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纪念诗人穆旦:寻求现代性(六)  

2007-01-17 05:29:46|  分类: 纪念伟大的现代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中国最伟大的
现代派诗人穆旦
 
第二章 寻求现代性(六)
——穆旦对艾略特诗学理论的接受
 
作者:陈林
 
五、“诗歌戏剧化”(DramaticPoems)

论文集《圣林》收录了一篇谈论诗剧(poeticdrama)的文章,艾略特在这篇文章中认为,比起其它艺术形式来,“戏剧可能是最持久、更富于变化和能表现更多社会形态的艺术”(66);由于诗人和观众们的热切要求,同时由于小诗(minorpoems)这种艺术形式已经臻于完善,现代诗人很难再有所作为,尚未定型的现代诗剧成为创作的重点。

艾略特还认为,诗剧能避免诗人的哲理观念作直接的表达,而将真实的生活形态和哲理观念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只有这样,哲理观念才能保持“纯粹”(pure)(67)。

艾略特的意思是说,观念的东西在作品中直接地表达出来是“非艺术”的,“艺术”的表达应该是让相互矛盾、彼此对立的观念(在作品中即是不同的人物角色)象在现实生活中一样展开冲突。只有经过考验,锤炼,最后站住脚的观念才具有真实性,才能为人接受。

艾略特提倡现代诗剧,其实也是对浪漫主义诗歌直抒胸臆做法的否定。在他对诗剧的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客观对应物”理论的影子。可以这样说,诗剧是“客观对应物”在更大规模上和更复杂的运用,同时综合了“非个性”、“智性”、“机智”和“思想知觉化”等因素。
 
现代诗剧的提倡给诗歌创作带来两方面的影响,一是促使现代诗人创作诗剧,英国诗坛在1935年左右确实兴起了诗剧创作的热潮;一是在诗歌创作中加入“戏剧化”的因素,如“悖论”(paradox)和“反讽”(irony),袁可嘉称之为“戏剧主义”(68),他认为“戏剧化”或“戏剧主义”是遏止新诗中“感伤主义”的有效手段。

袁可嘉认为诗剧的创作,正是配合了现代诗主潮,即所谓“现实、象征、玄学的综合传统”的要求,一方面因为现代诗人的综合意识内涵强烈的社会意义,而诗剧形式给予作者在处理题材时,空间、时间、广度、深度诸方面的自由与弹性都远比其他诗的体裁为多,以诗剧为媒介,现代诗人的社会意识才能得到充分表现,而争取现实倾向的效果;另一方面,诗剧又利用历史做背景,使作者面对现实时有一个不可或缺的透视或距离,使它有象征的功用,不至粘于现实世界,而产生过度的现实写法(69)。

“戏剧主义”对穆旦的创作也有重要的影响,在他自己的作品里,就有不少“戏剧化”的诗歌,也有几部小型的诗剧。《五月》(70)是一首“戏剧化”的代表作品,整首诗由两种矛盾(paradox)的情调相互穿插构成,充满了讽刺感(irony)。《五月》在形式上很奇特,诗人先来一段七言仿古诗,既非绝句,亦非古体,写的是抒情的、古典的、浪漫的情调;接下来,诗人突然转入自由诗体,写的是现实生活的混乱与残酷,以及现代人的愤懑和绝望。
如作品的第三、四两节:
 

负心儿郎多情女
荷花池旁订盟誓
而今独自倚栏想
落花飞絮满天空
 
而五月的黄昏是那样的朦胧!
在火炬的行列叫喊过去以后,
谁也不会看见的
被恭维的街道就把他们倾出,
在报上登过救济民生的谈话后,
谁也不会看见的
愚蠢的人们就扑进泥沼里,
而谋害者,凯歌着五月的自由,
紧握一切无形电力的总枢纽。
 
 
后一节诗的情调实际上是对前者的讽刺和否定,而前者自身形式上的非驴非马,也具有讽刺意味地表明,抒情、古典、浪漫已经是如何地蹩脚,不合时宜。在诗中加入叙事的成份,也是一种“戏剧化”。这些叙事的成分在诗中就好象一些电影画面,通过组合运用来表现诗人的思想感情。
 
如《从空虚到充实》(71)这首诗,就叙述了Henry王的矛盾和空虚;在《蛇的诱惑》(72)里,诗人又叙述了商场里购物的场景。
 
这种“戏剧化”,使诗人感情的抒发和思想的表达显得自然而真实。如在后一首诗中,诗人在叙述了购物的繁华场景之后,发出感叹(这可以看作是“独白”):

阿谀,倾轧,慈善事业,
这是可喜爱的,如果我吃下,
我会微笑着在文明的世界里游览。

完全的“戏剧化”,当然就是写诗剧,让各种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观念和感情在诗中展开冲突斗争。

《神魔之争》(73)就是一部小型的诗剧。不过在其中并没有具体的故事情节,而是通过“东风”、“神”、“魔”和林妖这些角色的对白、独白或合唱,来表明他们的感情和思想,表现他们之间以及他们自身的矛盾冲突。诗中的“神”是社会秩序、道德、理性的化身,“魔”是暴力、毁灭的象征,他们之间的冲突,反映了诗人现实社会中秩序和暴力的思考。
 
《森林之魅》(74)中只有两个角色,“森林”和“人”,诗人通过他们的对白以及结尾的“葬歌”,来表达对“生命”和“死亡”的思考,寄托对抗日英烈的敬意。

穆旦的诗剧不同于浪漫主义诗人的作品,它们是“智性”而非“主情”的,诗剧中的独白、对白、合唱,都是“思想知觉化”的产物。如《森林之魅》中“森林”歌唱着死亡:
 
美丽的将是你无目的眼,
一个梦去了,另一个梦来代替,
无言的牙齿,它有更好听的声音。
从此我们一起,在空幻的世界游走,
空幻的是所有你血液里的纷争,
一个长久的生命就要拥有你,
你的花你的叶你的幼虫。

在这一节诗里,诗人在奇特的想象中融入了对抗日英烈的赞颂,但在内容上却是对死亡富有诗意的哲学思考。这些为数不多的诗剧,确实在实践着“现实、象征、玄学”的理想。
 

注释略

(未完待续)
 
 
纪念中国最伟大的
现代派诗人穆旦
 
 
研究综述
 
)()()(
 
 
第一章:新诗荒原上的雷鸣
)、()、(
 
第二章:寻求现代性
)()()()()()(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