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纪念诗人穆旦:中国式的普鲁弗洛克(六)  

2007-01-22 03:22:10|  分类: 纪念伟大的现代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中国最伟大的
现代派诗人穆旦
 
第三章 中国式的普鲁弗洛克(六)
——穆旦对艾略特诗歌词汇、意象与抒情主人公形象的接受
 
作者:陈林
 
穆旦“分裂的自我”之诗学渊源
 
穆旦诗中的抒情主人公的形象、特质及其在文学史上的意义,已经被研究者较为深入地讨论过(55)。但几乎没有人将穆旦笔下的抒情主人公与艾略特笔下的普鲁弗洛克形象作比较。当人们称赞穆旦诗中“分裂的自我”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独特的意义与价值时,似乎并没有明确地意识到,这个“自我”的形象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普鲁弗洛克。

普鲁弗洛克是一个中年人,有些过于敏感和怯懦,又企望又迁延,一方面害怕生命白白溜走,可又对事实无可奈何。他本是他的平庸无聊的客厅世界的地道产物,可又对那个世界感到模糊地不满。艾略特在作品的最后暗示了普鲁弗洛克的困境是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病态的象征,读者(即诗中的“你”,现代人)和他一样被贬入地狱,也患着同样的病,这个病就是失去信念,失去对生活意义的信心,失去对任何事物的创造力,意志薄弱和神经质的自我思考(56)。

穆旦作品中的抒情主人公有两种形态,一是第一人称的“我”,如《防空洞里的抒情诗》和《蛇的诱惑》中的“我”;有时“我”在作品中不直接出现,但读者可以清楚地看到整首诗都是“我”的抒情和思考,如《控诉》。这种抒情主人公是主观的“我”,一般可以看作是诗人自己。另一种则是诗中的一个角色,或第三人称的“他”,如《从空虚到充实》中的“Henry王”,和《幻想底乘客》(1942)中的“他”。这种抒情主人公其实是诗人进行冷静审视的“我”,是客观的“我”,是诗人自我分裂的化身。这两种抒情主人公有时共存于一首诗中,并相互转换。

穆旦笔下的抒情主人公(“自我”)是敏感和自觉的,时时意识到自己和周围环境的冲突;同时又是自相矛盾和人格分裂的,总是在自我肯定与否定的两极之间摇摆游移。这种抒情主人公首先是特定环境中的产物,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

穆旦如此着意地表现甚至张扬自我,以及自我与外界的冲突,充分表明他是一个人道主义者,个体生命的特性与价值是他关注的核心焦点。反过来说,也正因为穆旦对个性的肯定与坚持,才使他笔下诞生了极具现实感的不同境遇中的抒情主人公。这是必须首先辩明的一点。但从这些抒情主人公的某些特性和穆旦对其具体的表现手法上来看,他们都以普鲁弗洛克的形象为原型。

穆旦作品中最早明显受到《普鲁弗洛克的情歌》影响的是《从空虚到充实》。前文已经具体分析了这首诗对《普鲁弗洛克的情歌》词汇和意象的借鉴与化用。其中抒情主人公“Henry王”的形象,也明显地参照了普鲁弗洛克。

从诗歌的语境来看,Henry王是一个身处抗战时代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想要投身到抗战的“洪水”中去,可又受到家庭的阻拦,自己似乎也不能放弃目前慵懒舒适的生活,尽管他也意识到这种生活是空虚无聊,没有意义的。Henry王于是陷入了困境,心灵在“享乐”和“斗争”两种生活方式之间剧烈摇摆,却又不能作出任何实际的选择,采取任何有用的行动:

我该,我做什么好呢,他想。
对面是两颗梦幻的眼睛
沉没了,在圈圈的烟雾里,
我不能再迟疑了,烟雾又旋进
脂香里。一只递水果的手
握紧了沉思在眉梢:我们谈谈吧,我们谈谈吧。
生命的意义和苦难,
朱古力,快乐的往日。
于是他看见了
海,那样平静,明亮的呵,
在自己的银杯里在一果敢后,
街上,成队的人们正歌唱,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
他的血沸腾,他把头埋进手中(57)。
 

试将这一段情境与普鲁弗洛克想要求爱却又不能开口的尴尬相比较,可以发现,穆旦不仅在人物性格方面对后者有所借鉴,而且在表现手法、环境描写、诗句结构等方面都与后者有很多相似之处。

所不同的是,穆旦对Henry王不止于冷静的表现,从上下文的含义来看,穆旦对他这类空虚无聊、无所作为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是抱批判态度的。而在《普鲁弗洛克的情歌》中,艾略特对那个神经质的主人公主要是冷静地呈现,旨在揭示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西方社会一种普遍的病态。

在《幻想底乘客》(58)一诗中,穆旦刻画了一个世俗力量的“铁掌下的牺牲者”:

多么迅速他底光辉的概念
已化成琐碎的日子不忠而纡缓,
是巨轮的一环他渐渐旋进了
一个奴隶制度附带一个理想。

单是将这一节诗来概括普鲁弗洛克的性格,也是很恰当的。普鲁弗洛克被诗中那些平庸的女人所构成的世界捆绑住了:

那些用一句公式化的成语把你盯住的眼睛,
当我被公式化了,在钉针下趴伏,
当我被钉着在墙壁上挣扎,
那我怎么开始吐出
我的生活和习惯的全部剩烟头(59)?

“幻想底乘客”则是“意外地投进了别人的愿望”。但两位主人公的处境和两首诗的主题仍然有很大的区别。《幻想底乘客》着重于揭露中国现实社会中丑恶的人际关系,及其对富于幻想的个人的摧残:

这里的恩惠是彼此恐惧,
而温暖他的是自动的流亡,
那使他自由的只有忍耐的微笑,
秘密地回转,秘密的绝望”。

在《蛇的诱惑》一诗中,主人公“我”是和Henry王相似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反省着阿谀、倾轧和伪善的小资产阶级生活,苦苦思索着人生的意义。

“观念的丛林缠绕我,
善恶的光亮在我的心里明灭”,

“呵,我觉得自己在两条鞭子的夹击中,
我将承受哪个?阴暗的生的命题……”

将“我”与普鲁弗洛克的处境相比较,也可以看到二者的相似之处。

《控诉》一诗用的是第一人称的复数形式“我们”,但它完全是一个隐蔽的“我”的思考和抒情,这意味着穆旦是想通过一个“小我”来刻画“大我”,写出一个时代。这个时代中的“我”们在性格精神方面有着与普鲁弗洛克相似的地方,穆旦对“我”们所做的“智性”的思考和表现,也可以用来概括普鲁弗洛克的某些特性:

“我们为了补救,自动的流放,
什么也不做,因为什么也不信仰,
阴霾的日子,在知识的期待中,
我们想着那样有力的童年。
 
这是死。历史的矛盾压着我们,
平衡,毒戕我们每一个冲动。
那些盲目的会发泄他们所想的,
而智慧使我们懦弱无能。
 
我们做什么?我们做什么?
呵,谁该负责这样的罪行:
一个平凡的人,里面蕴藏着
无数的暗杀,无数的诞生”(60)。
 

所不同的是,穆旦在诗中明确地写出了“我”们生活的背景,中国社会现实中的丑恶,这是“我”们形成的基础和思考批判的素材:

“我们看见无数的耗子,人——
避开了,计谋着,走出来,
支配了勇敢的,或者捐助
财产获得了荣名,社会的梁木。
 
我们看见,这样现实的态度
强过你任何的理想,只有它
不毁于战争。服从,喝采,受苦,
是哭泣的良心唯一的责任”(61)。
 

不仅如此,抒情主体“我”充满了郁勃的血性和刚健的力量,这是阴郁怯懦的普鲁弗洛克所不能比拟的。
 
 

注释略

(未完待续)
 
 
纪念中国最伟大的
现代派诗人穆旦
 
 
研究综述
 
)()()(
 
 
第一章:新诗荒原上的雷鸣
)、()、(
 
第二章:寻求现代性
)()()()()()(
 
第三章:中国式的普鲁弗洛克
)()()()()()(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