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上篇)  

2008-09-01 05:37:58|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二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上篇

——汉奸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己卯本”、“庚辰本”竟成“国家珍贵古籍”

“著名红学家”数十年来刻意隐瞒真相,欺骗政府和人民,撒谎盗名,诈骗牟利,

天理国法不能容,罪大恶极不可赦

 上篇:汉奸陶洙,一生作伪

 

2008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正式批准文化部颁布《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网上可下载),汉奸陶洙(18781961?)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伪造的假古籍“己卯本”和“庚辰本”赫然在目(编号分别为0226502266);614日至720日,由文化部主办、部际联席会议单位参与,“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国家图书馆)承办的“国家珍贵古籍特展”在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展出,假古籍“己卯本”和“庚辰本”又堂而皇之出现在公众面前。这是“著名红学家”数十年来欺骗政府和人民、腰斩巨著、败坏学术、误人子弟、荼毒人心、损害国家、牟取暴利的罪恶行径登峰造极的结果。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上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上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上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中的“己卯本”和“庚辰本”。公开展出的“己卯本”、“庚辰本”原件照片。)

 

所谓“己卯本”,就是号称“乾隆二十四年(1759)”“怡亲王府抄本”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因书内有“己卯冬月”及“脂砚斋凡四阅评过”字样,故称“己卯本”。所谓“庚辰本”,就是号称“乾隆二十五年(1760)”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因书内有“脂砚斋凡四阅评过”、“庚辰秋月定本”等字样,故称“庚辰本”。“己卯本”和“庚辰本”长期以来被“红学家”认定为小说《红楼梦》的“早期抄本”,是所谓“最接近于‘曹雪芹原稿’”的“脂本”,实则大谬不然。

 

“己卯本”现存五十回,其正文和朱笔批语中有大量可根据史料文献及证人证言确认的陶洙本人的手迹,这些手迹与现存七十八回的“庚辰本”中大量正文和朱批的笔迹完全一致,它们同出自于陶洙之手无可置疑,陶洙伪造和贩卖假古籍“己卯本”与“庚辰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以下详细论述之,所引资料皆有据可查,为节省篇幅恕不一一详细列出来源,非为掠人之美,特此说明。

 

陶洙,男,字心如,号忆园,江苏武进(今常州)人,生于1878424日(光绪四年三月二十二日)。据陈林考证,陶洙直到1959年夏天还活着,作有花鸟图一幅,钤印“七十以字行”,题款“仲田二兄雅令已亥夏八二病夫陶心如力疾作”(见下图)。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上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1959年夏天虚岁八十二岁的陶洙在病中所作的一幅花鸟图)

 

陶洙是近代大藏书家陶湘(18711940)的六弟,也是著名教育家、北京八中前校长陶祖伟的亲生父亲。陶洙本人也是大藏书家、书画家,《民国书画家汇传》称陶洙“工山水,花卉,不拘一格,均俊逸秀雅”;著名画家潘素(张伯驹之妻)曾师从陶洙学画。

 

陶洙早年生平经历不详,中年以后主要活动范围在北京,与中国近现代史上众多政坛显贵、皇亲国戚、文化名流及学人雅士等交往密切。

 

1920年,民初北方画坛领袖金城(18781926)得到当时徐世昌“总统”的出资相助,集合当时北京、天津地区最负盛名的艺术家和收藏家,例如陈师曾、陶瑢(陈林按,陶湘的孪生弟弟、陶洙的二哥)、贺履之、陈汉第等人,共同发起组织“中国画学研究会”,金城被推为会长,周肇祥任副会长,陶瑢受聘担任“评议员”,为学员讲艺论学。一时入会者有200余人,陶洙也在其中。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上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中国画学研究会”会员合照,摄于1921年。第一排左起第四人为陶洙,第五人为金城,第六人为周肇祥,第七人为贺履之。最后一排右起第一人为惠孝同。原图由台湾曹国鑑先生提供,陈林转拍自台湾邱敏芳论文《民初北方画坛领袖——金城生平与艺事》。

 

“中国画学研究会”曾四次举办“中日联合绘画展览会”,其中第二次联展陈师曾携去参展的齐白石作品受到日方高度赞赏,间接促成齐白石在北京画坛名声大噪。金城病逝后,日本政府为表扬金城对中日文化交流的贡献,曾派专人来华褒赠勋“三等瑞宝章”。

 

1925年,陶湘出版《李仲明营造法式》,陶洙曾为之出力。

 

19269月,张叔驯和程文龙等人在上海贝勒路口蒲柏路(今黄陂南路口太仓路)鸿仪里2号(旧房已拆)创办中国第一个钱币学研究团体“古泉学社”,次年出版《古泉杂志》(中国正式出版的最早的钱币专业杂志)。该学社成员人数众多,不少都是名重一时的大收藏家和大学问家,如罗振玉、董康、袁克文(袁世凯次子)、宝熙(满清皇族之后)、李国松(李鸿章之侄孙)等人。陶洙担任学社的“评议员”。

 

1931年,“前总统”徐世昌邀聘朋友数人共同编纂《清儒学案》,陶洙也在徐氏的“邀聘”之列,并负责采书、刻书。

 

19302月,中国营造学社正式成立,陶湘担任中国营造学社校理。1932年,陶湘进入中国营造学社干事会,陶洙开始担任中国营造学社校理。按入社先后为序,创始人朱启钤排第一,陶湘名列第二,陶洙排第十四位,梁思成排第十七位。

 

19354月,董康二次赴日访书,邀陶洙同行。董康著有一套专门谈论版本古籍的九卷大作《书舶庸谭》,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12月出版了这套书,改名为《董康东游日记》。董康于1934113日记道:“余尝阅脂砚斋主人第四次定本。”1935513日记道:“心如(按,即陶洙)耽于红学,曾见脂砚斋第四次改本,著《脂砚余闻》一篇。”有鉴于此,一般研究者都认为董康收藏“己卯本”约在1933年之前,而陶洙在19355月前曾于董康处借阅过己卯本。胡文彬先生则认为,“陶‘曾见’的这个本子是董氏所藏,还是他人所藏,抑或陶氏自藏,皆语焉不详,难以作出明确结论。”胡文彬先生指出,这个本子到底是不是“己卯本”也“不敢遽定”,只是“可能性极大”而已。

 

1937年,董康受侵华日军之邀,出任华北伪政权要职,历任华北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委员、议政委员会常务委员、司法委员会委员长、最高法院院长等职。陶洙于1938年出任伪政府司法委员会秘书长。

 

1943年春,陶洙作山水画一幅(见下图),并题诗一首,充分暴露出这个无耻汉奸在国难当头生灵涂炭之际洋洋自得酸文假醋的丑态。诗云:“萧洒茅亭远市尘,眼前花木四时春。读书自乐烟霞趣,不是山中避世人。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上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日寇投降后,董康被国民政府逮捕,1947年病死狱中。另一个大汉奸、华北伪政权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克敏也被逮捕,19451226日于南京老虎桥监狱自杀身亡。据胡适在台湾出版的“甲戌本”影印本跋文中描述,因为胡适“宣传了脂砚甲戌本如何重要,爱收小说杂书的董康、王克敏、陶湘诸位先生方才注意到向来没人注意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一类的抄本。大约在民国二十年,叔鲁(陈林按,即王克敏)就向我谈及他的一位亲戚家里有一部脂砚斋评本《红楼梦》。直到民国二十二年我才见到那八册书”;“甲戌本发现后五六年,王克敏先生就把他的亲戚徐星署先生家藏的一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八大册借给我研究”。这个八大册,就是“庚辰本”。

 

陶洙本人似乎没有因为出任伪职遭受牢狱之灾,他在北京的旧书店有投资(参见李经国:《周绍良先生红楼梦研究侧记》,《红楼梦学刊》2003年第三辑,第5页),生活过得相当不错。据周汝昌回忆,1949119日陶洙突然造访困居北京东四牌楼七条胡同的周,周当时看到的陶洙是这副模样:

 

只见垂花门内走来一位老者,身材不高大,神态自如,身穿“礼服呢、水獭宽领”大衣(此乃当时高雅富裕人士的外出冬衣,无此则显得寒酸了)。周汝昌著:《我与胡适先生》。漓江出版社,2005年8月第1版,第125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陶洙似乎遭受了新政权的沉重打击。据周绍良回忆说:“他抄书的本领很大,抄过很多善本书。我们请他补书,给他点儿钱,他很穷。”(曹立波、张俊、杨健著:《北师大〈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版本来源查访录》。《北京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2 年第1 期〈总第169 期〉,第117页。

 

不过,从现有公开的文献资料来看,陶洙的生活似乎并不像周绍良说的那么悲惨,至少他的文化生活是相当丰富的。

 

张伯驹曾有每逢花期必去北京西山大觉寺赏杏花、玉兰的爱好,同游者常有傅增湘、夏仁虎、郭则沄、叶遐庵和陶洙等人,诸人在寺前亭上修禊赏花。

 

1950年秋,张伯驹、潘素夫妇鉴赏清代大画家王翚的绝世精品《吴山积雪图》并留下题跋,张伯驹的题跋写道:“庚寅秋日中州张伯驹题,武进陶心如同观。”(如下图)身份敏感的陶洙这次没有留下题跋。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上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1950年冬和1953年年初,陶洙两次得观明代大画家陈淳的精品画作《花觚牡丹图》并留下题跋(见下图)。一个题于右裱边上:“金粉不施真宝贵,图乐相对是平安。药农道兄得白阳墨笔花卉,出时欣赏题藉志眼福。庚寅冬忆园识。”钤“陶洙之印”(白文方印)。一个题于画签上:“‘白阳山人墨笔平安富贵图’精品。庚寅冬迟老人得于京师。壬辰新正,陶心如署,签图志眼福。时年七十又五。”钤“陶心如”(白文方印)。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上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图片来源:香如故新浪博客

 

李经国在《周绍良先生红楼梦研究侧记》一文中写道:“19539月,周汝昌先生的新作《红楼梦新证》在上海一个出版社出版。出版后,反响很大,洛阳纸贵,抢购一空。陶洙看到《红楼梦新证》轰动一时,便想把他正在抄校的本子整理成一部新的最好的脂评《红楼梦》,并设想此本出版后,必然引起比周书还大的反响。绍良先生与陶洙先生很熟悉,知道他的这一想法后,便从陶处借这个本子来看。当时陶先生的抄校工作尚未做完。同时,由于陶先生对《红楼梦》并不特别熟悉,所以在抄写时出现了一些脱漏和错误。于是,周先生便又据庚辰本对陶本作了一些校补,因此在这个本子上留有一些周先生的笔迹,之后,就把这个抄本还给了陶先生。此后,陶先生大约自己又加以补充(或请别人加以补充),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八十回抄本。至于陶本如何被北师大收藏,详情不得而知。可能是陶先生身后,家里将这个本子卖给了中国书店,中国书店又转售给了北师大。”

 

20014 27 日,曹立波、张俊和杨健拜访了曾在北师大图书馆工作过的陈宪章先生,他是师大本的一位知情人。“据陈先生讲,师大本购书时的经手人是周禄良先生和当时的图书馆副馆长李石涵先生。书买进以后,与其他《红楼梦》版本相比,显得很贵。于是,图书馆就请专家来鉴定。当时,请了红学家范宁先生,参加鉴定的还有赵进修先生。据陈先生介绍,范宁先生的结论是:‘这部书是过录本’。我们问:‘范宁先生看了多久?’陈先生说:‘没看多长时间。’从此以后,图书馆就按‘过录本’的结论来处理这部书了。”

 

据周禄良说:“师大这本书登录的时间是(1957 年,就是57 年购进的。这是琉璃厂一个书店送来的,当时旧书不好卖,他们一个星期送来一次,让咱们挑。”

 

据杨健查证,北师大图书馆1957 年的《中文图书登录簿》“北师大藏本”的登录号为34251017,书价为240 元。据陈林初步查证,这个价钱大致相当于当时普通国家工作人员半年的工资。

 

2001 10 30日,周绍良在回复曹立波等人的信中写道:“陶心如想整理一个只有脂砚斋的批本《石头记》,但是用主观主义去搞,因之在庚辰本上很多他认为不是脂砚斋的,他都不录。据我所知,他由于生活问题,他所想搞纯脂本《石头记》没等得完工就卖了。

 

据周绍良告知曹立波等人,陶洙“可能是(1954年死的”。据吴恩裕《曹雪芹佚著浅探》第123页记载:“1954 年陶心如先生为余抄寄1784 年乾隆抄本《红楼梦》(即所谓‘甲辰本’)序”。胡文彬先生据此推测,“陶氏当在此年后不久即逝世”。

 

据网名“孤鸿道人”的一位红楼梦研究者在网络论坛上披露:“陶洙死在1961年的冬天。此前,很多人认为陶洙是1954年死的(或其后不久),是出于对这以后陶洙忽然不见了的一种推测。1954年底,在一次运动中,陶洙被定为有历史问题的反革命,遣送回了老家接受改造。但是,也有人说这是借陶洙的历史问题,行假公济私之实。常州保存有这方面的档案,可以知道当时的若干黑幕。”

 

 

(上篇完)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三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陶洙伪造的“甲戌本”被上海博物馆重金从台湾回购,
错误决策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主流红学界”难辞其咎

上篇:笔迹鉴定揭穿“甲戌本”伪劣本质

 中篇:胡适刻意掩盖陶洙售卖“甲戌本”真相

下篇:胡适岂能不知“甲戌本”之伪(上)(下)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二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

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

——汉奸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己卯本”、“庚辰本”竟成“国家珍贵古籍”,

“著名红学家”数十年来刻意隐瞒真相,欺骗政府和人民,撒谎盗名,诈骗牟利,

天理国法不能容,罪大恶极不可赦

 

上篇:汉奸陶洙,一生作伪

中篇:专家行骗,抄本造假

下篇:机关算尽,弄巧成拙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一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请胡老先生公开认定曹佳氏确切生日,坚决支持陈林,

揭穿“主流红学家”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脂本”的诈骗罪行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

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冯其庸早知汉奸陶洙伪造“脂本”
——小议“主流红学界”长年刻意隐瞒陶洙伪造“脂本”、“脂批”的卑劣行径

 

 陶洙伪造“脂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告破,“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骗局被戳穿

 

 诡辩岂能掩盖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

 

 

王小山奥运百城记之广州

假如陈林是对的

王小山按:假如陈林的理论是对的,主流红学家将没理由再用纳税人的钱供养,许多造假的案例都该拿到阳光下晒晒,整个主流红学界将陷入难堪的境地,甚至,极有可能有大批从前被称为学者的人要锒铛入狱。而要证明陈林是错的,则很简单,只要打破他逻辑链中最重要的一环。要打破这一环,只需要到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去,打开一本尘封的《娶妻册》。

 

 

 

  评论这张
 
阅读(1173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