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红楼奇珍话鲟鳇(二):程伟元和高鹗是糊涂蛋么?  

2007-03-19 21:4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奇珍话鲟鳇

二、程伟元和高鹗是糊涂蛋么


为了弄清楚鲟和鳇的区别,我又查《辞海》。《辞海》的解释简短清晰,鲟和鳇的区别一目了然:


鲟,古称“鱏”。硬骨鱼纲,鲟科。体呈亚圆筒形,长达3米余。青黄色,腹白色。吻尖突。口小,腹位,口前具须两对。左右鳃膜不相连。体被五纵行骨板,余皆裸出。以无脊椎动物和小鱼等为食。性成熟迟,一般需10年左右。分布于欧洲、亚洲和北美洲。中国有东北鲟(AcipenserSchrencki)、中华鲟(A. Sinensis)和达氏鲟(A.dabryanus)等,产于沿海各地以及南北各大水域。中华鲟和达氏鲟均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鳇,动物名,学名Husodauricus。古称“鳣”。硬骨鱼纲,鲟科。形似鲟,唯左右鳃膜相连。长几达5米,重达1000千克。背灰绿色,腹黄白色。幼鱼以甲壳动物、摇蚊幼虫为食,成鱼食(鱼+骨)(滑)、鲫等鱼类及底栖动物。初夏溯江产卵。性成熟迟,约需17~20年。中国分布于黑龙江流域。肉味鲜美,鱼卵制成的鱼子酱,为名贵食品;鳔和脊索均可制鱼胶。


看来,鲟的个头小,鳇的个头大;鲟的鳃膜不相连,而鳇的鳃膜相连——这是成年鲟和鳇在外形上最大的差别。至于幼鱼,恐怕除了专家和渔民,一般人大约分不清谁是鲟谁是鳇了。


说到这里,我想到了程本和庚辰本在鲟鳇鱼数量上的差别,前者是“二百个”,后者是“二个”,究竟孰是孰非呢?如果乌进孝送来的是成年鲟鳇鱼,那么“二百”这个数量是相当惊人并且令人难以置信的。我们来看看“进贡”单上的其他大件物品:


大鹿三十只,獐子五十只,麅子五十只,暹猪二十个,汤猪二十个,龙猪二十个,野猪二十个,家腊猪二十个,野羊二十个,青羊二十个,家汤羊二十个,家风羊二十个


乖乖!鲟鳇鱼好歹也是个珍品了,除非乌进孝办了一个超大型的鲟鳇鱼养殖场,否则我很难相信他竟然能搞到200条成年鲟鳇鱼!这样说起来,庚辰本的“二个”倒是满合理的。


由这个合理进一步推论——程伟元和高鹗也许从来就没有见过庚辰本或其底本,否则他们或许会在鲟鳇鱼的数量方面好好掂量一番,把“二百个”改成似乎更为合情合理的“二个”。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不妨把话题扯开一点,看看程伟元和高鹗自我交待的校勘原则方法。程伟元和高鹗在程乙本《引言》中说:

一、书中前八十回抄本,各家互异;今广集核勘,准情酌理,补遗订讹。其间或有增损数字处,意在便于披阅,非敢争胜前人也。


一、是书沿传既久,坊间缮本及诸家所藏秘稿,繁简歧出,前后错见。即如六十七回,此有彼无,题同文异,燕石莫辨。兹惟择其情理较协者,取为定本。


看清楚了,程高自己说,程乙本的出笼是“广集核勘”的结果,核勘时是“准情酌理”,“择其情理较协者,取为定本”。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说,程高两人大概从来就没有看到过“鲟鳇鱼二个”这个更为合情合理的写法呢?我倾向于认为如此。如果程高看到了“鲟鳇鱼二个”,却最终坚持保留程甲本“鲟鳇鱼二百个”的写法,我只好说他们是两个大糊涂蛋——可是,从多方面来看,程伟元和高鹗当然不是糊涂蛋。


后世对程伟元所知甚少,曾有人以为他不过是一个“满脑子功名思想”和“粗通文墨的书商”。但据红学家马国权先生在其长文《为程伟元、高鹗一辩》中介绍,辽宁图书馆收藏的清嘉庆时期盛京将军晋昌的《且住草堂诗稿》等文献资料表明,程伟元工诗善文,长于书画,是一位淡薄功名的“高士”、“隐士”,深受以“天潢贵胄”晋昌为首的辽东上层官员的器重。


高鹗,字兰墅,别号“红楼外史”,大约生于乾隆三年戊午(1738年)左右,至迟卒于嘉庆二十一年丙子(1816年)年初。原籍奉天(辽宁)铁岭,内务府镶黄旗汉军人。乾隆五十三年戊申(1788年),他考中顺天(北京区)乡试举人,乾隆六十年乙卯(1795年)中三甲一名进士。历任内阁中书、内阁典籍、内阁侍读、嘉庆六年(1801年)顺天乡试同考官、江南道监察御史、刑科给事中。朋友赞他“天才明敏,遇事如锥脱颖,无不了办”,在任则以“操守谨,政事勤,才具长”见称,居官清冷,廉政自持,不阿权贵。有诗文著作多种传世,如《兰墅十艺》(稿本)、《吏治辑要》、诗集《月小山房遗稿》和词集《砚香词》等。


清康熙年间陈元龙编撰了一部大型类书《格致镜原》,本书专门汇集古籍中有关博物和工艺的记载,并对所录每事必追求溯源;全书分为乾象、坤舆、身体、冠服、宫室、饮食、布帛、舟车、朝制、珍宝、文具、武备、礼器、乐器、耕织器物、日用器物、居处器物、香奁器物、燕赏器物、玩戏器物、谷、蔬、木、草、花、果、鸟、兽、水族、昆虫等30部;部下分类,各类一般先总论,引古书讲该字字义和读物的来源,次列有关材料;有些类目还再细分小类——体例严谨、条理井然,并注明原书书名,为研究我国古代科技史和文化史提供了不少重要资料。


《格致镜原》卷九十二就写到了鲟鳇鱼:


《養魚經》:“江海之産有鱘鰉之魚,其長丈餘,鼻端有肉,骨四分身之一,兩頰之肉謂之‘鹿頭’。可以為鮓。”

《京口録》云:“是兩种:鱘肉之色白;鰉肉之色黄。廣州謂之‘鱘龍之魚’,云‘龍而無角’。”

《山堂肆考》:“鱏,一作鱘,似鱣鮪而大,江湖皆有之。鼻長如鸛嘴,故又名‘鸛嘴魚’。無鱗,有青黒斑文。作鮓甚美。口在頷下。一名‘鱘鰉魚’。”

《酉陽雜俎》:“東海漁人言近魚,長五六尺,腸胃成胡鹿刀槊之狀,號‘秦皇魚’。《水族加恩簿》:‘食寵侯(謂鱘鰉也)宜授添厨大監’。”


从《格致镜原》的记载来看,清人对鲟鳇鱼的认识是比较清楚的;我由此想当然地认为,从程高两人的经历和学识来看,他们未必不知道鲟鳇鱼是个什么东西——就算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么?以他们的聪明大脑瓜仔细想一想就知道——200条各长2、3米甚至4、5米,各重几百斤甚至上千斤的珍贵大鱼,乌进孝送得起么?事实上,小说还告诉我们,除了鲟鳇鱼,其他各色杂鱼,老砍头的乌进孝只孝敬了二百斤!


恩,看来追究一下程高是否看过庚辰本或其底本,或其他过录本,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或许还能有其他更多的发现——这是另外的话题了,呵呵,各位有心的读者不妨试一试,届时我们可以来比较一下各自的发现。

(未完待续)

引言

一、稀里糊涂的《汉语大词典》

二、程伟元和高鹗是糊涂蛋么?

 

三、红学家陈景河教授信口开河

四、令人丧气的美食鲟鳇胙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