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抓奶王小盾乱摸《红楼梦》(七)  

2007-01-31 02:11:17|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抓奶王小盾
乱摸《红楼梦》
 
七、《红楼梦鉴赏词典》是部“垃圾词典”

从王小盾的例子进一步说,孙逊主编的这个什么《红楼梦鉴赏词典》,因为王小盾撰写的那些的乱扯的词条,可以被列入“垃圾词典”一类。不过,《红楼梦鉴赏词典》的“垃圾”,不仅仅是王小盾的“垃圾”,我再举一个很典型的缺乏常识的词条解释,如“朝贺”。《红楼梦鉴赏词典》是这样解释的:

[除夕朝贺、祭宗祠](见第五十三回)农历十二月三十日(小月二十九日)称“除夕”。此回写贾府上下有诰封者,除夕由贾母领头,着朝服进宫朝贺;朝贺回来,直趋祠堂祭祖。……。所谓“朝贺”,又名“拜官年”,这天清晨,皇帝“升殿受贺”,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有有关记载。……。(翁敏华)(第355页)

我要请这些红学家们老实去查一查,“除夕”到底有没有“朝贺”?“除夕朝贺”那叫胡说八道!

各位,自汉代以来历朝历代的礼仪规范,绝没有“除夕朝贺”,“元旦朝贺”才是常设的礼仪制度!

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除夕》:“京师谓除夕为三十晚上。是日清晨,皇上升殿受贺;庶僚叩谒本管,谓之拜官年。”可是,“皇上升殿受贺”就是接受“朝贺”吗?

《燕京岁时记》“元旦”条明确写到了“朝贺”:“京师谓元旦为大年初一。每届初一,于子初后焚香接神,燃爆竹以致敬,连宵达巷,络绎不休。接神之后,自王公以及百官,均应入朝朝贺。

从逻辑上来说,如果我们单看《燕京岁时记》这两个词条的记载,实在无法断定除夕清晨“皇上升殿受贺”到底是不是接受朝贺。另一方面,从历朝历代的礼仪规范来看,可以断定没有常设的“除夕朝贺”。如果富察敦崇的本意是在写除夕清晨皇帝接受“朝贺”,那他真是“荒谬绝伦”。

我们来看一看《钦定大清会典》和《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对“朝贺”是如何规定的。《钦定大清会典·卷二十·嘉礼·朝会一》:

凡元日(按,即元旦、正月初一)、长至次日(按,即冬至次日)、万寿圣节及遇国家庆典,皇帝御太和殿,群臣上表称贺,则有大朝之仪(按,即朝贺)。在外直省官及四夷属国豫期表贺,至日各率属望阙行礼,与京朝官同。

《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五十六·礼部·朝会三》的规定:

一元日皇太后宫朝贺 顺治八年题准元日设皇太后仪驾及丹陛大乐,皇帝御礼服,率王公、大臣、侍卫诣皇太后宫行礼。毕,公主、福晋以下,都统、尚书、子、命妇以上诣皇太后宫行礼。
 
 
康熙八年,题准元日太皇太后仪驾中和韶乐全设,皇太后仪驾丹陛大乐全设,皇帝御礼服,率王公以下、内大臣、侍卫暨都统、尚书、子以上,咸朝服,先朝于太皇太后宫。毕,次诣皇太后宫,行礼如仪。
次日,皇后御礼服,率公主、福晋以下、都统、尚书、子、命妇以上,咸朝服,朝于太皇太后宫。毕,次诣皇太后宫行礼如仪。

由以上两段引文可以看到,从顺治八年开始,元旦当天,有“命妇”朝贺皇太后的法律规定;从康熙八年开始,命妇朝贺皇太后的日期改在了正月初二,在这一天,命妇不但要朝贺皇太后,而且首先要去朝贺太皇太后。

这样一来,《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写到的两次朝贺,都可以在清代的法律制度上落实了,都可以从清代的根本大法及其实施细则上找到依据。这就是说:按照法律规定,“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贾母等人进宫朝贺,这个“次日”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元旦”,这个“朝贺”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去朝贺皇帝;第二天贾母等人又去朝贺,这一天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正月初二”,这个“朝贺”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去朝贺皇帝的奶奶(如果他奶奶还活着的话)和老妈。

可以说,《红楼梦鉴赏词典》的有关作者既不懂历史,又不懂官制礼俗,所以闹出“除夕朝贺”这样荒唐可笑的垃圾词条来。

关于祭祖,《红楼梦鉴赏词典》的有关作者也说的不对。小说第五十三回写到的祭祖活动、拜年以及年节饮食,既可以发生在除夕,也可以发生在元旦,按各个朝代和各地风俗的不同而定。

从小说中所写贾母等人在祠祭当天饮“屠苏酒”这个细节来看,贾府的祭祖也一定是和第一次朝贺一样,必然是在元旦当天,而绝不是“除夕”。因为这“屠苏酒”自魏晋以来是在正月初一才饮的。据《荆楚岁时记》载,元旦当天,“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进椒柏酒,饮桃汤。进屠苏酒,胶牙饧,下五辛盘。”

赵丕杰著《中国古代礼俗》写道:

唐宋时期,正月初一还要饮屠苏酒,认为可以祛除邪气,镇压百鬼。陆游《除夜雪》诗曾记其事:“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传说屠苏就是草庵,从前有个人住在草庵里,每年除夕送给同乡一贴药,让他们用口袋装了泡在井里,到正月初一从井里打水,兑到酒樽里,合家共饮,可以不患瘟疫。后人得到了这种药方,但不知送药人的姓名,只好称这种药酒为屠苏酒(见唐韩谔《岁华纪丽》注)。

各位,看清楚了吧,“学者”是这么好当的吗?“出类拔萃”的“一流学者”是那么容易混上的吗?“出类拔萃”的“一流学者”不但是要博学审问慎思明辩,恐怕最基本的品质是要实事求是,不弄虚作假吧?

有趣的是,红学家们其实未必不知道屠苏酒的饮用时令。《红楼梦鉴赏词典》“屠苏酒”词条写道:

[屠苏酒](见第五十三回)我国古时旧俗,农历正月初一合家饮屠苏酒。南朝梁人宗懔《荆楚岁时记》:“正月一日是三元之日也,长幼以次拜贺,进屠苏酒。”明龚廷贤《寿世保元》卷二:“瘟疫之气,令人不相传染。瘟病及伤寒,用屠苏酒。屠苏是羽帐名,丰贵之家,正月眷属会羽帐中,饮此酒以辟瘟疫之气。”并附有屠苏酒方及制法甚详。(陈诏)(第381页)

多好玩——既然知道屠苏酒是正月初一才饮的,为什么还要硬扯什么“除夕朝贺”呢?

我对“红学”有过骇人听闻的论断:

百年红学是中华文化的毒瘤,
是学术研究的耻辱,
是学匪学霸装神弄鬼党同伐异的坛场,
是流氓无赖阿谀逢迎骗钱混饭的乐园。
腰斩巨著,败坏学术,误人子弟,
荼毒人心,损害国家,
很该全抄!
 

对比一下抓奶的王小盾,对比一下《红楼梦鉴赏词典》,上述骇人听闻的论断难道不是“极其精辟”吗?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