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脂批”剽窃的源泉是张新之(前言)  

2007-11-27 03:48:27|  分类: 红楼梦版本辨伪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脂批”剽窃的源泉是张新之

前言:顺藤摸瓜一步一步挖到张新之


关于小说《红楼梦》版本的校勘工作,当然是繁重而枯燥的。网友“轻歌短棹”曾留言表达她的隐忧,怕我做不下去。我大笑地表示:我有秘密武器!什么秘密武器呢?一个非常重要的“秘密武器”,就是我能在繁重枯燥的校勘工作中找到巨大的快乐,哈哈。什么快乐而且巨大呢?就是我能敏感地发现造假的迹象,像猎人一样根据蛛丝马迹去追杀狡猾的狐狸,最后对它一枪爆头。


正因为如此,这一年多来繁重而枯燥的校勘工作,让我“痛并快乐着”,时常“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颇有“万里长风驱雾去,冲霄豪气斗牛来”的热情,更兼“星前把酒人依旧,学界鸡虫事可哀”的大欢喜。


我的第一大快乐,就是用简洁有力的方式发现了一切“脂本”的造假源头是狄葆贤。老英雄欧阳健先生从很多“外在的证据”(我的这个定性不一定恰当)证明了一切“脂本”的造假源头是狄葆贤,但是他的方法是很复杂的,一般读者乃至专业研究者都会望而生畏——印象中学术骗子蔡义江就说过“谁看得下去”这样的话。我认为,鄙人的方法和结论,正好可以跟老英雄的方法和结论构成相互的映证。当然,鄙人在史料线索方面受益于老英雄良多,这是必须要隆重感谢的。


我的第二大快乐,就是由狄葆贤追究到了王伯沆。我提出了严重的质疑——狄葆贤的戚序本(有正本)和甲戌本批语的“黑手”之一,很可能就是王伯沆。我的发现只是起步,还有更多的快乐的工作需要去完成,希望有心人能与我同步闻风追杀。


我的第三大快乐,就是由王伯沆进而追究王雪香、张新之和姚燮的“三家评本”,发现了一切“脂批”的“巢穴”。这恰恰是今天我要重点提出来供有心人参考的。提出来的另一个用意就是,“三家评本”前人有过研究,比如曹立波有细致研究过“东观阁本”及姚燮批语对“东观阁本”批语的传承,学术骗子张庆善也简单地讨论了张新之的评语,刘继保的《红楼梦评点研究》则对各种评本做了扫描式的述评——但是前人的研究从来不曾(或者竟是不敢和不愿)指出:“脂批”的重要源头之一就是“三家评本”,更不曾(或者竟是不敢和不愿)指出,“脂批”的所谓“行间夹批”,很多都是剽窃了张新之对批语。大家不说的话,我说了,那科学发现的第一人就是鄙人陈林,对这种荣誉的抢夺,鄙人陈林根本不会犹豫,哈哈!


张新之何许人也?张新之籍贯生平不可考,成年后至死,大致活动于道光年间(1820——1850),号太平闲人,妙复轩是他的书斋名。


从1828年到1850年,张新之以程甲本为底本,对《红楼梦》进行评点,写了大约30万字的评语。


后来四川人孙桐生(1828—1904)对张的评点进行了整理,于1881年资助湖南长沙卧云馆将张的评点本刊刻出来,书名《妙复轩评本绣像石头记红楼梦》。


1884年,上海同文书局出版了石印本《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这是王雪香、张新之、姚燮的三家合评本。王和姚没有文中双行夹批,所有夹批都是张新之的评点文字。所以这个合评本是以张批为主,加上王姚二人的批语编排整理的。这个《金玉缘》刊本极为流行,版本众多,到民国时期还继续流传,可见张新之的评点影响深远。(参见刘继保著作)


狄葆贤在宣统三年(1911)十一月廿五日《小说时报》第十四号刊登广告为他的“戚序本”作促销:


《国初秘本原本红楼梦》出版。此秘本《红楼梦》与流行本绝然不同,现用重金租得版权,并请著名小说家加以批评。先印上半部十册,共为一套,定价一元八角。


狄葆贤这个坏家伙的谎言现在已经被揭穿了,这个“国初秘本”的眉批,都是狄葆贤自己所为。那么,这个“国初秘本”的“行间夹批”,是不是真的来源于什么“著名小说家”呢?大家都没有说。大家通常说的是,这些大多数与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批语相同或近似的批语,应该是来源于所谓“乾隆年间的旧抄本”。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陕西省安康市镇坪县野生动物管理站站长、“打虎第一英雄”李评站长的话:猪都知道它是假的,那帮专家竟然看不出来!哈哈!


我拿甲戌本、戚序本跟张新之的行间夹批稍微一对照——哈哈,你们这些坏家伙都是剽窃了张新之嘛!


为了把严肃紧张的学术问题在博客上写得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我就暂时放一放手头的校勘工作,抽点时间把这个发现的经过“形象地”回顾一遍,请大家分享鄙人的快乐,也再次对“红学界”发出严厉警告:立即缴械投降,否则遗臭万年!

 

(未完待续)

 

 

“脂批”剽窃的源泉是张新之

前言:顺藤摸瓜一步一步挖到张新之

一、旧话重提:一切“脂本”的造假源头就是狄葆贤

二、追杀黑手:猎人发现了狐狸巢穴“三家评本”

三、重拳出击:“脂批”剽窃张新之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四、新的焦点:“脂批”“脂本”谎言传承的线索

 

相关阅读

 

揪出“说梦痴人”的黑手

上篇下篇

 

上海博物馆80万美金买回垃圾
——论“甲戌本”造假的源头之一是王伯沆

上篇下篇

 

  评论这张
 
阅读(8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