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  

2007-10-06 02:38:00|  分类: 红楼梦版本辨伪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
       ——从第五十五回“孟春”、“仲春”和“季春”之辩看“脂本”之伪

 

一、开宗明义

 

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有什么关系?两件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实际上在小说中密切相关。这是历来广大“红学家”和无数红楼爱好者始料不及的。


早在几个月前,我就想好好写一写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的关系,给大家看个明白。但我忍了又忍,想要没事偷着乐,想要等到校勘论文写作时再给“红学界”一个图穷匕现刺刀见红。直到今天,我算是忍无可忍了,因为:


第一,我已经放出话来说,“世荣”和“水溶”之辩是判断一切“脂本”作伪的关键证据之一,我掌握的证据还多着呢——现在告诉大家,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的关系,恰恰又是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证据。


第二,在判断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的关系这个问题上,我曾经犯了极为轻率的错误,说了错话,写了错字,想起来很不爽,必须一吐为快,及早更正,并向广大关心敝博的朋友真诚致歉。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我们现在就来好好看一看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到底有什么关系。


小说第四十五回写道:


黛玉每岁至春分、秋分之后,必犯旧疾;今秋又遇着贾母高兴,多游玩了两次,未免过劳了神,近日又复嗽起来,觉得比往常又重,所以总不出门,只在自己房中将养。


这段描写告诉我们,林妹妹的咳嗽有季节性,春分、秋分之后容易加剧。那么,春分和秋分又是什么时候呢?容我啰嗦两句——不少年轻人对我们伟大祖国的传统历法简直一窍不通毫无概念——一般来说,一年十二个月每个月有两个节气,如正月有立春和雨水,二月有惊蛰和春分,三月有清明和谷雨,四月有立夏和小满,五月有芒种和夏至……通常将前一个称为“节”,后一个称为“气”;有节无气之月,就是闰月;有气无节之月不是闰月;相邻的节与气之间大约相距15天,两个节气之间相距大约30天。


根据传统历法,春分和秋分是“气”,春分一般在二月下旬,秋分一般在八月下旬。第四十五回的情节已是在九月初二凤姐生日之后,因此黛玉因为劳神而咳嗽加剧,就是很自然的了。


另外,我们应该知道,古人将一年四季每个季度的三个月份依次称为孟、仲、季,因此有孟春、仲夏、季冬这样的称谓。按照这样的分法,春分一般在仲春,秋分一般在仲秋。因此,黛玉犯咳嗽的时间也可以表述为“黛玉每岁至仲春、仲秋之后,必犯旧疾”。

 

二、校勘献疑


好了,第五十五回,小说又写到了黛玉犯咳嗽。关于这次黛玉犯咳嗽,程本系统和脂本系统的时间表述并不完全一致,简单地说,在不同的版本中,黛玉犯咳嗽的时间分别是孟春、仲春、季春。晕啊!请问,黛玉犯咳嗽,孟春、仲春和季春到底哪一个春是符合小说作者本意的写法呢?


戚序本和庚辰本作孟春:

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列藏本作仲春:

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甲辰本和程甲本、程乙本作季春

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告诉大家,以鄙人目前所见的资料来看,在我之前,“红学界”和广大红楼爱好者从来没有辨析过孟春、仲春和季春到底哪一个春是符合小说作者本意的写法;红楼梦研究所这个学术诈骗集团搞出来的以庚辰本为底本的校注本,径直以“孟春”为是,连个校记都不出——这些草包混蛋或许有一百个强词夺理的理由不理睬程甲本和程乙本,难道他们没看见“脂本系列”的列藏本作“仲春”、甲辰本作“季春”吗?


对于现在目睹此处疑问的广大读者来说,列藏本的“仲春”或许会是你们的首选,戚序本和庚辰本的“孟春”一看就是扯淡。


但是对于任何一位坚信程甲本是最接近小说原作者稿本的研究者来说,程甲本的“季春”才是合理的,且必须原文照录的。然而,“季春”为什么就这么合理,“仲春”和“孟春”一定就不合理呢?


凡事要摆事实讲道理才好,“什么什么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这样的口号嚷嚷一千遍一万遍也于事无补。

 

三、罪己罪人


我向广大读者老实坦白交待,在没有作版本校勘之前,我一直以为红研所校注本的“孟春”是对的;不但如此,我还以为一切版本都是作“孟春”——因为红研所的校注本在这个问题上根本不出校记。


容我扯远一点,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说到元春出生的“次年”,贾宝玉也出生了。红研所校注本在这个“次年”的问题上出了校记,它写道:


“后来”,(庚辰本)原作“次年”,己卯、梦稿、甲戌、蒙府、甲辰本均同。此从戚序、舒序本改。


这就是说,红研所校本认为戚序和舒序本上的“后来”比庚辰本上“次年”更合理,所以这个校本就照改了。可是,校勘者看不到程乙本上“不想过了十来年”更合理吗?为什么不照着程乙本改呢?当然,我能想到的理由,就是红研所的这帮草包混蛋认定程本是伪本,所以不能照程本改。

 

前不久,我在揭露卞藏本是个假古籍的博文中明确指出,“红学家”们和程伟元、高鹗根本就没有料到,看似错误的“次年”,恰恰是小说原作者苦心积虑的精巧安排,是为了指示甄宝玉(即真宝玉曹頫)的真实出生年份正好是丙戌年(1706年)!

 

话说回来,红研所的校注本因为在黛玉咳嗽的时间问题上不出校记,读书太少的我就被暂时蒙骗了。另一方面,从小说其他情节的时间叙述来看,“孟春”似乎也真是对的。怎么讲?我们先来简单看一看黛玉咳嗽复发前后的情节安排。


第五十五回写到,刚过完年,凤姐因为操劳过度而流产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因此王夫人暂时把家务事委托给李纨和探春;接着,小说写到了黛玉犯了嗽疾,湘云也病倒了。


在写了一大通探春理家的情节之后,到了五十六回,小说写到了“江南甄府里家眷昨日到京,今日进宫朝贺”;到了第五十七回,小说又写到了“目今是薛姨妈的生日,自贾母起,诸人都有祝贺之礼”。


小说第六十二回借探春之口说荣府中众人的生日:“过了灯节,就是老太太和宝姐姐,他们娘儿两个遇的巧。”大家都知道,老太太贾母的生日是在八月初三,不是在元宵节后,所以第六十二回的“老太太”肯定搞错了。程乙本改成了“大太太”,可是,联系第五十七回的情节描写来看,这个“老太太”似乎应该改成“姨太太”才对,如此前后才稍微显得统一而合理。


不错,我先前一直是这么理解的,所以黛玉犯咳嗽,正是在“孟春”,薛姨妈过生日就在二月份。另外,我对康熙生日错误的认识,也强化了我对“孟春”这个错误的坚持。坦白地说,这两个认识上的错误,在一段时间内互相作用,彼此强化。

 

四、朝贺之辩


上文说到,小说第五十六回写到了“江南甄府里家眷昨日到京,今日进宫朝贺”。我在《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一书中对这次朝贺是这样简单解释的:

 

这个朝贺可能是因为皇帝、皇后或皇太子等人过生日。


我真傻,我单知道朝贺可以是给皇帝祝寿,却一直没有去追究这次朝贺究竟是给哪个皇帝过生日。


我真傻,请大家看看我到底有多傻,我在去年8月份的一篇博文里傻呼呼的大喊大叫,以为自己发现了真理,结果掉进了谬误——我在《破译红楼时间密码拾遗之二》中写道:


最近,我无聊地翻开《康熙传》,第一句白纸黑字的话就把我惊呆了:顺治十一年(1654年)三月十八日巳刻,从北京紫禁城景仁宫内传出了一阵呱呱的啼声,一个新生皇子降临人间。我失魂落魄地又翻开《近日中西史日对照表》,又打开刘安国先生编写的《日梭万年历》——上面白纸黑字触目惊心地都告诉我:康熙皇帝生于正月三十日!


《红楼梦》第五十六回写到的第三次朝贺,恰恰在暗示朝贺的对象,朝贺的皇帝的原型人物,就是康熙皇帝!

 


我为什么会这么傻?第一,因为我认定黛玉犯病的时间“孟春”是一定对的;第二,因为第一个错误直接导致我认为“顺治十一年(1654年)”“三月十八日”是公历表述,因此轻率地将“三月十八日”转换成了农历;第三,转换的结果“正月三十日”映证了我的第一个错误观念。


我的错误很快有了新的发展。我在去年10月《驳陈克艰论破译红楼的方法》一文中写道:


尽管拙著已经列举了足够多的证据来证明“老太妃隐射康熙嫡母”这一事实,不够细致的我仍然非常遗憾地忽略了一个至为关键的证据,借此机会略做补充说明。小说一共写了三次朝贺:第一次朝贺,第五十三回,“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贾母等有诰封之人进宫“朝贺”,这是“元旦朝贺”;第二次,还是第五十三回,“腊月二十九日”“次日”的次日,贾母等有诰封之人再次进宫“朝贺”,“兼祝元春千秋”;第三次,第五十六回,“江南甄府里家眷昨日到京,今日进宫朝贺”。这第三次朝贺在“元宵已过”的“孟春时节”,即正月底。拙著对第三次朝贺的解释是:“这个朝贺可能是因为皇帝、皇后或皇太子等人过生日。”(第86页)直到拙著正式出版后,我才悲喜交加地发现:第三次朝贺就是在隐射康熙皇帝过生日啊!因为康熙皇帝生于顺治十一年正月三十日(1654年3月18日)!我认为,这一关键的证据为确立小说的真实年代序列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我很惭愧地告诉大家,上文中“康熙皇帝过生日”这个“证据”,不是一个“完美的句号”,而是一个傻呼呼的唾沫,因为我把康熙皇帝的生日弄错了,又把“孟春时节”当成了真理。


但是,各位,我还没有傻到执迷不悟遗臭万年的地步。在第一轮细致的校勘过程中我就震惊地发现了各版本中“孟春”、“仲春”和“季春”的差异,程甲本和程乙本恰恰就是作看似错误的“季春”。


震来兮兮,后笑言哑哑。我认真查对了史料,确认康熙皇帝是生于顺治十一年农历三月十八日,我也因此恍然大悟,程本看似错误的“季春”,恰恰是为了将甄家进京朝贺安排在三月份,恰恰是为了暗示这个朝贺正是给康熙皇帝祝寿!


程本看似错误的“季春”恰恰是对的,恰恰是符合小说原作者真实用意的写法,是作者曹頫苦心积虑的精巧安排,是不容篡改的原本文字。戚序本、庚辰本、列藏本的改动,完全是不明就里自作聪明的鬼把戏!


从黛玉犯咳嗽的时间叙述这个小问题上,我们正好又得到了一个判别一切“脂本”都是作伪的方便法门!

 

 

五、旧话重申


也许有的读者看到这里,会质问鄙人:你凭什么认定小说中的那个皇帝就是以康熙为原型呢?


理由很简单:


(1)现存120回小说的情节之下,客观隐藏并充分暗示了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这段时间里,清朝的最高统治者主要就是康熙皇帝。


(2)小说第五十八回所谓“当今以孝治天下”,就是隐射康熙王朝;所谓“老太妃”,就是隐射77岁死去的孝惠章“老太后”——文学人物和现实人物不仅所处的时代环境完全一致,年龄相仿,下葬的日期也很接近,并且下葬的地名也很相似,前者是“孝慈县”,后者是“孝东陵”。


(3)黛玉犯咳嗽“时届季春”,甄家进京朝贺,恰恰是暗示给三月出生的康熙皇帝祝寿。


有鉴于此,我要把说给学术骗子陈克艰听的文字改写一下,再送给他:


第三次,第五十六回,“江南甄府里家眷昨日到京,今日进宫朝贺”。这第三次朝贺在“元宵已过”的“季春时节”,即三月份。拙著对第三次朝贺的解释是:“这个朝贺可能是因为皇帝、皇后或皇太子等人过生日。”(第86页)直到做过认真校勘对比分析之后,我才悲喜交加地发现:第三次朝贺就是在隐射康熙皇帝过生日啊!因为康熙皇帝生于顺治十一年三月十八日!我认为,这一关键的证据为确立小说的真实年代序列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最后,我还要化用伟大领袖的一句诗,又一次严厉警告“红学界”:


黛玉咳时我未解,哪只虫儿敢叫春!

 

 

(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