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纪念中国最伟大的现代派诗人穆旦·研究综述(五)  

2007-01-12 02:09:20|  分类: 纪念伟大的现代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中国最伟大的
现代派诗人穆旦
 
穆旦研究综述(五)
 
作者:陈林

1998年以来的穆旦研究,是以一件极有意义但至今仍未得到足够重视的新生事物开始的。1998年4月,广西的青年学者、诗人韦政峰建立了国内第一个穆旦研究学术网站(92),标志着穆旦研究将在网络时代翻开崭新的一页。这个网站是非赢利性质的纯学术网站,现在仍处于充实完善的基础阶段。网站分为两大部分内容,一是穆旦研究,一是学术论坛。在穆旦研究的版面中,又有穆旦生平、年谱简编、作品全集、细读研究、研究资料编目、评论文章、英俄作品等内容,主要吸收了40年代以来穆旦研究的学术成果,其中的穆旦研究资料编目(由韦政峰和笔者共同编定)可能是目前最准确、最完备的。学术论坛则供学者就文学领域广泛的话题展开自由交流。该网站还与国内外其他重要的文学、学术网站建立了链接,在资料查询和学术交流等方面,为广大专业研究者和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巨大的方便。可以预见,随着穆旦网站的充实、完善和知名度的提高,穆旦将为更多的人所知,穆旦研究也将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王毅的两篇论文则在研究视角和方法上给人以崭新的启示。《细读穆旦〈诗八首〉》(93)明确地以“新批评”的细读法则推敲穆旦的诗作,小至单个字词的含义、感情色彩、韵律,大到作品的结构布局,并以其他的文学、哲学、宗教等文本为参照和佐证,对《诗八首》的思想内涵、文学价值进行了精细的阐释。

这篇论文在方法上不仅是研究穆旦诗作的范文,同时也是“新批评”引进中国大陆以来屈指可数的实践范本之一。由于“新批评”是现代主义诗歌潮流重要的渊源和积极的推动者,并在“文学标准”和“批评标准”两方面都有自己相对稳定的尺度,运用“新批评”来考量包括穆旦作品在内的中国现代主义诗歌是极为恰当的,同时也应该成为批评其他文学作品的一个重要的手段。王毅这篇论文最重要的意义的应该就在这里。王毅在论文中还进一步阐述了穆旦与西方基督教文化的关系,认为穆旦“用基督教信仰阐释一切的做法,显示出传统信仰崩溃以及精神世界的空白与慌乱”,而他与基督教文化的关系,“事实上就是他的信仰重构的过程”(94)。

在《围困与突围:关于穆旦诗歌的文化阐释》(95)中,王毅对穆旦的信仰重构的背景、过程和结果做了细致深入的考察。自王佐良40年代在《一个中国诗人》里简略地谈到穆旦的宗教信仰以来,极少再有文章就这个话题深入探究,王毅的这篇论文于是有了补缺的作用,并以其文化研究的视角和具体深入的讨论,给学术界带来了富有启发性的成果。

王毅认为,在四十年代诗人的创作中,穆旦诗歌最突出的特征之一就是对虚伪文明社会的揭露、鞭击,以及在这样一个欺瞒的社会,个人无望的孤独感和多少带有的虚无悲观的色彩。

王毅认为穆旦对现代社会文明的认识,与存在主义哲学或者至少是“里尔克—冯至似的的存在主义哲学观”(96)常常有着惊人的相似;而穆旦所要做的,就是揭穿现代社会中的隐瞒和欺骗,掀开人们赖以躲避的社会习俗,捣毁常人的避难所,让他们独立地、真实地生活和存在;在这个过程中,诗人无可避免地感到艰难和孤单。

王毅认为《被围者》典型地展露了穆旦式的痛苦、挣扎与反抗,是理解穆旦创作的关键性作品之一(97)。王毅将穆旦的突围自救方式(对现代文明现实的超越之路)归结为“在作品中创造一个上帝这样一个信仰重构的过程”(98),并认为这是穆旦诗歌的又一个重要特点,《隐现》则典型地展现了穆旦的自我拯救方式,也是理解穆旦创作的关键性作品(99)。

王毅认为,在传统价值耗散以后的茫然和空白中,穆旦试图依靠对上帝的信仰以在精神上支持和安慰自己,实现对平庸现实的突围和超越;穆旦在精神领域中的突然“转身”,是他大量接受西方诗歌(主要是T.S.艾略特和叶芝的作品)及其中宗教信仰影响的结果。王毅同时指出,穆旦在诗歌中创造一个上帝,“最终不过是在信仰缺失的慌乱中临时救急策略”(100),而且这种自卫方式事实上导致了他更深的痛苦。王毅的论述是建立在精到的文本分析基础之上的,具有很大的说服力和启发性;同时他对穆旦与艾略特、叶芝的简略比较,也蕴涵着今后穆旦研究取得更大成果的可能性。

李方的《穆旦与现代爱情诗》(101)着重从现代爱情诗发展的角度,考察穆旦爱情诗独特的诗艺表现和诗学特征。李方认为,穆旦的现代爱情诗凸现了对爱情观念的颠覆性质疑和辨证拷问与思索,由此使他的《诗八首》不仅在艺术上,更在人生观念与审美意识上,具有新诗史上里程碑的经典价值;而诗人心灵的反诘与拷问,为爱情诗注入了前所罕见的思辩性质与内在张力。李方指出,在张扬现代理性的同时,穆旦也在竭力以完美的现代诗艺形式,即“惊人的溶解综合力”(102),消弭其晦涩难解的负面作用;并努力克服过度沉抑甚或绝望的情绪,表现出向明快抒情的复归。

姚丹的《“第三条抒情的路”——新发现的几篇穆旦诗文》(103)在史料和比较研究两方面都具有重大意义。姚丹利用新近发现的穆旦的几篇诗文及穆旦对它们的改写,来梳理穆旦自己建构的诗歌创作理念如何有效地作用于他的诗艺锻造的过程,以及艾略特早期文学理论对穆旦诗歌观念和诗歌写作的决定性影响。将穆旦与艾略特进行专文比较并公开发表的,这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篇。姚丹论述了穆旦的诗歌创作理念“新的抒情”(104),比较了“新的抒情”与艾略特早期诗学理论的不同,同时又恰当地指出这种“新的抒情”的根基“全然是来自艾略特的”(105)。姚丹对新发现的穆旦的几首佚诗做了艺术表现上前后比较和细致分析,以此来证实自己的推导。这个角度是独特的,很有启发性。

笔者赞同这篇论文的核心观点,即艾略特早期文学理论对穆旦的诗歌观念和诗歌写作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但认为其论证过程中的某些观点是值得商榷的。

首先,姚丹认为穆旦“新的抒情”是要“贬低”、“排斥”、“极力抵制”、“代替”艾略特的“脑神经的运用”,这可能是一种误会。仔细读穆旦的原文,可知穆旦“新的抒情”是要在“脑神经的运用”的基础上,溶入“强烈的律动,宏大的节奏,欢快的调子”(106),这在穆旦看来是时代,是“新生的中国”的要求。穆旦之所以如此认为,正是受到了姚丹所说的“战争乌托邦”(107)的影响。

穆旦并没有“忽略”他的观念与艾略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事实上其根源正在于艾略特。“新的抒情”是艾略特早期诗学理论的偏离,但很快地,穆旦就在《五月》等诗作中表达了“战争乌托邦”的幻灭,此后的创作则更多地偏向(或者复归)于艾略特。因此穆旦在香港《大公报》上发表的两篇诗论,只应看作是“昆明的这一群”研习诗艺的暂时性小结,而袁可嘉在四十年代中后期发表的“论新诗现代化”的系列文章(姚丹在论文中并没有提到)才可以看作是他们“总结性发言”。

其次,姚丹认为“穆旦等人的诗歌从不用典”(108),这也是不正确的。至少穆旦的诗歌是大量用典的,这典故正是来自艾略特诗歌中的词汇、诗句、意象乃至思想情绪等。同时,按照姚丹对“机智”的分析和定义来考察穆旦的作品,穆旦并非在写作中尽量避免“机智”,而是恰恰相反。由此可以认为,证明艾略特对穆旦的决定性影响,不需要从穆旦的佚诗中寻找证据(虽然这是一个很新颖独特的角度),直接考察他们诗集中的作品就可以了。

1999年8月15日,美国芝加哥《世界周刊》发表了王自勉的纪念文章《艰辛的人生"彻悟的诗歌 诗人穆旦》(109)。作者称该文的写作得到了穆旦二公子查明传博士的多方帮助,并在文中披露了鲜为人知的资料信息,格外引人注目。王自勉分析了穆旦在50年代初毅然回到中国大陆的原因,认为是两个最重要的因素起着作用,第一是他对祖国的挚爱,第二是他对中国大陆新政权寄予期望。

王自勉指出,尽管穆旦后来长期遭受不公平的待遇,他的爱国赤子之心却始终如一。王自勉披露,在穆旦的遗稿中,还有一首长篇叙事诗,“以其观点的鲜明和言词的犀利,至今未能公开发表”(110)。长篇叙事诗在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上是少有的,因此可以预见,随着这篇叙事诗的重见天日,人们对穆旦的诗歌艺术和思想历程必将有更深入的了解与更全面的评价。

至此,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穆旦研究得到了系统的梳理与综合评述。从中可以看到,穆旦(查良铮)的创作内容、技巧风格、流派特征、思想倾向、人格精神、文学史意义与价值等方面都有了多角度深入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形成了较多的共识,在方法上也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这些研究成果也同时集中反映到国内近年来出版的多本现代文学史教材中。对穆旦诗歌作品的细读研究有很好的范文出现,但对他其他大量诗作的研读是不够的。对穆旦与西方现代派诗歌的比较研究则仍然是初步的,停留在一般性的结论上,因此留下了更多开拓的空间。对他的翻译艺术的研究虽然有较高水准论文的出现,但在数量上还很欠缺。在世纪末回顾这位杰出的现代主义诗人、伟大的翻译家是很有意义的,他以自己在苦难与困厄中全身心的投掷,为后人留下了宝贵而丰富的遗产。相信在前人清理的基础上,下个世纪的穆旦研究将给我们的文学事业带来更多的启示。

注释:
————————————
(92) 参见http://www.poetmudan.yeah.net
(93)王毅:《细读穆旦<诗八首>》。《名作欣赏》,1998年第2期,第11-24页。
(94) 同上,第23页。
(95)王毅:《围困与突围:关于穆旦诗歌的文化阐释》。《文艺研究》,1998年第3期,第108-116页。
(96) 同上,第109页。
(97) 同上,第112页。
(98) 同上,第112页。
(99) 同上,第112页。
(100) 同上,第115页。
(101)李方:《穆旦与现代爱情诗》。《东北师大学报(哲社版)》,1998年第4期,第14~19页。
(102) 同上,第18页 。
(103)姚丹:《“第三条抒情的路”——新发现的几篇穆旦诗文》。《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99年第3期,第144~172页。
(104) 同上,第146页。
(105) 同上,第150页。
(106) 穆旦:《慰劳信集》。同上,第164页。
(107)姚丹:《“第三条抒情的路”——新发现的几篇穆旦诗文》。同上,第147页。
(108) 同上,第148页。
(109) 王自勉(美):《艰辛的人生,澈悟的诗歌 诗人穆旦》。芝加哥《世界周刊》,1999年8月15日,第804期,第38~41页。
(110) 同上,第41页。
 

(研究综述完)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