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我所认识的萨达姆:狼兄虎弟乌代和库塞(上)  

2007-01-01 23:51:04|  分类: 我所认识的萨达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认识的萨达姆

狼兄虎弟:乌代和库塞(上)
萨达姆最肮脏的生物武器可能就是他的两个儿子乌代和库赛。
      ——美国《时代》周刊
Saddam's nastiest biological weapons mayhave been his sons Uday andQusay.                       ——TIME

出品:2003年美国《时代》周刊
编译:陈林

 
 
随着萨达姆政权的垮台,伊拉克人民有了公开自由表达自己意见的机会,乌代日复一日暴虐无常的丑行开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们清楚地看到:乌代远比传言所说的更为丑恶。新发现的材料表明,失宠于萨达姆的乌代和他得宠的弟弟库赛之间存在着激烈的争斗,这也许正是萨达姆父子分散逃亡的原因。
 
 
 

1996年,萨达姆的长子、31岁的乌代在一次暗杀行动中几乎丧命,8颗子弹射入了他的身体,使他从此只能在轮椅上颐指气使。几个月后,当乌代刚从重创中恢复过来,他又开始张罗着大摆宴席了。
 
1998年,遇刺后的乌代(Uday)首次外出,他来到富丽堂皇的贾德里耶骑士俱乐部(JadriyahEquestrianClub)寻欢作乐。乌代在远离宾客的二楼平台上用双筒高倍望远镜扫描着前来参加宴会的朋友及其家人。
 
帮忙张罗宴会的乌代前助手沙巴安(AdibShabaan)回忆说,乌代当时看到了他所喜爱的东西,他死死盯住了一名14岁的漂亮女孩,这名女孩穿着鲜艳的黄裙子,正和当省长的爸爸、妈妈和弟妹坐在一起。

乌代的保镖心领神会,他们穿过光线暗淡的大厅,走到那名女孩的桌子前,然后冲着乌代扬了扬手中的打火机。乌代也晃了晃打火机,示意他们找对了目标。
 
沙巴安回忆说,当女孩起身去化妆间时,保镖们冲上前去向她摊牌:她要么现在就上楼祝贺乌代的康复,要么晚上给乌代打电话。女孩吓坏了,她慌慌张张地抱歉说,爸爸妈妈不会允许她这样做。
 
一名保镖回答道:“这可是你一辈子难得的好机会,你将得到很多钻石和一辆小汽车。”
 
他接着恶狠狠地说:“你要做的就是上去10分钟。”当女孩还在犹豫时,保镖们开始执行乌代的备用行动计划——他们揪住这名小女孩,将她拖向停车场,并将她抬进乌代专车的后座。保镖们堵住了女孩的嘴巴,不让她发出尖叫。

3天后,女孩回到家中,她穿着一身新衣服,戴着一只新手表,还带回一大笔钞票。女孩的父母经过检查,发现女儿遭到了强奸。
 
据沙巴安说,当乌代听说女孩的父母送他们的女儿上诊所检查时,他派遣助手前去诊所,警告那些医生不得做出“强奸”的报告。
 
女孩的父亲气坏了,他要求会见萨达姆本人。在遭到拒绝后,他继续公开谴责乌代对他女儿犯下的罪行。
 
3个月后,乌代觉得受够了,他派遣两名保镖找上门去,警告女孩的父亲不要再纠缠不休。同时,保镖们传达了乌代的另一个命令:省长大人必须带着那名女孩和她12岁的妹妹参加乌代的下一次宴会。保镖们传达了乌代的口信:“你的女儿们将成为我的女朋友,否则我就要让你在地球上消失。”
 
省长屈服了,最后献上了两名女儿。
 
 

伊拉克人民很早就知道,在搜刮民脂民膏和道德败坏等方面,乌代比他的父亲萨达姆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随着萨达姆政权的垮台,伊拉克人民有了公开自由表达自己意见的机会,乌代日复一日暴虐无常的丑行开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们清楚地看到:乌代远比传言所说的更为丑恶。与此同时,新发现的材料更多地显示了乌代的心理状态。现年38岁的乌代曾经因为自己的无法无天而为父亲萨达姆所不容,他不仅遭受了被父亲排挤的痛苦,而且时常受到1996年暗杀事件所带来的心理折磨。

美国《时代》周刊获得了一份3页纸的医学检查报告,上面详细罗列了乌代的受伤情况。乌代在暗杀事件中死里逃生,但是留下了中风、大脑受损、左脚脚趾严重萎缩和左腿肌肉出现萎缩等严重的后遗症。据称,乌代当时每天都会由一位管家用轮椅推着在行宫里转,轮椅上安装了不锈钢制的便壶,满了便随时更换。乌代在就寝时,随侍的也并非女性,而是两个大男人———其中一个是康复医生,另一个是管家。每天管家在给乌代穿袜子时,乌代都会发出痛苦的嚎叫。受伤之后,乌代表现出控制生活中每一件琐碎事情的强烈欲望,也许他是想推迟出现如今遭逢的困境。

根据一名管家和一名与乌代经常联系的人士的证词,尽管美军在伊拉克战争期间两次企图炸死萨达姆、乌代和库赛(Qusay),但他们3个人都活下来了。据后一位人士说,乌代目前正藏匿在巴格达附近的一个秘密地点,他曾经派人与美军谈判,希望达成安全投降的协议。据悉,与美军谈判的是乌代的一名亲戚,他问美军:“达成协议的机会有多大?他(指乌代)能够得到保护吗?”美军自然无意宽恕乌代这种人,乌代似乎是最后知道自己是无可救药的人。

萨达姆的次子、现年37岁的库赛又如何呢?他在人们眼中似乎比乌代文明一点,最近几年逐渐取代了乌代的地位,成为萨达姆的接班人。与乌代比起来,关于库赛罪恶行径的传闻很少,他可以被视为一个温和的人物。库赛同样喜好女色,不过他并没有强奸妇女的劣迹。跟他的父亲和兄长一样,库赛过着挥霍无度的生活,即便在伊拉克人民靠着政府定量供给而艰难度日的时期也毫不收敛。此外,库赛也同样欠下了一大笔杀人的血债。

当萨达姆还在掌权时,很少有人敢谈论乌代和库赛之间的不和。乌代和库赛另有3个妹妹和一个极少被人提及的同父异母的弟弟,随着萨达姆政权的垮台,知情人士公开了这群兄弟姐妹之间严重紧张对立的关系。据一名管家和那名熟悉乌代请求投降内幕的人士说,这种严重紧张对立的关系也许可以解释乌代兄弟姐妹们为什么会分散逃亡。乌代和一群保镖躲藏在一起,萨达姆则带着库赛藏在巴格达附近另外一个秘密地点。
 


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乌代和库赛两兄弟,《时代》周刊采访了一大群熟知他们的人——管家、女仆、生意合伙人、保镖、秘书、同事和朋友等。绝大多数接受采访的人坚持要求不要公开他们的姓名,因为他们害怕昔日的主子还能够采取报复行动。《时代》周刊的记者参观了乌代和库赛的住宅,审查了很多原始档案材料,其中包括文件、相片、录相带和电话录音。记者发现,按照阿拉伯国家的传统,乌代作为萨达姆的长子,其地位本是不可动摇的,他被视为父亲的天然继承人。然而,在乌代的残暴个性直接冒犯了萨达姆之后,他的地位跌落了。

1988年,乌代一棍子打死了萨达姆的心腹、代尝食品的保镖卡迈勒(KamelHannaJajjo),因为卡迈勒张罗着要为萨达姆纳妾。萨达姆雷霆震怒,将乌代囚禁了40天。关押期间,乌代竟然殴打一名狱警,结果又招来父亲一顿暴打。

监狱生涯引爆了乌代的仇恨,他在一封写给亲生母亲的信中写道,他8天8夜没有饭吃,只有水喝,戴了4天沉重的铁镣。“你的男人要杀掉我,请你赶快找人把我从这种折磨中解救出来吧!”乌代在信中写道,“我要么会死,要么会发疯。”

最后,萨达姆放过了乌代,让他去担任伊拉克奥林匹克委员会的主席。1991年,萨达姆在海湾战争中遭到羞辱性的打击之后,他开始在乌代和库赛两兄弟之间挑选接班人,这是乌代命运的转折点。

萨达姆在乌代和库赛两兄弟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形象,两种对立又相互补充的性格:乌代诡计多端,凶残暴戾,野心勃勃,刚愎自用;库赛则行事低调,工作刻苦,在政治上残酷无情。库赛崇拜自己的父亲,他的穿着打扮都是萨达姆的样式,留着浓密的胡须,甚至只抽萨达姆最爱抽的古巴雪茄烟。

美国中央情报局前特工、白宫伊拉克问题专家、目前在华盛顿布鲁克林斯学院任教的肯尼思(KennethPollack)说:“萨达姆本人不可能去亲手杀害每一个他想除掉的人,也不可能亲自去监视每一个他想监视的人,让他的两个儿子去为他干这些事情是萨达姆恐怖统治的关键所在。”
 
 

库赛以前一直在伊拉克内务部担任一些很小的职务,后来,他时来运转了。伊拉克的什叶派穆斯林占该国总人口的大多数,但他们长期以来遭受只占少数人口的逊尼派穆斯林的压迫。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什叶派穆斯林在伊拉克的几座城市发动武装起义,企图推翻萨达姆政权。萨达姆给予库赛很大的权力,让他主持镇压起义。

库赛并没有让手下人承担所有的工作。一名目击者回忆说,身穿蓝色夹克和灰色长裤的库赛来到苏拉(Suera),亲手处决起义的民众。在苏拉,武装警卫将300名被拘押的什叶派穆斯林赶到一片田野,库赛右手拎着手枪,径直走到这群叛逆者跟前,对着4个人的脑袋开了枪。库赛一边开枪,一边大声吼叫:“坏人!肮脏的罪犯!”接着,他下令警卫们处决其他的囚徒,然后上车返回巴格达。这只是1991年中库赛下令或亲自处决什叶派穆斯林造反者的场景之一。据库赛手下一名负责安全工作的指挥官说,库赛曾主持对萨达姆城(巴格达城内一处什叶派穆斯林聚居区)中15个家庭赶尽杀绝。

库赛的忠诚和残酷无情使萨达姆认为他应该担任更高的职务。不久,库赛升任共和国队卫队和特别安全部队的司令。特别安全部队是伊拉克的秘密警察,同时负责萨达姆的安全保卫工作,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精锐部队。在萨达姆政权垮台前,库赛被广泛认为是伊拉克第二号最有权力的人物。

在库赛稳步高升期间,乌代的职位并不引人注目。除了把持奥林匹克委员会,乌代还掌管着伊拉克的几家媒体和“萨达姆敢死队”(主要由刑满释放人员组成,后来成为萨达姆安全机构的一部分)。当库赛为他父亲的政治目的残酷无情地杀人时,乌代则因个人的残酷暴虐和无法无天犯了累累暴行,他对任何有女儿的父亲都是一个威胁,对任何妇女,甚至对他自己的朋友都是一个威胁——朋友有时也会像敌人一样遭到乌代的毒打,屈从于他的淫威。

乌代有着贪得无厌、永不满足的性欲。他的贴身助手证实说,每周有5天,由朋友推荐的20多名女子被带到底格里斯河边的富丽堂皇的“巴格达游艇俱乐部”(BaghdadBoatClub)去会见乌代。在享受饮料、音乐和跳舞后,这些年轻的女子像艳丽的王妃一样等着乌代的轮流宠幸。只有一两个女子会被支走,留下来的将和乌代去他在俱乐部的卧室,然后带着25万第纳尔(125美元)、金银珠宝和透明内衣离开。一名前管家说:“他从来不和同一个女孩睡3次以上。他特别挑剔。”乌代一周中只有两天不会接近女人,他管这叫“斋戒”。

巴格达“狩猎俱乐部”的一名厨师回忆起乌代在20世纪90年代末毁灭一场婚宴的情景。当参加婚宴的乌代离开宴会大厅后,来自显赫家庭的美丽新娘就失踪了。厨师说:“乌代的保镖们封锁了所有的大门,不放任何人出去。女人们不断地尖叫哭喊:‘新娘怎么了?’新郎明白了,他找了把手枪打死了自己。”

据一名女仆说,去年10月,另一名不停挣扎哭泣的18岁的新娘被保镖们拖进了乌代的一个警卫室,一名警卫撕掉了新娘白色的婚纱,并将她锁进浴室。乌代回来后,女仆听见了新娘的尖叫声。后来,这名女仆被叫去打扫卫生,她看见新娘被一条军用毛毯包裹着,左肩和左边脸庞被硫酸烧伤了。女仆在乌代的床上发现了血迹,并在卧室里发现了一屡带着血肉的黑头发。一名警卫警告女仆说:“不要谈论任何你看到的事情,不然你和你的家人就得玩完。”
 
 
(未完待续)
 
 
 
我所认识的萨达姆系列
美伊廿年糊涂账:(一)(二)(三)(四)
 
萨达姆的精神世界
)、()、()、()、()、(
 
《未结束的战争》
 
 
 
 
 
 
萨达姆的秘密财富
)、()、(
 
狼兄虎弟:乌代和库塞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