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驳陈克艰论破译红楼的方法:敬告红学界  

2006-10-09 13:32:41|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驳陈克艰论破译红楼的方法
 
三、敬告红学界
 
 
陈克艰先生在他所熟悉的学术领域里的建树有目共睹,鄙人无意以陈先生在批评拙著的书评中所表现出来的谬误来否认或者轻视他的专业学术成就。陈先生在书评中写道:“在没有史证材料的情况下,一味地只图自圆其说,越走越远,这种做法并不可取。”我由此也愿意相信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和方法是陈先生有所建树的重要因素。但是,陈先生为何在他未必熟悉的红学领域放弃了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和方法,对拙著进行大量的扭曲和遮蔽,对鄙人横加指责呢?
 
我想一个重要的原因,也许是拙著的论断太多地冒犯了陈先生多年来固执不变的红学偏见,即“《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这一“主流”观点,激起了陈先生本能般的激烈反应。这类反应的言行之一就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贬低、击垮鄙人的论证,为达到目的甚至可以不择手段。例如有些所谓的“红学专家”在根本没有看过拙著的情况下就居高临下地说三道四,指点鄙人这样的年轻人要如何如何;有些“红学专家”则以公开的谎言作为反击的工具。这样做于学术无益,于自身形象声誉有损。我诚恳地建议陈克艰先生用历史考证的方法审慎检验主流的红学观点及其论证过程,也是首先检查自己的成见和盲点,去蔽、敞开之后才可以心平气和、宽容而认真地阅读拙著,也许还会体验到阅读和研究的快乐。
 
主流红学界对拙著的反应激烈多了。在某个所谓的“红学论坛”上,有人发帖说:“《红楼梦学刊》中是不会出现‘陈林’这个名字的,哪怕是批驳陈林的文章,陈林属于‘曹寅家事说’的内部叛逆,红学家们对有这样的弟子,早已经是恨之入骨了。”《红楼梦学刊》是不是有这样的决定我不得而知,但是我要申明:第一,我不是任何红学家的弟子;第二,我的确知道有些红学家很恨我。
 
我诚恳地希望,看在学术的份上,陈克艰先生不必恨我,甚至不必反感鄙人的“过度自信”和“出格的自我评价”——尽管陈先生的书评没有列举鄙人的哪些自我评价是出格的,我也不认为有任何出格的自我评价。
 
一些师友敦敦告诫我要“谦虚”,我感谢他们真诚的善意,但是我并不认为“谦虚”是评判学术著作学术价值的必要标准,实事求是才是必要甚至唯一的标准。另一方面,我认为现在真正需要谦虚的不是鄙人,而是红学界。承认错误,接受异见,并不是学者的耻辱,而是学者的光荣。学者获得尊敬的惟一途径就是实事求是。
 
谁规定了真理的到来必须是“桃李不言”、“润物无声”?谁规定了真理必须谦虚甚至屈辱被动地让空洞的“时间”来检验?事实上,真理往往如闪电霹雳,带着火,带着血,降临地面。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