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上)  

2006-10-21 11:54:25|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
兼论“主流红学”(上)
 

“大型学术刊物”《红楼梦学刊》2006年第五辑刊发了复旦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博士生导师、中国红楼梦学会理事陈维昭先生的长文《论“主流红学”》。该文的几个主要论点是:“主流红学与非主流红学之争”、“官方红学与民间红学之争”,以及“学院红学与草根红学之争”是三大“伪命题”;自命“非主流红学”,“挑战主流红学”的刘心武、陈林(本文作者)等人“随意地使用‘主流’一词”,导致伪命题的产生;强烈暗示刘心武、陈林等人“学术修养、学术成就和学术道德”相当低下,“不遵守学术规范”,而“红学专家严格坚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陈维昭先生发出呼吁:对于诸如此类的不遵守学术规范的现象,不仅“主流的”、“官方的”、“学院的”学人有责任去提醒它、纠门它,而且,一切有学术良知的“民间的”、“非主流”的学人同样有责任去纠门它。
 
此前,我对陈维昭先生的“学术修养、学术成就和学术道德”并不了解,感谢《红楼梦学刊》,《论“主流红学”》一文使广大读者得以掂量陈维昭先生“学术修养、学术成就和学术道德”的斤两,而这掂量的关键,就是陈维昭先生自我标榜的“红学专家严格坚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

下面,我们首先简单地回顾陈维昭先生在《论“主流红学”》一文中对“学术规范”内涵和外延的阐释,然后再来看看陈维昭先生和“红学专家”如何自抽耳光,最后简单地小结一下陈维昭先生和“红学专家”在猛烈批驳陈林“红学”时所体现出来的“学术修养”、“学术能力”乃至“学术道德”。

一、陈维昭先生的“学术规范”论
 
一年多来,“学术规范”一词被众多所谓的“红学权威”们频繁使用,锋芒所向主要集中于刘心武先生。例如,冯其庸、张庆善两位“红学专家”在《红楼梦学刊》发表的文章里反复强调“学术规范”,张先生更在2005年11月17日《新京报》刊发的访谈报道中对“学术规范”的内涵作了具体的阐释,即“实事求是的治学态度和科学的方法是根本”。他还引用梁启超对乾嘉“朴学”治学传统的概括作为补充说明,其中一条是:“凡立一义,必凭证据。无证据而以臆度者,在所必摈。”这就是说,“学术规范”要求我们在提出任何一个论点时,都必须有“证据”的支持;没有“证据”、光凭猜测的做法和论断,都必须被抛弃。
那么,陈维昭先生的“学术规范”是什么呢?《论“主流红学”》一文语焉不详,看起来应该是“遵守科学性的原则”。什么是“科学性的原则”呢?陈维昭先生说的也不够清楚,那我们只好根据自己的常识去判断——“科学性的原则”,至少,是规定任何一个论点必须要有证据,要可验证,论证的过程要合乎逻辑,概念清晰,判断准确,推理严密。我想这样的定义,陈维昭先生和“红学专家”都不会反对的。
 
陈维昭先生还提出,“对一种研究成果进行价值评估,要恰如其分,实事求是,这也是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所要求的”;“学术研究的第一个要求是,研究者对所要进行的研究课题的研究历史和现状水平应该有一个基本的、相对完整的了解,这样才能确定自己的研究核心,自己将在哪一点上超越前人,自己的研究在哪一点上具有学术价值”;“对相关研究的历史与现状进行充分的了解,可以使自己的研究更有针对性和创造性”。
 
说的多好!我举双手赞同!可是,《论“主流红学”》一文表现出陈维昭先生和“红学专家”“严格坚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的品质了吗?很遗憾,半点都没有!陈维昭先生和“红学专家”不过是虚伪的理论家,嘴巴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以下举证说明。

二、陈维昭先生严重违背“学术规范”
 
鄙人陈林是陈维昭先生在长文中严厉批判的第二号“不遵守学术规范”的人物——对此我深感荣幸,“红学权威”因我而感到剧烈的刺痛,我又一次看到了明明白白的例证。著名红学家胡文彬先生曾于今年1月初光临鄙人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出版的新闻发布会,在其热情洋溢的演讲中,胡老说:“他(按,指鄙人陈林)提的问题太沉重了,因为他提到的都是尖端问题,尖端到什么程度,《红楼梦》的作者是谁?脂砚斋是谁?《红楼梦》的许多人物原型是谁?这简直太尖锐了,当一把刀子刺到心脏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在颤抖,都在问自己的学术良心。”
 
陈维昭先生的心脏被我刺到的时候,他的“学术良心”愤怒了,他开始对陈林的“不遵守学术规范”发出“怒吼”。可是,陈维昭先生《论“主流红学”》对我的“怒吼”一开始就搞错了对象。
 
陈维昭先生写道:“陈林先生以激烈而夸张的言辞,在全力捍卫刘心武的索隐红学的同时,推出自己的大作《破译红楼时间之谜》。”——对不起,我要请“严格坚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的“红学专家”陈维昭先生明确指出,陈林先生究竟何时、何地、如何,在哪一篇文章或采访报道中“全力捍卫”了刘心武先生的“索隐红学”?借用胡文彬先生简明扼要批驳刘心武先生“索隐红学”的话来说,陈维昭先生是在“胡说八道”!
 
陈维昭先生对我的“胡说八道”何止于此呢?陈维昭先生写到,“主流”和“民间”等名词“在内涵与外延上都是不单一的,但是,很多使用者在使用这些名词或词组的时候并不作出明确的界定”;在他看来,陈林的“红学”也属于“主流红学”的范围,因此陈林有了一种“用‘主流红学’去反对‘主流红学’”的“奇特的逻辑”。然而,“奇特”甚至“荒谬”的恰恰是陈维昭先生自己。
 
首先,我对“主流红学”的定义一直非常明确。在2005年12月4日《南方都市报》刊发的采访报道中,记者明确写出了陈林对“主流红学”的明确定义,即“占主流地位”的“作者是曹雪芹”和“后40回是续作”两种观点。本人论著的自序(研究综述)《论主流红学的全面破产》一文早在著作正式出版之前就已经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其中对“主流红学”的定义也是如此明确的。陈林提出了“非主流的”“现存120回《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之父曹頫”,并宣布“主流红学全面破产”,这怎么叫做“用‘主流红学’去反对‘主流红学’”呢?陈维昭先生自我标榜的“学术规范”何在?逻辑何在?
 
陈维昭先生认为,陈林在发表于2005年11月4日《新京报》的短文《主流红学更应该反躬自省》中,“是在‘主要趋向’、‘政治话语权’、‘学术话语权’等三个不同的层面使用‘主流’一词的”。可是——请各位读者去看一看原文——陈林在这篇文章中对“主流红学”的定义和使用,仍然指的是“作者是曹雪芹”和“后40回是续作”这两种观点,我特别强调的是,“‘主流’的观点始终是一种没有实证的猜测,只不过这种猜测得到了所谓‘权威学术机构’的支持,使其不讲学术规范、不讲证据、不实事求是以及误导广大读者的事实披上了‘合法性’的外衣”。
 
“严格坚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的“红学专家”陈维昭先生究竟如何推断出陈林是在包括吓人的“政治话语权”在内的“三个不同层面”使用“主流”一词呢?如此混淆是非、以己度人、臆想妄测,究竟是“学术能力”的低下,还是“学术道德”的欠缺?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另外,我从来反对以身份、阶级来划分学术,谈论什么“贵族红学”、“平民/草根红学”,无论是接受采访,还是撰写文章,我的立场是一以贯之的:学术专题的研究者可能会有“草根”、“民间”、“贵族”和“官方”等地位身份之别,可是学术本身却不以这些标签归类;评判学术的唯一标准、估量专题研究价值的底线,就是“是否遵守学术规范”、“是否实事求是”。我甚至规劝“草根红学”的始作俑者邓遂夫先生、“为平民红学研究群体出了口闷气”的刘心武先生“大可不必为这种‘怨妇思春’似的受虐情结所困,而更应该关注自己的研究是否能真正进入‘学术’的层面,广大读者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明辨是非的标准”。“严格坚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的“红学专家”陈维昭先生何以认为陈林也“虚拟一个‘官方红学与民间红学之争’的假象,然后去体验‘受迫害’、‘被压制’的悲情”呢?——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恐怕是一个一厢情愿的心理学情结”,他对陈林的判断“可以说是到了随心所欲、想说就说的地步”。

最后,我认为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严格坚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反复强调“研究者对所要进行的研究课题的研究历史和现状水平应该有一个基本的、相对完整的了解”的“红学专家”陈维昭先生,在动笔挥洒《论“主流红学”》一文之前,在大肆批判陈林之前,究竟,到底,有没有对陈林的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有一个基本的、相对完整的了解”?简单地说,陈维昭先生在“怒吼”之前看没看过我的论著?
 
我认为没有。陈维昭先生在“怒吼”之前没有看过我的论著!这叫什么“严格坚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陈维昭先生讲大话!撒谎!自我吹嘘骇人听闻!——借用陈凯歌先生的话来说:“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我为什么断定陈维昭先生没有看过我的论著?首先,如上所述,陈维昭先生对陈林的判断“可以说是到了随心所欲、想说就说的地步”。其次,陈维昭先生批判我“不遵守学术规范”的一个主要例证,就是跟他所批判的刘心武先生一样,“未对他所引用的他人的观点、思路、方法、结论的出处作出说明,不尊重他人的研究成果”,而陈林论著的两大结论都是“对几十年来学界早己存在的结论的重复”;他还说,“陈氏的全部‘红学’,探讨的就是关于《红楼梦》的作者和八十回前后关系这两个问题”。
 
请陈维昭先生翻开我的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看一看,您的上述言论都是可耻可笑的谎言!请陈维昭先生再去看一看媒体对陈林论著的报道,看一看对陈林论述方法、论述结构、论据和论点的报道,看一看《新华文摘》2005年第17期转载的陈林介绍自己论著的文章《一芹一脂大快遂心于九泉》,您撒谎已经到了脸不红心不跳的化境!
 
如果陈维昭先生要强辩说,他看了陈林的论著,或者看了有关报道,对陈林的论著“有一个基本的、相对完整的了解”,那么,对不起,我要说,陈维昭先生的上述言论要么充分证明他的认知能力非常低下,要么充分证明他的学术道德非常恶劣,二者必居其一,甚或兼而有之。
 
 
(未完待续)
 
 
全文目录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上)
  前言
  一、陈维昭先生的“学术规范”论
 二、陈维昭先生严重违背“学术规范”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中) 
  三、陈维昭先生文过饰非,伪劣昭彰
  四、小结陈维昭先生的学术修养、能力和道德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下) 
  五、再论“主流红学”的全面破产
 
 
推荐阅读:
 
 
关于彻底修改我国大、中、小学教材中
对小说《红楼梦》的文学史描述及评价的章节文字等事宜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文化部的公开信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