一步探讨。但是,陈林采用了新的工具和方法论无疑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尝试。
陈林明确地表示,他的一些主要观点,此前宋孔显、戴不凡等都提出来过,但论据都是真伪不辨,没有切实的文献资料,证论是靠不住的。“其实,要确实找出《红楼梦》真正对应的时间并不难,书中就有大量干支纪年的出现,但这么简单的事情,这么多红学家就没有去做。”陈林说。
 
作为一位现当代文学出身的硕士,陈林对西方的文学理论较为关注。他认为,自己采用的就是“文本细读”(CloseReading)的新批评(the NewCriticism),就是分析作品,探讨作品的有机构成,对其作出文学价值的评判。目前中国对新批评有很多误读,认为它落后了,但直到现在,西方的批评界主导模式还是新批评,代表作就是布鲁姆的《西方正典》。“我做这个研究,也想证明,新批评不仅适用于短篇小说和诗歌,也适用于任何一种文体。”细节会形成证据链,都在指向作家的意图。“我想,从工具来说,这是一种方法论的革命;从结论来说,这是一场对红学的革命,甚至是一场文化研究的革命。”
 
为什么敢向根深蒂固的传统挑衅?陈林说:“安徒生童话里的小男孩指出皇帝没有穿衣服,需要的不是勇气,而是对于常识的坚持。我所谈的,都是常识和最简单的逻辑推理,没有任何玄妙高深的理论。”
 
(小标题)挑战主流红学研究
 
刘梦溪曾在其专著中将“脂砚何人”、“芹系谁子”、“续书作者”并称为红学的“三大死结”。而陈林做完了这项研究以后,一人之力便宣布把这三个死结打开了。他在论文的前言里明确地说:“主流红学研究已经全面破产,由国家财政拨款资助的红学研究应该立即停止!”
 
在陈林看来,学术和研究根本就没有什么学院派和草根派、民间立场和官方立场之分。治学传统从来不从阶级来划分,只能说,遵守学术规范的就是学术,不遵守的就不是学术。
 
不过,他也声明:“我所说的主流红学应当终结,并不是指今天的红学界要终结,而是指占主流地位的‘作者是曹雪芹’说,和‘后40回是续作’说要完结了。”
 
当然,他的说法也引来了相当多的争议。胡文彬等专家曾经表示,对陈林扎扎实实的学术风气是尊重的,众多网友也对其学术态度很钦敬。但红楼梦学会副会长蔡义江接受专访时,就认为陈林是钻牛角尖。“要否定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一定要把一些证据和说法搞清楚。比如,脂砚斋就明确地说:‘曹雪芹撰《红楼梦》。’这些证据能否定掉吗?而且,曹頫从经历和才华能力上来说,不可能写出《红楼梦》。”而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教授、红学家周思源也发表过对陈林的观点逐条质疑的文章,认为陈林的论文里犯了一个循环论证的错误,并且把《红楼梦》看做是自传、是实录,而没有把它作为小说。
 
南方都市报记者 侯虹斌 田志凌 实习生张金华司马连竹
 
附录:陈林对刘心武研究的态度
 
捍卫刘心武说话的权利?
而另一个奇观是:声援刘心武的作家学者也非常多。他们的态度是: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包括薛涌、朱大可、张闳、邱华栋等,都坚决认同他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红学界”没有资格进行“学术围剿”。同样在做《红楼梦》研究的陈林便代表了这种态度:“学者对刘心武的批评是对的,学术必须实证,而他只是一种猜谜。我尊重他的研究,但不同意他的观点,不过,我仍要捍卫他说话的权利。刘心武通过自己的研究,使大家关注《红楼梦》,而且是这么有趣的方式,有何不可?”(引文出处同上)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