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2008-07-21 18:35:15|  分类: 红楼梦版本辨伪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

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2008年7月14日,当大量事实构成的庞大“证据链”集中指向一个结论——近人陶洙伪造和贩卖“甲戌本”、“庚辰本”、“己卯本”、“列藏本”(“俄藏本”)、“舒序本”(“己酉本”)、“甲辰本”(“梦觉本”)、“梦稿本”(“杨藏本”)、“蒙古王府本”等一系列所谓“《红楼梦》早期抄本”——对于近两年来一直从事《红楼梦》版本校勘研究的陈林来说,找出陶洙的手迹,对照上述所谓“脂本”正文和批语的笔迹,就是对“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隐瞒真相撒谎欺世这一学术大骗局的最后致命一击。

 

在此之前,陈林已经通过学术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凤凰传媒出版集团江苏美术出版社2006年6月出版)及其后续一系列学术研究(参见陈林博客)确证,一切所谓“脂本”都是在狄葆贤1911年伪造的“戚序本”(“有正本”)基础上的累积造假。包括“戚序本”在内的这些“脂本系统”的假古籍,其正文沿袭了1884年正式出版的《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三家评本”)中护花主人王雪香(王希廉)校改程甲本的文字,大量“脂批”则剽窃和篡改了“三家评本”中太平闲人张新之的夹评。

 

与此同时,陈林还发现,尽管一系列“脂本”分别由两名或多名字迹不同的抄手合作抄成,但是在所有这些“脂本”中,有一种略带隶意的字迹始终存在,有时工整,有时潦草,有时端正优雅,有时笨拙丑陋,然而这一字迹的字体结构、运笔习惯、笔画走势等方面在各“脂本”中非常接近,陈林严重怀疑这名抄手参与甚至主导了这一系列“脂本”的伪造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甲戌本、庚辰本、列藏本第一回字迹的对比                        庚辰本、己卯本字迹的对比

 

由于“己卯本”是所谓“董康旧藏,后归陶洙”,而“庚辰本”又是陶洙之兄陶湘、董康、王克敏等人于1931年首先引荐给胡适先生的,“甲辰本”、“梦稿本”、“蒙古王府本”等版本在陶洙晚年(1954年前后)先后陆续公之于世,陶洙成为“脂本”首要造假嫌疑人自在情理之中。

 

一旦聚焦陶洙,由怀疑到确证陶洙伪造一系列“脂本”,整个推论过程相当容易,相当自然,相当合理。另一方面,不能得出这个结论,才是相当地不正常。确证陶洙伪造一系列“脂本”的证据和旁证就在“己卯本”及相关的研究文献之中。

 

所谓“己卯本”,就是号称“己卯冬月定本”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指的是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因此“己卯本”通常被“红学界”视为最接近小说《红楼梦》原著的重要“早期抄本之一”。

 

“红学界”40多年来普遍认为“己卯本”原为“董康旧藏,后归陶洙”,但是胡文彬先生早就指出:从史料(董康日记)来看,“己卯本”“是董氏所藏,还是他人所藏,抑或陶氏自藏,皆语焉不详,难以作出明确结论。”

 

第一篇研究“己卯本”的专文是陈仲竾于1963年发表的。20世纪70年代中期,冯其庸也曾对比“庚辰本”,“反复研究查对己卯本原件”的正文和批语。要是从陈仲竾到冯其庸再到胡文彬,一系列专家从未想到过“己卯本”就是陶洙伪造,那简直是完全不可能的。

 

“己卯本”原件的大致情况是这样——陶洙于1947年和1949年在己卯本上写下了“题记”,其中一条写道:

 

此己卯本阙第三册(二十一回至三十回),第五册(四十一回至五十回),第六册(五十一回至六十回),第八册(七十一回至八十回),又第一回首残(三页半),第十回残(一页半),均用庚辰本钞补,因庚本每页字数款式均相同也。凡庚本所有之评批注语,悉用朱笔依样过录。甲戌本只十六回,计(一至八)(十三至十六)(二十五至二十八),胡适之君藏,周汝昌君钞有副本,曾假互校,所有异同处及眉评旁批夹注皆用蓝笔校录。

 

陶洙“题记”所称的“己卯本”那些阙失的正文和批语,他都照着庚辰本补抄了。可是,上海古籍出版社于1981年影印出版“己卯本”时,将确认为陶洙抄补的正文和批语全部删去。那么,上海古籍出版社的这个影印本上可以确定绝没有陶洙的手笔了吗?那可未必。

 

陈林从他所见的多种研究资料得出判断——陶洙的手笔混在所谓“原件”之中,如果不是参考特别的标记,没有人能分辨出来。换句话说,陶洙的手笔(包括字迹、纸张、墨色等)跟原件浑然一体别无二致。

 

举例来说,冯其庸的论述实际上间接验证了陈林的判断。冯其庸写道:

 

陶洙的这些朱笔校字易与己卯本上原有大量的朱笔校字相混,以致给我们研究过录的己卯本在抄成以后,又借到庚辰本并以朱笔校改的情况,造成了相当的困难和混乱。弄得不好,容易把原己卯本上乾隆时期用朱笔校录的庚辰本的文字当作是近人陶洙用过录的庚辰本新校上去的文字,从而抹杀了现存过录的己卯本上早已具有庚辰本的校文的重要特征;反过来,也容易把明明是陶洙新从庚辰本添校到己卯本上的文字、误认为是乾隆时期据庚辰本的校文。这两种错误,都会导致我们研究这两个本子时陷入迷阵。

 

有鉴于此,找出陶洙在“己卯本”上补抄部分正文和批语的笔迹,拿来与“己卯本”原件笔迹及其他“脂本”笔迹相对比,就成了判别陶洙是否伪造一切“脂本”的关键直接证据之一。

 

“己卯本”上陶洙的笔迹可以说明问题,而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曹立波及其导师张俊等人在2001年初发现的北师大所藏陶洙抄录的“师大本”,已经全然暴露了陶洙伪造一系列“脂本”的事实。

 

从张俊、曹立波、杨健等人合作撰写的校勘研究报告来看,这个“师大本”是陶洙根据庚辰本、己卯本、戚序本、甲辰本、程甲本等多个版本精心“汇抄汇校”而成的,该报告描述了“师大本”笔迹的情况:

 

师大本的正文(包括双行夹批)由甲、乙两位抄手抄写,其中甲抄手的字体,与己卯本上陶洙所增补的文字基本相同,而且,师大本与北大本(按指庚辰本)不同的几处特有文字,也与己卯本上陶洙增补的内容相同。

 

曹立波等人为此访问了与陶洙有过交往的周绍良,给他看了“师大本”的几张复印件,周绍良明确告诉他们:“这个字很像陶心如(即陶洙)的字。”

 

周绍良告诉曹立波等人:“他抄书的本领很大,抄过很多善本书。”“(陶洙、陶湘兄弟)他们全家都是搞书的。”在写给曹立波等人的信中,周绍良又写道:“陶心如想整理一个只有脂砚斋的批本《石头记》,但是用主观主义去搞,因之在庚辰本上很多他认为不是脂砚斋的,他都不录。据我所知,他由于生活问题,他所想搞纯脂本《石头记》,没等得完工就卖了。

 

陶洙“整理”的师大本于1957年卖给了北师大图书馆,其登录号为34251017,书价为240元。陈林初步查证了一下,这个价钱,大致是当时普通国家工作人员半年的工资。

 

陶洙伪造和贩卖假古籍“师大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可是,曹立波等人只说明了“师大本”上甲抄手的字迹与“己卯本”上陶洙的字迹“基本相同”,没有指出陶洙的字迹与“己卯本”原件上的字迹是否相同。是真的不同,还是他们不敢或者不愿指出两者相同?

 

冯其庸在《关于北京师范大学藏〈石头记〉庚辰抄本的几点思考》原载《红楼梦学刊》2001年第四辑)一文中断然否认“师大本”上陶洙的字迹跟其他“脂本”上字迹相同,冯其庸写道:

 

我在用北师大本的复印本逐字逐回的校核过程中,始终有一个感觉缠绕着我,我总觉得这部抄本的第一回到三十回,第七十一回到八十回这四十回的抄手的笔迹非常眼熟,但始终想不起来是在哪一个抄本上见到的。当我愈往下校时,这种感觉愈来愈强烈。我终于坐不住了,我把我手头所有的《石头记》抄本统统拿出来核对,一时都没有对上,我也把我藏的其他抄本如戏曲笔记之类的抄本拿出来核对,也没有对上,所以我只好继续做我的两本核校的工作。

 

冯其庸“过了几天,忽然灵光一闪”,终于发现这个“师大本”的笔迹跟“己卯本”上陶洙补抄部分的笔迹“真是同一个人的笔迹”。

 

“师大本”为陶洙所抄,陶洙补抄“己卯本”缺失部分,两者笔迹一致,这已经是无可置疑的事实。现在的焦点问题就是找出陶洙的真迹,拿来与所谓“乾隆时期旧抄本”的“脂本”笔迹相对比,陶洙是否伪造贩卖“脂本”的真相将会立即大白于天下。

 

然而这一真相,在以冯其庸为代表的“主流红学界”“专家学者”心里,早就一清二楚了。

 

2008年7月18日,陈林终于找到了陶洙真迹的图片资料,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完全验证了陈林此前的坚定判断。

 

我们首先来看看陶洙在“己卯本”上的一页“题记”: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这是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在其网站上公布的该社2003年10月1版1刷的“仿真己卯本”图片资料。“题记”落款“忆园”就是陶洙的号。

 

我们再来看看陶洙这个丹青妙手在其书画作品上的题款,确认陶洙的字迹。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以上三张截图均来自文物书画拍卖网站图片资料)

 

从笔迹来看,“己卯本”上的“题记”确为陶洙所写,完全证实曹立波、张俊、周绍良、冯其庸等人的判断。

 

从陶洙“题记”的内容来看,“己卯本”原缺的第三册(二十一回至三十回)、第五册(四十一回至五十回)、第六册(五十一回至六十回)、第八册(七十一回至八十回),又第一回首残(三页半),第十回残(一页半),陶洙“均用庚辰本钞补”,“凡庚本所有之评批注语,悉用朱笔依样过录”。

 

冯其庸在论文中公开举出“师大本”第一回首页和“己卯本”上陶洙抄补的第一回首页对比,让普通读者看清楚“陶洙的字迹”。仅从这个首页的笔迹来看,陶洙的笔迹当然跟其他“脂本”的笔迹相差很多。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冯其庸没有举出更多陶洙补抄部分的笔迹资料,可是,恰恰就在冯其庸没有举出来的部分,“己卯本”上陶洙抄补部分正文和批语的笔迹,跟“乾隆旧抄本”“庚辰本”上的笔迹完全一致,曾经对比“庚辰本”反复研究过“己卯本”的冯其庸完全知道这一清楚的事实!请看“仿真己卯本”上第二十四回的一页笔迹,这个第二十四回的正文和朱笔批语当然是陶洙根据庚辰本抄补的,请大家对比一下“乾隆旧抄本”“庚辰本”第二十四回的笔迹,看看陶洙的笔迹是不是跟“庚辰本”完全一致!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这是网名“志学斋主”的红楼梦爱好者于20083221652分在一个红学论坛上贴出的“仿真己卯本”图片资料,“志学斋主”当时讨论的是“仿真己卯本”在装订方面出现了严重错误,即第二十四回回末的一页装订到了回中。这个“志学斋主”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页的笔迹跟“庚辰本”第二十四回的笔迹完全一致。

 

大家来看看“乾隆旧抄”“庚辰本”第二十四回回末的笔迹: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这是1975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影印本的图片资料。陶洙的字迹跟“庚辰本”上某一抄手的字迹完全一致,陶洙伪造贩卖“庚辰本”乃至一系列“脂本”的犯罪事实终于真相大白,证据确凿,无可置疑。

 

陶洙的字体在各“脂本”中或工或拙,笔画或粗或细或方或圆,这跟他抄写时的运笔和精神状态有关。在1959年问世的“乾隆旧抄本”“梦稿本”(“杨藏本”)上,有一位抄手的笔迹龙飞凤舞飘逸俊雅,对比陶洙在“己卯本”上的“题记”,这一笔迹正是出自陶洙之手。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影印“梦稿本”图片资料

 

“主流红学界”早就心知肚明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的犯罪事实,可是他们全在或装聋作哑或撒谎欺世。这不单是一个学理辨析的问题,而且涉及到贩卖“脂本”影印本牟取暴利的“产业链”的利益。

 

众所周知,各种精装的仿古“脂本”影印本,单部零售价少则数百,多则数千,上文提到的北图出版社出版的“仿真己卯本”,单部售价就高达3950元。这是对广大善良读者赤裸裸的诈骗和抢劫!

 

根据“脂本”伪造出来的“卞藏本”在文物拍卖会上拍出了18万元的高价,北图出版社又迅速影印出版,高价的假古籍“卞藏本”最后又是由广大善良的读者来买单!

 

从学理上来看,“脂本”“脂批”的存在,是“主流红学界”两大学术谎言“曹雪芹是作者”、“后40回为(高鹗或其他不知名者)续作”最后的救命稻草。

 

当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的犯罪事实大白于天下,“主流红学界”哪里还能心安理得撒谎欺世诈骗谋财逍遥法外?!

 

 

(好了)

 

 

相关阅读

 

假如他是对的——记陈林的红楼研究学说

王小山按:假如陈林的理论是对的,主流红学家将没理由再用纳税人的钱供养,

许多造假的案例都该拿到阳光下晒晒,整个主流红学界将陷入难堪的境地,

甚至,极有可能有大批从前被称为学者的人要锒铛入狱。

 

冯其庸早知汉奸陶洙伪造“脂本”
——小议“主流红学界”长年刻意隐瞒陶洙伪造“脂本”、“脂批”的卑劣行径

 

汉奸主导“红学”造假
——揪出己卯本、庚辰本的造假黑手王克敏、徐星署、董康和陶洙

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二、胡适先生被汉奸忽悠了一世

三、造假分子陶洙丧心病狂

四、令人感慨万千的现代法学先驱

五、娘希匹的人渣汉奸王克敏

六、汉奸当红是一种历史潮流

 

陶洙果然是汉奸

 

“脂批”剽窃的源泉是张新之

脂本剽窃“三家评本”正文举证

北大珍藏汉奸伪造的假古籍“庚辰本”

 

“卞藏本”的谎言可以休矣

一、缘起:“卞藏本”18块钱都不值

 二、法门:全部“脂本”都是作伪

 三、死穴(一):“世荣”暗指“胤祥”,“水溶”全是附会

 四、死穴(二):贾宝玉比姐姐元春小几岁?

 五、收官:射向造假者的穿心利箭

 

“虎照门”更卑劣的是“红学”

 

 

“红学”让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红学家“惊心动魄”为哪般?


一个小问题就可以打倒“红学界”

一、僵尸也会跳大神

二、“主流红学界”自欺欺人可笑可悲

三、“红学界”的标志姿态就是当鸵鸟和撒谎

 

 

 

 

  评论这张
 
阅读(132390)| 评论(3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