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苗怀明被我“剥皮”自称“很荣幸”  

2007-11-24 04:11:25|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苗怀明被我“剥皮”

自称“很荣幸”

 

被我利索剥下学术画皮的南京大学副教授苗怀明最近又出声了,在他自办的所谓“学术网站”上纵容他人并亲自对我发起恶毒的人身攻击。我觉得呢,谁要有理有据地批评我,攻击我,那没问题,哪怕骂得再难听,我也能接受,有理有据的批评乃至攻击只会促成我的进步。但苗怀明和他的狐朋狗党们不是这样,他们是以谎言来发泄私愤。不过呢,他们也知道鄙人是不好惹的。


事情大致经过是这样——苗怀明自办网站的某版主,在另一个所谓的“红学论坛”上跟我打笔战,输到哑口无言,一腔无名火无可发泄(在人家的地头上谩骂,他会被封ID,还会毁了他自命学术的姿态),所以龟缩到苗怀明的网站上,以谎言对鄙人进行大肆诋毁谩骂。苗怀明跟这位ID是称兄道弟的,帮亲不帮理,顺着嘴就开始对鄙人开始诋毁谩骂了。


我要警告苗怀明的有两点,第一,苗怀明及其狐朋狗友利用自办网站以谎言对本人发动人身攻击,这是不可接受的;第二,苗怀明自办网站上刊发安徽阜阳颍州晚报社陈传坤大肆剽窃和篡改陈林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的所谓“论文”,苗怀明作为网站发起人和管理员置若罔闻,同样是不可接受的。


但是今天,我暂不追究苗怀明网站严重侵权的行径,我只想让大家看一看,这个苗怀明有多虚伪和无耻。我也想让大家看一看,我骂人,那是有理有据地骂,想告我“诽谤”,那是门都没有。


苗怀明在其自办网站上是这样顺着嘴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


淮茗管理员发表于 2007-11-1610:13
这位老兄连着几天发文章,要剥俺的皮。这辈子被人骂过不少,但如此隆重的挨骂,还是第一次,感到很荣幸。


淮茗管理员发表于 2007-11-1610:22
如果这位老兄生在文革,绝对是个风流人物,批俞平伯也轮不到李希凡了。可惜生不逢时,叫唤了几年、骂了那么多人,也未能出名,说起来也是个悲剧人物。


淮茗管理员发表于 2007-11-2322:31
最好不要理他,让他自己玩去


苗怀明有多虚伪和无耻呢?鄙人细致分析一下,各位会看得更清楚。


鄙人剥了苗怀明的什么皮呢?我剥了他伪善的学术画皮。这个,仔细看看相关链接就知道了。苗怀明牛皮哄哄地谈什么学术门槛学术规范,其实看看他自己的文章,啥门槛啥规范都没有嘛,信着嘴乱说而已。


很有趣的是,我这么一个在苗怀明眼里“叫唤了几年、骂了那么多人,也未能出名”的“悲剧人物”,骂了他苗怀明,他苗怀明竟然会“感到很荣幸”呢!


被一个“无名小卒”骂了,有什么好“荣幸”的呢?除非自己的份量太轻,谁都不尿他,被人一骂,竟然还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赵老太爷对你吼一嗓子——给老子滚!——苗怀明是不是要觉得他今天跟阔人说上话了?


苗怀明被我骂了,跟一堆撒谎放屁毫不知耻的学术骗子如冯其庸、蔡义江、张庆善之流相并列,这有什么“感到很荣幸”的呢?除非苗怀明没有什么廉耻。


苗怀明还有什么理由会“感到很荣幸”呢?哦,是反讽,是说反话,对吧?那么,这个反话从何说起呢?是很郁闷?是很添堵?是气不打一处来?是恨得要死又憋得慌?


苗怀明在写给我朋友的信里倒是很会表清高,人家是如何如何为了名利,他苗怀明如何如何是不问名利——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嘛,他苗怀明关注的重点恰恰是有没有出名,没有出名就是“悲剧人物”!


中国没有出名的“悲剧人物”太多了,中国那些最牛逼的人物没有出名最后成了“悲剧人物”也太多了——我很幸运哦,没有成为苗怀明这样的喜剧人物。


苗怀明说我没“出名”,不知道是他愤懑的诅咒还是他设的标准太高,可是无论如何,本人的名声会比他苗怀明响亮得多。我就不要列举鄙人的大名如何被大陆和海外的强势媒体一报再报了——老实说,我也不看重这些——请苗怀明自己去就近问问南京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的老前辈们,看看鄙人陈林是不是有你苗怀明诋毁的那么不堪?


陈林没有出名么(出名实在不重要,我只是逗逗苗怀明而已)?你们“红学界”的某八旬老头,气得把陈林的论文“扔出去老远”呢!(要我说呢,气死你那是为民除害!)周思源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谈起陈林,那是气得“拍案而起”呐!哈哈。陈维昭、陈克艰这两个学术骗子,气坏了吧?气得口不择言地在《红楼梦学刊》和《中华读书报》上胡说八道。我陈林还是学术骗子陈维昭眼里除刘心武之外第二号“不讲学术规范”的人物!我陈林还是那胡文彬先生觉得拿刀子扎你们学术良心的呐!问题是,你们还有良心吗?


不理睬我?好得狠,我还省了心力跟人家打笔战呢。各位一定看到了,刘心武这个“恶人”窜出来之后,“红学界”一片叫嚣喊打。陈林这个“恶人”杀出来之后,“红学界”基本的表现是哑口无言,偶尔会用连篇累牍的谎言徒劳诋毁一阵,然后归于可笑的死寂状态。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刘心武在胡说八道,到处都是漏洞,打起来很顺手;而且打刘心武这样的“学术明星”,很可以为自己壮声威贴金子,表现出自己如何“学术规范”“真理在握”的“权威”模样。

 

可是对陈林,“红学界”什么有效的办法都想不出来,想反驳那是门都没有,买凶杀人都没有用——陈林的文字在网络上都传播开来了——何况它们还没这个胆。“红学界”只好当鸵鸟,就当陈林不存在!不理睬他!让他孤独死!你们做梦吧,哈哈!


我在此警告苗怀明和整个“红学界”,对于你们这些乌龟王八,我也会搞搞“三讲”给你们“保鲜”的:


你不讲我,我会讲你;
你要讲我,我肯定讲你;
你再讲我,我讲死你。


陈林在这些乌龟王八面前有多大的名声呢?看看苗怀明网站上ID们的对话就知道了:


小丑甲(版主)发表于 2007-11-1611:47
还是别碰他,以免有性命之虞。略之……(大汗状)

 

小丑乙(版主)发表于 2007-11-1615:19 
据说此人还写信给文化部,建议灭掉红学会。
咱们在这讨论他,如果他知道了,应该深以为然吧,因为有人关注他了。不过我以为对类似人物还是少讨论,让他们从寂寞中来,到寂寞中去吧
 
 

哈哈,群丑宵小嘛!


一位引领鄙人趣向佛境的善知识朋友教导我说,对待所谓的“红学界”,要摒弃嗔念,雍容大度,包容一切。我深领他的善意,也明白嗔念的罪过。但是我也告诉这位善知识,对“红学界”的谎言表达愤怒,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我从心底里实在可怜“红学界”的老老少少——他们一辈子依靠谎言获得的饭碗积累的名声,就要在陈林摧枯拉朽的“学术暴乱”中灰飞烟灭,他们只能失心疯一般地以更多的谎言来做徒劳的反抗。


我活了短短的几十年,深切地感受到谎言对我和对他人的巨大伤害,所以我对谎言的怒火一刻也不能停息。在我看来,“红学界”极其典型集中地呈现了我们社会谎言的嚣张、谎言的利益集团、谎言的赢利模式、谎言的自我保护与传承机制。所以,只有彻彻底底地摧毁它,我们社会的伤口才能照着一个样板去合拢,去愈合。


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定要报。”俗话又说:“恶人自有恶人磨。”我觉得,“红学界”的春梦做得太久了,还想一直做下去,然而“红学界”的老老少少们看来完全没有意料到鄙人陈林这个“恶人”竟会如此出其不意地杀了出来,让他们措手不及。


我想,拿苗怀明当筏子磨一下,是不是太抬举他了?当然,苗怀明自己都说陈林剥了他的皮,他感到“很荣幸”——看来实在太抬举他了。就此打住。

 

(完了)

 

 

我来剥南京大学副教授苗怀明的皮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