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驳陈克艰论破译红楼的方法:陈克艰先生的误判(2)  

2006-10-09 13:27:22|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驳陈克艰论破译红楼的方法
 
二、陈克艰先生的误判
2、关于确立真实年代序列的问题
 
陈先生企图否认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的年代序列客观存在于小说情节之中,他写到,陈林“以小说暗寓的元春死年为‘时间原点’,来寻找‘红楼历纪’与真实‘朝代年纪’之间的对应点,这做法本身是很好的。结果是有对上的,也有对不上的”。可是,他并没有去认真分析对得上和对不上,分别是属于什么性质的问题,而是武断地以某些对不上而否认上述真实年代序列的客观存在。
 
我要提请陈先生和广大读者注意,如前文所引,“第九十五回隐藏并且暗示了一个真实的年代——雍正元年癸卯1723年,这个真实的历史年代客观存在于小说情节之中”。这是一个“确定不移的时间坐标”,以此为基点,根据小说提供的时间线索,我们就能够还原出一个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的年代序列来。这是第一个层面的事实。
 
接着,能够把这个真实的年代序列确定下来的,还有好几个点,例如“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对1706年和1725年这个两个时间点的确定;贾宝玉13岁那一年所具有的几大历法特征对1719年这个时间点的确定;黄河在河南境内大决口对1721年的确定;科举考试对1724年这个时间点的确定等等。
 
陈先生并没有充分认识到由“确定不移的时间坐标”1723年出发,可以推导出第一个层面的事实,对其他几个可以确定真实年代序列的文本证据也并不重视,他单单强调“五十八回写老太妃死对应康熙嫡母死,就对不上,相差三年”,可是,拙著明明白白地指出:第一,所谓“当今以孝治天下”,就是隐射康熙王朝;第二,所谓“老太妃”,就是隐射77岁死去的孝惠章“老太后”。文学人物和现实人物不仅所处的时代环境完全一致,年龄相仿,下葬的日期也很接近,并且下葬的地名也很相似,前者是“孝慈县”,后者是“孝东陵”。如果陈先生能够以切实的反证推翻鄙人关于老太妃隐射康熙嫡母的论断,那么他对于年代的否定意见多少还值得重视。可是,多个文本证据和史料证据构筑的“证据链”却在指向鄙人的判断。
 
那么,为什么老太妃的死年和康熙嫡母的死年会相差三年呢?拙著也给出了的解释:“孝惠章皇后只是老太妃的原型人物,小说作者对其进行了文学加工,二者并不能完全对等。例如,孝惠章皇后死于十二月,而老太妃则死于二、三月间。另外,庚子年的推定还可以通过推定此前此后各回的真实年代来进一步确证。”陈先生为什么要对这样的解释避而不谈呢?我要简单补充说明的是,如果作者曹頫把老太妃的死年跟孝惠章皇后的死年在小说中对等,我看他现实的麻烦就太大了。
 
尽管拙著已经列举了足够多的证据来证明“老太妃隐射康熙嫡母”这一事实,不够细致的我仍然非常遗憾地忽略了一个至为关键的证据,借此机会略做补充说明。小说一共写了三次朝贺:第一次朝贺,第五十三回,“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贾母等有诰封之人进宫“朝贺”,这是“元旦朝贺”;第二次,还是第五十三回,“腊月二十九日”“次日”的次日,贾母等有诰封之人再次进宫“朝贺”,“兼祝元春千秋”;第三次,第五十六回,“江南甄府里家眷昨日到京,今日进宫朝贺”。这第三次朝贺在“元宵已过”的“孟春时节”,即正月底。拙著对第三次朝贺的解释是:“这个朝贺可能是因为皇帝、皇后或皇太子等人过生日。”(第86页)直到拙著正式出版后,我才悲喜交加地发现:第三次朝贺就是在隐射康熙皇帝过生日啊!因为康熙皇帝生于顺治十一年正月三十日(1654年3月18日)!我认为,这一关键的证据为确立小说的真实年代序列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关于真实年代序列的推定,陈先生最后一个无力的反驳是,鄙人推算出了宝玉的生日,并认定这必是曹頫的生日,陈先生认为曹頫的生日“没有史证材料可以对证”,而鄙人是在“强行解释”“曹頫九岁当江宁织造的怪事”。陈先生的论断真可谓“强词夺理”,我在拙著中所列举的曹頫当江宁织造时就是一个小娃娃的几条史料证据,陈先生视而不见,避而不谈,而我恰恰是在对这几条史料证据辨析的基础上,认定宝玉的生日必是曹頫的生日。
 
“曹頫九岁当江宁织造”很奇怪吗?从常理常情来判断,的确奇怪,可是,我在拙著中详细解释了这件被曹頫赞颂为“亘古未有之旷典奇恩”的“怪事”的由来,这些理由很勉强吗?广大读者可参看拙著,自行判断,本文不重复赘述。我在此只做一点补充说明:康熙的老爸顺治六岁登基,康熙本人八岁继位,因此康熙让年仅九岁的“无知小孩”(康熙批语)、自称“黄口无知”的曹頫当江宁织造,并不是一个特别困难的决定。
 
陈先生甚至还从道德层面判断曹頫跟贾宝玉没有可比性,他说曹頫值得曹寅寄予厚望,而贾宝玉“不读孔孟书、惯欠风月债”,二者德性完全相反。我要说的是,贾宝玉大概算得上“惯欠风月债”,可是“不读孔孟书”却不是事实;曹頫值得曹寅寄予厚望是一个事实,可是雍正却恶狠狠地骂曹頫“岂止平常,原不成器”,这样的评价跟贾宝玉比起来,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