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上海博物馆80万美金买回垃圾(下篇)  

2007-10-26 06:28:46|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博物馆80万美金买回垃圾
——论“甲戌本”造假的源头之一是王伯沆

(下篇)

上海博物馆80万美金买回垃圾(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王伯沆手批红楼梦影印本)
 

四、敲骨剥髓,掏心挖肺


我的证明方法是这样:以小说前五回中有正本、王评本和甲戌本对相同语句作的批语为例证,直观比较它们的异同,再作进一步的分析讨论。需要说明的是,以下举的例证中,戚序本对某些小说语句未作批语,因此罗列的只是王评本和甲戌本。另,王评本的页码指的是《王伯沆红楼梦批语汇录》一书的页码。我们现在来看看例证:

 

第一回


小说正文: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
戚序夹批:开口先云势利,是伏甄、封二姓之事。又言人情,总为士隐火后伏笔。
王氏朱批:“十里”者,势利也;“仁清”者,人情也。(第11页)
甲戌侧批:开口先云势利,是伏甄、封二姓之事。又言人情,总为士隐火后伏笔。

 

小说正文:只有一女,乳名英莲。
戚序夹批:设法应怜也。
王氏朱批:“英莲”者,应怜也。(第12页)
甲戌侧批:设云应怜也。

 

小说正文:姓贾名化,表字时飞。
戚序夹批:假话也。实非也。
王氏绿批:“贾化”者,假话也;“时飞”者,实非也。(第16页)
甲戌侧批:假话,妙。实非,妙。

 

小说正文:这贾雨村原系湖州人氏。
王氏黄批:“湖州”,言胡诌也。(第16页)
甲戌侧批:胡诌也。

 

小说正文:便狂喜不禁,自谓此女子必是个巨眼英雄,风尘中之知己。
王氏绿批:多少穷酸,偶得名公卿一笑,便自谓受国士之知,正与此类耳。(第17页)
甲戌侧批:今古穷酸皆会替女妇心中取中自己。

 

小说正文:士隐令家人霍启抱了英莲去看社火花灯。
戚序夹批:妙!祸起也。此因事命名。
王氏绿批:“霍启”者,火起也,又祸起也。(第19页)
甲戌侧批:妙!祸起也。此因事而命名。

 

 

第二回


小说正文:又半载,雨村嫡配忽染疾下世,雨村便将他扶作正室夫人。
王氏黄批:此是娇杏尤“徼幸”处。(第25页)
甲戌本在上文“娇杏”侧作批语:侥幸也。

 

第四回


小说正文:人命官司一事,他竟视为儿戏,自为花上几个臭钱,没有不了的。
王氏绿批:眼明手辣,薛公子大是雅俊人。(第59页)
甲戌侧批:是极!人谓薛蟠为呆,余则谓是大彻悟。


第五回


小说正文: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王氏墨批:两地谓二“土”。加木即“桂”字,谓金桂也。
甲戌夹批:拆字法。

 

小说正文: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戚序夹批:拆字法。
王氏墨批:上四字似“冷”,下三字似指“秦”,但句意仍未解。
甲戌夹批:拆字法。

 

小说正文:此茶名曰“千红一窟”。此酒“因名为‘万艳同杯’”。
戚序夹批:隐哭字。戚序夹批:与“千红一窟”一对,隐悲字。
王氏墨批:上文“一窟”即一穴,此“同杯”即同杯,已寓葬花之意。又窟音同哭,杯音同悲,直摄二十七回一段幽咽文情。
甲戌侧批:隐哭字。甲戌侧批:“千红一窟”一对,隐悲字。


各位,看清楚了吧,上文所列戚序夹批和甲戌侧批有两者文字完全相同的,有两者文字极相近的。我在开篇已经说了,从甲戌本第十五回北静王名字作“水溶”,就可以认定甲戌本抄了戚序本的正文,戚序本在先,甲戌本在后。因此现在这种批语内容的相同和相近,证明甲戌本抄了戚序本的批语,而不是相反。

 

那么,为什么不能推断甲戌本和戚序本的上述批语是各自抄了某个早期抄本的批语呢?因为王伯沆批语的存在,可以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怎么讲?

 

我们可以看到,当三者对同一语句作批时,戚序夹批和甲戌侧批看起来要么是对王伯沆批语的简化概括,要么是对王伯沆批语的推演发挥。难道这三种批语的作者通灵感应,竟对某些相同的小说语句产生了同样的感触不同的表达?

 

然而,我们比较一下仅有甲戌侧批与王伯沆批语并存的情况,第一回批语中“穷酸”一词用得多么具有“共时性”,它们出现的时机和位置是多么巧合啊。再看看第四回对呆霸王流氓行为的评价,又是多么具有“历时性”,显然是甲戌侧批在王伯沆批语的基础上作了类似的褒扬;换句话说,这简直是甲戌侧批在肯定王伯沆的批语,并对呆霸王的流氓行为作了进一步的夸赞。

 

我们再来看看另外两处批语的情况,就能完全明白谁先谁后的道理了。下面句的两处批语,很显然是甲戌侧批分别对王伯沆批语的补正和反驳

 

第二回


小说正文: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
王氏黄批:三个无考。(第30页)
甲戌侧批:贾蔷、贾菌之祖,不言可知矣。


第三回

小说正文:宝玉“面若中秋之月”。
戚序夹批:此非套“满月”,盖人生有面扁而青白色者,则皆可谓之秋月也。用“满月”者不知此意。
王氏墨批:此满月相也。
甲戌眉批:此非套“满月”,盖人生有面扁而青白色者,则皆可谓之秋月也。用“满月”者不知此意。

 

小说第二回叙述宁国府的谱系,宁公有四个儿子,但小说只写了宁公长子贾代化、孙贾敷贾敬一系,丝毫不提贾代化的三个弟弟之谱系,因此王伯沆批说“三个无考”。甲戌侧批的作者显然认为王伯沆对这个谱系问题没有结合小说后文看明白,所以他批到“贾蔷、贾菌之祖,不言可知矣”。这是对王伯沆批语补正的情况。

第四回,王伯沆认为宝玉“面若中秋之月”,就是一个大圆脸。戚序夹批和甲戌眉批显然共同反对这种看法,批语的内容完全针对王伯沆的看法而作,实际上就是认为王伯沆不懂得“人生有面扁而青白色者皆可谓之秋月”。这一反驳,是一个关键性的证据,恰恰证明了戚序本的批语在王伯沆之后,也因此完全证明了甲戌本的批语的确是抄戚序本而来。

 


五、颁追杀令,下罪己诏

 

细心的读者可能要说,对不起陈林,上文所列王伯沆最早的批语朱笔批语,按王自己的说法是作于1914年夏天,然而狄葆贤的有正本早在1912年就出版了,怎么能说有正本抄了王批呢?这不又成了《史记》抄《汉书》的奇谈怪论了吗?

 

面对这种可能的质疑,我也要说对不起,王伯沆可能是记忆出错,可能是故意撒谎;也可能是早就响应了狄葆贤重金聘请评点家的广告(参见欧阳健《还原脂砚斋》),为狄葆贤的有正本作了批,后来又将这些批语挪到了自己的藏本上;狄葆贤则在王伯沆作批的基础上加工整理后出版了有正本。

 

对不起,不论是上述哪种情况,王伯沆批语是有正本(戚序本)批语的基础之一,甲戌本抄了有正本的批语和正文,这样一个链状事实无可质疑。甲戌本是一个彻头彻尾从内到外都造假的假古籍,其源头之一就是王伯沆的批语,一切关于甲戌本早期收藏和流传情况的说法都是卑劣无耻的谎言,上海博物馆花80万美金买回的“国宝”是一堆垃圾!

 

我诚恳地希望仁人君子在看到这种可耻的状况后,能不依不饶地穷追猛打,全面彻底地清查王伯沆与有正本及其他各脂本批语的关系。红学界的那些大佬们早就知道王伯沆批语的情况,《红楼梦研究集刊》1980年第五辑刊发过专文介绍,上海古籍出版社于1986年又完整地出版了《王伯沆批语汇录》,难道那些大佬们看不到我在上文列举的那些最简单的例证?他们到底是缺乏基本的学术敏感和判断力,还是道德品质早已败坏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行文至此,我又想起了俞平伯临终前的悲愧,内心里再一次受到很大的震撼。我亦有十分悲愧之处,同时感到深深的羞辱。通过一年多时间两轮细致的版本校勘工作,“脂批”的神话在我面前已全然崩塌,一切“脂本”都是伪造,一切“脂批”完全没有任何正当的资格作为任何严肃公正的学术考证的证据。然而很不幸,我在《破译红楼时间密码》这部论著中,对曹頫和曹雪芹去世时间的推定,却是根据“甲戌本”独有的“脂批”进行的。我要坦白的是,尽管这些独特的“脂批”看起来符合“小说作者是曹頫”与“120回是一个整体”这两条定论,但这些“脂批”的“不合法”决定了我对曹氏父子去世时间推定的“不合法”。

 

悲愧,羞辱,义愤,这狂暴的内驱力会校正我飞驰前行的精度,“红学”的谎言将被残酷地击溃——对撒谎成性,流氓成性的红学界,诸位仁人君子,我们一点客气都不要讲!

 

至于花重金买回垃圾的上海博物馆,谁该为这蠢行承担责任呢?

 

(好了)

 

 

上海博物馆80万美金买回垃圾
——论“甲戌本”造假的源头之一是王伯沆

 

(上篇)

 

一、杀鸡骇猴,以儆效尤

二、撕下画皮,打碎光环

三、掘地三尺,揪出黑手

 

(下篇)

 

四、敲骨剥髓,掏心挖肺

五、颁追杀令,下罪己诏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