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红楼内外的“跑跑”们  

2008-06-17 01:22:32|  分类: 细读红楼梦小说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内外的“跑跑”们


最近,四川都江堰光亚中学的前教师范美忠成了众人议论的热点话题,范美忠因为在“512”大地震时撇下学生第一个窜出课堂逃命,还因为他在博客上对自己的逃跑行为振振有词,网民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范跑跑”。


有人问我对“范跑跑”有什么看法,我回避说“没什么看法”。为什么要回避呢?因为,首先我觉得自己对这件事了解不多,其次我觉得深入探究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使自己陷入道德的困惑,所以还是回避的好。


为什么深入探究这件事会让自己陷入道德的困惑呢?简单地说,这件事会让我首先质问,如果我处于范美忠的教师地位,灾难发生时,自己会不会第一个窜出课堂逃命?仔细想想,这可很难说。


如果我自己都会撇下学生先跑了,那么我有什么道德优势唾沫横飞地斥责“范跑跑”呢?


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我这样跑了,事后我很可能心怀愧疚,鄙视自己的怯懦,想到自己应该帮助那些惊慌失措的学生,哪怕我没有救学生性命的义务。


逃跑,是我的本能,是下意识的第一选择,是趋吉避凶的利益驱动;想到自己应该帮助学生逃命,这是“义”的理性选择。舍身取义,当然很了不起,但是我不觉得大多数人都能做得到,舍身取义的君子从来都是极少数。没有舍生取义,是不是就该受万人唾骂,遭遇各种不公平非正义的对待呢?


在一个极少君子的国度里,却从来不缺乏看起来慷慨激昂乃至直欲取人性命的所谓“道德义愤”,这是不是很多人企图掩盖自身怯懦的一种“道德秀”呢?


诚实地追问下去,问题很复杂——我想活得简单一点,所以选择回避问题。我无法理直气壮地斥责“范跑跑”,我的学长程益中先生说过一句很精辟的话:“道德是绑缚在自己身上的荆条,不是砸向别人头上的板砖。”作为事件的旁观者,我的简单总结是:

 

地震震出个“范跑跑”,“范跑跑”引发了道德地震。如果各位能从事件中生发出悲悯心来,对人性,对道德能有更深入的审慎思考,那倒是一件好事了。


我没有去细想“范跑跑”,但是由此想到了《红楼梦》里的各种“跑跑”们。绝大多数“跑跑”们的逃跑行为都可以归属到无情、无义、无理、无法等类别中,但是也有极个别的逃跑行为值得称道,细想起来意味无穷。


《红楼梦》开篇就以白描手法写到了一个“霍跑跑”霍启。嘉道年间的《红楼梦》发烧友张新之对“霍启”这个名字批注道:


霍然而起,甄士隐从此仙矣,是正意。又火起、祸起音相通。书中人名借音者类此。


所谓的“脂本”“脂批”就改头换面地剽窃了张新之的批语,如甲戌本侧批:

 

妙!祸起也。此因事而命名。(甲辰本同。戚序本无“而”字)


“霍启”就是“祸起”,这个看法应该是符合小说作者曹頫本意的。霍启原是甄士隐家的仆人,某年元宵佳节,甄士隐命霍启抱了五岁的女儿英莲去看社火花灯,半夜中,霍启尿急,就很不小心地把英莲放在一家门槛上坐着,等他小解完了来抱时,英莲已经无影无踪——被拐子拐跑了。霍启急得找了半夜,至天明不见,不敢回来见主人,“便逃往他乡去了”。


霍启的逃跑相当不负责任,跑得这个“拐卖儿童案”半点线索都没了,甄士隐夫妇“昼夜啼哭,几乎不顾性命”。


霍启这个起祸的家伙当然该受谴责,而且该负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起祸的显然不只是霍启,这糟糕的社会治安才是祸首。当地的父母官们,会为子民儿女的丢失感到愧疚甚至引咎辞职吗?当然不会!


第四回“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县太爷贾雨村的门子就细说了“拐卖儿童”的一般情况和“英莲被拐案”的前后经过。贾雨村不知道英莲是甄士隐的女儿吗?当然知道。贾雨村不知道英莲在谁手里,不知道甄家娘子住哪吗?当然知道。贾雨村把英莲追回来送还给甄家娘子了吗?当然没有!不要说贾雨村是甄士隐夫妇的父母官,甄士隐更是贾雨村的恩公,贾雨村的贪赃枉法严重渎职忘恩负义,完完全全是畜生不如——贾雨村会有任何愧疚吗?完全看不出来!


有这样的地方官主政,地方治安能好得了吗?谴责“霍跑跑”是容易的,向“贾跑跑”这样逃避责任的地方官问责就比登天还难,说不定还会有丧尽天良的烂文人摇头晃脑地作文填词:


遭奸杀,成菩萨;被拐卖,也幸福!


《红楼梦》开篇的两个“跑跑”,跑得十分沉重。不过接下来,曹頫写了不少十分搞笑的逃跑行为。


第九回“嗔顽童茗烟闹书房”,几个小学生起了口角,贾蓉的小舅子秦钟受了欺负,贾蓉的铁哥们贾蔷当时在场,看不过眼,就要打抱不平。但是贾蔷这个烂人很狡猾,他想:


金荣、贾瑞一等人,都是薛大叔(薛蟠)的相知,我又与薛大叔相好,倘或我一出头,他们告诉了老薛,我们岂不伤和气?欲不管,如此谣言说的大家没趣。如今何不用计制伏,又止息声口,又不伤脸面。


贾蔷想好了,就去挑拨贾宝玉的书童茗烟;茗烟这个没脑子的蠢东西果然经不起煽风点火,冲进教室找着金荣就开搞。曹頫对贾蔷的逃跑写得很搞笑:


贾蔷遂跺一跺靴子,故意整整衣服,看看日影儿,说:“正时候了。”遂先向贾瑞说有事要早走一步。贾瑞不敢止他,只得随他去了。


贾蔷跑了,留下一班小孩子大闹天宫,打得不亦乐乎,都“动了兵器了”,“宝玉的一碗茶也砸得碗碎茶流”,“秦钟的头早撞在金荣的板上,打去一层油皮”。


第117回,写到贾芸、贾蔷、邢大舅、王仁等人设局赌钱喝酒,席间轮流讲笑话,邢大舅当场编了个龟将军自告奋勇充当庙墙的故事,以“假墙”谐音取笑贾蔷,“众人听了,大笑起来”。邢大舅未必知道第九回的小段子,但是贾蔷在第九回的逃跑行为,的确算得上是个“缩头乌龟”。


遇事畏缩,是贾蓉贾蔷这一对难兄难弟的典型表现。贾蔷逃跑不吃亏,但是贾蓉逃跑就吃过亏。第29回,某年五月初一,贾母带领众人去清虚观为元春打平安醮,贾珍贾蓉父子等人负责维持秩序。由于天气炎热,贾蓉这小子竟然“身先士卒”地跑去乘凉了。贾珍发现了,很火大,贾蓉后果很严重,作者曹頫写得很精彩:


    贾珍道:“你瞧瞧他,我这里也没热,他倒乘凉去了!”喝命家人啐他。
    那小厮们都知道贾珍素日的性子,违拗不得,便有个小厮上来向贾蓉脸上啐了一口。
    贾珍还向着他,那小厮便问贾蓉道:“爷还不怕热,哥儿怎么先乘凉去了?”
贾蓉垂着手,一声不敢说。
    那贾芸、贾萍、贾芹等听见了,不但他们慌了,亦且贾琏、贾(王+扁)、贾琼等也都忙了,一个一个都从墙根下慢慢的溜下来。
    贾珍又向贾蓉道:“你站着做什么?还不骑了马跑到家里告诉你娘母子去!老太太同姑娘们都来了,叫他们快来伺候!”
    贾蓉听说,忙跑了出来,一叠连声的要马。一面抱怨道:“早都不知做什么的,这会子寻趁我。”一面又骂小子:“捆着手呢么?马也拉不来!”要打发小厮去,又恐怕后来对出来,说不得亲自走一趟,骑马去了。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其子”,贾珍自己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遇着事,也是照跑不误,不敢正面承担的。


第六十八回,贾珍大力帮助贾琏在国孝家孝之中停妻偷娶尤二姐,事情败露后,泼凤姐一方面指使尤二姐原配张华去都察院告状,借助司法力量把贾珍搞得鸡飞狗跳,一方面打上贾珍门去,大闹宁国府。那一天,贾珍正和贾蓉商量如何应付都察院呢——


    正商议间,又报:“西府二奶奶来了!”
    贾珍听了这话,倒吃了一惊,忙要同贾蓉藏躲,不想凤姐已经进来了,说:“好大哥哥,带着兄弟们干的好事!”
    贾蓉忙请安。凤姐拉了他就进来。
    贾珍还笑说:“好生伺候你婶娘,吩咐他们杀牲口备饭!”说着,忙命备马,躲往别处去了。


贾珍跑了,只苦了老婆孩子。尤夫人被“凤姐照脸一口唾沫”,骂个狗血淋头,还要被拉去见官,“把个尤氏揉搓成一个面团儿,衣服上全是眼泪鼻涕”;贾蓉这个“天打雷劈、五鬼分尸的没良心的种子”当然也没好下场,不但要自己打自己耳光,还要当众磕头承认自己“一时吃了屎”,言行卑贱,无以复加。“众人又要劝,又要笑,又不敢笑。”


上述这些逃跑行为当然是不值得称道的,但《红楼梦》里还有些“逃跑行为”却是“跑得好,跑得妙,跑得敌人哇哇叫”。


众所周知的搞笑段子,第47回,呆霸王薛蟠企图勾引柳湘莲,不料被柳湘莲暴打一顿,还被逼喝了芦苇荡里的污水,“衣衫零碎,面目肿破,没头没脸,遍身内外滚的似个泥母猪一般”。柳湘莲自然知道他打的人是个什么样的坏家伙,打完了,骑马飞奔而去,避祸走他乡,不回来了。薛蟠果然不是好惹的——


薛蟠睡在炕上,痛骂湘莲,又命小厮:“去拆他的房子!打死他!和他打官司!”


哈哈,找鬼去,早没人影了。


《红楼梦》里跑得最好看,跑得最有深意的,就是贾宝玉。这个贾宝玉的“逃跑”,把个“圣朝圣世”都跑得粉碎性垮塌。第118回,思想道德辅导员薛宝钗还要跟逃跑前的贾宝玉谈什么“当此圣世,咱们世受国恩”、“不枉天恩祖德”呢,但是贾宝玉此时已经认定“身当末世”,要“有托而逃”了。


这是什么“圣世”?这怎么不是一个“末世”呢?看看贾府上下大小流氓的丑恶行径,就知道这个“圣世”的的确确“浊臭逼人”,令人窒息。

 

绝大多数肆意诋毁后40回的蠢东西们是完全看不到,也完全不能正视贾宝玉逃跑的深刻意义。他们的愚蠢跟薛宝钗从娘胎里带来的“热病”一样,根本没药治。

 

可是,贾宝玉能逃到哪里去呢?少年贾宝玉逃了,逃进清清爽爽的女儿国里去,逃进大观园里去,逃进跟林妹妹的爱情里去,然而这一切都不持久,这一切很快就被毁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在肮脏龌龊的现实世界中,贾宝玉根本找不到避难的庇护所。贾宝玉最后一次出逃,逃进了奇幻世界,留给现实世界一个决绝的背影。


我要说,贾宝玉的逃跑,就是作者曹頫的心路历程。贾宝玉逃进了奇幻世界,曹頫则逃进了《红楼梦》的艺术天地。我宁愿将曹頫的“逃跑”称为“进攻”,因为他留下了决绝的背影,同时也留下了对现实世界的猛烈反扑。


我们可不可以说:红楼梦里跑出了一个贾宝玉,贾宝玉跑出了红楼梦外的大地震?


(好了)

 

 

 

盛世多流氓,贾化显荒唐
——从流氓贾雨村的发迹看“康熙盛世”的腐烂不堪


一、解题:盛世泡泡爆粉碎

二、评析:流氓发迹证“国威”

三、感叹:安得赤子如宝玉

 

 

 

 

  评论这张
 
阅读(12111)|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