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命运的旋梯——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记(一)  

2007-02-27 10:0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的旋梯(一)
——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记
 
原作美国《时代》周刊 Michael D. Lemonick
编译 陈林
博主按  今年2月28日是DNA双螺旋结构发现54周年,这一发现标志着分子生物学的诞生,它不仅说明了DNA为什么是遗传信息的携带者,而且说明了基因的复制和突变等机理,因此对现代科学、医药和日常生活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谁也不曾料到,在探索DNA分子结构的过程中,世界上最优秀的科学家竟然与咫尺之遥的真理失之交臂,而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却先拔头筹,万古扬名。
 
  
1953年2月28日,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Crick)冲进英国剑桥大学校园内的老鹰酒吧(Eaglepub),大声向酒客们宣布:他和詹姆斯·沃森(JamesWatson)“已经发现了生命的秘密”!这一场景是沃森的回忆,克里克的说法和他并不一致。不过,具体情况究竟如何并不要紧,重要的是事实——他们确实发现了“生命的秘密”!

多年以来,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积极研究脱氧核糖核酸(DNA)的分子结构。1953年2月28日这一天,克里克和沃森终于成功地找到了答案,他们建立了DNA分子结构的三维模型。他们坚信,这样的分子结构可以充分说明DNA是如何扮演遗传密码(geneticcode)载体角色的,因此也可以证明DNA的确是承担生物遗传使命、主导生物发育和进化的关键分子。
  
令人感慨的是,沃森和克里克当时并不是DNA分子结构研究领域中最优秀的科学家(尽管他们很聪明),他们在该领域涉猎也并非最深的——实际上,他们先前在该领域的研究成果几乎是一片空白。他们没有最先进的实验设备,他们甚至对生物化学了解不多。

尽管他们在当时激烈的研究竞争中胜出的机会非常渺茫,但他们最终成功了。半个世纪以来,他们的发现大大改变了科学、医药和现代生活的面貌,他们的发现对一切事物的全盘影响尚未完全显示出来。两位名不见经传的科学家怀着渺茫的希望,揭开了分子生物学(molecularbiology)最根本的谜团。这一传奇故事告诉我们:破解大自然的奥妙并不是只需要聪明的脑瓜和经过严格的科学训练,还需要灵活通达的想法、百折不挠的韧性以及相当的运气。

沃森在他的回忆录《双螺旋》(The DoubleHelix)中不经意地揭示了这一道理。这本回忆录在1968年首次出版发行时引起轰动,成为当年的畅销书。尽管沃森在回忆录中用傲慢刻薄的文字描述了研究过程中的人和事,引起了很多争议,但他揭示的道理却放之四海皆准。
 
 
未完待续
 
 
命运的旋梯
——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记
 
)()()()()(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