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18万块元拍的“卞藏本”18块钱都不值  

2007-07-28 11:0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万块拍的卞藏本18块钱都不值

戳穿冯其庸、杜春耕、刘世德等所谓“专家学者”

鼓吹假古籍的可耻谎言

(简写版)

 

一、总论:“卞藏本”和其他“脂本”全是造假

 

近一年来,一个残存仅10回正文和第三十三至第八十回回目的“《红楼梦》旧抄本”因为被上海敬华艺术品拍卖公司拍出了18万元人民币的高价(被深圳的卞亦文先生拍得,因此现通称为“卞藏本”),又被一些“专家”“学者”誉为“一个有极高价值的本子,是近几十年来《红楼梦》资料的又一重大发现”,故而引起了红学圈子里激烈的争议。


在我看来,“卞藏本”百分之百是个假文物,它不但不值18万块,甚至连18块钱都不值。


我们可以根据一些长期以来为广大红学家们完全不了解的小说正文内容,证据确凿、无可辩驳地断定——一切被红学家们奉为“至尊”的所谓“脂本”,全都是清末民初乃至后来无良书贾牟取暴利的伪造,全部所谓“脂本”抄配成书的上限,绝不会早于1911年上海有正书局经理狄葆贤影印出版《国初抄本原本红楼梦》(即所谓“有正本”或“戚序本”)的时间。


“卞藏本”被一些著名红学家认定为“残脂本”。综合这些专家学者的论述,结合我个人对影印本正文所做的判断,“卞藏本”实际上是根据戚序本、杨藏本(或“梦稿本”)、列藏本(或“俄藏本”)等所谓的“脂本”东拼西凑抄配而来的。其中列藏本最为晚出,它于1962年被“发现”,直到1984年年底才在国内影印出版。


这就意味着,“卞藏本”的伪造不会早于1962年,最晚都是在1984年年底之后。

 


二、死穴(一):“世荣”暗指“胤祥”,“水溶”全是附会


根据《红楼梦》正文内容来判定“全部‘脂本’都是作伪”,进而判定所谓“残脂本”“卞藏本”必定作伪,一个极其重要的客观判断标准,就是程本系统(程甲、程乙本以及后世据此翻印的120回小说刻本)、脂本系统(即所谓甲戌、己卯、庚辰、杨藏、列藏、戚序等80回小说抄本)这两大系统的版本对小说中重要人物北静王姓名的叙述。


在程本系统中,北静王的姓名无一例外地都是写作“世荣”;在脂本系统中,北静王的姓名无一例外地都是写作“水溶”。“世荣”和“水溶”究竟谁真谁伪呢?答案是:“世荣”真,“世荣”才是符合小说原作者创作意图的写法;“水溶”假,“水溶”造假的始作俑者就是上海有正书局经理狄葆贤。


为什么可以如此判断?我在2006年6月出版的学术专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中,以大量无可辩驳的小说文本、信史文献、历法资料和八字命理等证据证明:在现存120回小说《红楼梦》的情节之下,客观隐藏并暗示着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由此出发,论证了小说真正作者曹頫确切的出生时间和去世日期(1706年6月8日—1774年2月17日);论证了贾政、元春、探春和北静王等重要小说人物的文学原型,指出这些小说人物的文学原型分别是江宁织造曹寅、曹寅长女曹佳(平郡王纳尔苏王妃)、曹寅次女某(嫁任康熙侍卫的某王子),以及康熙第十三子、雍正之弟、怡亲王胤祥。


我在此要特别提出的是,程本系统中北静王的姓名“世荣”,恰恰在暗示其原型人物正是“胤祥”。


“荣”和“祥”对应,这是不成问题的;“世”和“胤”何以对应呢?《说文解字》对“世”的一个释义是:“父子相继为世。”《说文解字》对“胤”的释义是:“子孙相承续也。”这充分表明,“世”和“胤”在一定程度上,意义是相通的,是同义词。“世荣”暗指“胤祥”,不但从字面意义上可以看出它们的对应关系,而且可以进一步与《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关于北静王原型人物的论述构成相互验证。


“水溶”是个什么东西呢?狄葆贤标榜他于1911年影印出版的“戚蓼生序本石头记”(80回)是清代初年的“原本”、“秘本”,比1791年出版的程甲本还早——他在卷二第十四回第十三页上作眉批说:“北静王水溶,今本(按,指程甲本)作‘世荣’,当以原本为是。”


欧阳健先生早就揭发,狄葆贤将北静王的姓名改写作“水溶”,其用意在于暗示北静王的原型是乾隆第六个儿子“永瑢”,“这种说法,十分投合一班相信《红楼梦》是写‘宫闱秘事’的人的心理”。他同时指出,永瑢生于乾隆八年,而《红楼梦》至少在乾隆九年以前就已经动笔,“怎么可能将尚未出生或至多还在襁褓中的、直到乾隆三十七年始封郡王的永瑢当作北静王的原型呢”?


我完全认同欧阳健先生的意见:1911年石印的有正本,出于冒充“原本”的目的,首先改“世荣”为“水溶”,并且获得了社会的认同;而1927年以后出现的“脂本”,因袭有正本的改笔,“脂本”之出于有正本之后,而决不可能是乾隆十九年甲戌前后的产物,可以说是毋庸置疑的。


我要强调的是,“世荣”就是“胤祥”,“水溶”全是作伪。也就是说,全部“脂本”都是作伪。“卞藏本”尽管目前还没有写到北静王的姓名,但它的正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同于脂本”(冯其庸语),因此“卞藏本”百分之百就是后世的伪造。


三、死穴(二):贾宝玉比姐姐元春小几岁?


判断“卞藏本”必定作伪的另一个关键之处,就是小说第二回关于元春和贾宝玉出生时间的叙述。程甲本写到,贾政的夫人王氏“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就奇了,不想次年又生了一位公子,说来更奇”。我们知道,这个“次年”所生的公子就是贾宝玉。


从小说面的情节来看,贾宝玉显然不是只比姐姐小一岁,而是小了十多岁。正因为如此,程伟元和高鹗在程乙本中将“不想次年”改成了看起来不错的“不想隔了十几年”。


标榜比程甲本更早的狄葆贤的“戚序本”改成了“不想后来”,舒元炜序本照抄“戚序本”的“不想后来”,“卞藏本”继续照抄——这一下又充分暴露了它造假的罪证。


在程本系统中,元春的出生时间有明确的叙述,即第八十六回所写的“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按程甲本的写法,贾宝玉是在元春出生的“次年”降生的,那么贾宝玉就是出生于“乙酉年”。我们知道,甄宝玉比贾宝玉小一岁,因此甄宝玉就是出生于“丙戌年”。


甄宝玉是什么人物呢?“独他家接驾四次”——这一小说情节的原型,恰恰就是康熙六次南巡,四次驻跸曹寅江宁织造府这独一无二的史实。甄宝玉的父亲甄应嘉的名字,正是暗示“真迎驾”,正是暗示甄应嘉的文学原型就是“接驾四次”的曹寅。甄宝玉是甄应嘉的儿子,因此他的原型人物就是曹寅的儿子。那么,曹寅的这个儿子,是不是生于“丙戌年”呢?


《破译红楼时间密码》论证了小说真正作者曹頫确切的出生时间和去世日期。这个曹頫,就是小说主人公贾宝玉的文学原型;这个曹頫,就是曹寅的儿子,恰恰就是生于丙戌年(1706年)!


很显然,小说作者恰恰是有意用一明一暗两条线来指出“真宝玉”曹頫的真实出生时间。明的,就是明写元春生于甲申,“次年”贾宝玉出生,由此指示出甄宝玉生于丙戌年;暗的,就是通过隐藏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完整地暗示出“真宝玉”曹頫的真实出生时间“丙戌年四月二十八日(药王圣诞)”。


程甲本第二回的“不想次年”表面看起来是错误的,可这恰恰是小说作者苦心积虑的精巧安排,是不容篡改的原本文字。程伟元、高鹗乃至后世的造假分子和“红学家”,完全不了解这个正文内容的含义,妄加篡改,然而动辄得咎,落入陷阱,被逮个正着。


四、收官:可方便验证的客观依据


广大读者可以看到,我是以《破译红楼时间密码》所论证的学理作为版本辨伪的客观依据和“方便法门”的。要推翻我对“卞藏本”的判断,惟一的办法就是有理有据地推翻《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一系列的论断。


另一方面,广大读者又可以非常方便地验证《破译红楼时间密码》的全部论据和论点。验证的一个关键,就是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佳的真实出生时间。《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对小说真实朝代纪年的“还原”,以及进一步的系列推论,都是以此为基础的。


我在论著中主要根据八字命理的“游戏规则”,反推出元春的真实出生时间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这个出生日期不是小说明写的“大年初一”,而是“正月初二”。小说第五十三回恰恰用“元旦朝贺”和饮屠苏酒等情节,暗示了元春真实的出生日期正是“元旦朝贺”的“次日”“正月初二”。


我在论著中又指出,元春的真实出生时间就是平郡王纳尔苏嫡福晋(王妃)曹佳的生辰八字。这一论断,可以根据清代关于“指婚”的“法律规定”,参照纳尔苏与曹佳结婚的确切时间,判断曹佳的生年得到验证。


最直接了当验证上述判断的方法,就是查找清代皇族宗谱“玉牒”《娶妻册》中的有关记载。《娶妻册》是关于宗室男子娶妻情况的报告,登记了妻族所在佐领、妻父姓名、妻子姓氏、年龄及出生年月日等情况。只要《娶妻册》中还保留了关于曹佳出生年月日情况的档案,我敢断言,这个记载一定就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


有专家说,“卞藏本”“很值得大家研究”。我要说,“卞藏本”根本不值得研究;另一方面,“卞藏本”这个假文物出笼的前后经过、造假主谋、协从人员、牟取暴利的方式方法,倒是很值得司法机关认真研究,严肃查处。


各位以为卞亦文先生花了18万块钱当“冤大头”吗?只要“卞藏本”的谎言继续下去,“卞藏本”的影印本卖到洛阳纸贵,请放心,为假文物最后“埋单”的,还是千千万万善良的人们!


(完了)

推荐阅读完整版

 

戳穿冯其庸、杜春耕等“专家学者”

关于卞藏本的谎言

 


一、缘起:“卞藏本”18块钱都不值

 

二、法门:全部“脂本”都是作伪

 

三、死穴(一):“世荣”暗指“胤祥”,“水溶”全是附会

 

四、死穴(二):贾宝玉比姐姐元春小几岁?

 

五、收官:射向造假者的穿心利箭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