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余秋雨不知道《红楼梦》的作者是谁  

2008-04-17 02:31:30|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秋雨不知道《红楼梦》的作者
——兼论100年来“红学界”基本上是些学术能力低下的蠢人
和道德品质败坏的文化暴徒

 

承蒙老朋友4月7日赐告,余秋雨先生在4月6日晚的“青歌赛”评点现场出题:“《红楼梦》的作者是谁?”又说“脂砚斋是谁我们都搞不清楚,只知道他是个很不错的评论家”(老朋友的转述)。我看到这个小段子,又气又好笑。我知道,我的这位老朋友已经当场气过,当场笑过了。我暂时没有找到当天的视频,但是我可以想象余秋雨先生时而深沉时而激昂的姿态,他当众说出了一个错误的答案:《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


为什么错了,下面我会慢慢讲,可我首先要指出的是——余秋雨先生不知道《红楼梦》的作者是谁,本来也没什么,因为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可问题在于,余秋雨先生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还要胡乱发挥,谈什么“脂砚斋”,这就很不明智了。


我知道,余秋雨先生对于批评者和揭发者都深恶痛绝;可是我个人,相信绝大部分中国人,对公开散布谬论、装模作样不知却强以为知的家伙也是深恶痛绝的。据报道,余秋雨先生对“青歌赛”的部分选手很不满,认为他们只是简单地背书背答案,为此甚至扬言要退出“青歌赛”。可是,对不起,余秋雨先生在《红楼梦》的作者是谁以及“脂砚斋”的问题上,也只是简单地背书背答案而已。


《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曹雪芹他爹、生于1706年(丙戌)6月8日(农历四月二十八日药王圣诞)、曾任康熙末年雍正初年江宁织造的曹頫(音义同俯)。


余秋雨先生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拿出任何一条“证据”、证据法学意义上的“证据”,来证明《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我可以斩钉截铁地断言:余秋雨先生一条“证据”也拿不出来,就跟“红学界”100年来情况一样。


我知道,有人可能又要来打岔,说什么学术研究为什么要用到证据法学意义上的“证据”。我告诉你们,《红楼梦》研究的基本命题,就是一个著作权的问题,要确定著作权,就得使用证据法学意义上的“证据”。所谓“《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后40回是(高鹗)续写”这两个“主流观点”,根本就是毫无证据的谬论。


另一方面,人们却可以用非常简单的办法、非常直接的小说文本证据、非常合理的逻辑来证明、验证“《红楼梦》的作者是生于1706年(丙戌)的曹頫”这个论点。


第一,小说人物元春的主要原型人物,就是曹寅的长女、平郡王纳尔苏的王妃(嫡福晋)曹佳氏;从小说文本来看,元春之弟贾宝玉的原型人物就是《红楼梦》作者本人(企图否认红楼梦自传性的人请对照小说第一回给自己狠扇几个大耳巴子),因此这个作者就是曹佳氏的弟弟。曹佳氏长大成人的弟弟只有一个,他就是曹頫。因此曹頫才是《红楼梦》的真正作者。各位,曹雪芹是曹佳氏的侄儿,曹佳氏是曹雪芹的大姑!


第二,小说第八十六回明确写出了元春的生辰八字“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小说第二回又写到贾宝玉在元春出生的“次年”出生,因此贾宝玉就是生于“乙酉年”;而小说又告诉我们甄宝玉比贾宝玉“略小一岁”(第114回),因此甄宝玉就是生于“丙戌年”。太祖仿舜南巡六次,独甄家接驾四次,这个小说情节恰恰是以康熙南巡四次驻跸江宁织造曹寅府邸这独一无二的历史史实为原型。各位,小说文本恰恰指出了甄宝玉的原型人物曹頫就是生于丙戌年(1706年)。


余秋雨先生在中央电视台当众背书,背出了一个毫无证据的错误答案:《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可是,只要博学聪明的余秋雨先生稍微研究一下,就会知道《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頫。


遗憾的是,博学聪明的余秋雨先生没有做研究,背书的同时,还要乱讲,说什么“脂砚斋是谁我们都搞不清楚,只知道他是个很不错的评论家”。请问,“我们”是谁呢?是一小撮,还是一大群?你们知道“脂砚斋是个很不错的评论家”,根据何在?


我来告诉你们,“脂砚斋”只不过是民国时期伪造甲戌本的造假者忽悠世人的鬼把戏!请余秋雨先生和你们那一群,去找一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2月出版的《三家评本红楼梦》,这本书翻印的是1884年上海同文书局出版的《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里面合并了护花主人王希廉、大某山民姚燮和太平闲人张新之的评语——请余秋雨先生和你们那一群拿着所谓“脂批”去对照一下张新之的评语,看看你们这个“不错的评论家”剽窃了张新之多少评语!


我来告诉你们,所谓“千红一哭”、“万艳同悲”、詹光谐音“沾光”、卜固修谐音“不顾羞”等等最为人们熟悉的评语,全是张新之的原创,而所谓“脂批”恰恰沾了张新之的光,不顾羞地大肆剽窃发挥篡改,“脂批”之伪,可谓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请问,余秋雨先生你们那一群,到底有什么证据,什么理由说“脂砚斋是个很不错的评论家”呢?


余秋雨先生当然也不知道,著名作家徐迟是认真研究过《红楼梦》和“脂批”,徐迟先生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公开指出:“这个叫做脂砚斋的人是庸俗、轻薄、恶劣、凶狠的。首先跳出来,给《红楼梦》抹黑的就是他。他的那些脂评,是写得庸俗不堪,一塌糊涂的,又无聊,又蹩脚。脂评思想空虚,立场反动,态度暧昧,肉麻当有趣。只要不被偏见蒙蔽,任谁都能看透这个老奸巨猾。”余秋雨当然更不知道,大学者欧阳健早就把脂批脂本打得落花流水了,而鄙人陈林现在又给脂批脂本狠狠地踹了一记窝心脚。


我长这么大,从中央电视台学到了一些非常精辟好用的俗语,比如说“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造谣传谣在一些严重的情况下甚至是要坐10年牢的。可是,以刘心武先生为例,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就成了造谣、信谣、传谣的阵地;以余秋雨先生为例,余秋雨先生也是公然在中央电视台造谣、信谣和传谣。


今天我拿余秋雨先生作靶子,并不是要借“名人”、“文化大师”来当垫脚石抬高自己,而实在是因为谣言借“名人”、“文化大师”之嘴四处传播,误人子弟,所以有必要揪住这些谣言,把它们塞回“名人”、“文化大师”的大嘴巴里去。


我想,余秋雨先生的上述例子,其实集中体现了中国文化人的一个普遍通病,就是什么话题都敢讲,哪怕自己根本没有深入研究过,也要人前充好汉,大放厥词。这不是一种老实的态度。我碰到那些什么话题都能发议论的牛人,第一反应就是敬而远之,拍屁股走人。


世界上的“大通家”太少了,成为真正的“大通家”也很难,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出了很多大通家,比如达芬奇;“中国的文艺复兴时期”(梁启超先生语),即乾嘉学派兴盛的时期,也有大通家的出现,比如广为人知的戴震,可是戴震这个大通家也很老实,说“学问之道有三难:淹博难,识断难,精审难。”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大通家”,雍正用“大通家”狠狠讽刺的真正“大通家”,他就是与戴震同时代的、现存120回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曹頫。我们看看红楼梦就知道,曹頫的确是中国文艺复兴时期文化巨人中特别伟岸的一个。我想,跟这些真正的大通家相比,当下那些大嘴巴们是不是特别显得“猪鼻孔里插葱——装象”呢?


我想,余秋雨先生的上述例子,还可以典型地反映出中国当前的所谓“文化大师”大多只是徒有其名,名不符实罢了。真正的文化大师会替人背书背答案,造谣、信谣、传谣吗?


我想,余秋雨先生的上述例子,还可以让人们进一步引申发掘,即清晰见证100年来所谓“红学界”基本上是些学术能力低下的蠢人和道德品质败坏的文化暴徒


“红学界”之蠢,首先在于毫不讲证据,毫不实事求是。“《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一条证据都没有;“后40回是(高鹗)续作”,同样一条证据都没有。可是,这种谎言被不断重复,还写进大中小学教材里,写进百科全书,成为众所周知的“常识”。这还得了!这还了得!这是什么世道!?


谎言重复一万遍,重复一万年,也还是谎言,经不起丝毫证据事实的推敲。气球吹得再大,一根绣花针就可以把它戳爆。中国红楼梦研究所和中国红楼梦学会厚颜无耻地标榜他们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进行“研究”工作,可是这些蠢人却长年累月肆无忌惮地违反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实事求是”,这些蠢人的所作所为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是反马克思主义的急先锋。


“红学界”之蠢,还在于真理已经被揭示,谎言已经被揭穿,“红学界”的蠢人们却装聋作哑当鸵鸟,要么偶尔气急败坏地用更多的谎言、谩骂来作徒劳的反抗。


鄙人陈林揭示了现存120回《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是生于1706年曹頫,难道这不能被证实吗?当然不是!上文已经举出了非常简单的办法、非常直接的小说文本证据、非常合理的逻辑来证明、验证“《红楼梦》的作者是生于1706年(丙戌)的曹頫”这个论点。


鄙人陈林从小说第八十六回的八字命理情节反推,论证了元春的真实生日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即1692年2月18日农历正月初二,而小说第五十三回恰恰用两次“朝贺”这个情节暗示了元春的真实生日的确是正月初二,而非小说明写的“大年初一”。贾母为元春祝寿,是在第二次朝贺当天,而第一次朝贺一定发生在元旦(正月初一),是“元旦朝贺”。“红学界”的蠢人们从来没看出这一点,相反还在什么《红楼梦大辞典》里荒谬地论证有什么“除夕朝贺”。


“红学界”想要推翻或证实鄙人陈林的论断,也有一个最直接的办法——陈林论证了元春的原型人物曹佳氏的真实生日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请你们去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查找清宗人府档案《娶妻册》,看看平郡王纳尔苏娶的曹佳氏,生辰八字是不是明明白白地写着“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


“红学界”的“文化大师”、“国宝”倒是不少,可这些蠢家伙数十年之功也只折腾出了两大谎言。鄙人陈林只是一介草民,学历不高,读书不多,可是却轻而易举地解决了《红楼梦》研究中重大而基本的命题。我觉得,这倒不能证明鄙人陈林有多了不起,但是却可以实实在在地证明所谓的“文化大师”、“国宝”之流基本上是些草包混蛋。“红学界”的“文化大师”在我看来,无非一些在树上跳来蹦去的猴子,爬得越高,那丑陋的红屁股就暴露得越彻底。


“红学界”的道德品质败坏,跟蠢人们的学术能力低下是孪生兄弟。关于“红学界”的文化暴徒如何围攻谩骂持不同意见的大学者,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在这里我只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学者欧阳健精心研究十二年,对脂批脂本进行了摧枯拉朽的全面打击,那种功力的确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可是,欧阳健先生长年遭受“红学界”的围攻谩骂,到现在公开发誓再也不谈红楼梦研究,再也不看任何红楼梦研究方面的论文,这真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


“红学界”的道德品质败坏,还表现在这些文化暴徒们一贯撒谎。我举个简单的例子,鄙人陈林指出脂批大肆剽窃了张新之的评语,脂本正文又沿用了王希廉校改的红楼梦正文,这充分说明脂批脂本必定是远在程甲本、程乙本之后的作伪。可是,“红学界”难道不知道这一点吗?红研所和红学会的蠢人们不知道这一点吗?非也!


红研所早就做过相当全面的版本校勘工作,他们完全可以看出问题来,看出脂批剽窃了张新之的评语,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红学会会长张庆善,曾经写过《张新之红楼梦评点得失浅析》一文,可是他根本不讲脂批跟张新之评语的雷同之处。张会长至于那么草包,那么没眼光吗?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他看到了,却绝不出声,他知道一出声就会导致脂批脂本谎言的全面崩溃。


最近有两个博士的毕业论文也不约而同地详细探讨了早期各种评点本的话题,其中当然也讨论了张新之的评点,可是,这两个博士同样没有指出脂批跟张新之评语的雷同之处。请问,是两个大博士草包呢,还是他们道德品质有问题?

 

“红学界”的学术能力低下和道德品质败坏已经严重地伤害了《红楼梦》,同时也给无数红楼梦爱好者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如上所述,聪明博学的余秋雨先生就是“红学界”谣言的信奉者和传播者。


“红学界”坚持脂批脂本的谎言,一个直接的恶果是导致广大中国人民普遍阅读的是被后世造假者疯狂篡改的《红楼梦》,这个造假者就是汉奸陶洙陶心如。鄙人陈林目前发现,这个汉奸是丧心病狂伪造己卯本、庚辰本、蒙古王府本以及梦稿本的可耻元凶。我根本不相信“红学界”看不出来这一点,只是这群道德败坏的文化暴徒为了一己之私不敢说,不愿说罢了。


汉奸陶洙伪造的庚辰本,正是人民文学出版社20多年来一版再版三版的红研所校注本的“底本”。堂堂中华文化的瑰宝,中国文学的骄傲,竟然如此遭受汉奸和蠢人暴徒们的荼毒!


“红学界”的恶劣品质对中国文化的另一个严重伤害,就是荼毒了无数年轻红楼梦爱好者的心灵。举例来说,最近我受一个红楼梦爱好者QQ群群主的再三邀请,加入了他们的圈子,谈了谈红楼梦研究的问题。果然不出我所料,我还没开口呢,围攻谩骂的人就围上来了。我对谩骂的态度是这样:你骂得有理有据,我虚心接受;你没根没据乱骂一通,那我可没有欧阳健先生那样的好脾气。


但是,在QQ群主的极力协调下,我终于跟部分红楼梦爱好者谈了谈学术问题,这部分的谈话,被他们发到了流氓论坛“国学网”的“红楼梦研究”论坛上。我也早知道各种大小所谓的“红楼梦研究”论坛、圈子大多是些天真无知的年轻娃娃,当然还有无知又狂妄的蠢东西,还有故意要把水搅浑的“红学界”的爪牙。面对陈林的论证,浅显的说辞,有谁能够提出有理有据的反驳呢?一个都没有,一片可笑又可耻的死一般的沉默。


我最后一次跟这个QQ群打交道,是遭遇了一个狂妄无知的小丫头,和一个装模作样好为人师的家伙。这个小丫头的讨厌之处在于根本不讲证据,从头到尾一通狂叫“后40回就是续作”,根本不理睬人家的证据。我想,一个人年纪轻轻,就混成这么个无知狂妄的模样,个人修养固然是一方面,恐怕“红学界”长年累月的谎言也是难辞其咎的。


那个好为人师装模作样的家伙,公然吹嘘自己在20年后将成为红楼梦校勘方面的“大家”,可是,这个家伙对于脂本脂批的伪劣本质根本视而不见。我想,学术能力低下是这个家伙的一个方面,但是“红学界”长年累月的谎言的荼毒,哪里能够脱得了干系呢?


最近时局纷扰,网络上群情汹涌,当然也会触动我的小脑瓜去思考一些“爱国”的严肃命题。我这爱国的思考,当然也脱不开“红楼梦研究”的话题。爱国么,这么多中国人把《红楼梦》捧得那么高(尽管他们未必能说明白为什么《红楼梦》可以被捧得这么高),可是与此同时却对“红学界”的蠢人和暴徒长年累月荼毒《红楼梦》的文化犯罪行为视而不见,充耳不闻,麻木不仁,对“文化大师”“国宝”们大嘴巴的胡说八道全无知觉,对国家级媒体公然成为学术谎言传播的阵地毫不愤慨,好像全中国只剩下了鄙人陈林一个爱国者,这不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吗?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49)|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