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我来剥苗怀明的皮(三)淮茗也说《红楼梦》的作者问题  

2007-05-14 18:38:15|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来剥南京大学副教授苗怀明的皮

 

三、淮茗也说《红楼梦》的作者问题

 

《红楼梦》自面世流传之日起,其著作权问题就一直困扰着读者,形成了多种说法,并由此产生过多次争论。《红楼梦》作者问题既是红学研究中的一个核心问题,同时也是一个繁难问题。问题之所以难以解决,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缺乏足够、必要的资料(评点:既然如此,曹雪芹为作者的说法始终是一种假说,无法证实。对于无法证实的理论,反复强调它一定正确,那是喊口号,不管用。从下文来看,本文作者又在强调已经有了足够和必要的资料,这岂不是自相矛盾?从逻辑上来说,要么必要的资料的确已经足够,要么就是论者隐瞒或者扭曲了证据。)。


尽管曹雪芹为该书作者的观点在学界和社会上影响最大,但它还远没有到所有人的认可。现有的资料还不足以解释人们的所有疑问,比如敦诚、敦敏兄弟与曹雪芹关系如此密切,为何对《红楼梦》一书只字未提,等等。


不过,从现在所掌握的资料综合来看,曹雪芹为《红楼梦》作者的观点还是比较可信的。尽管此话有些老生常谈的味道。


如果从作品自身的记载来看,曹雪芹似乎只是一个改编者,他所做的工作是“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真正的作者是那位曾经历人间沧桑的石头,原名为《石头记》,后由空空道人“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并改名为《情僧录》,东鲁孔梅溪题名为《风月宝鉴》。曹雪芹的批阅、增删、纂成、分出等工作就是在此基础上进行的。有的研究者据此否认曹雪芹的著作权,认为小说的作者是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的那位石兄。此外,研究者们还提出了其他一些候选人。这一看法看似有理,实则是很成问题的。


首先,这一看法歪曲了作者的艺术手法,缺乏对作品的深入理解。《红楼梦》开头有一段女娲补天、石头下凡的神话描写,而且这一神话贯穿作品的始终,和绛珠还泪、虚幻仙境等描写一起,构成了一个超越现实人间的神话世界,在作品中占有重要地位。这些描写属作者独具匠心的艺术构思,对揭示作品意蕴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收到一种神秘莫测、虚实相生的奇妙艺术效果。对此只能从艺术的角度来理解这些神话描写,而不能落到实处,将其作为考证《红楼梦》作者的主要证据(论者忘了小说中的石头说了什么:“我半世亲闻亲见的这些女子”以及“不敢稍加穿凿”;也忘了脂砚斋的批语“事则实事”。这就说,论者隐瞒了证据。)。


再者,这一看法混淆了创作与改编的区别。在笔者看来,作品中有关曹雪芹的那几句话恰恰是曹雪芹为小说作者的铁证(这个“铁证”的强调多么勉强,与论者开篇所说的话相互矛盾。)。在那几句交代后还有一首曹雪芹的诗:“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该诗为曹雪芹所作,研究者基本上没有什么异议。细读该诗,分明是成书之后的夫子自道,是对世人的一个带有对话色彩的交代。这分明是作者的口气,如果是改编者,他没有必要、也没有资格这样写,何况其中还明确提到了“作者”一词。显然,曹雪芹是以作者身份自居的(他又故意不提脂砚斋“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这条证据。这条批语充分表明脂砚斋是完成小说最后定稿的人)。他虽然使用了石头作书、空空道人传书这种艺术手法来赋予该书一种神圣性或神秘感,但他并不想含糊作者问题,毕竟这部书凝结着他十年的心血,短暂人生中能有几个十年?他之所以特意署上自己的名字,说明他对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相信它并非真的“荒唐言”,是能够永久流传的,而且他更渴望后人真正解味,深解其中的“辛酸泪”。否则,如果作者真的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姓名的话,他没有必要点出曹雪芹这个名字,而且把自己所作的工作交代得那么清楚,他完全可以像《金瓶梅》的作者署上“兰陵笑笑生”那样,给后人留下一个永久的谜团。偏离作品自身十分明确的交代,武断地否定曹雪芹的著作权,这正是作者所担心的,也是对作者的极不尊重。显然,作者几百年前“谁解其中味”的担心并非多余,因为后人不仅对这部书的理解千差万别,千奇百怪,甚至连作者的著作权都生硬地剥夺了。


退一步来讲,即使真有那么一部石头所创、空空道人传抄的初稿或原稿,那么在它经过曹雪芹十年修改、五次增删、纂成目录、分出章回这一番脱胎换骨的工作之后,不难想象初稿或原稿与今天所能看到的《红楼梦》的差距该有多大。这样的工作是改编一词所不能涵盖的,完全是一种具有原创性的文学创作。大凡了解中国古代章回小说创作情况者都知道,一部没有章回、缺少目录的作品是不能称作章回小说的,毕竟小说是一种文学样式,它有自己特有的形式特征,像分回、回目等都是其最为明显的形式特征,缺少这些最基本的特征,就不能叫小说。因此,在曹雪芹修改、增删、纂成、分出等工作之前,所谓的初稿或原稿充其量只能称作文学素材,而不是小说。


在中国小说史上,以其他小说为素材,在此基础上进行新的创作,这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人们通常将这种工作称作创作,而不是改编。如果《红楼梦》的创作也有这么一部初稿或原稿的话,那么,曹雪芹也应该照例被称为作者,而非改编者。在《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成书之前,已有《三国志平话》、《大宋宣和遗事》、《西游记平话》小说和大量的三国戏、水浒戏、西游戏,这些小说显然从前代文学作品中汲取了不少营养,但人们仍然称罗贯中、施耐庵、吴承恩为作者,而不是改编者(以上几段段跟蔡义江一样强词夺理。红楼梦跟三国水浒根本是两回事,性质完全不同)。

 

综上所述,恰恰是曹雪芹本人道出了自己的作者身份,他只不过用艺术的手法表达而已,如果不是抱有成见,作过多发挥的话,由此推断出曹雪芹的作者身份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如果说要铁证的话,这就是铁证。如果连作者本人的话都不相信,如果连作品自身的交代都不理睬,那其他所以关于《红楼梦》作者的记载就更不可信了。因此,要弄清《红楼梦》的著作权问题,首先应该从作品出发,看作品中是怎么写的,看作者是怎么交代的。如果无视这些最基本、最权威的材料,那只能是舍本逐末了。


再者,除了作品中曹雪芹本人的交代外,还有不少过硬的材料可以支持其著作权。这些材料可以分成三类:


一是脂批的记载。尽管在脂批作者身份的确认问题上学界还存在很大的争议,但无论是脂砚斋还是畸笏叟,他们和曹雪芹较为熟悉,并参与了该书的创作,对于这一点大家的看法则基本相同,因此他们的话还是比较可信的。近年来虽然也有一些研究者认为脂批系伪造而成,但其所列证据及论证还不足以推翻原有的观点。在这种情况下,脂批依然可以作为证据来实用(论者在这里含糊其词地说脂批,可是他根本不提脂砚斋和畸笏叟批语的相互矛盾之处。这两个人的批语根本不能同时成立。在没有彻底弄清楚哪一个为真的情况下,脂批完全不可以作为证据。)。


脂批中有数条批语明确点出了曹雪芹的作者身份。如甲戌本第一回:“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这一句砍掉了前半部“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余谓雪芹撰此书,中亦为传诗之意”(这一条断句是断章取义,故意搞错。正确的断法是:“余谓雪芹撰此<指曹雪芹的诗歌>书中,亦为传诗之意。”),第二回:“此等才情自是雪芹平生所长”(这是指曹雪芹的诗才,哈哈。),第十三回:“因命芹溪删去”(这是畸笏叟的批语,另外从文本和情理来看,删去之说根本不能成立),庚辰本第22回:“此回未成而芹逝矣。”(这又是畸笏叟的批语,哈哈。)这些记载语意十分明确,不可能作其他方面的理解(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必要的证据已经足够了,哈哈)。如果我们不怀疑脂批作者的权威性的话,则必须承认,这是曹雪芹著作权十分确凿的证据(凭什么不怀疑脂批的权威性,哈哈。脂砚斋和畸笏叟的说法相互矛盾,因此曹雪芹的著作权仍然不确凿。如果论者不怀疑脂砚斋批语的权威性,那么他就应该认为著作权确凿地属于脂砚斋。哈哈)。


一是曹雪芹同时代人的证言。在《红楼梦》早期传抄期间,就已有关于该书创作、流传情况的记载,其中都明确点出曹雪芹的作者身份。如富察明义《绿烟琐窗集》一书收有《题红楼梦》诗作20首,其诗序中明确指出:“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明义的诗明明白白写出红楼梦已经完成,咏黛玉之死和石归山下都是从现有的后四十回情节中化用的;同时,“出”可以作“取出,拿出”解;最后,“曹子雪芹出所撰”这句话是有歧义的。)爱新觉罗"永忠《延芬室稿》一书收《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姓曹》,其诗作题名已经说得很明白,其第一首云:“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侯”是对士大夫的尊称,曹雪芹不是士大夫。)富察明义、永忠与曹雪芹生活年代相同,他们与曹雪芹的朋友甚至其本人较为熟悉,因此所了解的情况还是比较可信的(什么叫比较可信,哈哈。这些证据都是有问题的,不足以支持论点。)。


一是《红楼梦》刊行后各类材料的记载。这些记载数量较大,虽然距曹雪芹生活的时间稍远,不够权威,但它代表了当时不少人的看法。尽管在胡适《红楼梦考证》一文发表之前,曹雪芹的作者身份没有得到学术层面的、正式的确认,但在《红楼梦》作者的诸多说法中,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说法是最为流行、影响最大的。


综合作者的自白和上述三类资料,我们可以比较有把握地说,曹雪芹就是《红楼梦》一书的作者,而不是改编者。其他关于《红楼梦》作者的诸多说法要么是证据不足、不够过硬,要么是建立在对资料曲解、臆测的基础上,要么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远不如曹雪芹作者说可信(论者说的不错,关于曹頫是作者的说法历来就有问题,都是猜测,因此不足以驳倒曹雪芹是作者的这个猜测。)。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如果不能令人信服地全部否定、推翻上述几类资料,恐怕还是得老老实实承认曹雪芹的著作权。总的来看,在没有新的、过硬的反证材料出现之前,如果按照严格的学术规范进行研究,否定曹雪芹的著作权注定是劳而无功的(请论者认真去看一看陈林的论证,呵呵。)。


当然,如果是出于名利、商业、偏见等目的,执意要否定曹雪芹的著作权,另外再提出一些候选人,那又是另一回事,尽管这样的事情近年屡有出现,确实构成一个值得深思的社会文化现象,但它已非学术研究的范围,这里不予讨论(这种暗示性的攻击没有必要)。


(苗兄已经把主流观点的论据几乎完全简要列举出来了,呵呵。可是,细究起来,没有一条证据能站得住脚。而且苗兄始终回避了一个问题:元春探春的原型就是曹寅的两个女儿曹佳和嫁给康熙某侍卫的次女;因此从情理上来说,贾宝玉的原型人物、小说的作者,就是曹佳的弟弟。可是曹雪芹是曹佳的侄儿!很简单,哈哈。)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关于“曹雪芹墓石”和葬地

冯其庸的谬论可以休矣

 

学术骗子蔡义江自欺欺人

——简论未辨真假的所谓“脂批”不能做证

 

国学网流氓无赖成堆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上)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中) 
驳学术骗子陈维昭兼论“主流红学”(下) 

 
驳陈克艰论破译红楼的方法

前言

 

 
 
 
 
 
 

刊谬论南方周末助纣为虐

尚空谈学术骗子掩耳盗铃

一、老账新账一起算


二、陈克艰的真实意图


三、陈克艰对学术研究方法的无知


四、陈克艰对“证据”的无知


五、陈克艰对红学研究现状的曲解和遮蔽


六、对《南方周末》的诤言

 

 

抓奶王小盾乱摸《红楼梦》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