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纪念中国最伟大的现代派诗人穆旦·研究综述(四)  

2007-01-12 02:02:09|  分类: 纪念伟大的现代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中国最伟大的
现代派诗人穆旦
 
穆旦研究综述(四)
 
作者:陈林

1988—1997年的穆旦研究,以为纪念诗人逝世二十周年而出版的三本书为阶段性标志:《穆旦诗全集》、《丰富和丰富的痛苦》及《蛇的诱惑》(57)。这一时期的研究较上一时期有更新和更大是收获,主要表现在论文数量有所增加,更多史料的发掘,以及对诗人文学史地位的重新评价等方面。1994年,王一川、张同道和戴定南主编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库》“用审美标准重新阐释文学史”,以“语言上的独特创造”、“文体上的卓越建树”、“表现上的杰出成就”和“形而上意味的独特建构”来排定20世纪中国文学大师(58),穆旦被置于诗歌卷卷首。这种名次的排列或许有可商榷的地方,但它至少反映了穆旦研究的深化。

这一时期的穆旦研究,主要集中于穆旦诗歌创作和生平两方面,对其翻译艺术的研究则没有进展。同上一个时期一样,本时期对穆旦诗歌创作的研究也常常与对“九叶诗派”的研究混杂在一起,这样的论文比穆旦诗歌专论要多。在穆旦诗歌专论方面,既有综合性整体把握的专论,也有探讨其诗歌某一方面特质的论文,还有对其作品的细读赏析。本时期穆旦诗歌研究最大的成果,应该是其诗全集和书信论文集的整理出版。《穆旦诗全集》收录穆旦诗作150余首,包括部分首次公诸于世的未曾发表的手稿,按创作时间之先后编年集成,并在每首诗后注明了写作时间和刊载情况。《穆旦诗全集》其实并不全,但它是迄今为止海内外最为完备的一部穆旦诗集。《全集》中还附有《穆旦著译集目》,是穆旦诗歌、翻译研究的重要参考资料;《穆旦(查良铮)年谱简编》则是重要的集大成的综合性研究成果。《蛇的诱惑》收录了穆旦的几篇文论和近三十封书信,大都是谈论诗的,从中可以大致看出穆旦的诗学理论。由于穆旦生前极少发表文章,这些首次公开发表的书信是研究穆旦诗歌的重要参考资料。
 
本时期穆旦研究的代表性论文主要收录于纪念文集《丰富和丰富的痛苦》。这也是一本隆重的纪念文集,分为《评论篇》(主要是诗歌研究)和《怀念篇》(主要是生平研究),其中多篇论文早先已发表在各种学术刊物上。但是编者和个别著者在史料考订方面出现了较多的错误。如编者注明邵燕祥文《重新发现穆旦》“原载《瞭望》周刊1988年6月6日(第23期)”(59),并大段引用了《瞭望》周刊的“编者按”,但笔者反复仔细查阅了《瞭望》周刊第23期和以后一年的期刊,并未发现邵燕祥的这篇文章和编者按。李怡的《穆旦研究论著编目(1945~1995)》(60)同样弄错了邵的原文出处,而且还有其他更多的错误。如严迪昌文不见于李注的“北京《诗探索》1982年第1期”,而见于《文学评论》1981年第6期;前一出处是以衡文《春风,又绿了九片叶子——读〈九叶集〉》的,但以衡文未见编目,可能是排版时的错误;楼肇明文不见于李注的“《北方文学》1982年2期”;唐弢文原载《文学评论》1982年第3期,而非李注的第2期;公刘文原载贵阳《花溪》月刊1984年6~8期,而非李注的1985年。另外李的编目收集的材料确实如其自述的并不完备,但编目的确给研究者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和线索。
 
在诗歌研究方面,纪念文集中王佐良《谈穆旦的诗》和谢冕的《一颗星亮在天边》亦作为序言见于《穆旦诗全集》。王文对穆旦的议论和评价是一如既往的,不过较其以前的论文充实了一些史料细节。谢文主要是一篇综合性的穆旦论赞,不以史料的详实取胜,而以议论的精彩见长。谢冕对穆旦卓然独立的诗品和人品给予了历史的分析和高度的赞誉,称他是“不被许可展示的天才”(61)和“最能代表本世纪下半叶——当他出现以至于今——中国诗歌的经典性人物”(62)。谢冕还特别指出了《隐现》是“迄今为止很少被人谈论的穆旦最重要的一首长诗”(63)。作为当代最重要的诗歌评论家之一,谢冕这些评价应该是非常有分量和影响力的。
 
香港学者李焯雄的《欲望的暗室和习惯的硬壳》主要探讨的是穆旦抗战时诗作的主题及风格。他认为“把‘外在的世界’和‘内心的感受’互相转化是穆旦诗的常见母题(总主题)……这母题的变奏便是‘理想中国与现实’和‘理想爱情与现实’的恒常辨证”(64)。李焯雄认为穆旦意识到了理想和现实不可调和的冲突,而且意识到了一切努力都不可靠,他的诗就是这种寻求过程的重现,也就是所谓“内心的感受”和“外在的世界”的互相转化。李焯雄由对穆旦诗作主题的分析,进而讨论了穆旦诗作的风格,认为穆旦诗的基调是悲观的,这是他对个人敏锐心灵和对理想虔诚的坚持的必然结果。但李同时认为这种悲观并不廉价,穆旦的诗始终没有冷漠的态度,漠视客观世界,他毕竟是悲悯的,不流于冷嘲。李在这些分析的基础上,认为穆旦的诗不应轻率地划分为爱国或爱情或宗教诗,他认为这些素材只是同一主题的一体三面,反对评论家贴“现实主义为主”或“人民性”的标签的简单做法。李焯雄的讨论针对大陆一些批评家习惯的思维定势和评论套语,富有启发意义。
 
李方的《悲怆的“受难的品格”》在前人论述的基础上,通过对大量诗作的贯穿分析,重新领略穆旦如何完成着对新生命风格的重新铸造;重新审视穆旦为中国新诗审美风格注入的新质,以及这种新质形成的曲折过程。李方的研究方法明显受到了唐湜《穆旦论》的影响。李方认为穆旦在严厉的自省中,“将西方现代主义文学中‘我是谁’的拷问,引入了抗战背景下的中国新诗”(65),并以“受难者的品质”,完成着“从空虚到充实”的搏求;而他的贡献正在于准确地揭示了搏求过程中难以名状又难以摆脱的异化力量“还原作用”(66)。李方指出,在“还原作用”的重重困阻中,穆旦塑造了全新的抒情主人公形象“被围者”,而这样的形象“涵括了‘五四’以来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历程”(67);由于“被围者”向历史中介物的使命做出了自觉的体认,因此显示出神圣而悲怆的色彩。李方对穆旦的“重新发现”,应该说为研究界提供了更新的成果。
 
张同道的《带电的肉体与搏斗的灵魂:穆旦》也是一篇以精彩议论见长的综合性论赞,其部分精华文字曾作为按语收入《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库"诗歌卷(上)》。张同道分析了穆旦诗中野兽的意象及其文化含义,指出“野兽”隐喻了穆旦的反叛野性,并且这种渴望兽性的回复,正是对人的原动性,人的野力的期盼。张同道认为,在鲁迅之前,没有一个中国现代作家曾象《野草》一样深刻地剖析自己的灵魂,鲁迅之后,自我的拷问又寂然无声;而“穆旦的诗正是《野草》传统的暗接和赓续,展示了迷暗沉郁的灵与肉的搏斗”(68)。在搏斗的过程中,穆旦明确地认识到自我(现代知识分子)是“被围困者”,而“站在被告席上的,应该是旧势力与我们自身的文明病”(69)。这种搏斗不仅是个体生命与历史文化现实的纠缠,也延伸到爱情,《诗八首》的深度、密度与广度都抵达了前所未有的水准,即使从世界范围的作品来看都是卓越的(70)。张同道认为穆旦对苦难的反省,对受难者的厄运和觉悟的描绘,其“支点是人道主义”,并且“这种诗的经验是现代的、中国的、穆旦的”(71);热的情感与冷的表达之间的张力构成了穆旦诗的基本特征,“《拉奥孔》雕塑准确地象征了穆旦诗的艺术风格”(72)。
 
李怡的《黄昏里那道夺目的闪电》也是一篇“重新发现”,“重新评价”穆旦的综合性专论。这篇论文的独特之处在于大量采用了比较的方法,在古今中外的纵横比较中讨论穆旦对中国现代新诗的贡献,表现出论者开阔的文学和理论视野。李怡认为浪漫主义也是穆旦后来进一步接受西方20世纪诗风的重要基础,穆旦对浪漫主义的接受从一开始就呈现出了向现代主义过渡的特征;而穆旦的意义就在于他“在中国现代诗歌史上第一次全面而彻底地引入了西方诗歌、西方文化中难能可贵的多元刚性意识。穆旦的诗既不简单地等同于浪漫主义的‘充实’,更与其他中国现代主义诗人纤弱的‘空虚’形成鲜明的对比”(73)。李怡将穆旦与李金发、郭沫若乃至中国当代诗人相比较,指出穆旦的诗在现代化、西化的同时,又表现为十分鲜明的现实性、中国性,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74),体现了世界性与民族性的完美结合。在古今中外的对比中,李怡指出穆旦诗歌的形式和他审美观念的更新一样具有开创性的贡献。

曹元勇的《走在汉语写作的最前沿》原是穆旦诗文集《蛇的诱惑》的编后记,收入纪念文集时做了删节。这篇文章将穆旦的诗歌创作划分为四个阶段,并对各个阶段的创作特色做了概述。曹元勇认为穆旦在第二阶段创作的《隐现》蕴涵着浓厚的宗教意味,“是穆旦关于自我探索的顶峰之作”(75),而在第三阶段大量优秀精美的译诗“也是他诗歌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76)。

方稚的《穆旦的“自己的葬歌”》在梁秉均《穆旦与现代的“我”》一文的基础上,重新解读穆旦诗作中的抒情主体。方稚将穆旦放在新诗抒情主体嬗变的历史中来考察,认为穆旦是变革的浪峰和坚持这一变革以至终生的探险者,是中国现代诗坛上最具代表性的“这一个”(77)。方稚认为,新的抒情主人公的人格分裂、内省自剖的精神特征,来自穆旦独特的思维方式,而这种“自我分裂”的思辩方式与抒情方式,又是存在所决定,所衍生的,这使他的《葬歌》“为50年代中国诗坛留下了绝少的真诚而独具个性的抒情主人公的形象”(78)。方稚认为穆旦的抒情诗的特质在于悲天悯人而超乎自身,以具形的象征与抽象的玄思呼告冥冥之中的神祗,从而独自进行着中国诗坛罕见,也是迄今绝少呼应的工作——创建“新诗的宗教”;“殉道者”的真诚与执著,正是穆旦所独具的人格魅力(79)。
 
纪念文集中另外比较重要的论文有日本学者秋吉久纪夫的《祈求智慧的诗人——穆旦》和余世存的《穆旦现象的意义》。前者原是秋吉久纪夫编译的《穆旦诗集》(80)的序言。他在文中认为,穆旦的诗是反映社会现实的,但它是以人类与生俱来的痛苦所交织成的种种矛盾和冲突为对象,这种独特的诗的旋律,在中国诗歌的漫长的历史中,可以说还未曾有人奏响过(81);贯穿穆旦作品的精神,就是他日夜不懈祈求的智慧(82)。余世存的文章叙述了“穆旦现象”(83),探讨穆旦诗品和人品的意义。余世存的议论并未结合具体的文本,而是较多地沿袭与发挥前人的论断。其文章的独特之处在于,对穆旦的艺术思路和精神世界做了较为合理的推断。
 
在纪念文集之外,本时期穆旦诗歌研究专论主要有:王泽龙的《论穆旦的诗》、李方的《穆旦早期佚诗二首及其笔名考》、《试析穆旦诗中的“自己”》和《抹去诗与生命之界:诗人穆旦由来的再审视》、余世存的《穆旦:由来和位置》、游友基的《略论穆旦四十年代现代诗的思想内涵》和《略谈穆旦的诗艺探索历程》、李怡的《论穆旦与中国新诗的现代特征》等。其中较为重要的如,李方的《穆旦早期佚诗二首及其笔名考》(84),是一篇重要的史料考证的文章,同时又从诗人早期诗作的相互比较中探讨其诗风的内在成因。《抹去诗与生命之界:诗人穆旦由来的再审视》(85)则综合穆旦的生平史料及诗作,考察诗人生平与创作的关系。李怡的《论穆旦诗歌与中国新诗的现代特征》(86)在90年代以来文学界“反思现代性”的背景下,重新讨论穆旦诗歌和中国新诗的“现代特征”。李怡辨析了晦涩、白话、口语、散文化等艺术选择在中国新诗史,特别是中国现代主义诗歌发展中的意义,认为穆旦继承了“五四”一代诗人所建构的“现代特征”的理想,在“现代性”的追求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穆旦的“反传统”应该是中国诗歌传统的新的内涵。李怡的文章视野开阔,论述有理有据,使某些质疑“现代性”的论者及其观点显出矛盾来。这篇论文在时新的理论语境中是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的。
 
在穆旦诗歌细读研究方面,纪念文集中只有孙玉石的《解读穆旦的〈诗八首〉》一篇。孙玉石将《诗八首》理解为初恋、热恋、宁静、赞歌四个乐章,并由此进行阐释。他的解读未必合乎《诗八首》的原意。这说明对穆旦的作品还应该做更多的细读理解的工作。另外较早发表而未收入纪念文集的细读文章有:吴晓东《荒街上的沉思者:析穆旦的〈裂纹〉》和唐晓渡《欲望的美丽花朵:穆旦的〈春〉》(87)。吴晓东着重解读的是《裂纹》中穆旦对现代社会的形而上的思索,同时有对诗歌技巧和艺术处理得失的斟酌,其解读方法显然得益于美国“新批评”。“新批评”所发展出来的文本细读阐释技巧,对于理解文学作品有很大的帮助,但中国大陆文学界直到现在还比较少运用这种批评方法,这是应该大力补足的。唐晓渡对《春》的解读则展示了另一种方法,即结合广阔的文学和哲学视野,对作品的文学价值、文化意味进行审视。
 
本时期对穆旦与西方现代派诗歌的比较研究缺乏力作,数量也很少。顾国柱的《论穆旦与西方现代派诗》(88)更多的是对前人观点的综合与发挥,少有细致的对比分析和创见。余峥的《社会综合的立体探照——九叶诗派与三十年代英国“粉红色”诗群》(89)是流派之间的比较研究,穆旦只是被简略地谈及。但这篇论文提供了“九叶诗派”接受英国奥登们影响的史料线索,对于进一步研究穆旦个体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很有帮助的。吴凌的《穆旦"波特莱尔比并零谈:〈控诉〉与〈大敌〉、〈自惩者〉之比较观》(90)可能是本时期唯一的穆旦诗歌比较研究专论,但笔者暂未能查阅到原文,不敢妄议。

本时期对穆旦生平的研究集中在纪念文集中,主要是穆旦的亲人、同学、同事等撰写的怀念文章,他们提供了大量与穆旦生平有关的史料,在上一时期史料发掘的基础上又有新的贡献。他们同时也对穆旦的人品和诗品给予了很高的赞誉。巫宁坤的七言律诗《重读〈智慧之歌〉》(91)包含了巨大的辛酸苦痛,对于理解穆旦的思想历程是很有帮助的。

如果说上一个时期的研究重在恢复穆旦的名誉和地位,这一个时期则更多地注重从多角度对其作品进行研究分析,在方法上呈现出多元的局面,并取得了一些重大的研究成果。但这一时期同样留下了不少空缺的地方,有待下一个时期、下一个世纪的研究者艰苦开掘。
 

注释:
——————————————
(57)李方编:《穆旦诗全集》,中国文学出版社,1996年9月初版。杜运燮等编:《丰富和丰富的痛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1月初版。曹元勇编:《蛇的诱惑》,珠海出版社,1997年4月初版。
(58)参见《世纪的跨越——重新审视20世纪中国文学》。张同道、戴定南主编:《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库"诗歌卷》(上),海南出版社,1994年10月初版。
(59)〈编者注〉。《丰富和丰富的痛苦》,第36页。
(60)李怡:《穆旦研究论著编目(1945~1995)》。同上,第148~151页。
(61) 谢冕:《一颗星亮在天边》。同上,第9页。
(62) 同上,第18页。
(63) 同上,第15页。
(64) 李焯雄:《欲望的暗室和习惯的硬壳》。同上,第45页。
(65) 李怡:《悲怆的“受难的品格”》。同上,第64页。
(66) 同上,第66页。
(67) 同上,第72页。
(68) 张同道:《带电的肉体和搏斗的灵魂:穆旦》。同上,第76页。
(69) 同上,第79页。
(70) 同上,第82页。
(71) 同上,第82页。
(72) 同上,第87页。
(73) 李怡:《黄昏里那道夺目的闪电》。同上,第111页。
(74) 同上,第113页。
(75) 曹元勇:《走在汉语写作的最前沿》。同上,第127页。
(76) 同上,第128页。
(77) 方稚:《穆旦的“自己的葬歌”》。同上,第131页。
(78) 同上,第134页。
(79) 同上,第139页。
(80) [日]秋吉久纪夫编译:《穆旦诗集》。东京土曜美术社,1994年5月初版。
(81)秋吉久纪夫:《祈求智慧的诗人——穆旦》。《丰富和丰富的痛苦》,第38页。
(82) 同上,第41页。
(83) 余世存:《穆旦现象的意义》。同上,第94页。
(84)李方:《穆旦早期佚诗二首及其笔名考》。《东岳论丛》,1995年第6期,第101~102页。
(85)李方:《抹去诗与生命之界:诗人穆旦由来的再审视》。《天府新论》,1997年第5期,第75-79页。
(86)李怡:《论穆旦与中国新诗的现代特征》。《文学评论》,1997年第5期,第148-157页。
(87)吴晓东:《荒街上的沉思者:析穆旦的<裂纹>》,《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89年第1期,第227-233页。唐晓渡:《欲望的美丽花朵:穆旦的<春>》,《名作欣赏》,1993年第3期,第29-31,28页。
(88)s顾国柱:《论穆旦与西方现代派诗》。《山东师大学报"社科版》,1992年第6期,第78-81页。
(89)余峥:《社会综合的立体探照——九叶诗派与三十年代英国“粉红色”诗群》。《江海学刊》,1995年3期,第182-188页。
(90)吴凌:《穆旦"波特莱尔比并零谈:〈控诉〉与〈大敌〉、〈自惩者〉之比较观》。《贵阳师专学报"社科版》,1994年第1期,第29-31页。
(91)巫宁坤:《重读〈智慧之歌〉》。《丰富和丰富的痛苦》,第220页。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