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汉奸主导“红学”造假(二)  

2008-01-08 15:17:51|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奸主导“红学”造假
——揪出己卯本、庚辰本的造假黑手王克敏、徐星署、董康和陶洙

 

二、胡适先生被汉奸忽悠了一世


关于“己卯本”、“庚辰本”出自汉奸之手这档子事,“红学界”是很不乐意公开挑明的。《红楼梦学刊》自1979年创刊以来到现在,从无专文介绍过董康这个人,一般介绍红楼版本的文章和专著,提起“己卯本”的来源,也只是非常简单的一句:“1929年后由董康和陶洙先后收藏”。至于王克敏这个汉奸加人渣,那是更无资格赏受专文介绍的待遇了。


鉴于这种藏头露尾不尴不尬的状况,我要借用饶女士对赵老师的喊话,对“红学界”大喊一声:“你们不要再躲躲藏藏遮遮掩掩了!”


我最近又重读了胡文彬先生早几年写的一篇关于陶洙和“抄本”《石头记》流传之关系的文章,感到十分有趣。胡文彬先生写到,2001年初,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古籍部收藏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简称师大本),被该校中文系博士生曹立波同志“在查找《红楼梦》版本资料时偶然看到,开始引起红学界的广泛关注”,媒体做了广泛的报导;张俊、曹立波、杨健三位先生后来又合写了专文《北师大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概述》,介绍了“师大本”收藏经过和初步鉴定的结论,其结论说:


北师大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具备北大庚辰本的特征,与北大本有密切关系,当是以北大庚辰本为底本,参照己卯本、甲戌本、戚序本、程甲本或甲辰本等版本,加以校补、整理而成的。种种迹象表明,其整理者关涉己卯本、庚辰本的主要收藏者及与收藏者关系密切的一些人士。


胡文彬先生说,张、曹、杨等人没有确指“主要收藏者及与收藏者关系密切的一些人士”究竟是谁,因此他来指出了——这个人就是陶洙。但是,大家为什么就不谈陶洙了呢?胡文彬先生也没有说明白讲清楚,他只是说:“由于某种社会的或政治的原因,尽管现当代红学史上的一些重要人物都与陶洙有过往来,某些著述也偶尔提及此人,但大都淡淡一笔带过。”


这太有意思了,什么叫“某种社会的或政治的原因”呢?我年轻,读书少,见识不多,脑海里翻腾了一连串可怜的名词:反动会道门组织头目?地富反坏右?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里通外国?恶毒攻击伟大领袖?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春夏之交反革命暴乱?阴谋颠覆国家政权……?


我的好奇心奋起来了,“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也呵,楞是用百度也google不到陶洙究竟犯了哪门子事!我很不甘心,又花了点时间精力把跟陶洙关系密切的董康的资料找出来看了看——哈呀,原来董康是个大汉奸呐!


陶洙到底有没有当汉奸,因为暂时还没有找到确凿证据,我不敢遽然定论,希望博学的朋友们有以教我,但是董康的案底是很清楚的,各位听我慢慢细细地从头道来。


1961年5月,胡适先生遮掩私藏了30多年的“甲戌本”终于在台湾影印出版了,胡适先生为这个本子写了一篇跋文,其中写道:“甲戌本发现后五六年,王克敏先生就把他的亲戚徐星署先生家藏的一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八大册借给我研究。”这个八大册,就是“庚辰本”。


胡适先生又讲:“这八册抄本是徐星署先生的旧藏书,徐先生是俞平伯的姻丈人,平伯就不知道徐家有这部书。后来因为我宣传了脂砚甲戌本如何重要,爱收小说杂书的董康、王克敏、陶湘(按,陶洙之兄)诸位先生方才注意到向来没人注意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一类的抄本。大约在民国二十年,叔鲁(按,即王克敏)就向我谈及他的一位亲戚家里有一部脂砚斋评本《红楼梦》。直到民国二十二年我才见到那八册书。”


我看到这里,觉得有几点要特别提出来跟大家说一说。第一点,以前我总以为俞平伯先生在“庚辰本”这件事上是被他姐姐的丈老子徐星署忽悠了,敝博的几位朋友好像也都是这种看法,可是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并不准确——徐星署一开始根本没打算去“忽悠”俞平伯,他跟王克敏这个人渣一开始就瞄准了要“忽悠”更大的冤大头胡适先生


事实上,到了1949年,北平解放了,徐星署的家属(可能是他老婆,徐本人1938年去世了)要把这个“庚辰本”卖掉,出价黄金四两,这个事情也不是通过俞平伯先生来牵线搭桥的,相反却是找的当时北平一家小书店的老板魏广洲,而魏又找了一大堆包括吴晓铃先生、郑振铎先生、孙楷第先生等在内的重要人物,终于以七十美元(折合黄金二两)的高价卖给了当时的燕京大学。从这些资料来看,俞平伯先生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其事。


第二点,胡适先生对得知“庚辰本”消息的时间记得不够准,他说是在“大约在民国二十年”(1931),但是徐星署的女婿农科院的陈善铭教授和陈夫人告诉冯其庸:


此书是一九三二年初在(北平)隆福寺的小摊上买到的,是徐星署先生买回来的……徐星署先生买得的时候是八元钱。徐先生对此书极为珍视,轻易不让他们翻看。


综合上述资料,可以发现,胡适先生在1927年8月重金买到“甲戌本”之后,嚷嚷了几年,终于被董康、王克敏、陶湘等人盯上了,王克敏应该是在1932年就向胡适先生吹风,没过多久就让胡适先生看到了“原本”,胡适先生看过后写了题跋,落款是“民国二十二年一月二十七日”。


“庚辰本”在胡适先生手上的时间并不长,他不可能看得很仔细,但是“庚辰本”让胡适看到了他想要看到并乐意看到的东西,使他对自己先前的“大胆假设”深信不疑,即《红楼梦》本来只有八十回,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写的,《红楼梦》原本一定都是题名“脂砚斋重评本”。


关于“庚辰本”及一切“脂本”都是伪造的假古籍,证据我已经讲得很多了。需要强调的一点是,“畸笏叟”这个所谓的“重要的脂批家”,就是首先由“庚辰本”推出来的,“畸笏叟”的重要性就在于以通篇的鬼话胡话使胡适先生深信《红楼梦》原本只有80回,后几十回“迷失无稿”了。


鄙人的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对“畸笏叟”揭发批驳得够彻底,因为现存120回《红楼梦》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完整有机体,从头到尾隐藏并暗示着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但是鄙人一开始对“庚辰本”彻头彻尾的伪本性质认识不清,以为只是“畸笏叟”的批语为假,正文和某些批语仍然为真。很惭愧,鄙人也被“庚辰本”忽悠了一把,因为“庚辰本”也让我看到了我想看到并乐意看到的东西——《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化名脂砚斋”的曹頫。我为曹頫“化名脂砚斋”这个愚蠢的结论深感愧疚和羞辱


“己卯本”的公开,比“庚辰本”晚了很久,一般认为董康首先收藏了这个本本,秘不示人,后来归了陶洙,也仅仅限于他自己“阅览校录”。直到1963年,陈仲篪先生才发了第一篇专门介绍“己卯本”的短文。


董康著有一套专门谈论版本古籍的九卷大作《书舶庸谭》,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12月出版了这套书,改名为《董康东游日记》。董康于一九三四年一月十三日记道:“余尝阅脂砚斋主人第四次定本。”一九三五年五月十三日记道:“心如(按,即陶洙)耽于红学,曾见脂砚斋第四次改本。”有鉴于此,一般研究者都认为董康收藏“己卯本”约在1933年之前,而陶洙在1935年5月前曾于董康处借阅过己卯本。


我对这种看法表示怀疑,因为从这些只言片语之中看不出董康到底是不是收藏了“己卯本”,也看不出陶洙到底从哪“借阅”到了“己卯本”。胡文彬先生的确是一位审慎的学者,他也认为“陶‘曾见’的这个本子是董氏所藏,还是他人所藏,抑或陶氏自藏,皆语焉不详,难以作出明确结论。”胡先生甚至指出,这个本子到底是不是“己卯本”也“不敢遽定”,只是“可能性极大”而已。


我在此不扯远了,直接谈一谈“己卯本”和“庚辰本”的关系。简单地讲,这两个本本就是“密不可分”的关系。“密不可分”到什么地步呢?谈的人已经很多了,用朱淡文女士的话来说就是:“己卯本和庚辰本从总体到细部都十分类似。它们不但同出一源,而且与同一个本子有密切的关系。”


我来把朱女士的话“翻译”一下:“己卯本”和“庚辰本”出自同一造假团伙的黑手,这个造假团伙的核心人物就是王克敏、徐星署、董康和陶洙。

 

 

 

(未完待续)

 

 

汉奸主导“红学”造假
——揪出己卯本、庚辰本的造假黑手王克敏、徐星署、董康和陶洙

 

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二、胡适先生被汉奸忽悠了一世

三、造假分子陶洙丧心病狂

四、令人感慨万千的现代法学先驱

五、娘希匹的人渣汉奸王克敏

六、汉奸当红是一种历史潮流

 

 

 

 

 

 

 

 

 

  评论这张
 
阅读(13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