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转帖孤鸿道人驳斥荒唐辩白的任晓辉(之一)  

2008-08-16 17:13:01|  分类: 红楼梦版本辨伪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谎言岂能当证言
 (2008-08-13 18:44:04)
 
[按:本文是针对《新世纪周刊》(2008年第23期)刊发的实习记者许荻晔采写的报道《脂砚斋到底存在不存在》中,任晓辉代表红学界所作的荒唐辩白而发的。可能有人会认为是在“支持”陈林,或许那些别有用心者还会扯出若干无聊的话题,所以需要在此预先声明:对陈林的学术观点和研究结论,本人有自己的看法,暂时不表。这里的内容,则是纯粹出于一个红楼之外的旁观者,对红学中造假行为的厌恶,而必须给与的最基本的揭露。
 
另外一点也需要声明一下:鉴于任晓辉自称是(或是由实习记者友情赠送)“专事版本研究”并拥有“专业眼光”,而且强调要看“原件”,本人郑重介绍,第一,看过原件;第二,不敢称“专事版本研究”,但拥有对古籍善本涉足已超过二十年的“专业眼光”,入门而已。]

 

根据陈林博客中的介绍,8月11日出版的《新世纪周刊》(2008年第23期)刊发了实习记者许荻晔采写的报道《脂砚斋到底存在不存在》,是“纸媒体”上首先关注陈林揭穿陶洙伪造和贩卖一系列“脂本”学术研究成果的,文中同时也报道了“红学界”高层人物对这一成果的反应。

 

陈林的观点、结论和依据,都公开在他的各个博客文章中,读者可以自己去阅读、理解和判断。“红学界”对此是什么反应,准确地说应该是“如何批判”的,他们保持“缄默”的时候,没有人知道。现在,终于有第三者对双方分别进行了访问,红学界的代言人任晓辉“不能忍受”了,以专事版本研究的资历,以专业眼光,指出陈林硬伤累累。

 

可惜专业的任晓辉除了攻击性语言之外,并没有说出多少专业的话,不妨都引述在下面:

 

首先,陈林所谓版本比较存在着很大问题。陈林在没有接触原件的情况下,比较的是影印本,甚至是影印本的扫描件,所能看到的只有字迹,无法分辨纸张、墨色上存在的差别。己卯本原件抄在乾隆时期的竹纸上,与陶洙在民国时期抄补的纸张完全不同,新旧一目了然。从纸张时间来看,“陶洙造假说”只是一场空想。

 

“如果陈林真想做学问,他应该要看真本、看全本,而不是对照影印本上的一两页。如果把师大本、己卯本和庚辰本三个本子放在一起比较,那么很清楚可以看出,前两者更能看出一人手笔,而后者差异比较大。陈林若觉得后者‘确凿无疑’是陶洙手笔,可能是他本身没有书法修养之故。比如冯先生自己当年抄录庚辰本时,不自觉就模仿了底本笔迹。而且旧时文人有影抄功夫的很多,如果有必要,可以抄得完全一致。即使是当代,举例说,与启功先生字迹相同的书法爱好者何止百千。”

 

另外,如果对己卯本的收藏历史有所了解,便不会推测陶洙有造假的可能。1959年,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员王宏钧在琉璃厂买到了三回又两个半回的残本《石头记》,当时作为普通书籍馆藏,无人问津。直到1974年王将此残本交给吴恩裕研究,才由吴恩裕与冯其庸考证出这残本其实是己卯本的散失部分。因为在己卯本和新获残本中,“祥”与“晓”字皆有缺笔,可以看成是一家所藏;而两者纸质相同,皆为乾隆时期竹纸,纸张、墨色、抄写版心大小和版式也一致。而因为“祥”、“晓”的避讳,正合怡贤亲王允祥、怡僖亲王弘晓父子之名,红学家们怀疑己卯本是怡亲王府的藏抄本,但将其作为结论,也是经过对照整部《怡府书目》,找到了己卯本的收藏记录,才得以确证。

 

而这一类的脂本获得经过、状况描述以及相关的考证研究,都有专文公开发表,供后人参考。“陈林如果连这些材料都没有认真研究,那说明他连学术研究的第一步,穷尽资料都没有做到。而如果他研究过了,却因为会使他的观点不成立而不用,那是他的学术品格问题。”
 

以上所引,除了最后一项是探讨“学术品格”之外,三项内容中就只有“首先”和“另外”这两项,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有点学术的样子。但仅仅是有点像,并不真的具备学术含量。

 

例如“首先”这一项,说白了是两个问题,其一,不看“原件”有没有可能得到正确答案?其二,笔迹的鉴定谁说了算?

 

如果《新世纪周刊》的这篇文章,是发表在2007年8月11日,任晓辉的不看“原件”就不能得到答案,很可能就要“忽悠”住很多人,绝大多数被忽悠的“红米”(红楼梦的粉丝)可能会暗地里心虚,是啊,人家能看原件,我没有看过,或许他说的才是对的?可是,10个月以前,一位伟大的农民“谎言家”周正龙把这个问题提前解决了!网友们没有一个见过周的照片“原件”,即便是记者群中真正亲眼看见“原件”的也没几个。但是,大家齐心协力,硬是把这个“弥天大谎”给戳穿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李评的名言是一语中的:连猪都能看出来是假的。华南虎的经验告诉我们,假的东西,不管是原件还是修改了若干遍的影印件,假的就是假的,与“原件”不“原件”没关系。具体到“己卯本”来说,纸张就算是乾隆纸、墨也可以用旧墨,再经过一些做旧的手段处理,所谓新旧哪里是“一目了然”,完全会变成“一叶障目”啊。

 

对于笔迹的比对问题,任晓辉的荒唐之处则来源于他难以克服的学霸传统。红学界最令人不齿的地方,就是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陈林鉴定”的学霸作风。而这种传统在涉及到“笔迹鉴定”时,尤为淋漓尽致。早年曾有台湾红学家刘广定,已经对包括“己卯本”在内的诸多抄本,进行过详细谨慎的“笔迹鉴定”,结果当然是与主流红学界不同。当然,大陆红学界也不屑于跟刘广定计较,不予理睬,打入冷宫便了。这次是近在身边的陈林使用“笔迹鉴定”手段,来指证抄本之伪,实际上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结果怎么样呢?落得个“他本身没有书法修养之故”的下场。

 

可是,任晓辉接下来的举例就更妙了。似乎是要否定“笔迹鉴定”之可行,既然有必要的时候,可以抄得完全一致;既然与启功先生字迹相同的书法爱好者何止百千,那人们禁不住要问一句:你们奉为神灵的“老先生”,又是当初又是如何凭借一双火眼金睛纵横捭阖的。难道自己给自己封一个“有书法修养的”称号,就可以在红楼上下任意翻手云雨?

 

事实上,到了21世纪以后,大多数“红米”的科学素养早已经不是阶级斗争时代可比了,包括任晓辉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也应该明白,关于“笔迹鉴定”的一项最基本科学准则,就是不带有任何先入为主偏见的“盲测”。你不能在陈林提出一项质疑以后,先说“笔迹相同”的原因是“蒙抄、影抄、仿抄(不自觉就模仿了底本笔迹)”,等到发现所谓的陶洙藏庚辰本仅仅是一张张小小的黑白照片,而根本不可能“蒙抄、影抄、仿抄”的时候,再翻云覆雨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那笔迹根本不相同。然后还给人家戴上一顶“没有书法修养”的帽子。如果你的“老先生”如今还敢于声称自己的书法修养足以胜任“笔迹鉴定”这种专业技能的话,当然也包括红学界所有的“老先生”和“小先生”,有谁敢说自己有笔迹鉴定的本事,都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出来,当然派出代表也可以,和陈林公开对质,大家在电视直播的镜头下面,由国家公证机关监督,来一场真正的“盲测”。让千千万万的“红米”来目睹一回,看看时常放火的“州官”,还能够认出几种笔迹!

 

关于“笔迹鉴定”的缘由,只能先说这么多。大家可以回头再去看看各位“老先生”的书,如果不借助“说鹿即鹿、说马即马”的笔迹鉴定法,他们在版本上的研究,还有几句话能说得圆。这当然也怪不得“老先生”,因为他们搞《红楼梦》的时候,是得了“阶级斗争”的便宜,用权与势压得众人噤若寒蝉才搞成的。那一段乍暖还寒的时日,如今回首,好似昨日一般。到了21世纪初,师大本的偶然被发现,实际上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陶洙的“己卯本”被拆穿,已是势在必然,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待续)

 

 

附录

陈林回复:

 

难为孤鸿道人码这么多字去掰任晓辉的谎,哈哈。鄙人陈林目前正忙着呢,懒得理睬孙玉明和任晓辉,但是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所以秋后一定会算细账,哈哈。“《怡府书目》著录己卯本”的天方夜谭标志着任晓辉开辟了“红学”谎言的新纪元——什么?这是记者“误解”了任晓辉的话?那么“俄罗斯圣彼得堡东方学研究所,记录着另一脂批版本‘列藏本’的入馆时间是1832年”,这又是什么呢?不是任晓辉的意思,又是记者的“误解”?那好吧,报道中到底哪一句是任晓辉的原意呢?

“周先生、冯先生他们要写一篇文章,哪怕很短,也要查证好所有的资料再动笔。先生们的阅读范围之广,和他们思考的艰深、治学的踏实,都是我们后辈赶不上的。”这是报道中的直接引语,应该是任的原话了吧?好的狠,我也不扯多的,冯其庸在2005年《红楼梦学刊》(双月刊)第六辑刊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胡适见到了甲戌本,上面的批语明确写着《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看到没有,这种撒谎的气度那才是任晓辉这个小青年赶不上的。不过,小任也算争气,开辟了谎言的新纪元。哈哈。

孤鸿道人夏安,您接着整,实在好看呐。哈哈。

(2008-08-15 07:51:16)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