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2008-08-26 04:33:55|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一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请胡老先生公开认定曹佳氏确切生日,坚决支持陈林,

揭穿“主流红学家”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脂本”的诈骗罪行 

 

2008725日下午,近两年来一直从事《红楼梦》版本校勘研究的陈林终于清醒而坚定地确认——长期以来被“主流红学界”奉为“最接近小说《红楼梦》原著”的所谓“脂砚斋评本”(“脂本”)全部都是由近人陶洙(1878—1961)伪造的假古籍。

 

满腔悲愤的陈林为此打电话给他一直非常尊敬的大学者胡文彬老先生,汇报这一研究成果。由于胡老先生当天傍晚要出门开会,第二天又要远赴马来西亚,因此这次通话很简短。

 

当陈林直截了当告诉胡老先生“一切‘脂本’都是陶洙伪造”时,胡老先生在电话那头惊呼了一声“啊啊~~”,给陈林留下了深刻印象。不知道胡老先生这一声惊呼是震惊和恐惧,还是如释重负的恍然大悟。

 

强压悲愤的陈林接着说:“你们早就知道这个事实,对不对?”

胡文彬先生沉默不语。

陈林继续说:“胡老,您应该站出来(指证)。”

胡文彬先生长叹一声:“我是朽木不可雕矣!”

热泪盈眶的陈林无言以对,最后只能简短地劝慰说:“胡老,不要这样说。人生只有一辈子。”

 

陈林所说的“你们”,是指以冯其庸为代表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中国红楼梦学会的高层人物,一长串的名单包括冯其庸、杜春耕、孙玉明、张庆善、蔡义江、刘世德等人,还包括国家图书馆和北京图书馆善本部的一群“专家”、“学者”,还包括已经去世的张伯驹、赵万里、孙楷第、吴恩裕、周绍良等人。至于“红学泰斗”周汝昌,也不知道他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总之从周汝昌的自述文字来看,陶洙简直是轻而易举地将周欺骗玩弄于掌股之间。

 

冯其庸等人当然早就知道陶洙正是伪造“己卯本”、“庚辰本”乃至“甲戌本”的元凶。任何仔细核对过原件的研究者,乃至任何认真研读过有关校勘研究报告的研究者,都不难发现陶洙的罪行。关于这一点,陈林已经在《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和《冯其庸早知汉奸陶洙伪造脂本》等系列博客文章中给出了简洁论证,陈林还将继续在系列博客文章中予以详细揭露。

 

一个最简单的事实是——冯其庸“灵光一闪”,发现陶洙亲手抄写的“北师大藏本”上的笔迹跟“己卯本”上陶洙抄补的第二十一到第三十回的笔迹“真是同一个人的笔迹”(参见冯其庸:《关于北京师范大学藏〈石头记〉庚辰抄本的几点思考》。《红楼梦学刊》2001年第四辑,第16~17页)。然而,“己卯本”上陶洙抄补的第二十一到第三十回的笔迹恰恰跟北京大学图书馆“珍藏”的“庚辰本”上的笔迹一模一样(见下图)。可是拿着“北师大本的复印本”“逐字逐回校核”“庚辰本”的冯其庸却公然说,“我把我手头所有的《石头记》抄本统统拿出来核对,一时都没有对上(北师大本上的笔迹)”!参见同上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己卯本上陶洙抄补的第二十三、二十四回回末正文对比庚辰本字迹。

 

陶洙和冯其庸这种并不高明的骗局,对于精研史料的胡文彬先生来说,能不了然于心吗?至少严重怀疑是一定有的。事实上,胡老先生早就紧紧地盯住了陶洙这个“上窜下跳”(胡老在电话中的描述)的家伙,他发表了《陶洙与抄本〈石头记〉之流传》一文(参见《红楼梦学刊》2002年第一辑),详细介绍和考证陶洙的生平。这是第一篇,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在报刊上发表的研究陶洙的专文。

 

2001 2 27 日,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主持召开 “北京师范大学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专家座谈会”(参见实达:《北京师范大学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专家座谈会综述》。《红楼梦学刊》2001年第二辑),冯其庸、刘世德、杜春耕、蔡义江等人纷纷发表“高见”。据陈林的读后感,胡文彬先生没有妄下判断,没有讲违心话,他“希望北师大图书馆尽快影印出版。越快越好,版本鉴定工作并非开几个会能起作用的,尽快地让广大研究者看到本子,才能得出比较科学的结论”(参见同上,第42页)。

 

陈林认为,“北师大本”影印本出得越快,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的真相就会越早大白于天下。胡文彬先生或许当时早已有此定见。事实证明,“北师大本”的曝光,正是陶洙罪恶行径彻底败露的溃坝管涌。

 

胡文彬先生喟叹自己是“朽木不可雕”,此言大谬,同时也让陈林备感伤心和痛苦。如果要说陈林在红楼梦研究方面取得了多么了不起的成就——红楼梦研究专家曲沐先生称赞陈林“实证辨伪,是红学研究的一大突破,大有‘埽荡烟埃,斥伪返本,积年堙郁,一旦霍然’之感,功莫大焉!”——这是因为陈林站在了巨人们的肩膀上,巨人之一就是胡文彬先生。胡文彬先生应该为自己严谨扎实的学术研究、激情洋溢的学术良知、充满智慧的道德勇气,以及陈林这个素未谋面的“学生”感到骄傲与自豪!

 

胡文彬先生是“主流红学界”首先肯定陈林重大学术研究成果的真正专家。2005413日,《新京报》C10版文化新闻刊发报道《陈林正确考证元春卒年——著名红学专家查证〈爱新觉罗宗谱〉,首次以确凿的史料证据支持〈破译红楼时间之谜〉一文的论证》(《新京报》记者王小山、特约记者王刚),2005414日《中国教育报》第5版刊发《破解〈红楼梦〉密码〈红楼梦〉新论震惊红学界》(特约撰稿王小鲁),这两篇报道都提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红学家”查证史料,发现陈林论证的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佳氏确切生日“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农历正月初二)完全正确,这位老红学家还称赞“陈林的这种研究为红学研究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他能够把天象、历法引进到学术中来,这是一个贡献,因为古典文学的研究很少注意到天象历法和时序的关系”。

 

绝大多数读者不知道的是,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红学家”正是胡文彬先生,电话采访胡先生的就是记者王刚(王小鲁,北京电影学院高材生)。陈林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但出于种种考虑一直没有公开披露。

 

陈林曾两次打电话请教胡老先生,胡老先生明确告诉陈林,曹佳氏的生日“就是你论证的那个(生日)”。在20054月第一次通话中,胡老先生并没有明确说他查证的是何种文献,只是告诉陈林从曹寅奏折等史料文献可以判断曹佳氏的生年。在2007年的第二次通话中,陈林明确指出曹佳氏的确切生日肯定在清宗人府档案《娶妻册》中有着明文记载。胡老先生没有表示反对意见,只是建议“可以主动查证,或者等待时机”。

 

陈林个人目前当然是查证不了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的清宗室档案只开放了1724年以后的资料,而曹佳氏结婚是在1706年。陈林虽然查不了,但是总有人能查得了,所以陈林发表了博客文章《重金悬赏一举铲平红学界》,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帮助查证曹佳氏生日资料。即使所有人都查不了,即使有人胆敢篡改皇家档案,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佳氏的真实生日仍然可以得到小说多处文本证据的验证,当然还有胡文彬先生这位证人及其证言。

 

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佳氏确切生日的重要性,在于它充分证明了陈林关于《红楼梦》时序研究和作者研究的基本论断完全正确,证明小说的确是按照从1706年到1724年这个真实年代序列来叙事,证明小说作者的确是曹佳氏的弟弟、生于170668日的曹頫,证明现存120回小说的确是一个完整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全部出自曹頫之手。就学术影响来说,简而言之,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佳氏确切生日的重要性,在于它完全证明了“主流红学界”之“作者是曹雪芹”和“后40回为续作”两大谎言的彻底破产。

 

胡文彬先生不愿意公开肯定陈林的研究成果,陈林也表示理解。胡老先生私下里表示肯定,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陈林并不认为胡老先生仅仅是担心被围攻被迫害,还因为“生气生了这么多年,没有用”(胡老先生语)。

 

胡文彬先生早就知道所谓“高鹗续书”是半点证据都没有的弥天大谎,早就看到对《红楼梦》后40回的污蔑谩骂“无法让人苟同和称善”(参见胡文彬:《高鹗“续书”说考论》。《内蒙古民族师院学报(哲社?汉文版)》,2000年7月,第26卷第3期,第36页),可是“腰斩红楼”的荒谬论调一直大行其道——生气有什么用?

 

胡老先生明确告诉陈林,“曹雪芹墓碑(墓石)”“当然是假的”,有关部门“早就知道是假的”,只不过给某些人留了点面子。可是,“曹雪芹墓碑(墓石)”不是照样被抬进了通州博物馆——生气有什么用?

 

胡文彬先生在报纸上大骂刘心武“胡说八道”,可是刘心武不是照样在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上乱讲乱发财——生气有什么用?

 

冯其庸、杜春耕等人大捧假得不像样的“卞藏本”(同样是陶洙伪造),“卞藏本”不是照样“拍卖”出18万元的高价,不是照样被北京图书馆出版社迅速影印出版坑害广大读者——生气有什么用?

 

胡文彬先生不参与“卞藏本”的闹剧,埋头于曹寅研究,这就很好。更好的是,尽管胡老先生不愿公开支持陈林,公开肯定陈林的研究成果,他公开发表的论文却给予陈林间接而强有力的支持和肯定。胡文彬先生大概从未想到陈林竟然会发现他这篇发在不起眼刊物上的文章。可是,陈林早就发现了,只是不公开说而已。

 

《咸阳师范学院学报》20076月第22卷第3期第7379页刊发了胡文彬先生的论文《平郡王福彭与〈红楼梦〉》(收稿日期2006年11月14日),这篇论文清晰地显示胡文彬先生不但知道曹佳氏确切的生年,而且知道曹佳氏确切的生月。但是,胡老先生在论文中并未提供证明曹佳氏确切生年生月的文献史料。

 

胡文彬先生写道:

 

福彭是多罗平郡王纳尔苏与嫡福晋曹佳氏的长子。纳尔苏生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庚午九月十一日丑时,康熙四十五年(1706)十七岁时迎娶了年仅十五岁的曹佳氏。康熙四十四年(1705)二月玄烨以“视察河工”名义第五次南巡,直到闰四月二十八日返回北京。在江宁期间,玄烨驻跸之处是江宁织造府。曹家有幸与平郡王府联姻应该是康熙皇帝的“指婚”。(第73页)

 

胡文彬先生列举了曹佳氏结婚是康熙皇帝“指婚”的几条理由,其中第二条写道:

 

曹佳氏是年(陈林按,指1705年)十四岁,次年及笈。这正是一个“议婚”的年令。(第74页)

 

请注意,胡老先生在上面这两段文字中使用的都是“虚岁”。纳尔苏在1706年结婚时刚满16周岁,虚岁“十七岁”。同样,曹佳氏结婚时“十五岁”当然也是虚岁,因此曹佳氏就是生于1692年。

 

胡老先生在这篇文章中用的都是“虚岁”。请看福彭的例子——胡老先生写道:

 

曹佳氏不负曹家人的期望,于康熙四十七年(1708)戊子六月二十六日生下了长子福彭……雍正四年(陈林按,1726年),纳尔苏得罪革爵,年仅十九岁的福彭继其父位为平郡王。六年(陈林按,1728年)被雍正选取内廷,与皇子们一起读书……这五个同学内,福彭最大,年二十一岁。(第74页)

 

生于1708年的福彭到1726年实际年龄是18周岁,到1728年实际年龄是20岁。胡老先生使用虚岁至为显然。

 

胡文彬先生在谈及曹佳氏结婚的细节情况时写道:

 

果然,曹佳氏刚满十五岁不久曹寅就携女北上京城完婚。康熙四十五年(1706)八月初四曹寅有《谢复点巡盐并奉女北上及请假葬亲折》,同年十二月初五日又奏《王子迎娶情形折》给玄烨。折云:

 

前月二十六日,王子已经迎娶福金(晋)过门。上赖皇恩,诸事平顺,并无缺误。随于本日重蒙赐宴,九族晋沾。臣寅身荷天庥,感沦心随,报称天地,恩维惝恍,不知所以!

 

这份奏折将这桩“联婚”的来龙去脉已经说得淋漓尽致,跃然纸上!(第74页)

 

胡文彬先生没有摘引《江宁织造曹寅奏谢复点巡盐并奉女北上及请假葬亲折》的文字,这篇奏折显示,曹佳氏是由曹寅的妻子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八月份走水路送进京城完婚的,而曹寅则是走陆路于九月进京接巡盐敕印。奏折写道:

 

今年正月太监梁九功传旨,著臣妻于八月上船奉女北上,命臣由陆路九月间接敕印,再行启奏。(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汇编:《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中华书局,1975年第1版,第42页

 

胡文彬先生在论文中明明白白写到“曹佳氏刚满十五岁不久曹寅就携女北上京城完婚”,那么胡文彬先生凭什么知道曹佳氏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八月是“刚满十五岁不久”呢?胡文彬先生在论文中没有提出任何切实的证据来说明曹佳氏的生年生月。可是,胡老先生一定明确知道曹佳氏的确切生日,否则他凭什么这么写呢?!

 

胡文彬先生以前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给予陈林肯定、支持和勉励,陈林表示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敬意。然而,胡文彬先生毕竟公开发表了论文,间接肯定了陈林的研究成果。胡文彬先生喟叹自己“朽木不可雕”,不愿公开指证“主流红学界”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的犯罪事实,然而事实清楚,铁证如山,任何人都休想抵赖。陈林或许有一百个理由为胡文彬先生辩解,胡文彬先生或许有一万个理由为自己开脱,但是历史毕竟是由人民来写。

 

值此学术和历史重大转折关头,陈林发出公开呼吁,恳请胡文彬老先生慎重考虑,勇敢地站出来,公开记载曹佳氏确切生日的档案文献史料,坚决支持陈林,揭穿“主流红学家”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贩卖“脂本”的诈骗罪行。

 

这不是简单的学理辩驳,这是对一个庞大犯罪集团发起的义无反顾的毁灭性打击。这个犯罪集团长期以来欺骗政府,欺骗人民,腰斩巨著,败坏学术,误人子弟,荼毒人心,损害国家。在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恳请胡文彬先生以一位历史学家的眼光明辨善恶,切勿作学术和历史的罪人,切勿甘当腐败“红学”诈骗集团“雨露均沾”的殉葬品,更不要同流合污狼狈为奸。

 

无论前面是刀山是火海,无论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陈林以必死的决心横扫“红学”诈骗集团一切牛鬼蛇神。胡文彬先生不是“朽木”,但请您坚决、勇敢地与陈林一道,在真理的霹雳烈焰中完成学术和生命的双重涅槃!

 

(好了)

 

 

 

相关阅读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三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陶洙伪造的“甲戌本”被上海博物馆重金从台湾回购,
错误决策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主流红学界”难辞其咎

上篇:笔迹鉴定揭穿“甲戌本”伪劣本质

 中篇:胡适刻意掩盖陶洙售卖“甲戌本”真相

下篇:胡适岂能不知“甲戌本”之伪(上)(下)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二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

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

——汉奸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己卯本”、“庚辰本”竟成“国家珍贵古籍”,

“著名红学家”数十年来刻意隐瞒真相,欺骗政府和人民,撒谎盗名,诈骗牟利,

天理国法不能容,罪大恶极不可赦

 

上篇:汉奸陶洙,一生作伪

中篇:专家行骗,抄本造假

下篇:机关算尽,弄巧成拙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

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冯其庸早知汉奸陶洙伪造“脂本”
——小议“主流红学界”长年刻意隐瞒陶洙伪造“脂本”、“脂批”的卑劣行径

 

 陶洙伪造“脂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告破,“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骗局被戳穿

 

 诡辩岂能掩盖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

 

 

王小山奥运百城记之广州

假如陈林是对的

 王小山按:假如陈林的理论是对的,主流红学家将没理由再用纳税人的钱供养,许多造假的案例都该拿到阳光下晒晒,整个主流红学界将陷入难堪的境地,甚至,极有可能有大批从前被称为学者的人要锒铛入狱。而要证明陈林是错的,则很简单,只要打破他逻辑链中最重要的一环。要打破这一环,只需要到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去,打开一本尘封的《娶妻册》。

 

 

  评论这张
 
阅读(69213)| 评论(1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