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脂批”剽窃的源泉是张新之(四)  

2007-11-27 04:19:05|  分类: 红楼梦版本辨伪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脂批”剽窃的源泉是张新之

四、新的焦点:“脂批”“脂本”谎言传承的线索


如上文所列,我已在笔战中明确指出:其他的所谓“脂本”,或多或少地继承了戚序本这个假货的伪劣品质。甲戌本就在戚序本剽窃张新之评语的基础上,做了进一步的剽窃。如果我们按照其他“脂本”先后出世的顺序,挨个去对比后来这些“脂本”跟戚序本、甲戌本的异同,很快就会发现——这些“脂本”也是不断剽窃前面的假货而不断累积而成的。由于时间和精力的限制,我仅以1932年出世的“庚辰本”如何剽窃了1927年问世的甲戌本为例,说明上述论点。


第十四回小说正文:

 

那时官客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德,修国公侯晓明之孙、世袭一等子侯孝康;缮国公诰命亡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得来——这六家与荣、宁二家,当日所称“八公”的便是。

 

余者更有南安郡王之孙、西宁郡王之孙、忠靖侯史鼎、平原侯之孙世袭二等男蒋子宁、定城侯之孙世袭二等男兼京营游击谢鲲、襄阳侯之孙世袭二等男戚建辉、景田侯之孙五城兵马司裘良。

 

余者锦乡伯公子韩奇、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不可枚数。


张氏夹批:一段送殡诸人,王孙公子,历历写出,以形其盛。其名姓所称八公,各有取意,曰牛,曰彪,曰翼,曰马,曰侯,曰珠,或以姓,或以名,无非禽兽也,故为荣、宁同类。又以修、齐、治、平等字为演《大学》之映照,且为本回北静“静”字之实。余则在有意无意之间,不必强为附会,而深细按之,仍不脱禽兽名在内。


甲戌回前批:牛,丑也。清属水,子也。柳折(拆误)卯字,彪折(拆误)虎字,寅字寓焉。陈即辰,翼火为蛇,巳字寓焉。马,午也。魁折(拆误)鬼,鬼金羊,未字寓焉。侯、猴同音,申也。晓鸣,鸡也,酉字寓焉。石即豕,亥字寓焉,其祖回(曰误)守业,即守夜也,犬字寓焉。此所谓十二支寓焉。


庚辰眉批:牛,丑也。清,属水,子也。柳折(拆误)卯字。彪折(拆误)虎字,寅字寓焉。陈即辰。翼火为蛇,巳字寓焉。马,午也。魁折(拆误)鬼字,鬼金羊,未字寓焉。候(侯误)、猴同音,申也。晓鸣,鸡也,酉字寓焉。石即豕,亥字寓焉,其祖曰守业,即守镇也,犬字寓焉。此所谓十二支寓焉。


上文所列的甲戌回前批,显然是根据张新之的夹批“强为附会”而来的。这个甲戌本的造假者相当马虎,或者这个造假者雇佣的抄写者相当马虎(也许是文化水平相当糟糕),短短的一段话出现了四个误字(校勘术语称“形近而讹”)。庚辰本更扯淡,连甲戌本上的误字都给剽窃来了,并且还出现了别的误字。


将近30年前,有一位研究者细致地对比研究过戚序本、甲戌本和庚辰本这“三个主要脂本”的评语和正文。他将三本评语的异同归为三类:


(一)相同,包括位置、内容、文字皆完全相同,及位置、内容相同而有不重要的异文者;


(二)内容基本相同,即一本文字有删节或破句,显然是一本因抄录时省略造成者;


(三)一本独有的评语,即此有彼无或彼有此无者。


这位研究者比较了戚序本(有正本)和庚辰本的“双行夹批”,其中相同者共884条,是位置相同、内容相同而只有个别不重要的异文。这类相同的评语,占庚辰本的95%,占戚序本地96%。上述(一)、(二)类合起来,占庚辰本的98%,占戚序本地99%;两本虽各有自己独有的评语,但条数很少。


这位研究者的对比研究很细致,但是他的结论很搞笑:“因此可以认为,在脂本系统中,庚、戚二本最初底本的辈行关系是同出于一个母本的同辈关系。但不是一本过录另一本者。”如果这位仁兄有机会去看一看张新之的双行夹批,恐怕会立即放弃这荒唐的推论,或者顿时精神崩溃。


这位研究者又比较了甲戌本、庚辰本和戚序本。这三本只有四回同有“双行夹批”。研究者发现:甲戌本这四回的双行小字评语共59条,都包括在庚辰本的153条和戚本的150条内,一条没有遗漏,且位置、内容、文字皆同,只个别评语有极不重要的异文。庚辰本和戚本比甲戌本多出的评语(庚多94条、戚多91条),都是来自甲戌本的行间夹评(即上表括号中的评语),无一超出这个范围者。


我看到这个对比结果,简直是仰天大笑,但是这位仁兄的结论更让我笑出眼泪来,他说:“由此可见,庚辰本和戚本皆晚于甲戌本。”


正确的结论是:戚序本是一切“脂本”的母本,戚序本的批语大量剽窃张新之,甲戌本在此基础上继续剽窃和发挥,庚辰本则将前两者的“成果”进一步“发扬光大”。谎言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累积而成的!


假象被撕破,我暂时对细致的比较研究失去了兴趣,但我对另一个谜团发生了浓厚的兴趣。“红学界”从来不曾公开说过每个“脂本”细致的转手和发现经过,比方说我们知道甲戌本是胡星垣在1927年卖给胡适的,可是这个胡星垣是什么人呢?不得而知。我们知道徐星署在1932年在北京小摊上买到了庚辰本,可是这个情况也是后人叙述的。另外,像所谓“梦稿本”,是北京某书店于五十年代在山西买到的,然而经手人是谁?从谁手里买到的?这些细节从未公布。我想,总有知道真实细节的人,如果他们肯公布出来,那么离抓获每个造假黑手的日子就很近了。


不过,尽管暂时揪不出每个“脂本”的造假元凶,我对“红学界”的严厉警告半点不含糊——你们趁早缴械投降,越早越好,可以争取宽大处理,早好早了,难言之隐,一了百了!

 

 

(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7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