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一个小问题就可以打倒“红学界”(下)  

2007-12-18 16:49:07|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小问题就可以打倒“红学界”

三、“红学界”的标志姿态就是当鸵鸟和撒谎


今年5月,我在博客上发出悬赏告示——重金悬赏一举铲平红学界,呼吁社会各界积极行动起来,查找江宁织造曹寅的长女、曹雪芹的大姑姑、平郡王纳尔苏嫡福晋(王妃)曹佳氏的生日档案。半年过去了,我现在要告诉大家是,曹佳氏的生日,理论上可以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查到。中国第一馆历史档案馆藏有清代宗人府的档案文献,其中《娶妻册》中一定明文记载了曹佳氏的生辰八字,这个生辰八字一定就是我推断的“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正月初二)。

 

由于第一历史档案馆目前只开放了1724年以后的档案文献,而曹佳氏的生辰八字只会记载于1706年她和纳尔苏结婚那一年的《娶妻册》中,因此我个人目前暂时不可能查阅到,只能依靠社会各界的力量。各位查得到也好,查不到也罢,曹佳氏的生日就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因为这是《红楼梦》小说文本用元春的八字命理和元旦朝贺等情节充分暗示出来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无可辩驳。


这个曹佳氏(元春)的生日问题,这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一下就可以把“红学界”彻底打倒,充分证明这个“红学界”的心智低下和道德败坏。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红学家,2005年4月接受《中国教育报》特约记者王小鲁的采访,在电话里就告诉过王小鲁记者,他查过相关档案,看到了曹佳氏的生辰八字就是陈林推断的“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可是,再后来,关于曹佳氏生辰八字的问题,老先生就不再出声了,这是为什么?


周思源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也说到,陈林推断的曹佳氏生日与史料记载相符,这是“纯属巧合”。那么,周思源到底是知道曹佳氏的真实生日呢,还是在信口评论?


我的一位大律师朋友分析说,“红学界”的一群“核心人物”很可能都已知道陈林是对的,但是他们不能说,不敢说,不愿说;这些人完全有能力有资格有条件查阅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文献资料,如果他们发现陈林的推断跟史料不相符,恐怕早就嚷嚷起来了。他们的沉默,很能说明问题。


这使我又想起周思源的可笑姿态来。有一次,周在北京大观园开讲座,我的一位老同学在散场后去请教周思源,问他对陈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的看法。周思源“和气地”拍拍老同学的肩膀,说(大意):“不要去看陈林的书,时间会证明一切。”


哈哈,多可笑,周思源对“主流红学”的谬论也不必表现得如此没有信心,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对错并不依赖时间来证明,而是依赖“证据”。时间能做的,就是让你们在历史舞台上蹦跳一阵,然后将你们的肉体生命埋葬,把你们的耻辱永久留下。


一个小问题就可以把“红学界”彻底打倒,一个小问题就可以证明“红学界”心智低下,道德败坏。一个简单的小问题,就可以做到这一切。简单到什么地步,小到什么地步?比如:元春的生日到底是大年初一,还是正月初二?比如:元春的原型是不是曹佳氏?比如:甄宝玉是哪一年出生的?


面对这些简单的小问题,据我这几年的观察,“红学界”不是哑口无言当鸵鸟,就是公然胡说八道鬼话连篇。


如果它们胆敢公开声称元春的生日就是“大年初一”,那么它们就必须得证明中国历朝历代有“除夕朝贺”这个礼仪制度。冯其庸、李希凡主编的《红楼梦大辞典》,以及孙逊主编的《红楼梦辞典》,都是这样,证明“除夕”有“朝贺”。然而事实上,中国历朝历代都没有“除夕朝贺”,只有“元旦(正月初一)朝贺”。有条件的读者,去翻一翻历代的“嘉礼”制度就明白了。


有个家伙在我的博客上公开留言,撒谎说除夕就是有朝贺,它是这样说的:


冯其庸、李希凡主编的《红楼梦大辞典》竟然会列出名副其实“荒谬绝伦”的“除夕朝贺”的词条。他们显然不知道,中国历朝历代在岁末年初都没有“除夕朝贺”,只有“元旦(正月初一)朝贺”。——这种说法,真可谓是“无知的狂妄”和“狂妄的无知”。冯其庸、李希凡主编的《红楼梦大辞典》“除夕朝贺”的词条下明确引用有史料证据: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除夕》:“京师谓除夕为三十晚上,是日清晨,皇上升殿受贺”。这里可以补充一条,乾隆《大清会典·礼部·朝会》记载:“元日(正月初一)、万寿圣节(皇帝诞辰)前后三日,群臣入朝”。可见,清朝确有“除夕朝贺”的礼制,而且不仅是“除夕”,连腊月二十八、二十九日,正月初一、二、三日,即“前后”六天都有“朝贺”。


我看到这个谎言,真是勃然大怒:


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只是个人笔记,并不能作为信史文献来采用,何况历朝历代的嘉礼朝会都没有“除夕朝贺”,《燕京岁时记》此条记录必定有误。你所提《大清会典·礼部·朝会》之记录,被你这个妄人断章取义公然欺世,其全文是:“元日、萬夀聖節前後三日,羣臣入朝,咸朝服;退朝在公所,采服;元宵節前後一日如之。常朝日,退朝在公所,及月之朔望、逄五、逄十日,咸補服。”这里说的是入朝穿什么衣服的问题,“入朝”不是朝贺,而仅仅是“进入皇帝宫殿”的意思。


我曾经在一个“红学论坛”上示威说:


我论证了元春的真实生日是正月初二,谁能有理有据地反驳?你们有兴趣也好,没兴趣也罢,先不说这个论证导致的系列推论性质有多严重,起码单这一个研究成果就是对红楼梦全新的解读,是对小说文本全新的阐释。你们还能谈论版本呢?小说文本都读不通,读不懂,谈版本岂不是耍花枪一样?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敏感程度的问题,其实根本涉及的是一个学术道德品质的问题。


整个红学界其实已经完了,“红学”搞了一百年,到底搞明白了哪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作者是曹雪芹?曹雪芹生年死月如何?芹系谁子?脂砚何人?很可悲,很可笑,很可耻,一个问题都搞不清楚。基础问题都搞不清楚,还不断地海吹海写,骗谁呢?骗人骗己骗职称骗饭吃而已。


但是最可悲最可耻的事实在于,你们这么多人搞不清楚的问题,鄙人倒是出其不意地搞了透彻。我的基本结论不能被验证吗?我的推断没有证据吗?我提出的问题你们有谁认真深入地思考过?我是天才吗,智力超群吗?不是,我比你们诚实而已,不自欺,更不欺人。


我真不知道,在网络这虚拟的时空里上都不能诚实地去面对问题的人,在现实生活切身利益相关的研究领域,将会如何地不诚实。


事实就是如此,“红学界”的某些大牌大腕,“拼我残年,极力卫道”,他们卫的这个“道”,却并不是什么真理,而且捍卫其肆无忌惮诈骗广大劳动人民血汗钱的一贯丑行。

 

2007年这历史的一叶很快就要翻过去了,“红学界”的末日也要降临了。鄙人陈林,在岁末的这一叶,公开再次向全社会发出呼吁——积极查找并公开曹佳氏的生日文献,我尤其向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发出公开呼吁——请立即查找并公开清代宗人府记载曹佳氏生辰八字的《娶妻册》档案文献,一举将“主流红学”彻底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