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关于红楼版本答胖猫朋友问(二)  

2008-04-08 03:55:44|  分类: 红楼梦版本辨伪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红楼版本答胖猫朋友问(二)

——再谈“列藏本”之伪劣

 

胖猫朋友在上次的留言中问到了列藏本:“列藏本是在苏联发现的。您认为它是怎么到苏联去的呢?”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它似乎可以为难一切认定“脂本”作伪的说法——“脂本”在国内造假也罢了,为什么能造到国外去呢?


即使没有胖猫朋友提出这个问题,我也早就想在博客中好好谈一谈“列藏本”,一个非常直接的动机是:某个匿名的王八无赖最近一段时间来总在我博客留言中“炸版”,反复张贴“列藏本”如何如何为真的荒谬论调,惹得我真有鲁提辖暴打镇关西的冲动。不过,刀下立斩无名鬼,简直太抬举这种缩头乌龟了;另一方面,这个坏家伙丧心病狂的“炸版”其实也说明了一个本质问题——本人关于一切“脂本”都是作伪的论证已经让这类坏家伙哑口无言,只剩下抓狂了。


早在去年9月24日,我已经在列藏本当然是丑陋不堪的假古籍这篇博文中简要地谈到了“列藏本”之伪,各位可以拨冗回顾。今天我倒不妨从头开始,详细说说“列藏本”的丑恶本质。


什么是“列藏本”?“列藏本”就是“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所藏《石头记》抄本”。现在,“苏联”这个“邪恶的帝国”(米帝总统里根语)已经不复存在了,“列宁格勒”又改回了“圣彼得堡”之名,“红学界”没好意思把这个抄本改称“圣藏本”或者“圣彼得堡藏本”,只能灰溜溜地改称“俄藏本”。


自从1964年苏联学者孟西科夫(又译缅希科夫)和李福亲(又称李福清)撰文介绍这个抄本以来,“列藏本”逐渐引起了国际“红学界”的重视,日本、澳大利亚的汉学家先后介绍此抄本,台湾的大学者潘重规先生曾赴列宁格勒亲自考察该抄本,并于1973年十一月在香港《明报月刊》第九十五期发表了较为详细的研究报告《读列宁格勒红楼梦抄本记》。


1982年12月,冯其庸、李侃、周汝昌三人奉命赴列宁格勒考察“列藏本”,冯其庸看了“五个小时”,“精辟判断”这个抄本的底本“是脂砚斋本系统的本子,是一个好的底本”,抄定时间很可能在“嘉庆初年”。冯其庸的“精辟”令当时苏联外事局副局长别兹罗德内依大赞:“你是一个好人!”


在我印象中,《围城》里那个人渣教授李梅亭在赴湘西途中为了揩一苏州寡妇的油,甜言蜜语,招得那寡妇大赞李叫兽:“侬真是一个好宁!”


1986年,中华书局影印出版了“列藏本”。曾有博学的网友在敝博留言说,这次引进“影印本”花了大量银子。具体是多少,孤陋寡闻的我暂时无从知晓,望渊博网友不吝教我。


就大陆“红学界”来说,自1981年以来,就不断有人撰文介绍“列藏本”,最早的很可能是胡文彬先生。直到去年,“卞藏本”横空出世,又有人屁颠颠地说,这个“卞藏本”回目双行并列的抄写格式跟“列藏本”一样也!


那么,“列藏本”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它到底有什么重要性?


“列藏本”的基本面是这样:绝大多数论调认为,“列藏本”是道光十二年(1832)俄国宗教使团随行人员帕维尔·库尔梁德采夫从北京带回俄国的。这个说法,当然首先是苏联学者孟西科夫和李福亲提出来的。李福亲提到,在抄本“第一页的背面”有库尔梁德采夫的褪色墨水笔迹,并有两个笔迹拙劣的汉字“洪”,李认为这就是库氏的“中国姓”。


可是,这个说法相当不靠谱。从1973年就开始研究“列藏本”的旅俄学者庞英只说到在抄本第一页背面有一个“洪”字,不曾提及有库氏的签名。在1986年中华书局影印本的序言中,两位苏联学者提起“褪色墨水笔迹”,位置和笔迹都与前述不同,这笔迹不在“第一页的背面”,而在封面的标签上;笔迹不是出自库氏之手,而是阿列克塞耶夫的编号,或是其他人的签名。


那么,“洪”字又是什么意思呢?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拿出任何证据证明库尔梁德采夫取了“洪”字中国姓。


1995年,张训在贵州垃圾刊物《红楼》第4期上发文,声称“冯(其庸)先生能拿出具体的证据。证明列藏本确实是1832年传入俄国的,我想广大读者会接受的。因为读者是公正的裁判”。好嘛,这么多年过去了,冯其庸或者其他什么货色,半点证据也没有拿出来嘛!

 

要而言之,所谓“俄国人于道光年间从北京带走”之说,根本就是放狗屁!


那么,“列藏本”到底是如何跑到俄国去的呢?欧阳健先生精辟指出:


根据阿列克塞耶夫在第一册封面左上角的标签书写的“一九三七,第一四七号”淡墨水的笔迹,抄本传入俄国的时间应是1937年。


根据潘重规先生的细致研究,“列藏本”有双行批八十八条,其中六十七条“都与诸脂本全同或略同”,潘先生所说的“诸脂本”,主要就是庚辰本、己卯本和有正本。


双行批跟庚辰本、己卯本和有正本全同或略同!“列藏本”还要去骗鬼啊!


“列藏本”有更明显的拙劣作伪证据:根据潘重规先生的仔细考察,该抄本用竹纸墨笔抄写,纸质很薄,并非苏联学者所称用“乾隆御制诗集的衬纸”;但是抄本在重新装订时偏用御制诗集反折起来做衬纸,“这真是犯下了藐视朝廷的滔天大罪”。


现在的年轻人大概不知道,在大革文化命的时候,要是有人胆敢在伟大领袖的画像上乱涂乱画,他们全家会被如何革了命。


潘重规先生的分析也很有意思,他说,如果抄本用的是乾隆诗集的衬页做稿纸,则抄写时期必在乾隆六十年到道光十二年之间。各位,难道造假者不是正要让读者如此认为吗?可是,这种做法实在是太拙劣了!

 

要而言之,列藏本除了证明冯其庸之流学术能力低下、道德品质败坏之外,就是让邪恶的苏修帝国主义分子掠走中国人民白花花的银子!


胖猫朋友看来是一位温柔敦厚的君子,不像我这样满嘴柴胡师爷气,他似乎不敢相信那么多众口一词的“红学家”都那么糟糕,不敢相信一切“脂本”都是造假。对此,我只好善意地提醒一句:


如果其他所有人都在夸赞皇帝的新衣如何美丽,您是不是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白白看见皇帝在裸奔?


再次感谢胖猫朋友!


(好了)

 

 

列藏本当然是丑陋不堪的假古籍 

 

黛玉咳嗽和康熙祝寿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