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与网友Billy关于红楼梦的通信  

2007-08-02 22:39:36|  分类: 细读红楼梦小说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网友Billy
关于红楼梦的通信
 
陈林先生:

您好!我最近在书中发现了一个疑点,想请您解答一下。第一回中,甄士隐于中秋之夜宴请贾雨村,曾对雨村言:“……且喜明岁正当大比,兄宜作速入都,春闱一战,方不负兄之所学……”。这里问题就来了,按照您在《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一书中所论证的那样,从第一回“当日地陷东南”到“士隐听罢,也只得罢了”这一段事情应该发生在康熙四十五年丙戌年(1706年),那么士隐所说的明年就应该是1707年,康熙四十六年丁亥年(1707)。而按照明清两朝的科举制度来看,亥年是无论如何是不会有春闱即会试的,会试是在辰,戌,丑,未年举行的。况且我查了一下清史,1707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年份,即不是康熙的整数生日,也没见其它皇族贵室的重要生日,也就是说不可能有恩科的。那么这一段究竟怎么回事呢?是作者笔误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Billy先生


您好!非常感谢您对拙作的关注和对鄙人的信任,您能发现细微的疑问,尤其令在下十分赞赏和敬佩!近因公私两方面事务繁杂,未能及时回复您的来信,万望海涵。


您提出的问题很有意义,类似的疑问正是鄙人在拙作的修订过程中需要仔细辨析回答的。现在回顾拙作,的确是有一些小问题没有来得及在论述过程中圆满解答的,您所提出的1706年没有科举考试,即为明显的一例。顺便提一句,拙作还非常遗憾地没有明确指出,《红楼梦》中的皇帝,主要隐喻的就是康熙。下面鄙人对您所提出的问题试做尽可能详尽的答复,希望能令您满意。


小说第一回写到了甄士隐于某年中秋馈赠盘缠给贾雨村,资助他进京赶考。在拙作中,这一情节被划归到了“丙戌年”(1706年)。鄙人在最近10个月的版本校勘和拙作初版修订的过程中,也认识到这个年代划分太过粗疏,未作详细说明,是一个足以导致读者困惑的明显错误,这是需要首先向您以及其他读者慎重致歉的。谢谢您指出拙作的错误!

 

根据明清两代的科举考试制度,科举考试每三年举行一次(三年一科),称为“大比”。乡试即乡举考试之谓,中式称举人。乡试在前,每逢子、午、卯、酉年举行,称“正科”,遇庆典(如皇帝登极等)加科称“恩科”。庆典恰逢正科之年则以正科为恩科,或移正科于前,或移正科于后,或改三月乡试。由于乡试通常在秋天举行,故乡试又称“秋闱”。会试即集中举人会考之意。会试在后,每逢辰、戌、丑、未年举行。若遇乡试恩科,翌年之会试称“会试恩科”。会试在春季举行,由礼部主办,故亦称“春闱”或“礼闱”。


如果甄士隐于馈赠盘缠是在1706年,那么贾雨村考试看起来就是在1707年丁亥了。可是根据科举制度,丁亥年在一般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科举考试的。所以看起来拙作对这一情节的年代划分的确错了,按正常的推理,甄士隐于馈赠盘缠应该是在丁亥年,贾雨村考试应该是在戊子年(1708年)


可是,即便如此划分,还是有问题的。请注意,按照小说的写法,贾雨村参加的是“春闱”会试。我们来看看小说原文:


士隐不待说完,便道:“兄何不早言?弟已久有此意!但每遇兄时,并未谈及,故未敢唐突。今既如此,弟虽不才,‘义利’二字却还识得!且喜明岁正当大比,兄宜作速入都,春闱一捷,方不负兄之所学。其盘费余事,弟自代为处置,亦不枉兄之谬识矣!”


请注意,贾雨村怎么可能去参加会试呢?从小说的写法来看,贾雨村似乎并不是一个举人。举人是一种正式的科名和资格,即使会试未能考中进士,也可以通过吏部铨选而做官。一句话,考中了举人,可以使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产生质的飞跃,举人在社会上可以说是八面威风声势显赫的,他可以享受与县太爷平起平坐地位相等的身份。可以肯定,贾雨村绝不是举人


不是举人,就不能参加会试。因为科举考试,是一种阶梯式的考试,童试合格以后,必须依次通过乡试、会试和殿试三级考试,才能达到士人梦寐以求的“金榜题名”的目标。这一程式是明清两代科举考试的基础,500多年没有发生重大变化,是名副其实的“永制”。

 

因此,即便我们把贾雨村参加科举考试的情节划归到1708年,仍然是错误的


鉴于此种两难的困境,拙作在初版中未作详细说明,就将甄士隐于馈赠盘缠的情节划到了1706年,那么贾雨村考试的情节自然顺推安排在了1707年。


我想,作者设置这个情节,其深心用意难以测知,可能性很多,难以确指。如果一定要作出回答,似乎勉强。在此鄙人再强行回答一二,请您审查是否合理。


小说第86回写到,元春生于甲申年。小说第2回又写到,贾宝玉是在元春出生的“次年”出生的,这就意味着贾宝玉出生在“乙酉年”。如果甄士隐于馈赠盘缠的情节是在乙酉年,那么贾雨村看起来是可以于次年丙戌年参加“会试”的。可是,从制度来说,贾雨村又是没有资格参加会试的。


如果小说作者的确是要安排贾雨村于丙戌年参加会试,这又意味着什么呢?我想,恐怕只有一种情况,即确定贾宝玉是生于“乙酉年”。

 

确定贾宝玉是生于“乙酉年”,这又意味着什么呢?我认为,只有一种意图:即确认甄宝玉必定生于丙戌年。这个甄宝玉的原型实际上还是作者曹俯本人——这也就是说,作者是在通过相当曲折隐晦的手法,暗示自己真实的出生年代和身份。


由此来看,作者曹俯是通过多种方式来透露个人真实的身份信息的。一种方式,就如上文所论,是通过明确的纪年以及科举考试这些情节,锁定甄宝玉(真宝玉)的出生年代;一种方法,就是拙作《破译红楼时间密码》所揭示的那样,通过隐藏真实的年代序列,来透露贾宝玉真实的出生年代。这一假一真的两条线,都是在透露作者真实的出生年代必定为丙戌年(1706年)。

 

我想,非如此解释,恐怕贾雨村参加科举考试的情节设置意图就无法理解了。您以为如何呢?


再次感谢您的关注和信任,望多交流!谨此,

顺颂
    夏安!


                                              陈林    敬上
                                           2007年6月14日于广州

 

陈林先生:

 

您好!我是billy,我又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了——最近夜读红楼,无意之中发现这么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不知您注意到小说中“空空道人”这个小人物没有?说他是小人物,因为全书120回里,只有在第一回和最后一回他才出现,实在微不足道的很;但说他值的玩味再三,却是因为他是《石头记》第一个抄录和传播的人。正是空空道人在青埂峰下与石头的对话,才让他萌生了抄录《石头记》全文的想法也是他,把抄录好的手稿交于悼红轩中的雪芹先生。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个空空道人究竟有没有原型可考呢?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可能有些不当,让您见笑了。我觉的这个空空道人很可能就是小说真正作者—曹俯出家后的道号


众所周知,小说中贾宝玉是最后出家的,但是不是当真作了和尚呢?小说中没有明说,只是说他是剃了光头,但既如此,为何后来皇帝给他赐的号叫“文妙真人”呢?这明显是个道家才用的法号嘛。您在大作《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中也提到过这一点,并且认为这是在暗示贾宝玉实际上是出家做了道士。我非常同意您的观点,而且,只要稍微推理一下,就能得出曹俯很可能也是出家做道士的。


因为在曹家被抄之后,曹俯就忽然从人们的眼中消失了似的,无论是历史书籍还是当时文人士大夫的言谈记录中,关与他的个人情况就再也没有谁知道和提及过。那么,请想一下,一个大活人,能够在什么情况下把自己隐匿起来呢?只有出家,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也正是因为出家了,曹俯才有可能在秘密的情况下完成小说。否则他要是身处红尘闹市之中,还怎么著书呢?很快就会有人查到他的。当然,他并没有完全隔断与外界的联系,至少,他和他的儿子曹雪芹的联系就不会中断,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把书稿交与雪芹去披阅增删,编篡整理。


另外,我觉的小说在第一回的文字中已经暗示了《石头记》全书已经成书,书中写道:“空空道人乃从头一看,原来就是……一段故事,后面有又一首偈……”接着又写道:”空空道人听如此说,思忖半响,将石头记再检阅一遍……。”


这两段话已经很清楚地说明白了,石头记是全书完成了的,并没有什么没有定稿的部分,完全是达到了作者在批语中所说的那样“一字不可更,一字不可少”的地步,在小说最后一回里,也有这样类似的描述。这些都明明白白地说明,石头记是完整的,现存120回就是曹俯的心血之作
 
以上就是我的一些推论,还请您指正。谢谢!

 

 
Billy先生

 

您好!谢谢您的来信。您对作品读的很细致,谈的问题也很到位,鄙人也颇受教益。您所指出的空空道人看到的是小说全文,小说根本不存在没有完稿的情况,的确是有力的文本证据。

 

关于空空道人的原型,您的提法也很好,认为空空道人的原型就是小说真正作者曹俯,这是很有见地的想法。事实上,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没有在正式出版物里这样写,一个主要原因是——尽管这样的想法很好,但是要找出切实的证据来却不容易。如果我们能确知曹俯是出家当了道士,有明确可信的文献记载,那么空空道人的原型就是曹俯这个说法,就变得理据相当充分了

 

贾宝玉最后出家当的是道士,而不是和尚,文本证据是很充分的。我们不能单凭“光着头赤着脚”这个简单的描写,就认定他当了和尚。皇帝赏的是道号,那是明摆着赏给道士的。另外,妙玉扶乩得到的神示,说的是“入我门来一笑逢”,入的是什么门呢?妙玉说,“请的是拐仙”,拐仙恰恰就是道家人物而非和尚,可见宝玉最后还是入的道门。

 

曹俯的最后结局是什么呢?您的推测很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事实上,很多专家学者也都是这样想的——他出家了。但是,曹俯出家当的是和尚,还是道士呢?大家的分歧就很大了。

 

我的想法跟您一样,曹俯出家当了道士。从小说来看,贾宝玉最后也是当的道士嘛,所以曹俯出家当了道士至少从文本证据和其他方面的情理来看,都是合理的。

 

另外,我一直有个想法,暂还不系统,没敢公开说,现就私下和您交流一下,敬请批评指教。我认为,小说重要人物甄士隐的原型人物就是曹俯本人。甄士隐是个道士!“老道”!我为什么会认为甄士隐的原型人物就是曹俯呢?这还真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问题


简单地说,我们可以从几个方面来考察:

 

1、甄士隐的名字。甄士隐谐音“真士隐”,这是没有问题的。贾宝玉是怀抱一颗真心,抛弃了一个假世界,甄士隐实际上也是如此。那么,这个作者曹俯,何尝又不是如此呢?他们都是“真士隐”。

 

2、还是甄士隐的名字。甄士隐,姓甄,字士隐,他的名是什么呢?很有意思,他的名是单字:费。作者给这个人物安了这么一个名字,含义是深远的。这个名和字取自《中庸》:“君子之道费而隐”。拙作扉页上就把这句话重点提出来了。“君子之道费而隐”,这句话的解释是多样的,可以解释成“君子之道是广大而又深隐的”,或者也可以解释成“君子之道废弛了,因此而隐遁起来”。如果曹俯取的是后一种解释,我想,这当然也是他个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而这种精神世界,恰恰也是等同于小说人物甄士隐和贾宝玉的。

 

3、小说文本的证据。贾宝玉曾想跟和尚好好聊一聊,还要跟了和尚去,结果宝钗袭人死活拉住不放。最后,贾宝玉还是去了,聊完之后回来,说了两个字——这两个字恰好跟甄士隐是有呼应关系的。贾宝玉说:“好了,好了!”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反正我觉得这个“好了”是把这两个人统一起来了。我可不可以认为,甄士隐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晚年形象呢?我可不可以认为,甄士隐实际上就是作者曹俯的晚年形象呢?好像可以,但是我也不能把这个事情说的很清楚很透彻。我就是这么糊涂着,朦朦胧胧地直觉着甄士隐实际上就是作者曹俯的晚年形象——因此,曹俯的晚年就是一个道士。

 

我希望上面这一通个人的发挥,不会让您也感到糊涂。:)

 

祝平安快乐!

                                          陈林    敬上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