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海湾战争狙击手回忆录(四)  

2007-01-08 13:21:55|  分类: 我所认识的萨达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锅盖头
——海湾战争狙击手回忆录

原著Anthony Swofford
编译陈林

四、要命的“狗屎导弹”
 
多国部队很快在沙特阿拉伯集结了50万大军。1991年1月17日,海湾战争爆发了。

开战后的几个小时内,伊拉克空军就被多国部队摧毁。两天后,多国部队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已经执行了4000多次攻击任务,仅损失了10架飞机。伊拉克军队的运气就不那么好了,大量飞机被摧毁,超过100架飞机逃往伊朗。伊拉克惟一能够对多国部队进行长距离打击的武器就是飞毛腿导弹。

1月18日,上校宣布说,我们要参加进攻性的军事行动“沙漠风暴”。上校还说,我们既是飓风的顶端,也是飓风的中心。我想,他是在打比喻,然而他的比喻令人困惑。上校坚持认为能够装载化学弹头的飞毛腿导弹将对我们构成巨大威胁,但他又说我们仍有可能发动地面进攻。他一方面要求我们加强防御工事,一方面又说:“请不要在意那些狗屎导弹!”

第二天,我们接到了更多的指令,这些指令是关于如何防范核武器和生化武器进攻的。一位军官说,我们服用的溴吡斯的明片对身体没有损害,它是用来解毒的,可以减轻神经毒气对我们的危害。然而我们并不是在真正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服用这些药片的,我们服用这些药片是因为情报不准确。

五角大楼收到几个笨蛋的情报,称伊拉克在科威特部署了很多装载化学弹头的飞毛腿导弹。五角大楼分不清这些情报内容的真伪,不过他们知道,如果美国大兵们——就是我们这些棒小伙子们——因为遭受了神经毒气的攻击而弃尸沙场,国内舆论会立马转向,吵得他们下不了台。

库恩是我们排里惟一将药片吐出来的哥们。这种抗拒实验性药品的行为并不聪明,但他的确对不能够产生立竿见影的积极效果的东西感到非常恼火。我承认我很害怕,我从来不会不服从上头的命令。我相信伊拉克军队有成千上万颗装载了化学弹头的炮弹,所以我服用了解毒药片。
 
1991年2月18日,我们进军到了科威特和沙特边境地区,这里有连绵不绝的人工沙丘。到这里不久之后,我们遭到了伊拉克军队的猛烈炮击。当时强尼和我正在挖壕坑,几发炮弹突然呼啸着落在离我们不到10米远的地方。炸弹爆炸了,沙地像花一样盛开,非常漂亮。强尼和我被铺天盖地的沙子笼罩了。“毒气!毒气!毒气!”有人在大喊大叫。如果你相信敌人会使用生化武器,这时你肯定会叫的。真要命,我们的急救箱扔在几米远以外的地方,可敌人的炮弹却像雨点一般砸过来。

强尼开始破口大骂。当别人叫喊“毒气”时,你的防毒面具却不在身边,你能不急得乱跳吗?我小心翼翼地爬向急救箱,将箱子扔给了强尼,然后再爬回来。当更多的炮弹落下来时,我在防毒面具里泪水汹涌——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我终于置身战场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