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假老虎、假文物、假学术和真的耻辱柱  

2007-11-19 17:27:05|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老虎、假文物、假学术

和真的耻辱柱

 

由陕西农民周正龙引发的“保护野生华南虎”这一严肃的科学命题,正迅速演变为一场欺世谎言在举国哄笑声中轰然破产的活报喜剧,这大概是谎言始作俑者以及包括笔者在内的大多数中国人所始料未及的。我们有幸生活在一个现世现报来得迅雷不及掩耳的时代(例子太多了,举不过来),仅此一项,我当举杯痛饮,欢庆“盛世”——天下大同,今宵同此凉热!

 

当南方某都市报首发四川攀枝花发现“野生华南虎”原型年画的报道,并且该报道在全国网络上迅速传播之时,鄙人第一时间在MSN上向“打虎英雄”记者谭人玮发去“贺电”:干得好!干死这帮撒谎成性的家伙!

 

鄙人有幸亲见“打虎英雄”谭人玮战友——兄弟们经常“会猎”“狙击手网吧”,狂打电游“帝国时代”,哈哈——报道发出的第二天,我发现谭人玮所在的“深度报道部”办公室,甚至整个都市报,洋溢着节日的喜庆气氛。新买的“华南虎”年画张贴在走廊上,当然也高悬在“深度报道部”办公室最醒目的墙面高处。

 

特别开心的是,鄙人得到了谭人玮同志亲笔签名赠送的“华南虎”年画。我们全家人看到这张年画,的确也像过年一样喜笑颜开。我以我的脑袋担保,这张年画的增值幅度绝对超过广州目前房价上升的速率。同样,我以我的脑袋担保,这些增长速率绝对降不下来。我还要以我的脑袋担保,鄙人所拍的“打虎英雄照”完全有可能在10年内获得诺贝尔新闻摄影奖比杨正宁吹嘘的诺贝尔数学奖牛多了)。哈哈哈哈。

 

 

 

面对如此搞笑的现实活报剧,我有两点特别深的感触:

 

第一,我们问题多多灾难深重的伟大祖国,最严重和最本质的问题不是政治体制,不是经济发展,不是教育水准,不是人口多寡,不是文化程度,而是不实事求是,不诚实,撒谎。只要我们肯诚实,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第二,周正龙、关克之流“保虎派”谎言的可耻破产,主要是因为他们的谎言太过扯蛋,普通群众不需要专家教导,仅凭肉眼常识就能判定真伪;同时,非常重要(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这种超级扯蛋的谎言根本不能得到强硬后台的有力保护。

 

中央电视台近日某新闻节目公然说(大意):“比起照片的真假,保护野生华南虎更为重要。”我当然承认保护珍惜野生动物资源极其重要,可是如果我们以谎言去保护华南虎,以谎言来建立自然保护区,请放心——我们伟大祖国的美好声誉将会比濒临灭绝的珍稀动植物资源消失得更快,其严重后果很可能是极大地促进珍稀动植物资源的快速灭绝。

 

“野生华南虎”照片谎言的破产,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网络时代公开、公平、迅速、通畅的信息交流,最大限度地摧毁了谎言赖以孳生的“暗箱”,谎言的一切细节都必须接受群众雪亮眼睛的残酷拷问。人民群众的智慧与力量是无穷的,正因为如此,对“野生华南虎”照片谎言的严肃追究才会迅速增添浓烈火爆的喜剧气氛。

 

由陕西农民周正龙炮制的科学谎言,我又想起将近40年前北京通州区张家湾农民李景柱炮制的另一个学术谎言。周正龙的谎言已然在哄笑声中垮台破产,而李景柱的谎言多年来却倍受位高权重的学术骗子们的有效保护,这个谎言带来的丑陋怪诞的假文物“曹雪芹墓石(墓碑)”竟然被抬进了通州博物馆,卖门票供人参观!

 

当李景柱的谎言于上世纪90年代初被学术骗子冯其庸时任红楼梦研究所所长,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重新哄抬起来之后,得到了史树青现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世德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等人的大力追捧。普通民众对于“曹雪芹墓石(墓碑)”的发现经过至今知之不详,也鲜有好事者对此深挖根源;持反对意见者如周汝昌、秦公、顾平旦等人对“曹雪芹墓石(墓碑)”的辨伪又缺乏清晰、简洁和有力的证明,普通民众对此更是隔阂,因此反对派的声音反而成为哄抬谎言的重要力量之一。

 

其实,要看穿那块刻着“曹公讳霑墓,壬午”字样的垫脚石是一个丑陋不堪的假文物,并不是一项复杂曲折、晦涩艰深的学术研究,而只需要简单的历史知识。

 

 

冯其庸等人认为,石头上干支纪年“壬午”两个字,证明了曹雪芹的确死于“壬午除夕”(1763年2月12日)。可是,请大家去翻一翻万年历,1763年2月4日(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已经立春,立春后属癸未年,“壬午除夕”实际上已在癸未年——所以,如果曹雪芹的确死于“壬午除夕”,并且他生前的亲朋好友邻里乡亲的确为他立了墓碑或者埋了墓石,这块石头上绝无任何可能刻上“壬午”两字,正确的刻法一定是“癸未”!这是常识!

 

另外,如果我们去查一查清政府对丧葬仪式严格的法律规定,很快就会知道,被冯其庸之流捧为奇石宝物的垫脚石,既不是墓碑,更不是墓石。


《钦定大清通礼》卷五十《凶礼》对品官墓葬的规定是:

 

墓门勒石,书“某官某公之墓”。五品以上用碑,龟趺螭首;六品、七品用碣,方趺圆首。圹志用石二,一书如碑碣,一详记姓讳谥字(无谥则止书字)、州、邑、里、居、服官、迁次及其生卒年月日时、葬处、坐向、所遗子女。石字内向,以铁合而束之。

 

《凶礼》对士人墓葬的规定是:

 

墓门、石碣圆首方趺,勒曰“某官某之墓”;无官则书“庶士某之墓”。刻圹志(式见官员丧仪)。

 

以上引文中的“圹志”就是通常所说的“墓石”或“墓志”,是下葬时特意和棺柩一起埋在墓穴内的刻石。

 

我们将“曹雪芹墓碑(墓石)”跟上述法律规定对比一下就知道,这块石头即不是墓碑,也不是墓石——墓石是两块,而那个垫脚石只是一块!曹雪芹一生穷困潦倒,从未有过一官半职,死后即使有墓碑或墓石,上面也绝无可能刻上“曹公”二字,按法律规定最多也就是“庶士曹讳霑雪芹之墓”。这仍然是常识!

 

冯其庸之流恶捧假文物,撒布学术谎言,垫脚石竟然被抬进了博物馆,如此嚣张的丑行当然是对人民群众智力和道德的双重侮辱。赤裸裸的谎言不被当众戳穿摧毁,谎言家们自然会认定中国人民好忽悠的狠,因此继续他们的恶劣丑行——事实就是如此,据一位老同志亲口告诉我,“曹雪芹墓碑(墓石)”“当然是假的”,多年前有关部门只不过是给了冯其庸之流一点面子,大家不嚷嚷罢了。不嚷嚷的后果如何?假文物进了博物馆!

 

不过呢,尽管有冯其庸之流恶捧,垫脚石也只进了通州博物馆,门票也只卖人民币1块钱。这种搞笑般的级别档次,是不是出于有关部门的克制,不得而知。从情理上来说,按《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如果“曹雪芹墓碑(墓石)”是真文物,那捧进国家级博物馆是理所当然,搞搞世界巡回展,也不算过份。现在通州博物馆展出的,算是什么东西呢?恰如其分地说,这展出的是冯其庸等学术骗子谎言家的耻辱柱!

 

冯其庸等谎言家的学术谎言不止于此。众所周知的“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和“红楼梦后40回为续写”这两个“文学常识”,恰恰就是冯其庸等谎言家推波助澜、登峰造极、贻害无穷的学术谎言。这样的学术谎言带来的严重后果就是腰斩巨著,败坏学术,误人子弟,损害国家。“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和“红楼梦后40回为续写”,这两个论断得不到半点证据的支持;现存120回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是曹雪芹的父亲曹頫(1706——?),这才是铁证如山的历史事实。

 

各位,中国人民多年来那么多血汗钱,供养着红研所和红学会这两个所谓的“学术机构”,可是这两个机构究竟在何种程度上促进了中国人民对于《红楼梦》的了解?他们究竟解决了关于《红楼梦》的哪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他们在散布谎言!他们在腰斩巨著!他们连《红楼梦》的作者是谁都搞不清楚!他们连篇累牍的谎言只不过换来了个人职称职位的荣升,而一贯被忽悠的中国人民得到的只不过是再一次被忽悠的耻辱。

 

面对真理,以冯其庸为首的红研所和红学会气急败坏(据说该阵营里有个老同志气得把陈林的论文“扔出去老远”),以不闻不问为幌子,以连篇谎言谩骂诋毁为实。我觉得,时代不同了,冯其庸之流太过高估了他们自身的力量,也太过低估了摧毁他们一生谎言的力量。这个力量主要来自于一个人,就是鄙人陈林,可是我还要告诉他们和大家的是,陈林他不是一个人!哈哈。

 

两个农民的谎言,在同一时空遭遇不同的命运荣辱,这谎言之下的力量博弈,细究起来深有趣味。我是中国农民的儿子,我也常常装装孙子,可我对谎言的仇恨与愤怒一刻也不能停息。为什么我的眼里常有潮湿的火焰?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最后,我要活学活用向着反动派冲锋陷阵最坚决最勇敢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先生的话,结束本文:

 

阔人们撒谎骗人的盛宴想要一直摆下去,如果我是一只苍蝇,能哼哼,偏要哼哼!现在青年的任务,就是要掀翻这撒谎骗人的盛宴,捣毁那制造撒谎骗人盛宴的厨房!

 

(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