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驳陈克艰论破译红楼的方法:陈克艰先生的误读  

2006-10-09 13:19:30|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驳陈克艰论破译红楼的方法
 
一、陈克艰先生的误读
 
陈先生的书评开篇就写到,“单就结论而言”,拙著的研究“似乎并不新”。在陈先生看来,鄙人的研究无非是用“新的方法”证明了“《红楼梦》一百二十回是个整体”,作者是“曹雪芹的父亲曹頫”。
 
可是,“单就结论而言”,拙著新的东西还多着呢——以直接证据首次论证了现存120回小说的真正作者是曹頫及其确切生死日期;首次确证曹雪芹是曹頫之子,并论证了曹雪芹确切的生死日期;揭示了小说早期抄本上作批者脂砚斋的真实身份,即小说的真正作者曹頫;揭穿了畸笏叟、“靖藏本”批语以及“曹雪芹墓碑(墓石)”的造假骗局;从方法论、论据和论点等方面彻底推翻了红学研究百年来的主观臆断,提出了破解200多年来红学悬疑的定论,宣布“主流红学”已全面破产等等。陈先生当然有权不认同上述每一个结论,可是,对于拙著白纸黑字所呈现的丰富的新结论,陈先生怎么可以视而不见,一笔勾销呢?
 
陈先生写到,陈林“全部论述的核心,是对小说后四十回里两条材料的分析和考证”,即元春存年数和八字命理的常识性错误。陈先生的这个概括是不对的,拙著“全部论述的核心”已经反反复复讲了很多遍,发在报刊杂志上,印在书的封面上,写在书的内文里,陈先生看不到吗?“在现存120回小说的情节之下,隐藏着一条贯穿始终的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这个长久而寂寞地潜伏在小说中的时间密码,被天文历法、八字命理、元旦朝贺、皇家殡葬、黄河决口以及科举考试等情节充分暗示出来,它是全面、准确、彻底解开200多年来关于《红楼梦》所有疑问的关键。”这才是拙著“全部论述的核心”。对小说后四十回里材料的分析和考证,只是一个切入点;而且,拙著写的很明白,被分析和考证的材料不是陈先生所说的“两条”,而是“三条”:(1)元春死错了年龄;(2)元春死错了日期;(3)元春的出生日期也错了。
 
陈先生又写到,拙著指出“元春甲申年生,甲寅年死”,这可奇怪了,鄙人在书中明明白白地写着:“元春死于立春后一日,因此她就是死于乙卯年寅月第二天。”(拙著第4页)“根据《六十甲子顺序表》,甲申年正月初一出生,乙卯年第二天去世,无论如何不可能是‘存年四十三岁’,而是‘存年31岁’。”(拙著第5页)自称“比较认真地读了”拙著的陈先生,为什么会在书评中出现这种完全不应该出现的错误呢?我只能认为,陈先生读得太不认真了。
 
如此不认真的读者,能够读出什么真知灼见来呢?陈先生又写到,陈林“以元春的‘命理特征’为已知条件,运用所掌握的命理知识,像做几何题那样,反推元春八字,乃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与史料上曹佳氏生年记载一致;且那一天是正月初二,与小说明写的元春生于正月初一,只差一日,也可视为一致”。这可真是骇人听闻啊!陈林的论证方法是这样的吗?当然不是!
 
首先,我的确推出了元春的真实八字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可是我从来没说过这个八字“与史料上曹佳氏生年记载一致”。在拙著第15章里,我写道:“从理论上来说,我们可以从《玉牒》和《宗人府堂来文?人事嫁娶抚恤类》等档案史料中找到曹佳确切的出生时间。笔者目前暂时无法进行这一项工作,但是根据清代关于指婚的‘法律规定’,参照讷尔苏与曹佳结婚的确切时间,我们可以大致准确地判断曹佳的生年。”(拙著第153页)拙著判断的结果是,小说精心暗示的元春的生日就是曹佳的出生时间。如果这个出生时间真的像陈先生所说的“与史料上曹佳氏生年记载一致”,那我倒可以省却很多心力了,“主流”红学界最好立即“缴械投降”。
 
其次,元春的真实生日“与小说明写的元春生于正月初一,只差一日,也可视为一致”,这是陈克艰先生在“视为一致”,而不是鄙人陈林;同时我也完全不能理解掌握了“历史考证方法论性质”的陈先生为什么敢于把正月初一和初二“视为一致”,或者敢于认定是鄙人陈林在把两个不同的日期“视为一致”。
 
至于我个人的看法,已经在拙著中做了清晰的表达:从八字命理反推,元春的真实生日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即1692年2月18日正月初二);小说第53回恰恰用“元旦朝贺”等情节充分暗示了元春的真实出生日期必定是正月初二,而非小说明写的“大年初一”;“这充分证明笔者对元春真实生死时间的推断是正确的。如果元春不是死于壬寅年十二月廿九日立春之后,那么死时存年仅31岁的她一定不是生于‘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换句话说,她一定不会是生于‘正月初二’。这些证据不但充分证明后40回作者就是前80回作者本人,现存小说120回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而且证明第九十五回隐藏并且暗示了一个真实的年代——雍正元年癸卯1723年,这个真实的历史年代客观存在于小说情节之中。”(拙著第64页)
 
陈先生在错误地论述过元春的出生日期之后,又混乱不堪地论述元春和曹佳的真实死亡日期,他根本就没有看懂鄙人论述的元春和曹佳真实的死亡日期到底是什么。陈先生写道:“明写元春死期也可能与曹佳氏死年一致(这一点如得到史料记载的印证,所有的关合就简直天衣无缝了)。”这句话表明,陈先生以为鄙人是持这种想法呢,实则大谬不然。
 
小说第95回明写元春死于乙卯年,而我认为“如果曹佳的确‘存年四十三岁’,那么她去世的年份应为雍正十二年甲寅(1734年)。小说第八十六回写到,丫头婆子们转述算命先生论元春八字的话说:‘可惜荣华不久,只怕遇着寅年卯月,这就是比而又比,劫而又劫,譬如好木,太要做玲珑剔透,本质就不坚了。’在我看来,这段描写很可能是在暗示曹佳去世的日期是甲寅年卯月(惊蛰至清明之间)”;“甲寅年正月初一立春,立春之前是癸丑年,因此从历法特征上来说,仍然属于‘丑年与寅年相交’,‘丑月与寅月相交’的情况,仍然符合小说第五回元春判词‘虎兕相逢大梦归’的暗示。如果曹佳的确死于‘甲寅年卯月’,那么判词的另一种写法“虎兔相逢大梦归”也是完全能够用来暗示这个情况的。根据以上这些情况来综合判断,我个人更坚信曹佳确切的去世时间是1734年3月6日至4月5日之间”。(拙著第158页)
 
陈先生在书评结尾部分写道:“陈林先生把他所论证的结论,说成像‘皇帝没有穿新衣’一样,是无须勇气、只需坚持常识就能看出的‘事实’;这是打了一个完全错误的比方。”然后对此大加发挥地大发议论。很可惜,陈林从来没有过任何类似的论断,陈林只说过:指出主流红学错了,需要的不是勇气,而是常识。陈克艰先生基于臆想的发挥,实在是浪费笔墨,浪费报纸的版面。
 
如上所述,陈先生对拙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论述竟然有如此严重的误读,他对拙著所下的判断,正也好反也罢,显然是不会有多少正面学术价值的。另一方面,当陈先生发挥自己毫无根据的臆想来评论拙著时,则显得相当无理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