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红楼奇珍话鲟鳇(三):红学家陈景河教授信口开河  

2007-03-19 21:4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奇珍话鲟鳇

三、红学家陈景河教授信口开河


我在抨击学术骗子陈克艰的长文中尖锐地指出:由于方法论的谬误(即不讲实证,胡扯瞎掰),“红学”已经沦为了一个巨大的学术垃圾堆。事实就是如此,近年来,几乎每年都有很多完全不靠谱的奇谈怪论冒出来,我都懒得把这些阿猫阿狗逐个涮一遍了——人生苦短,干点啥不好,何必浪费时间精力去拍苍蝇呢?


但是今天谈到了鲟鳇鱼,我又不得不揪出一个不靠谱的教授及其谬论,给各位读者,也给自己提个醒——凡事不要胡说八道。


据2001年5月25日《哈尔滨日报》报道,红学家、吉林大学教授陈景河告诉记者,在《红楼梦》中,从祭奠祖先的大礼到大观园中人物的生活习俗,从宗教信仰到服饰方物等,都与松花江南源——第二松花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理由有二,其一为:


《红楼梦》第五十三回中提到黑山村乌庄头交租。租单上所列贡物全是松花江上游长白山的山珍特产,特别是鲟鳇鱼、熊掌。经考证,这份贡单源出文献《吉林岁贡》,按书中所写进贡者“在大雪泡天中走了一月零二天”的时间推算,黑山村大约在吉林市以北。


这个报道新浪网有转载,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全文:

宝玉黛玉原籍长白山黛玉的出身是长白参?

新浪网刊个把谬论,那也算了,毕竟新浪网不是一个学术机构。可是,陈景河教授的谬论竟然被“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网站大篇幅刊登了,这就坏了——这明摆着是要误人子弟嘛!我很生气!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网文在这里,大家可以看一看:

长白山与红楼梦

陈景河教授说,鲟鳇鱼是松花江上游的特产;我只能说,这话最多只对了一半。陈景河教授大概不知道,在古代,我国沿海的鲟鱼和鳇鱼的数量极多,主要通过黄河、长江、黑龙江和珠江四大水系进入内地,常溯游到各大江河的中上游,因此古人在内陆江河中经常可以捕捉到大量的鲟鳇鱼。


可以肯定地说,古代鲟鱼和鳇鱼的种类远比现代要多,其活动范围也比现代要广。目前我国主要存在东北鲟、长江鲟和中华鲟三种鲟鱼,而且数量不多,活动范围除黄河之外,与古时大体相同,只是在黑龙江中已少见。鳇鱼目前主要生活在黑龙江流域,黄河以南各大水域几乎绝踪,这与古代相比差之甚远。一句话,我国鲟鳇鱼资源在古代分布极广,直到近代才逐渐萎缩。


陈景河教授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三四五六七八,眼睛只盯住了松花江,因此才有一番海阔天空的谬论。


举证来看,早在诗经时代(周朝),人们就可以在黄河中捕捉到鲟鳇鱼。如《诗经·卫风·硕人》:“河水洋洋,北流活活,……鳣鲔发发。”发,读为泼,可以解释为很多的样子。周朝的卫国封地在今河南,辖地沿黄河两岸,这里曾是鲟鳇鱼回游停留的水域,人们能大量捕捉这种鱼类就不足为怪了。


直到明朝,黄河中还能见到鲟鳇鱼。如《本草纲目》卷四:“时珍曰:鳣出江淮、黄河、辽海深水处,无鳞大鱼也”;又鲟鱼“出江淮、黄河、辽海深水处,亦鳣属也”。此后,黄河改道及断流频繁,鲟鳇鱼不复入黄河。


关于长江流域中的鲟鳇鱼,古人的记载就更多了。从《水经注》的记载来看,鲟鳇鱼从近海回游时沿江而上,最远可以达到现在四川宜宾一带。这样看来,《红楼梦》中荣宁两府的阔老阔少们要吃鲟鳇鱼,根本没有必要让长白山下的农民大老远地送到南京去!


在岭南的大江中,古时也有鲟鳇鱼回游的迹象。宋人周去非《岭外代答》卷十记载:“春水发生,鲟鳇大鱼自南海入江,至浔象之境,龙门之下,或为渔网所得。……大者长六尺,小者四尺,修鼻侈腮,口隐于颐身,无细鳞,上各有锋刃,与凡鱼不同。恻然念曰:神龙之稚,乃受制于人如此哉!问所需几何,曰四百,即市而纵焉。”


周去非在广州市场上看到有鲟鳇鱼高价出售,卖得还贼快,他认为鲟鳇鱼是幼小的神龙,很为它们感到可怜可惜。要是我在广州市场上看到有鲟鳇鱼,对不起,二话不说,马上把警察叫来,卖的和买的一锅端!

话说回来。陈景河教授不但缩小了鲟鳇鱼的产地,还错误地计算路程,把黑山村挪到了长白山下,这是相当不靠谱的事。


乌进孝从黑山村到宁国府一共走了32天。他的赶路速度是多快呢?这个可以根据常识和史料记载等多方面来验证。以我高大威猛的身材大步流星赶路,1小时至少可以走4公里——这个速度,是拖着沉重货物、冒着漫天大雪的乌进孝压根儿不能接近的极限——老砍头的顶多1小时走1000米,就算他每天以10个小时拼命赶路,他的行程最多也就10公里。所以,从黑山村到宁国府,最多320公里。


各位可以用googleearth这个好东西,拿这个距离为半径,以南京为圆心,比画比画,估计一下黑山村是在哪。告诉各位,兄弟我估计的结果是——黑山村就在今天的江苏连云港!


陈景河教授到底是怎么算的呢?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讲,不管他怎么算,黑山村肯定不会跑到长白山下去!


不过,我在网上有看到过不负责任的算法,有人说:冬天雪地行程“走了一个月零两日”,这正是关外铁岭至北京的路程。——拜托啦,乌进孝是从黑山村去南京,不是去北京啦!从铁岭到北京,单直线距离就有至少660公里了!


唉,红学家陈景河教授也好,业余选手也罢,他们算来算去都是很不靠谱的,这就叫做“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未完待续)
 

引言

一、稀里糊涂的《汉语大词典》

二、程伟元和高鹗是糊涂蛋么?

 

三、红学家陈景河教授信口开河

四、令人丧气的美食鲟鳇胙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