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庚辰本《石头记》抄自程甲本《红楼梦》实证录(三)  

2008-03-17 08:28:08|  分类: 红楼梦版本辨伪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庚辰本《石头记》

抄自程甲本《红楼梦》实证录

(三) 

曲沐原载《贵州大学学报》1995年第2期

 

第七十六回,程甲本影印本2075页:

 

湘云也望月点首联道乘搓(槎)访帝孙。盈虚轮莫定,

黛玉道:对句不好合掌,下句推开一步倒还是急脉缓炙(灸)法。因又联道晦朔魄空存。壶漏声将涸,


庚辰本:

 

湘云也望月点手联道:晦朔魄空存。壶漏声将涸,

 

抄手从湘云之“联道”,一下子跳到黛玉之“联道”,漏掉湘云的联句和黛玉的一番话,结果将黛玉的联句当作湘云的了,与下句之“湘云方欲联时”形成矛盾。由于抄手之马虎,跳行,造成如此之颠倒错乱。

 

再如同回,将程甲本之“冷月葬诗魂”抄成“冷月葬死魂”了,皆由一个念一个抄,抄手听错字音所造成的错误。这本来是很简单明了的情形,有人却大加考证是“死魂”对还是“诗魂”对,实皆上了抄手的当,妄费精神,从又将“死魂”点改成“诗魂”,便可知“死魂”系据程甲本听错抄错所致,“原本”就是“诗魂”而决不是“死魂”,“死”更不是“花”字之“形近而误”。


第七十八回,程甲本影印本2127页:

 

(凤姐说)恐我们疑他,所以多了这个心,自己回避了,也是应该避嫌疑的。王夫人听了这话不错,自己遂低头一想,便命人去请了宝钗来,分析前日的事,以解他的疑心。


庚辰本:


恐我们疑他,所以多了这个心,自己回避了,也是应该避嫌疑的。王夫人听了这话不错,是以多了这个心,自己回避了,他自己遂低头想了一想,便命人请了宝钗来,分析前日的事,以解他疑心。


庚辰本抄得颠三倒四,混乱不堪。程甲本这两行紧挨在一起,抄手马虎,将第一行抄完,抄到第二行“王夫人听了这话不错”时,念的人又错念成第一行了,抄手听音而写,也串到第一行去。又将“所以”抄成“是以”,皆因听错写错。后在“是”前旁添一“他”字,并将“以”字点去。这种错误,是照着程甲本抄写而串行所致。

 

第七十九回,程甲本影印本2171页:


香菱……心中盼过门的日子比薛蟠还急十倍,好容易盼得一日娶过了门,他便十分殷勤小心伏侍。原来这夏家小姐今年方十七岁。


庚辰本:


……心中盼过门的日子比薛蟠还急十倍,好容小姐今年方十七岁。


因“好容易”与“夏家小姐”是并排两行处在同一位置上,因此抄手误看而跳行,漏去24字,形成如此错乱不成文理的句子。后又将“好容”二字点去,旁添“谁知那夏”四字,完全是根据抄错的句子妄添,自作主张。从抄错及点改的情形看,所用底本即程甲本,这是确切无疑的。

 

第八十回多处跳行串行,如影印本2186页:

 

(金桂说)这半个多月,把我的宝蟾霸占了去,不容进我的房,惟有秋菱跟着我睡,我要拷问宝蟾,你又护在头里……


庚辰本:

 

这半个多月,把我的宝蟾你又护到头里……


这两行两个“宝蟾”排在同一位置,抄手看错,从第一个“宝蟾”跳到第二个“宝蟾”,漏抄一整行24字,显然据程甲本抄错。


同回,影印本2193页:


当下王一贴进来,宝玉正歪在炕上想睡,看见王一贴进来,笑道:来得好,王师父,你极会说笑话儿的,说一个与我们大家听听。


庚辰本:


当下王一贴进来,都笑道:来的好……


这里也是两行两个“王一贴进来”,抄者从第一个跳到第二个,漏掉中间16字。这里以宝玉为主体,主要写宝玉。庚辰本漏掉对宝玉的描写和宝玉的话,在“笑道”前加一“都”字,显然据程甲本之擅加。抄录者擅改之处比比皆是,根本就没有严格的版本观念和严肃的工作态度。己卯本与此类似。

 

从以上大量事实之例证中,使我们可以明确以下几点:


一、事实证明脂本庚辰本决不是“曹雪芹生前的一个本子”,而是在程本之后相当晚出的一个本子;它决不是“保存了原稿的面貌”的本子,而是一个抄录得一塌糊涂、乱七八糟的本子。“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事实胜于雄辩,庚辰本内部这些铁的事实,十分清楚地说明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本,决非“国内外《红楼梦》早期抄本中最为珍贵的一个抄本”,并无任何价值可言。艺院本以此本为底本校注出版是完全错误的。


二、庚辰本既然是伪本,很明显,造伪者就是那个化名脂砚斋的神秘人物。他蒙骗了“新红学家”且不说,使一代红学大家陷入其骗局,又以其骗局整整欺蒙了几代人,其伪誉占领红坛长达七十年之久,为红学的历史蒙上了空前的耻辱,留下十分惨重的教训。

 

欧阳健先生指出:“其作伪手法之拙劣,稍有文学常识的人都不难一眼识破,而大名鼎鼎的红学家却为了建构自己的‘理论体系’,不惜有意无意地甘愿受骗上当,并把广大读者从此拖进了谬误的深渊。”(《红楼新辨》第83页)这是说得十分中肯的!


如今,我们重温著名作家徐迟先生在1980年前后说过的话,实在令人赞叹不已。他说:脂砚斋“庸俗、轻薄、恶劣、凶狠。首先跳出来,给《红楼梦》抹黑的就是他……只要不被偏见蒙蔽,任谁都能看透这个老奸巨滑。”(《红楼梦艺术论》第132页)脂砚斋这样糟蹋《红楼梦》,胡抄乱改又乱批,实在有罪!


四川作家克非先生在其论著《红楼雾瘴》中指出“脂砚斋有罪”(《峨嵋》1994年第2期),也是说得十分正确的。


由于徐迟当时尚未看出脂本的晚出和脂砚斋的作伪,所以他那些深刻而尖锐的话,并未引起更多的重视。“江山代有才人出”,1990年欧阳健在撰写《古代小说版本漫话》之论著时,不意稍一涉足红学领域,“即感诸说凿枘,于理不合,遂发愿细读原典,辨其真伪,考其流变,径得出‘脂本乃后出之伪本,而程本方为《红楼梦》之真本’的结论”(《红楼新辨》侯忠义“序”)。这一结论动摇了“新红学家”的整个理论基石,破天荒第一次推翻了红学七十年来之若干成说,使人震惊,换新眼目,重新思索与考辨红学七十年来之是非得失,澄清了长期以来有关真假《红楼梦》论争之大是大非,捍卫了国宝120回全璧本程本《红楼梦》真本的历史地位和艺术价值。这实在是红学史上的里程碑,具有划时代的理论贡献,怎样估计其意义都不算过分,随着历史的进展,将会越来越清楚地显示出其论见的不可磨灭的光辉。

 

三、庚辰本既是晚出之伪本,所以其中脂砚斋的一切批语都是不可信的。所谓“庚辰秋月定本”“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此回未成而芹逝矣”等等批语,诚如吴世昌先生当年所言:“‘某年某月定本’云云,都是随意加上,以‘昂其值’于‘庙市’的花招。”(《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七十八回本)的构成、年代和评语》)


脂砚斋耍尽了花招,迷惑了很多人。诸如“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之类批语,全是违背文学常识的胡话。徐迟曾说:脂批“庸俗不堪,一塌糊徐,又无聊,又蹩脚”,“腐朽不堪,恶毒透顶”(同前)。

 

欧阳健指出:“脂批中大量存在的相互牴牾的矛盾现象,早已使人对脂批的性质,脂批中涉及的‘本事’,以及脂批产生的年代等等产生了迷惘与疑惑,脂批的不容置疑的权威性,早已成了一层蒙在窗上的薄纸,只不过还不曾有人站出来把它捅破而已。”(《红楼新辨》第111页)


的确,多少年来在脂批的迷惑之下,在一些红学大家的鼓吹之下,自传说、曹作高续说、曹寅曹家说、脂砚斋是曹雪芹的亲人说、脂本原本说,等等,皆从脂批演变而来,成了不证自明的公理,人们几乎不假思索地信从这些成说。第一个站出来捅破这张薄纸的就是欧阳健。透过这张被捅破了的薄纸,使我们看到弥漫于红学领域的脂本脂批,其中是一片黑暗、一片混乱和一派虚假的谎言。不管人们认识如何,至少,脂本脂批的神话再欲以其不可置疑的权威性统一占领人们的思维空间已是不可能的了,相信它的人会越来越少。

 

四、对于红学界的这一论争和欧阳健的突破,完全是正当而真正的学术研究。学术研究问题就要贯彻党的二百方针,任何企图背离二百方针的作法都是错误的。由于脂本欺蒙之久,一部分人陷入之深,对“捅破这张薄纸”一时想不通,转不过来,这是可以理解的;提出商榷、争鸣和辩论,也是正常的。


然而1994年10月25日《湖北日报》根据“在湖北大学举行的红学研讨会”所发表的题为《红学专家在汉呼吁:红学研究不能欺世盗名》的报导,点名指责欧阳健,却纯属人身攻击。这个报导被几家报刊当作“新闻”转载,影响很坏。

 

欧阳健是一位诚实而卓有成就的学者,他以不懈的努力撰写的许多学术论文和论著,以大量而确凿的事实所作出的学术结论,有什么根据说是“企图借红学为晋升之阶,热衷于说假话编造假材料”!什么“哗众取宠,欺世盗名”!俞平伯遗言:“……程伟元是保全《红楼梦》的。”这是《红楼梦学刊》1991年第2期刊载的,又凭什么说是欧阳健把“谣言造到死者身上,不可容忍”!


如今,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岂容如此践踏党的二百方针,岂容如此颠倒黑白,破坏学术空气!“路不平,众人踩”,我相信每一个正直的学者,对这种攻击他人、毁坏他人声誉的作法都是不会同意的。至于说有不同意见,完全可以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手段!冯其庸先生曾说:“在研究《红楼梦》的学术领域里不论有多少见解,也不论其见解是否发自权威,历史只能选择一种,即真实的符合客观实际的见解。”(《红学之路漫漫》)我相信历史是会作出这种抉择的。

 

(作者单位:贵州大学中文系)

 

 

(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