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命运的旋梯——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记(四)  

2007-02-27 10:3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的旋梯(四)
——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记
 
原作美国《时代》周刊 Michael D. Lemonick
编译 陈林
 
维尔金斯事先警告过沃森,说弗兰克林很难相处。从沃森个人的角度来说,像其他的年轻小伙子一样,他当时对女人也充满了热望。不过,沃森喜欢的是“小宝贝”(popsies),即年轻、漂亮但没脑子的女人,像弗兰克林这样强悍又独立的女性只会让他感到头疼。沃森在回忆录中用尖酸刻薄的语言描绘了弗兰克林:

“在个人品位的选择上,她并不强调自己的女性气质。尽管个性很强悍,她并非没有一点迷人之处。如果她的穿着不那么刺眼,也许她能迷倒一大片人。可她不是这样。她从来不抹口红,这使她又黑又直的长发显得单调。尽管已经是31岁的人了,她打扮起来跟英国的高中女生没什么两样。”

沃森在回忆录中直呼弗兰克林的小名“罗希”(Rosy),而弗兰克林非常痛恨别人这样称呼她。正因为如此,像孩子般顽皮的竞争对手偏要这样称呼她。沃森在回忆录中这样评价弗兰克林的工作情况:“很显然,罗希最好是离开国王学院,或者摆正自己的位置。离开当然是最受人欢迎的选择,因为她个性好斗,这会使维尔金斯很难坐稳自己的领导位置,很难不受干扰地进行DNA研究工作。”

不过在当年的情况下,沃森和维尔金斯都被“罗希”的实验数据勾住了魂魄,沃森一旦从弗兰克林那里探听到什么新消息,就会尽快转告克里克。尽管沃森有点傲慢自负,但在聆听弗兰克林的讲座时,他不会不做笔记的。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如果一个专题吸引了我,通常我会尽可能地收集资料的。不过这一次我们遇到麻烦了,我对结晶学的术语一知半解。”最大的麻烦是:当弗兰克林展示DNA衍射图谱时,沃森把DNA晶体的含水量记错了,并且错得离谱。后来,沃森带回了这错得离谱的数据,跟克里克一道干劲十足地研究起来。

生物化学早就揭示DNA是由4种有机分子(碱基)组成的,即腺嘌呤(A)、胞嘧啶(C)、胸腺嘧啶(T)和鸟嘌呤(G),这4种分子附着在以核糖和磷酸组成的“骨架”上。当时的问题是:这4种分子是以什么方式附着在“骨架”上的?
 
沃森回忆道:“也许我们有必要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反复琢磨DNA的分子模型,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我们能够找出正确答案。如此一来,世人就会清楚地看到,并不是只有保林一个人才能弄清楚生物分子是如何建构的。”

几个星期后,克里克和沃森相信他们已经成功了,他们认为DNA分子是三螺旋结构(triplehelix)。克里克和沃森邀请维尔金斯前来观赏他们制作的模型,然而令他们吃惊的是,弗兰克林也跟来了。没看多久,大家就明白是沃森的记忆出错了——他所记录的单个DNA分子的含水量竟然是正常含水量的10倍!。克里克和沃森信心十足地搭建起来的分子模型根本不能成立!
  
沃森和克里克的失败立即导致了两个后果。首先,布拉格爵士对克里克的卤莽无礼忍无可忍了,他下令禁止沃森和克里克在一起鼓捣DNA。其次,早就对克里克尤其是沃森心存怀疑的弗兰克林回过神来,加强了戒备。通过这一次事件,弗兰克林确信沃森是一个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白痴。

沃森和克里克懊丧不已,他们把制作模型的工具和零件全交给了维尔金斯和弗兰克林,并极力怂恿这两个人去折腾。沃森和克里克也许野心太大,但他们对了解DNA分子结构的热情是无可厚非的。既然自己不能成功找出答案,何不让维尔金斯和弗兰克林来一试身手呢?然而卡文迪什实验室里这两个笨蛋的惨败,使得维尔金斯和弗兰克林坚定了以往的想法,即搭建模型绝不是探索DNA分子结构的正途,所以他们从来就没用过沃森和克里克送来的工具与零件。

沃森无可奈何又依依不舍地转向烟草花叶病毒分子结构的研究,克里克则重操旧业,研究血色素,然而没有哪个实验室的负责人能阻止他们私下里讨论DNA。尽管第一次惨败使他们感到沮丧,但他们并不会因此丧失探索的勇气,因为他们毕竟寂寂无名,个人名望并不会有什么损失。同时,在他们看来,既然错误的结论是不完整的数据和愚蠢的错误造成的,那么下一次他们就更应该取得准确的数据,并且谨慎小心。另外,他们决不能放弃,因为保林已经开始做DNA分子结构的研究了。

保林先后写信给维尔金斯和他的顶头上司,索取国王学院的X射线衍射图谱,但遭到了对方的拒绝。不过,保林定于1952年5月赴伦敦参加英国皇家协会(RoyalSociety)的学术会议,要当面拒绝他的要求就不那么容易了。让沃森和克里克感到庆幸的是,保林在纽约机场登机时被美国政府扣住了护照,因为美国政府认为保林具有“危险的左翼政治观点”。尽管保林的行程被耽搁了,沃森和克里克还是知道,保林的研究计划不会就此停止的。

在此期间,国王学院的科学家们正积极推进DNA的研究,弗兰克林不断完善她的X射线衍射图谱。1952年5月,她终于获取了一张极其重要的图谱。可是很遗憾,直到去世,弗兰克林都没有认识到这张图谱的重要性。通过增大实验室设备的湿度,弗兰克林和研究生罗蒙德·高斯林(RaymondGosling)发现DNA分子可以有两种存在形式。在充分受潮后,DNA分子会延展变细,这时获取的衍射图谱比以往任何的图谱都要清晰。弗兰克林将它称为DNA分子的B结构(Bform of DNA)。
 

(未完待续)
 
 
命运的旋梯
——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记
 
)()()()()(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