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中)  

2006-10-21 16:24:38|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
兼论“主流红学”(中)
 
 
三、陈维昭先生文过饰非,伪劣昭彰
 
如上所述,陈维昭先生对我和我论著的判断毫无根据,严重背离“学术规范
”;当他谈起我所定义的“主流红学”的两大谎言来时,也是文过饰非,强
词夺理。
 
在《论主流红学的全面破产》一文中,我详细辨析了“主流红学”两大论点
及其论证,指出“作者是曹雪芹”和“后四十回为续作”得不到任何切实证
据的支持,是毫无证据和错误的猜测。在《主流红学更应该反躬自省》一文
中,我又以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红楼梦学刊》编委周思源先生公然
捏造“曹雪芹是作者”的证据,以及红学会前会长、著名红学家冯其庸先生
对后四十回的评价前后矛盾为小小的例证,提醒广大读者警惕“主流红学”
的荒谬。
 
陈维昭先生如何来辩驳呢?他说,学术界长期以来认同“曹作高续”这一观
点,“并不是因为这一观点己经得到了直接的‘切实证据’,而是在目前还
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之前的一种较具合理性的推断”。
 
各位,陈维昭先生的这个论断,从多方面来看都是很荒谬的!
 
首先,“学术界长期以来认同‘曹作高续’这一观点”,是一个笼统的、不
符合学术史实际的说法,起码“高鹗续作说”就不是“学术界长期以来认同
”的论断。
 
其次,自我标榜“严格坚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
的“红学专家”陈维昭先生为什么能够在没有“直接的‘切实证据’”的情
况下,认为“曹作高续说”“较具合理性”呢?没有切实证据,论点的合理
性又在哪里呢?陈维昭先生对“学术研究的学性原则”到底、究竟在何种程
度上“严格坚守”和“珍视”了呢?“凡立一义,必凭证据。无证据而以臆
度者,在所必摈。”多可笑,陈维昭先生不过是在“严格坚守”和“珍视”
一种毫无证据的妄论罢了。
 
再次,陈维昭先生显然对周思源先生的捏造证据、冯其庸先生的自相矛盾视
而不见,充耳不闻。再举例说,2005年12月5日,著名红学家蔡义江先生在《
南方都市报》上断言“脂砚斋就明确地说:‘曹雪芹撰《红楼梦》’”。冯
其庸先生在《红楼梦学刊》2005年第六辑刊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胡适见
到了甲戌本,上面的批语明确写着《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红学会会
长、著名红学家张庆善先生在2005年11月17日《新京报》刊发的访谈报道中
说:现在我们说《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是因为我们可以通过脂批、文
献记载包括《红楼梦》本身的交代等许多材料来证论的。”张先生还表示,
“大部分学者”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后40回不是他写的。
 
请各位看一看,尤其请自命严格遵守学术规范的陈维昭先生看一看——这些
“红学专家”哪一位不是“铁证”在手、言之凿凿的腔调嘴脸?现在陈维昭
先生面对我的指责,完全不顾事实地出来打圆场,说什么没有“切实证据”
,这不是给上述“红学专家”们和陈先生自己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吗?“红
学专家”“严格坚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的自吹
自擂不是可笑地破产了吗?
 
最后,陈维昭先生声称“目前还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可是他根本就没有
读过我的论著嘛!即使我从来没有写过《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从证据和情
理来判断,“曹雪芹是作者”和“续作说”都是极不合理,无法自圆其说的
;相反,“现存120回《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頫(脂砚斋)”才是“较具合理
性的推断”——关于这一点,《论主流红学的全面破产》一文有较为详细的
分析。
 
关于《红楼梦》的作者和小说前后部分的关系问题,《破译红楼时间密码》
有详尽的分析、确凿的证据、严密的推理和正确的判断,可陈维昭先生根本
就不看!不看人家的论著就开始横加批驳妄论频出,这是哪门子的学术规范
 
四、小结陈维昭先生的学术修养、能力和道德
 
陈维昭先生在《论‘主流红学’》一文中强烈暗示刘心武、陈林等人“学术
修养、学术成就和学术道德”相当低下。陈维昭先生在文中颇有“学术修养
”的优越感,他暗示刘心武、陈林等“民间的”、“非主流的”、“业余的
”红学研究者,乃至“围殴”红学专家的“广大网民”是“未经过专业训练
的、朴素的、直感的”,是“不遵守学术规范的人”;而陈维昭先生本人以
及众多红学专家是“学院红学”,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有职称资格”的、
“在专业知识的完整性、研究方法的科学性方面”“要接受较为严格的检验
”的、“符合学术规范的《红楼梦》研究”。多可笑!多可耻!多自恋!
李敖先生说,如果他要说一个人是“王八蛋”,那一定能拿出确凿的证据证
明那个人就是“王八蛋”。每次看《李敖有话说》,看到他拿证据,我都觉
得又好笑,又好气,又好佩服。我现在要说的是,陈维昭先生和很多“红学
专家”根本就是一群学术道德相当恶劣的学术骗子,上面举了不少证据,下
面再补充一些。
 
陈维昭先生的《论‘主流红学’》一文有很多病句,不符合现代汉语的语法
规范,语义不通,语气也不顺,大家读一读就知道;也有不少不切实际、生
拉影扯、常识性的叙述错误,例如,他说“90年代以后传媒界的全面市场化
”——作为对媒体多少还有点了解的人,这个说法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荒谬绝伦;他又说,很多媒体“推崇”陈林“红学”的“惊世骇俗”——请
问,哪个媒体推崇了?我看到的大多数的情况是,媒体对陈林“红学”的报
道是平衡的,客观的,少数是负面,陈维昭先生究竟从哪里看出“推崇”来
了呢?
 
陈维昭先生最可笑的一个病句是——他在文章末尾写道:“既然是伪命题,
那么,对这些伪命题的‘大讨论’多少有点自欺欺人的意味。”陈维昭先生
的长文不是对“伪命题”的“大讨论”吗?这不是陈维昭先生在不打自招地
承认“自欺欺人吗?无论从语病还是文章内容的实际情况来看,陈维昭先生
理所当然地是在自欺欺人。
 
我认为对陈维昭先生的“学术修养”构成重大伤害的,是他对红学史的叙述,
他说:
 
“五四时期的红学主流是写实主义,20世纪40年代的红学主流是人物分析,
延安时期至70年代末的红学主流是现实主义,80年代以后的红学主流是现代
主义。”
 
年代久远的我们且不去说它,“80年代以后的红学主流是现代主义”吗?什
么是“现代主义”?“现代主义”如何成为了“80年代以后的红学主流”?
《红楼梦学刊》自1979年创刊以来发表的所有文章中,有哪些篇目是“现代
主义”用于红学研究的代表?很遗憾,我知道陈维昭先生著有上百万字的红
学史著作,可是当我看到陈维昭先生的上述妄论时,我无法再对他的红学史
研究表示起码的好感。
 
如果陈维昭先生想要对陈林的学术成就有一个“有一个基本的、相对完整的
了解”,有一个“恰如其分,实事求是”的评价,我劝他还是首先要端正学
术态度,认真读一读《破译红楼时间密码》——这部学术论著的学术成就远
远超过陈维昭先生及其肉麻吹嘘的“红学专家”,这才是一部真正“严格坚
守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原则”、“珍视科学性原则”的红学论著;或许要通过
这部论著,陈维昭先生及其肉麻吹嘘的“红学专家”才会知道什么叫做真正
的“学术修养”、“学术规范”和“学术道德”。
 
陈林以一人之力,通过扎实严谨的考证,综合多学科的知识,彻底破解200多
年的红学悬疑,不但红学成果昭著,而且在研究的方法论方面为更为广泛的
文学研究树立了一个“文本细读”的典范——这是陈维昭先生及其肉麻吹嘘
的“红学专家”所不能、不愿和不敢正视的!
 
顽固坚持“主流红学”的专业人士和业余选手,最喜欢强调“材料的不足”
,为不能破解红学悬疑找借口。请你们睁大眼睛看一看《破译红楼时间密码
》,里面有什么材料是“红学专家”接触不到的?或者陈林智力超群,或者
不是一个人,而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頫灵魂附体?
 
我认为,正确的答案是多方面——包括陈维昭先生在内的很多红学专家学术
修养、学术能力相当低下,甚至缺乏学术常识;而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
包括陈维昭先生在内的很多红学专家学术道德相当恶劣。
 
(未完待续)
 
 
全文目录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上)
  前言
  一、陈维昭先生的“学术规范”论
 二、陈维昭先生严重违背“学术规范”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中) 
  三、陈维昭先生文过饰非,伪劣昭彰
  四、小结陈维昭先生的学术修养、能力和道德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下) 
  五、再论“主流红学”的全面破产
 
 
推荐阅读:
 
 
关于彻底修改我国大、中、小学教材中
对小说《红楼梦》的文学史描述及评价的章节文字等事宜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文化部的公开信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