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纪念诗人穆旦:寻求现代性(二)  

2007-01-17 04:47:41|  分类: 纪念伟大的现代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中国最伟大的
现代派诗人穆旦
 
第二章 寻求现代性(二)
——穆旦对艾略特诗学理论的接受
 
一、“非个性化”理论(Impersonality
 
“非个性化”理论是艾略特在他著名的论文《传统与个人才能》(Traditionand the IndividualTalent)中提出来的,是这篇论文的中心论点。这一理论有两个方面的含义。

首先,它指的是诗人必须获得和发展对于诗学传统的意识,也就是必须努力向前辈诗人学习。因为在艾略特看来,“现存的艺术经典本身就构成一个理想的秩序,这个秩序由于新的(真正新的)作品被介绍进来而发生变化”(11),一位优秀的诗人不但应该了解他自己那一代的背景,而且要感到从荷马以来欧洲整个的文学及其本国整个的文学有一个同时的存在,组成一个同时的局面。这种历史意识使一个作家最敏锐地意识到自己在时间中的地位,自己和当代的关系。只有研习传统,他才能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作品,“于是他就得随时不断地放弃当前的自己,归附更有价值的东西,一个艺术家的前进是不断地牺牲自己,不断地消灭自己的个性”(12)。

“非个性化”理论另一方面的意思是,诗人应该注重“艺术”的表达,而不是单纯地强调个人情绪和感觉的强烈。艾略特认为,诗之所以有价值,并不在感情的“伟大”与强烈,而在艺术作用的强烈,“诗人没有什么个性可以表现,只有一个特殊的工具,只是工具,不是个性,使种种印象和经验在这个工具里用种种特别的意想不到的方式来相互结合”(13)。因此,“诗不是放纵感情,而是逃避感情,不是表现个性,而是逃避个性”(14)。
 
穆旦对《传统与个人才能》特别有兴趣,很推崇里面表现的思想(15)。联系中国当时新诗状况来看,穆旦对“非个性化”理论的兴趣和推崇,体现了诗人的敏锐和志向,具有非常重要和积极的现实意义。

从“历史意识”方面来说,陈敬容在四十年代中期谈到当时新诗对中西诗学传统的接受情况,认为新诗界很少有人注意到现代西洋诗的主潮,新诗受西洋诗的影响是不彻底的、间接的和陈旧的;而对于中国传统的宝藏,一般人又不屑于发掘,“所以往往学了个非驴非马,也不像中国的,也不像西洋的”(16)。

穆旦和很多中国现代诗人不同,他并不多从中国传统诗学汲取营养。在西南联大外文系求学时,他就认为“受旧诗词的影响大了对创作新诗不利”(17);直到晚年他还说:“我有时想从旧诗获得点什么,抱着这目的去读它,但总是失望而罢。它在使用文字上有魅力,可是隐在文言中,白话利用不上,或可能性不大,至于它的那些形象,我认为已太陈旧了”(18)。
 
因此,穆旦利用专业的优势,转而西方诗学传统汲取营养,他的诗受西方诗传统的影响大大超过了中国旧诗词的影响。他把英国十七世纪玄学派诗人和现代派诗人如叶芝、艾略特、奥登的某些传统运用到自己的诗里,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关于这一点,笔者在下文还要展开论述。
 
简单地说,穆旦的诗在诗体形式、诗歌韵律等方面较多地受到了西方格律诗的影响,这是对新诗恶劣的“散文化”倾向的反拨;而在词汇、意象、表现手法等方面较多地借鉴了西方现代派,表现出新诗中少见的“当代的敏感”。

周珏良认为穆旦有意避开中国旧诗词的传统而取法他处,是“十分有见识的”,因为“在一个时代,一个国家为习见的,到了另一个国家,另一个时代就可能成为新鲜的了”(19)。
 
其实不仅仅是“新鲜”,而且是告别浪漫主义,“超前”把握了诗歌发展的现代潮流。更重要的是,穆旦对历史的继承为彷徨歧路的中国新诗树立了一座路标,即当代的敏感与古典的品质相结合,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取得平衡。
 
从“消灭个性”方面来看,穆旦对“非个性化”理论的推崇,正是对新诗中泛滥成灾的“感伤主义”(sentimental)的否定。感伤主义一直为人诟病,然而却一直生命力旺盛,直到今天,我们还不难在诗歌、小说、散文、电影、电视中发现它的存在。

感伤主义是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一个绵延不断的恶劣的传统。新月派从二十年代开始就打出了反对“感伤主义”和“伪浪漫主义”的旗帜,然而他们后期创作中也仍有浓重的感伤情调。
 
穆旦的诗友袁可嘉于1947年写了一篇《漫谈感伤》(20)的论文,对“感伤”的现象、来源和性质做了深入的理论探讨。他在同时期写的一系列论新诗现代化的论文,其中有不少对“感伤”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简单地说,一切虚伪、肤浅、幼稚的感情,没有经过周密的思索和感觉而表达为诗文,就是文学的感伤。在一个动荡不安、日趋复杂的社会里,继续用浪漫主义的手法来表达个人天真的幻梦,已经不能满足更高层次的审美需求,也不可能对社会现实做出积极的回应。
 
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样的作家和诗人,一定是高度封闭、自我中心的个体,因为他们漠视了环境的变化,切断了作品和现实生活的联系。这样的作品充其量不过是一己之私的宣泄,不可能成为优秀的艺术品。
 
从“消灭个性”、“反对感伤”的命题出发,可以推导出两个结论,一是强调“艺术性”,一是强调“普遍性”。所谓“艺术性”,具体而言就是运用“现代性”的艺术手法,来点化作家诗人的生活经验;所谓“普遍性”,用穆旦的话来说,就是“要写出有时代意义的内容”,“要把自我扩充到时代那么大,然后再写自我,这样写出的作品就成了时代的作品”(21)。
 
追求“普遍性”,对于象穆旦这样有热血、有良知而又身逢乱世的知识分子来说,具有天然的亲和力。法国当代思想家米歇尔"福柯(MichelFoucault)对自己生平的回忆,正可以用来理解穆旦的诗学追求:
 
“这一代的少男少女的童年都是由这些重大历史事件构成的。战争的威胁就是我们的环境,就是我们生存的架构。后来,战争真的来临了。不是家庭生活,而是这些世界性的事件才是我们的记忆中的主体。我说‘我们的’,因为我几乎敢断言,当时法国的少男少女都有同样的经历。我们的私人生活实际上是受到威胁的。可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对历史,对个人经历同我们置身其中的事件的关系特别着迷。我想,这就是我的理论兴趣的核心”(22)。

终其一生,穆旦都在坚持着写作的“艺术性”和“普遍性”,这使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使他的作品足以成为时代的心灵史。唐湜通过大量具体作品的分析,指出穆旦“受难的精神历程与中国新时代受难的历史过程正可以相互印证”(23)。这一评价是具有代表性的。
 
注释略

(未完待续)
 
 
纪念中国最伟大的
现代派诗人穆旦
 
 
研究综述
 
)()()(
 
 
第一章:新诗荒原上的雷鸣
)、()、(
 
第二章:寻求现代性
)()()()()()(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