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关于红楼版本答胖猫朋友问(一)  

2008-04-05 18:35:38|  分类: 红楼梦版本辨伪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红楼版本答胖猫朋友问(一)

——浅谈“蒙古王府本”及“庚辰本”之伪劣

 

胖猫朋友昨天深夜在敝博博文《程甲本才是真本〈红楼梦〉》之下留言,对程本和“脂本”的关系提出疑问。我今天早晨才看到胖猫朋友的留言,因此马上作了一一答复。各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看,也许可以提出更多的疑问或者作更深入详细的补充论证。

 

胖猫朋友提出的疑问主要是因陕西电视台红楼梦研究者张杰先生的校勘研究而起。鄙人有幸跟张杰先生在网络论坛上有过交往,并对张先生扎实的研究表示敬佩。但我并不赞同张先生在一些问题上的推理,我诚恳地希望张先生能为其推理找到坚实的证据,或者正视对其推理提出的有力反证。鄙人对张杰的先生的一个高论十分赞赏:接受事实,承认谬误,不是学者的耻辱,而是学者的光荣。


胖猫朋友今天上午继续提出一些问题,我很感谢他的关注和提问,也准备一一细答。我们先来看看他的问题:


陈先生,您认为庚辰本是抄蒙古王府本的,而庚辰本是30年代购自地摊,蒙古王府本一九六○至六一年间出现于北京琉璃厂中国书店。难道庚辰本伪造者见过当时还没有问世的蒙古王府本吗?


另外您转引曲沐先生的文章说庚辰本抄自程甲本。但您上面的分析说庚辰本抄蒙古王府本,还抄戚序本。在那个年代脂批本还没有影印发行,为什么作伪者如此神通广大,能搞到好几个抄本作底本?


还有一个问题。您认为脂本都是在1911年后在戚序本基础上的造假。但是为什么多个脂批本都在17、18回不分回,或分回位置各有不同?为什么不同时间、地点的造假者的行为如此一致?


列藏本是在苏联发现的。您认为它是怎么到苏联去的呢?


我认为红学家们普遍作出脂本早于程本的判断是有根据的,有一定道理的。程甲本是很合理很好的汇校本,但是您要得出脂批本全为伪造的结论,还需要克服诸多障碍。

 

发表:2008-04-05 11:17:20

 

关于“蒙古王府本”,周汝昌先生在《红楼梦新证》一书中有专文介绍,这个本子与戚序本最接近,二者同源。这个本子的命名是因为版本目录学家赵万里称其出自清蒙古王府。我觉得要特别提出来的是,这个本子是北京图书馆1961年买的,而此时赵万里正在北图从事善本采访、考订、编目等工作,那么他提出该本出自“清蒙古王府”,证据是什么呢?各位有见到过任何人提出来的任何证据吗?如果有,恳望教我。


一切“脂本”都是伪造,这一事实可以由非常简单的方法判定:第一,看北静王的名字;第二,看宝玉出生的时间;第三,看第五十六回黛玉犯咳疾的季节。这些方法和论证,我已经在博文中详细讨论过,各位可回顾参看,不同意者可以(也应该)提出有力的反证。


庚辰本抄了蒙古王府本,这可以由一处非常明显的误抄看出来,各位必须对这处误抄作出合理的解释。


第七十六回,所谓的“蒙古王府本”有这样一处独有的描写:

 

夜静月明,且笛声悲怨,贾母年老带酒之人,听此声音,不免有触于心,禁不住堕下泪来,众人此时也都不禁凄凉寂寂之意,半日方知贾母伤感,才忙转身陪笑发语解释,又命换酒,且住了笛。


而“庚辰本”此处颠倒错乱,是这样:

 

夜静月明,(旁添“各人”)随下相来(又旁改成“随心想向”),众人彼此都不禁(旁添有)凄凉寂(旁改成“寞”)之意,半日方知贾母伤感,才忙转身陪笑发语解释,又命(旁改成“斟”)酒,且住了笛。


请注意,这个“随下相来”以及后笔改的“随心想向”完完全全荒谬不通,它是怎么来的呢?我们对比一下“蒙古王府本”就知道,这个“随下相来”一定是错抄了“蒙古王府本”的“堕下泪来”,一定如此,别无他解。实际上,改笔“随心想向”又是企图让读者以为这才是“随下相来”误抄的出处,可是“随心想向”根本不通!


这样一个文本例证,可以充分说明“庚辰本”抄了“蒙古王府本”。我一点也不怀疑,我们可以找出更多的文本证据证明上述结论。


我曾在博文中指出,庚辰本、己卯本造假的首要黑手就是汉奸陶洙。那么,现在胖猫朋友提出的问题是,庚辰本的造假者能在三十年代就见过直到六十年代才出现的“蒙古王府本”吗?


答案是:“蒙古王府本”虽然直到六十年代才出现,可是它早在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就已经被伪造出来,这个伪造的“黑手”十有八九仍是陶洙本人。


各位可以去仔细对照一下“蒙古王府本”和“庚辰本”、“己卯本”的笔迹, 你们可能强烈反对我的看法,但我还是要指出——我认为这三个本子的笔迹大部分都是出自一人之手,对照第七十六回这一处描写,它们就是由同一个书法拙劣的抄手抄出来的。


曲沐先生说庚辰本抄了程甲本,老实说,我认真对比了他所提出的证据,对比了程甲本和戚序本,我并不完全认同曲沐先生的意见。据我自己对比后的判断,庚辰本有些地方的确像是抄了程甲本,但是还有不少地方却更像是抄了戚序本,似乎这个本子的抄手忽而抄程甲本,忽而抄戚序本。


出现这种情况,一种可能是在程甲本、戚序本到庚辰本之间,还有“进化过程”中缺失的一环,有我们尚未发现的一环,现在我们讨论到“蒙古王府本”,也许正是这缺失的一环,我们可以做更多更细致的探讨。


由此自然引申的一个问题是:如果陶洙是造假者,那又该如何解释这种反复不断伪造呢?各位再联系曹立波发现的“北师大抄本”的情况,这一切就变得好解释了。


我个人初步的看法是,陶洙这个人几十年来痴迷地伪造,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变态地步,他的一个基本动机,似乎是要造出一本“完美”的“脂批本”来,所以“北师大抄本”就是东抄一抄西抄一抄的“汇抄本”。从这一点去反观以往的“脂本”,也许事实就是这样:陶洙在戚序本的基础上抄出了蒙古王府本,觉得不满意,于是又抄出了“庚辰本”;对“庚辰本”也不满意,于是又抄了“己卯本”;“己卯本”抄得可能更糟糕,或许“未竟其功”,于是他又从头再来,努力汇抄一个“北师大抄本”。


我要特别强调的一点是,陶洙这个人本身就是书香门第,是一个大藏书家,交游亦广,他完全具备“作案”的条件和能力。


也许我关于陶洙伪造古籍的动机、过程及手法的判断不完全符合事实真相,但是一个基本的事实是:一切脂本都是伪造,都是累积造假的结果,这一事实不因人们不了解造假的全部细节而有任何改变。


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暂时只能谈到这里,下次我将集中讨论所谓“列藏本”的问题。


谢谢胖猫朋友!

 

(好了)

 

 

附录:蒙古王府本影印件和庚辰本影印件

 

关于红楼版本答胖猫朋友问(一)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关于红楼版本答胖猫朋友问(一)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评论这张
 
阅读(6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