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李伟江教授著作《鲁迅粤港时期史实考述》出版座谈会发言  

2007-04-24 20:14:36|  分类: 纪念伟大的现代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先师李伟江先生
——4月23日在李伟江教授著作出版座谈会上的发言

 

李伟江教授著作《鲁迅粤港时期史实考述》出版座谈会发言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先师李伟江先生离开我们,转眼已经七年多了。在他离开的日子里,先生的学风、成就、师德和为人一直被中山大学众多师生怀念着,颂扬着。先生生前给我们中文系97级硕士研究生开过《现代文学史料学》的课程;也曾热情而严肃地单独指导过学生我关于现代派诗人穆旦研究的学业论文;在最后的日子里,先生在病榻上还向学生我娓娓而谈不少史料掌故。以晚辈对先生的了解,李伟江先生可以称得上是中山大学校训“博学、审问、慎思、明辩、笃行”的忠实实践者,是为学、为师、为人的典范,是中山大学的骄傲。

 


遗憾的是,先生过早地离开了我们,留下了不少未竟的事业。先生生前最大的遗憾,恐怕就是他积数十年之功收集整理、填补研究空白的《李金发文集》一直未能出版发行。袁良骏先生在纪念文章中沉痛地写到,这不仅仅是李伟江先生一人的悲哀,而且是整个中国学术界和出版界的悲哀!如果联系近几年来中国诗坛的浮躁现状来看,联系海外汉学家对中国当代文学创作的批评来看,《李金发文集》的不能出版,这还是中国诗歌界,乃至中国整个文学界的悲哀!

 


在这沉痛的悲哀中,稍稍令我们感到安慰的是,先师李伟江先生的遗著《鲁迅粤港时期史实考述》终于正式出版了。这部被现代文学史料学大家丁景唐先生赞誉为“史料翔实、考订细密”的著作,在鲁迅研究领域同样是一部垦拓泉源、填补空白的力作。

 


曾几何时,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开始大量涌现奇形怪状的所谓“学术论文”,口气大,调子高,文辞诡异,或空谈理论,或曲解史料。这样的文章很让人怀疑它们究竟能不能解决任何一个具体的学术问题,开创一派扎实的理论。还有一些文章,甚至让人怀疑它们究竟有没有交流的功能。我记得,先师李伟江先生生前对这些怪现状也曾表示过严重的不理解。

 


反观《鲁迅粤港时期史实考述》一书,丰富的史料罗列令人赞叹这位苦行僧的刚毅和审慎。例如先师讨论鲁迅从中山大学辞职的原因,罗列旧说,辨析史料,最后提出自己的见解,既不为尊者鲁迅讳,同时也大胆指陈“权威著作”《鲁迅全集》有关注释的问题。这样的推理论证,的确让读者感到“一鞭一条痕,一掴一掌血”的严密和坚实。

 


尽管学生我对鲁迅研究了解很肤浅,但先师的文章却让我认识到了一种学术传统的继承和发扬。这一个学术传统就是自清中叶以来影响甚大的“乾嘉学派”注重实证的传统。梁启超先生称这一传统是“正统派”的学风。毫不夸张地说,先师李伟江先生就是这种“正统派”学风在现代文学研究领域里的一位优秀代表。

 


梁启超先生总结“正统派”的学风,第一条就是:“凡立一义,必凭证据,无证据而以臆度者,在所必摈。”章太炎先生总结“正统派”的学风,就是六条十八个字:审名实,重佐证,戒妄牵,守凡例,断情感,汰华辞。事实上,我们很容易在《鲁迅粤港时期史实考述》一书中发现这种“正统派”学风的良好体现。

 


在我们这个时代标举“乾嘉学派”注重实证的学术传统,实在太有必要。梁启超先生总结过“正统派”学风对于学术的益处,他说,因为有这些严密扎实的考证,以前读不懂的书现在就可以读懂了;以前有很多伪书,或者书里有很多错乱的文字,现在我们可以不必浪费时间精力读它们了。这样我们的学问才能日益丰富。

 


关于鲁迅史料的作伪,先师李伟江先生曾在课堂上向我们出示过被篡改的照片——林语堂被从鲁迅的身边抹掉了;关于史料文字的错乱,先生也曾提出材料,要求我们学生认真校勘辨析。我现在唯一的印象是,不少人的文章粗看起来似乎不错,细究起来,其谬误是触目惊心的。

 


从目前我个人较为熟悉的红楼梦研究领域来看,不重实证,不实事求是的问题相当严重——如公然伪造证据,伪造文物,指鹿为马,鬼话连篇,可以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我个人认为,红学界某些人的不实事求是,已经构成了学术诈骗,已经不是单纯的学术问题,而是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的法律问题了。

 


余英时先生曾将“红学”、“甲骨学”以及“敦煌学”并称为20世纪中国的“显学”。正因为如此,我认为,“红学”的问题很可能集中地表现了我们现当代文学研究界的种种弊端,而“不重实证”则首当其冲。

 


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反复温习先师李伟江先生的著作,对个人是一种激励和鞭策。《鲁迅粤港时期史实考述》一书,在我看来,已经超越了鲁迅研究的专题范围,它不但在鲁迅研究方面有其重要价值,它同时还向我们提供了一种文学研究的范本;它是指导我们后学从事学术研究的一个比喻,一个筏子,引领我们到求真求实的彼岸。

 


我读《鲁迅粤港时期史实考述》一书,还有一个特别的感动。我曾有幸在先师李伟江先生这位敦厚长者的斗室里与他促膝长谈,得知先生喜爱阮藉的咏怀诗,喜爱李金发的作品,喜爱现代派诗人穆旦的诗歌。我私心里揣测,先生的内心恐怕也有相当激越而又敏感的情怀。可是,据我个人所见,先生无论讲课还是为文,从来都是那么谦和平实,从无盛气凌铄,因情害文,因文害质。我想,这自然是因为先生有善良敦厚的品性;另一方面,或许是因为长期的史料梳理,使先生对自己的文字和激情有相当的克制力——说来惭愧的很,这方面的确是我们很多年轻后学,当然包括我自己,力所不能及的。

 


当学生们一个个逐渐成长起来,当先生的斗室已经换成了宽敞明亮的书房,当女儿给父亲买了舒适的大班椅,我们敬爱的李伟江老师却突然离我们而去。我毫不怀疑,如果先生健在,他一定能在史料学和其他专题研究方面取得更多、更大的成就,因为互联网的发展和电子图书馆的建设将给先生提供相当多的帮助。当我在课堂上向先生介绍电子图书馆时,先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直到最后的日子,先生还表示说,等病好了,他要好好学习一下如何使用这种电子图书馆。我想,今天的互联网正是可以让先生这样的人善加利用的,而且一定能够结出丰富的硕果。可是,病魔却突然夺去了李老师刚毅的生命。

 


最后,我谨热烈祝贺《鲁迅粤港时期史实考述》一书的出版,同时热烈期盼《李金发文集》的隆重推出。我想,届时会有更多的朋友一睹先师李伟江先生的风采。



(完)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